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3章 放弃
    方寒心里一翻腾,皱眉看向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看到两人也是一怔,沉着脸来到两人桌前,笑容骤然出现:“哟,还真巧呐!”

    罗亚男有些不自然,点点头,对那英俊青年笑道:“李哥。”

    “男男,好久不见了。”英俊青年笑着打量方寒:“这位是……?”

    李棠笑眯眯的道:“二哥,你先出去!”

    青年笑道:“小妹,咱们刚来就走?”

    “二——哥——!”李棠脸一沉不耐烦的嗔道,眼睛盯着方寒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听你的,……男男,有时间请你吃饭。”青年无奈点点头,冲罗亚男摆摆手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二哥?”

    “我亲二哥,你以为是谁,以为我背着你跟别人约会?!”李棠冷笑,瞥罗亚男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听出她语带双关,无奈摇摇头,也松了口气,怪不得两人眉宇间有点相肖,还真没听过她有二哥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李棠,别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明白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我就不打扰你们啦,先走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横一眼方寒,方寒苦笑,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,说得越多越显心虚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中午请你二哥吃饭吧!”

    李棠没理他,径直离开了。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轻叹:“是我的错,快追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在追过去只会吵架,先冷静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追,她更生气!”罗亚男摇头道:“她也明白咱们没什么,关键是你的态度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想跟你好好谈谈。”罗亚男摇头道:“不说清楚了,咱们都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方寒轻轻点头,因为不能完全放下,所以尴尬不自在,所以他这一阵子很少去李棠宿舍。

    “咱们是不可能了。”罗亚男白嫩手指捏勺,轻轻搅动咖啡,宛如搅动自己的心海,叹了口气:“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,……既然缘份尽了,就做朋友吧!”

    “做朋友?”方寒凝视她深潭般眸子。

    她静静看着方寒,两人目光胶在一起,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从前,能感受到彼此的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方寒意志如剑,硬着心肠收回目光,缓缓点头:“做朋友也好!”

    罗亚男目光如水直直看他,想拉回他慢慢缩回去的目光,却徒劳无功,看他最终低下头说出这句,心一疼,宛如被刺了一刀。

    晶莹瓜子脸顿时煞白,她努力露出微笑:“以后你不必不自在,我会当你是寻常朋友,……先走了!”

    她起身匆匆离开,越走越快,几乎跑出了咖啡厅。

    方寒望着她苗条婀娜的背影,叹息一声,心里空荡荡的不好受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罗亚男回到宿舍时,李棠正跟王莹说话,看不出生气模样。

    看她进来,李棠抬头打量她,笑眯眯的问:“哭过了?”

    罗亚男白她一眼,径自上了床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罗亚男,真对不起,我去的不是时候,打扰你们两个啦!”

    罗亚男躺到上铺,没好气的道:“你不信我,也不信他?”

    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”李棠撇撇嘴:“吃着碗里的,还想着锅里的,本姓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“我找他是要说清楚,化解尴尬,免得大伙都不自在。”罗亚男哼道:“你爱胡思乱想,随你的便!……到是你,为什么不给他介绍你二哥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介绍?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:“他难免会想,是不是嫌他不够格?还是你有别的什么心思?只是玩玩,不当真,所以免得麻烦?”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当时的情况是能介绍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得跟他好好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“弄来弄去,倒是我的不对了!”李棠气得笑了:“罗亚男,你还是向着他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是为了你们两个好,男人最要面子,想想你今天都干了什么吧,他可不是你二哥!”

    王莹一身KITTY粉色睡衣,歪头在一旁静静的听,心如猫挠好奇得不行,忙道:“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?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他来电话了没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李棠看一眼床头的手机,咬着红唇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生气了呗。”罗亚男淡淡道:“他要是以为你瞧不起他,那你们就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巴不得?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道:“我怎么说你也不会明白的,我们两个不可能了,……这么说吧,你能原谅一个背叛你的男人?”

    李棠想了想,摇摇头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这就是了,男人更在意这个,何况他那么傲,……他对我只有恨,你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倒不怎么恨你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“没爱就没恨。”罗亚男淡淡道。

    李棠松一口气,她先前不在意这些,现在却很在意,潜意识不想让两人见面,看到他们两个喝咖啡,要不是傲气压着火气,当场就吵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呀?”王莹娇嗔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,嗔道:“她跟方寒喝咖啡,被我撞到了!”

    王莹惊讶,看看李棠,又看看罗亚男。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成了你男朋友,我就不能跟他见面了?”

    王莹歪头想来想去,点点头:“好像不能吧?要见也是拉着李棠一块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还是小王莹明白事理!”李棠得意的道:“罗亚男,现在方寒是我的,以后要见他,得跟我打招呼!”

    罗亚男斜睨她一眼:“你也不嫌累!”

    方寒相貌平常,对女人却有致命吸引力,李棠这么想可要累死了,放光的宝贝怎么能看得住?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来电话?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她说着拿起手机,罗亚男摇头,她被方寒吃定了,曰后有得苦受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跟罗亚男分手,克制给李棠打电话的冲动,她正在气头上,待她冷静一下消消气再说吧,于是去了军营。

    在军营打了一天的靶,傍晚跟葛思壮一块回了沈家。

    周小钗一身粉色家居服从厨房出来,笑眯眯看着方寒:“怎么啦方寒,焉头耷脑的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,葛思壮哼道:“没见过他这么笨的!”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说方寒笨,还有聪明人吗?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葛思壮摇头:“原来有点儿进步,又退回原地了,白忙活!”

    “又去练枪了?”周小钗摇头:“练那东西干什么,又用不到!”

    “怎么用不到!”葛思壮道:“我将来给他办个枪证。”

    “老葛你别胡来!”周小钗忙道:“方寒有一身武艺,谁伤得了他?……万一枪走火,那可是大事!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!”葛思壮道:“就因为他功夫高,才得拿枪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跟公公说!”周小钗哼道:“你这是在害方寒!”

    “懒得跟你说!”葛思壮摆摆手上楼换衣服了。

    周小钗忙拉住方寒:“别听你师父的,他净胡来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“她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糊弄我,她不是个安心学习的,有什么忙的?”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等她毕业了,就进我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随她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叫她过来吃饭!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打电话!”

    “她可能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赶紧的!”周小钗没好气瞪他一眼:“你开车去接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方寒无奈点头,他现在龙息术三紧,身体更强韧,打了一天的靶,回来一路就恢复了七八成。

    李棠正在宿舍,接了电话,马上换衣裳,王莹戴着耳机在阳台跳舞,罗亚男正坐在桌边写东西。

    她打量着李棠,摇摇头:“矜持!矜持!”

    “懒得听你啰嗦!”李棠笑盈盈在镜子前比量着衣裳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你也太好哄了!”

    方寒不擅言辞,却三两下就哄她高兴了,她也太容易哄了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我要去他师母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别炫耀了!”罗亚男哼道:“小心点儿,周姐可不是一般人物,别失了分数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你那么复杂!”李棠哼道: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我不会演戏!”

    “别谦虚了,你最会演戏!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李棠笑眯眯的得意斜她一眼,比量着身上的米黄大衣外套:“这件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件了!”李棠穿上大衣,系了围巾:“他来接我,走啦!”

    罗亚男没好气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来到海大正门,径直来到卡宴前,方寒正坐在里面,她进了副驾驶位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给她系上安全带,卡宴转眼滑入车流。

    他盯着前面,笑道:“真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我生什么气?”李棠冷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二哥在海天?”

    “别转移话题!”李棠扭头瞪他:“我没那么小气,不让你们见面,可你总该跟我说一声吧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这件事没法说清,他怕她多想,自寻烦恼,惹得她跟罗亚男生出矛盾,所以想无声无息处理好。

    可惜世事难料,偏偏这么巧被她碰上了!

    他想起师母的交待,对女人一味刚强不行,得哄着宠着,于是笑着答应以后遇到这种情形,会跟她说一声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我二哥是你们学校的副教授,搞电磁学,我怕他对你有误会,……明天让他请客!”

    “后天晚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依你,那就后天晚上!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功夫,车已经上了山,来到葛家。

    周小钗在厨房忙活,葛思壮正端菜,香气扑鼻,李棠进屋后,忙脱了外衣进厨房帮忙,解放了葛思壮。

    葛思壮与方寒坐到沙发上喝茶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茶盅,畅快的叹口气,清香入腑,当真是好茶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看打靶还是停一停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当逃兵?”葛思壮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师父,我现在正长劲,对射击影响很大,待过一阵子到了平稳期,就不会碰到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过了年我就调走了,你想练也练不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许教官嘛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想了想,点点头,军队与地方不一样,人走茶凉得没那么快,他交待一声,方寒想打靶绝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这射击天赋真让人头疼!”葛思壮咬咬牙:“我看你身子更壮实了,该教你低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低桩?”

    “伏龙桩的低桩。”葛思壮道:“可不是身子放低就行,诀窍不对会伤膝盖,得仔细体会。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