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7章 圣力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学过画了?”

    “复读的时候很苦闷,就自学了一些排遣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……”李棠摇摇头,自学素描还能画得相片似的,也太打击人了,画画那么容易,满世界都是画家了。

    “一点儿皮毛而已,看来顾老先生没看上眼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未必。”李棠道:“沈姐跟我说,顾老先生要是看不上眼,会毫不犹豫的指出来,他不管别人脸面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素描画到你这般地步,不信顾老先生看不入眼,我看他画,也不一定能画成这样!”李棠哼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素描再好也是基本功,我只懂这个,其余的不懂,得好好学一学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跟沈姐学吧?”

    “沈姐也是画家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有些不情愿,蹙眉道:“不能直接跟顾老先生学?”

    “顾老先生年纪大了,估计不会收学生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沈姐很美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沈姐跟师母是闺蜜,你也真能乱想!”

    “你要心里没鬼,怎知道我想什么?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,却不多说了,这种事越描越黑,越解释越显得心虚,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听说你们男生最喜欢的就是沈姐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你什么时候这么不自信了?”

    “哼,还不都是你!”李棠白他一眼,她素来自信,但对他却总患得患失,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她现在能理解罗亚男说的了,爱一个人确实很累,总担心这个担心那个,不如找个不那么喜欢的男人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,我有自知之明!”

    “你最没自知之明了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看着他又陷入心不在焉的状态,李棠暗叹一声,他不知道自己多优秀,了解他的,怎能不被他吸引?!

    两人走了半晌,李棠忍不住:“你到底在想什么啊?”

    方寒回过神,笑道:“一些乱七八糟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给我听的?……不用勉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关于武功的,你不会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不明白,你武功这么厉害了,为什么还这么苦练?”李棠蹙眉道,学武功是为了自保与强身,凭他现在的武功,自保绰绰有余,身体也强壮,何必再下这么大的苦功?

    练武很枯燥,别的男生在享受大好青春,或与女友花前月下,或到城市里享受刺激,他却自己一个人埋头苦练,这纯粹是自虐。

    武功差还可以理解,他都这么强,有什么必要这么苦练?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武功不算强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叫不强?”李棠摇头道:“你也太谦虚了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可能是追求的层次不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要天下无敌?”李棠抿嘴笑道:“武侠小说看多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曰后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神神秘秘的!”李棠无奈的道:“快走吧,快熄灯了!”

    方寒伸手招了一辆出租,两人很快回了海天大学,方寒送她到宿舍楼下,再返回自己宿舍。

    他躺在宿舍的床上,辗转反侧,思绪飘荡。

    顾秋寒头顶飘荡着一股无形的力量,这股力量他很熟悉,是圣力。

    随着龙息术的神速进步,他对成就圣骑士信心越来越足,但复活父母的信心却不足。

    即使成了圣骑士,没有圣力就施展不了圣术。

    圣力是一种特殊的力量,不存于身内,非自身拥有,圣骑士是借用而已,在梦中世界存在圣力,这个世界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受限于非圣骑士,感应不到天地之间的力量,不能断定是不存在还是感应不到,一直心怀疑虑。

    见到顾秋寒,他一下感应到了这熟悉的力量,虽与梦中世界的圣力不同,却仍是圣力。

    这顾老先生身形魁梧高大,身子骨不错,精神头也不错,可绝没练过武,只是一介平常人。

    可这么一个平常人,头顶竟有圣力相随,方寒好奇之极,又激动之极,终于看到了一线曙光。

    若非他意志强,喜怒不形于色,早就迫不及待的追问顾秋寒了,只要解开圣力之谜,复活父母不再是奢望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老师,这副素描不好吗?”沈晓欣坐到顾秋寒身前,悄声问道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画房,水晶灯光明亮而不失柔和,中央是两个画架,两套各色的颜料,屋里飘荡着淡淡的松节油味。

    顾秋寒坐在椅子上,静静看着方寒的素描,一动不动,对沈晓欣的话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“老师?!”沈晓欣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顾秋寒动了一下,扭头看她一眼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挺好的啊。”沈晓欣蹙眉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顾秋寒点点头:“基本功很扎实,我都不如!”

    “是可造之才吧?”沈晓欣笑道:“这可是他自学的。”

    顾秋寒慢慢点头:“很有天分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师为何这样?”沈晓欣问,老师这分明有些冷淡,不想跟方寒说话,实在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顾秋寒看看她:“你跟这小伙子很熟吗?”

    “我跟老师说过了啦,他是娜娜的家教,很聪明。”沈晓欣道:“为人也很好,是个好小伙子。”

    顾秋寒唉了口气,揉揉眼:“自从小恒走后,一转眼就是八年了!小恒要是还在,我都能抱重孙了!……小颀你真不准备嫁人了?”

    沈晓欣点点头:“我有娜娜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找个男人的,自己一个人太孤单了。”顾秋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有娜娜。”

    “娜娜不小了,再过一年就要上大学,毕业后很快结婚成家,到那时候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画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找个男人吧。”顾秋寒叹道:“看你这样,我闭不上眼,小恒也不能安息,会怨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平静的道:“老师,这都是命,谁也不怨。”

    顾秋寒指指架上的素描:“这个小家伙嘛,你还是少沾惹为妙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说什么呢!”沈晓欣嗔道,顿时红了脸。

    顾秋寒露出一丝笑容:“这小家伙心有猛虎啊,气魄当世无匹,相处久了,你挡不住,要掉进苦海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脸更红了:“老师也真是,我一直拿他当孩子看的!”

    “他稳重成熟,城府比你深多了!”顾秋寒摇头:“你也是搞艺术的,还这么狭隘,受拘于年龄!”

    “老师你想多了!”沈晓欣红着脸道:“要不要留下指点指点他?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顾秋寒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忙道:“他绝顶聪明,不用太久的。”

    顾秋寒道:“有你足够了,……他讨教什么你教什么,不要多干涉,看看他能走到哪一步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沈晓欣无奈的点头。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