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1章 龙眠
    龙眠术属于龙息术的一种,龙息术三紧之后方能修炼,是一种睡觉法门,以独特的姿势与呼吸方式入睡。

    龙息术不到三紧,身体承受不住,练龙眠术无益有损。

    他到床上侧躺,右手贴左肩井,左手枕在右耳下,身体呈“S”状,看着很奇怪,散发着一种奇异气息,似一条龙盘踞。

    按着独特节奏呼吸,很久之后他才入睡。

    这种姿势配上独特呼吸,如十几把刀同时刮骨头,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他精神强大,意志如剑,抛开**的痛苦,完全与呼吸相融合,心神归入虚无之乡,吃力的跨入睡梦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醒来,他松开姿势下床,骨节发出一连串的“噼叭”响,仿佛炒豆子。

    他握了握拳,觉得一拳能把天打个窟窿,龙眠术果然名不虚传,精妙绝伦,一晚上的修炼胜过龙息术两天苦修。

    两者相结合,自己进境必快,圣骑士在望!

    他动力十足,一口气练了两遍龙息术,待做第三遍时,力不从心,果断的停下。

    龙眠术神奇,但不能一步登天,两遍龙息术已经是极限,三紧之后,一遍龙息术相当于一紧时的四遍。

    他刚洗过澡,沈娜穿着一鹅黄运动衫跑进来:“小方老师,快走吧!”

    方寒与沈娜一块离开,他现在习惯了在沈家吃早饭。

    “方寒你精气神很足,有什么喜事?”沈晓欣一袭灰色套装,微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容光焕发,有什么喜事吧?”

    “妈妈的老师来海天,妈妈很高兴。”沈娜冲方寒眨眨道:“是个男的哟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的老师,想必德高望重吧?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老师今年八十了,是世界知名的大画家,能有机会再向老师请教,我当然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顾秋寒,方寒你听过吧?”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笑:“我平时埋头读书,或者练功,还真不了解这些,孤陋寡闻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该了解一下。”沈晓欣道:“艺术能陶冶情怀,化解戾气,对你练功也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方寒点头:“有机会向沈姐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可是全国著名的青年画家。”沈娜笑眯眯的道:“小方老师,你要学画,跟妈妈学没错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机会一定请教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:“我听小钗说,你谈恋爱都要抽时间,……太忙不是好事,庸者碌碌,碌碌庸者,太忙了不能好好思考,事倍功半。”

    方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怪我多嘴就好。”沈晓欣笑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的话在理,可惜我时间确实不够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年轻,不用急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苦笑,他真没法说自己的心事,即使亲密如李棠也不能说,只能一个人承受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上午头两节是高数课,李棠没来,方寒心里空荡荡的,习惯了她坐在自己身边,被她的幽香包围。

    她不知是害羞了,还是真有事,电话也没打。

    他斩去杂念,专心听课,高波的课稍一分神就跟不上,自学中他有很多疑惑,往往一听便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下课后,方寒逮住高波提问,剩下两节课是英语,方寒不去,两人到了高波办公室,他把遇到所有的问题一一提出。

    两人一口气说了一个多小时,一个教一个学,不知不觉时间飞快流逝。

    高波道:“方寒你学得太快了,这不好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高波道:“打好底子很重要,你先别急着学第二册,把根基扎实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做习题吧。”高波从四个抽屉里分别拿出一摞卷子,堆到方寒跟前:“这些是给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一眼,苦笑道:“真不少!”

    这一摞卷子从腰堆到下巴,让他想起复读的曰子,一心扎在题海里,埋头不理窗外事。

    高波道:“这是我今年替学校弄的题库,做完了它们,再学下一册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高波笑道:“这个学期做不完,下个学期接着做,别着急,你的进度不用跟大伙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他告别高波,抱着卷子出了办公楼,迎面遇上李棠。

    她身穿宽大蝙蝠衫,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笔直**,时尚美艳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,她挥挥手,望向卷子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试题。”方寒道,李棠天生的衣服架子,换一身衣服变一种气质,百看不厌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考试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给我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蹙起细长眉毛:“这些都要你自己做?”

    他本来功夫就紧,又一下这么多试题,更没时间了!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先把这些送回去,你去图书馆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回你宿舍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送回我的屋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屋子?”

    “在望海花园,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李棠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出去打车。”方寒抱着卷子一边走一边说,轻松自如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王莹有车。”

    “别麻烦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什么,她宅在宿舍呢,闲着也闲着,我招呼她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打了手机,很快说完:“王莹来校门口接咱们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:“不用这么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她们用车都是王莹出力,再好的车一直不开也容易出问题,要时常遛遛。

    两人到校门口,刚说两句话,王莹咖啡色宝马X3就过来了,她穿着淡粉色尼子长衣,坐在车里娇笑着招手。

    李棠开了车门,方寒把东西放进去,王莹下车:“方寒你来开!”

    方寒没客气,坐到驾驶位上,两女坐后面。

    宝马无声无息滑入车流,很快到来到望海花园,方寒探头摆了个招呼,门卫放行,车径直驶到了九号别墅的车库里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怎么租这里了?”李棠皱眉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方寒可不富裕,否则也不至于在时间紧张的情况下还做家教,怎么租了一间别墅住,太古怪了!

    方寒说了别墅的来由,两女好奇,进屋里一瞧,空荡荡的,不但没华美之感,反而透着孤独冷清。

    方寒把卷子放好,给两女冲了咖啡,自己沏了茶,这一会功夫,她们已经逛遍了整栋别墅。

    三人坐沙发上闲聊。

    “方寒,干嘛不把房子卖了?……对你来说,这房子是累赘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,普通上班族的工资都付不起这里的物业费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父母留下的,我不能卖。”

    “没它你也不用做家教,是不是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倒有个主意。”王莹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“快说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是要租个房子嘛,就租这里呗!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忙婉言谢绝。

    他这是练功之处,需要绝对宁静,她们在,他难免心思浮动,不能静心绝虑,再者说,他与罗亚男有些尴尬,一直见面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没趣!”王莹撇撇嘴,哼道:“近水楼台先得月,死心眼儿!”

    她瞅一眼李棠,李棠嗔道:“看我干什么!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,压低声音跟她窃窃私语:“不是说男人都很急吗,他对你没歪心思?”

    “坏丫头,闭嘴!”李棠红着脸嗔道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