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6章 古怪
    李山摇头还要说话,李棠一摆手:“就这么定了!……说吧,她们都叫什么?”

    李山道:“小妹,容我好好想想吧!”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二哥,你都想多久了,再想也没用,快刀斩乱麻,赶紧说!”

    李山用力摇头:“不行,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堂堂男子汉呢,优柔寡断!”李棠斜睨他:“别让我瞧不起,今天就定了!”

    “小妹,你这是来逼宫的呀!”李山苦笑不已:“我真要好好想一想!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给你出个主意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李山一脸戒备神色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跟她们两个说今年要结婚,婚后,咱爸咱妈要跟你一块儿住,看她们谁打退堂鼓!”

    “爸妈要跟我一块儿住?”李山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不行?”

    李山忙摇头:“行是行,……我就是怕老妈的唠叨劲儿,耳根不得清静啊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放心吧,爸妈不会过来的!大哥也不会答应!……我想见一见这两位!”

    “你见她们干什么?”李山警惕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帮你参谋一下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嘛!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啦,你先搞定你家的方寒再说!”李山忙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搞不定方寒啦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他最让人放心了,一天到晚忙得不行,不是学习就是练功,可不像你这般花花心肠!”

    “男人都一样,恨不得把天下的美女都占了!”李山摇头道:“你可别被方寒老实的外表欺骗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这是以攻代守哇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少啰嗦,明天晚上我过来,要见到你一个女朋友!”

    “小妹,我自己来吧!”李山道。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,哼道:“那我就老妈说!”

    “好好,算我怕了你!”李山双手举起做投降状:“有你这么一个妹妹,算我上辈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啰嗦!”李棠白他一眼:“赶紧吃饭,都凉了!”

    “你跟你家方寒在一块儿也这么厉害?”李山悻悻拿起筷子:“我看你在他跟前像小猫似的!”

    “二哥你怎能跟方寒比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真伤自尊!”李山用力咀嚼嘴里的肉,发泄着郁闷,这小丫头从小被宠坏了,现在治不了了!

    李棠道:“说好啦,我明天晚上要是见不到你女朋友,就打电话给老妈,让老妈好好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赶紧吃饭!”李山没好气的叫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下午有课,老师是校内闻名的铁面神捕,缺课定挂科,她不能陪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在图书馆做完六张卷子,去海天大学宿舍楼接了李棠,一起去望海花园。

    他骑着自行车载李棠,李棠精心打扮过,淡雅的装扮,咖啡色风衣,紧身牛仔,美艳绰约。

    “干嘛不借王莹的车?”她搂着方寒的腰哼道。

    她倒不在乎周围目光,马路上人们投来奇异的眼光,这般美人该坐在宝马车里,而不是在自行车后座上。

    她觉得方寒太要面子了,王莹又不是外人,再说了,借车用用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何必这么见外!

    别人太自尊是因为自卑,他是纯粹好面子。

    不过搂着他腰有一股说不出的安全与踏实,她很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王莹的车不便宜,万一有个磕磕碰碰,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哪用你赔?就是丢了也有保险公司呢!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。”方寒摇头:“师母的车我都没借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好吧好吧,随你了!”李棠无奈道:“真不理解,你跟你师母见什么外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他对车没那么需要,贪一点儿小方便,反而失去更多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他脚力强,自行车很快到了望海花园,来到沈家,沈晓欣开的门,她一身月白色家居服,戴着围裙,笑着跟李棠打招呼。

    李棠暗赞,这沈晓欣真美,哪个男人能不动心?

    她瞟一眼方寒,仔细看他神色,看起来很坦荡不心虚,他能抗拒得了沈晓欣的美貌?

    “顾老先生在吗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在呢。”沈晓欣淡淡点头,对李棠笑道:“李棠,快进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沈姐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小钗一直怕方寒找不到女朋友,这回她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轻笑。

    “她呀,昨天就打电话给来炫耀,得意得不行!”沈晓欣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三人进了客厅,沈娜一身粉色家居服,笑眯眯跟一个老者说话,方寒没想到顾秋寒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他坐沙发上难掩高壮,一身灰色宽大老式褂子,沉肃威严,双眼炯炯有神。

    沈晓欣跟三人做了介绍,笑道:“老师,方寒也学过画,你点拨点拨呗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顾秋寒打量一眼方寒,点点头:“学过几年画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只在上学的时候学过一点儿入门技巧。”

    “那来个素描吧。”顾秋寒道。

    沈娜一溜小跑上下楼,找来了画板与纸笔,方寒画了一张顾秋寒的肖像素描。

    他画得极快,一眨眼功夫便成。

    “真像!”沈娜站在他身后赞叹,这张素描不像画,像照片。

    顾秋寒接过素描,先是点头,又皱眉,若有所思看一眼方寒,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师?”沈晓欣疑惑的问。

    顾秋寒摇摇头:“我要仔细看看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小子献丑了!”

    顾秋寒摆手:“人老了精神头不行,我有点儿累了,你们玩你们的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先吃饭吧?”

    “饿了再吃。”顾秋寒拿着方寒的画慢慢上了楼,沈娜乖巧的搀他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那咱们先吃饭,……方寒,发什么呆呢!”

    方寒愣了一下,笑道:“好好,吃饭!”

    “娜娜,去看酒醒好了没!”

    沈娜跑下楼,进了厨房,扬声叫道:“醒好啦!”

    四人坐到桌边开席,沈晓欣给两人斟上葡萄酒,笑着说了祝酒辞。

    方寒一直心不在焉的,沈晓欣与李棠说话,沈娜津津有味的听着,没理会他的异样。

    李棠发现沈晓欣很柔和,很耐心,擅于倾听,跟她相处起来很舒服,但对她戒心更重。

    方寒时而皱眉,时而舒展,沉浸在自己世界里。

    离开沈家,两人出了望海花园,沿着路灯走在树荫里,斑驳的树响披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方寒仍没从自己世界里出来,眉头紧锁,似乎有苦思不解的难题,李棠拍一下他肩膀:“发什么呆呢,到底怎么啦?”

    灯光下,她娇艳欲滴,眼波如油。

    方寒搂她入怀痛吻了一番。

    半晌方寒才松开她,她脸更红了,白他一眼,这可是大马路上,车来车往,灯光明亮。

    她嗔道:“你今天真怪!……那顾老先生也有点儿怪,怎么一句话不说呢?……没看出来,你还会画画!”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