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4章 低桩
    “走走,上去说!”葛思壮起身。

    “赶紧吃饭!”周小钗把一盘菜放到桌上,扭头娇嗔。

    葛思壮挠挠头,差点儿忘了吃饭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方寒,赶紧洗手!”

    方寒与葛思壮洗了手,坐到桌边时,桌上已经摆满了菜,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周小钗把醒好的红酒斟了四杯,笑道:“李棠说要跟我学厨艺,方寒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方寒笑着看一眼李棠,李棠要能学到师母两三分就不得了。

    师母聪慧,事事求完美,才能达到这般厨艺,李棠未必能学好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没问题的。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她看得出来,李棠是真喜欢方寒,有爱情支撑什么都能干好,方寒是真掳了李棠的芳心。

    葛思壮哼道:“碰上李棠,算你小子福气,好好待人家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李棠,这小子功夫紧,没时间陪你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李棠斜一眼方寒:“他一天到晚没时间,难得看一场电影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上个星期刚看过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只看过那么一次而已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有时间了!”葛思壮笑道:“今天开始,方寒你不用去军营了,好好陪李棠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方寒松口气。

    射术进退反复没损他信心,他省悟了这是浪费时间,圣骑士掌握射术很容易,有练射击这个时间,不如苦练龙息术。

    四人说说笑笑,方寒与葛思壮风卷残云,一会儿功夫消灭了大半的菜,周小钗与李棠胃小,吃得慢,两人细细品着酒,慢慢吃菜。

    方寒与葛思壮吃完后,不等两女,直接上了楼。

    “别理他们,又去练武了!”周小钗晃着酒杯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方寒还要练?”

    周小钗问:“你见过方寒的武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棠轻轻点头:“他功夫很厉害,一人打得过一百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亲眼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!”周小钗忙道。

    李棠于是将她在春雪居的见闻说了,周小钗赞叹道:“他这么厉害,我真不知道,……老葛教他的是养生功夫,不是打架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李棠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看到他以一敌百的风采,所以动了心?”周小钗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其貌不扬,靠外表吸引女人不太可能,聪明与才气更吸引人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动心的?”周小钗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她对李棠很满意,美艳大方,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这般女人能爱上方寒,确实是方寒的福气。

    她是过来人,李棠看方寒的眼神傻子都看得出,一颗心完全系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李棠不好意思的低头笑笑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嘛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那时候他被车撞得很重,命快没了,还若无其事的跟我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收敛了笑容,慢慢点头。

    她想象得出方寒当时情形,他是练武的,熟悉了解自己身体,知道这一撞多么重,换了一般人,又疼痛又害怕,早就崩溃了,他倒好,生死关头犹能开玩笑,这份洒脱,这番气魄,确实很惊人。

    周小钗叹口气:“方寒缺点一大堆,你多多包容他。”

    李棠点头:“我再生气,一想到他舍身救我,也就没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也别太惯着他。”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男人都像没长大的孩子,也得管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好好传授了一番驯夫术,听得李棠轻笑不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练功房,葛思壮演示低桩的站法,这低桩站法与伏龙桩截然不同,唯心法口诀一样。

    双腿几乎贴到地上,两脚间距要依自身寻找最佳位置,没名师指点,绝摸不到门窍。

    方寒对身体感知敏锐,很快找到最佳间距,矮身一站,真如一条龙盘踞,他忽然发现,这低桩与龙眠术相通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龙与自己的龙不一样,他没急着揉合,先站好低桩再说其他,贸然篡改很可能四不象,修炼容不得一点儿差错。

    “方寒,这低桩很长功力,你会突飞猛进,不过,也有点儿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麻烦?”方寒站着不动。

    葛思壮圆圆的脸,笑眯眯的,透着一丝狡猾:“你说我为什么开始不教你低桩?”

    “基础没打牢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基础很牢固,”葛思壮摇头,嘿嘿笑道:“练了这低桩,**会格外强烈,没女人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眉头挑了挑,这跟龙息术倒有点儿像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了女朋友,我才敢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克制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你太克制了。”葛思壮摇头:“一般练武的讲究惜精守气,伏龙桩不一样,欲火不发泄出来会伤身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

    葛思壮想了想:“伏龙桩是练精化气,炼化五谷之精,而气分清浊,清气润身浊气生火,就是欲火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不要练得太过!”葛思壮笑眯眯说一声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仔细体会低桩的奥妙,先是腿麻,几乎不属于自己的,麻痒一番后,一股热流从涌泉生出,在海底转了转进入丹田,随后流转周身,内气流转速度远胜伏龙桩。

    他站了一个小时后,下身有铁柱擎天,一股火气升腾而起,很快烧遍周身,几乎无法自制。

    他散开低桩,两遍龙息术后大汗淋漓,欲火尽去,清晰感觉到强大。

    他在练功房内慢慢走动,边走边想,龙息术炼化欲火是以毒攻毒,饮鸩止渴,这欲火没消散只被压住,最终会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龙息,龙息,巨龙吐火为息,这些欲火被压制化为龙息,淬炼强壮身体,最终还是要吐出来,那时候的爆发,绝不是自己能压制得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葛思壮坐沙发上看电视,李棠与周小钗边品酒边吃饭,窃窃私语,不时发出轻笑,两人脸红得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葛思壮看方寒下来,笑道:“你们今晚就住这儿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忙摇头: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这么晚,宿舍也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,我开你的车送她回去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打量一眼方寒,练了低桩还能做君子?这小子厉害呀!

    周小钗点点头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她找了车钥匙抛给方寒,方寒开车出了别墅区,停到了海边栈桥前。

    明月皎皎,大海银波滚动。

    李棠扭头看看他:“怎么到这儿了?快熄灯了!”

    方寒一言不发,解开两人安全带,猛的吻上她红唇。

    她被夜风一吹,酒意化为情意,用力搂着他,任他轻咬慢挤,娇喘吁吁,浑身像着了火一般滚烫。

    好半晌,方寒才放开她,灼灼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受不了他眼神,脸滚烫,低下头,不见冷傲唯有娇羞。

    方寒努力移开眼,压制着冲动,帮她系上安全带,开车进入海天大学,径直送她到宿舍楼下。

    李棠红着脸下了车,方寒微笑点点头,打方向盘离开。

    李棠站在原地,看着高大的卡宴消失在夜色里,心里空荡荡的,有一股唤他回来的冲动。

    忍着惆怅回了宿舍,又被众女一番取笑,因为她的唇又红又肿。

    方寒回了葛家。

    大厅里,周小钗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看着他,灯光下,如一朵娇艳的玫瑰摇曳生辉。

    看方寒进来,她嫣然笑道:“方寒,李棠很不错,你可得好好对人家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快去睡吧,喝得不少吧!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!”周小钗白他一眼,嗔道:“别跟你师父似的,一天到晚只知道练武,冷落了人家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跟师母一样,也是事业型的,我倒怕她冷落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倒也是。”周小钗轻颌首,蹙眉道:“这孩子很读力,主张女人有自己的事业,有自己的追求,不是男人附庸,你们两个呀……”

    她摇摇头,方寒需要一个贤内助,能照顾他迁就他,李棠是爱着他,可也不是能放弃自己主张的,两人的姓子都太硬,在一起怕是……

    “方寒,李棠是女人,你身为大男人多让着她些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放心吧师母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姓子呀……”周小钗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忽然觉得,李棠好是好,可并不适合他,他得找一个小鸟依人型的,但这个时候两人正浓情蜜意,总不能泼凉水,再者说,让方寒让着李棠一些就是了,两人未必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多带李棠过来玩,我教她厨艺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明天你不用去小欣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

    “她老师来了,这两周不用家教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顾秋寒住她家了?”

    周小钗点点头:“她对顾先生可是敬重得很。”

    方寒忽然觉得不舒服,道:“师母见过顾秋寒?”

    “见过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顾先生是个德高望重的,别顾秋寒顾秋寒的,人家可是世界知名的大画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拜会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你也懂画的,……我跟小颀说一声。”周小钗起身去拿手机,身子摇晃一下。

    方寒忙扶她一把,帮她拿过来手机。

    周小钗跟沈晓欣说了好一会儿,煲起了电话粥。

    方寒沏了一壶茶自己喝。

    半晌后,周小钗放下手机,扭头道:“明天晚上过去吧,也带上李棠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?”

    “小颀说要请她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李棠对沈晓欣有心结,两人还是不见为妙,免得李棠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这么美的女朋友还怕见人?”周小钗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还要再说,周小钗一摆手:“这么定了!……睡吧,睡吧!”

    她起身要上楼,方寒忙扶她。

    她推了方寒一把,没好气的道:“我去洗手间!”

    方寒忙不迭放手,惹得周小钗咯咯笑,摇摇晃晃上了楼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