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0章 三紧
    小吃街人来人往,两人像水流中的礁石,来往人往自动避开,惊奇的打量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看着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红着脸白他一眼:“脸皮够厚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第一次?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你倒是熟练!”

    他摇头:“我也是头一次,无师自通。”

    “信你才怪!”李棠哼一声扭头便走。

    她忽然生出一股妒火,他的第一次一定给了罗亚男!

    方寒莫名其妙,刚才还温柔如水,任自己予取予求,这会儿忽然翻脸,女人呐!

    方寒抱一桶爆米花拿两杯饮料,两人在影院中间坐下,电影开演后,他很快无聊,又是爱情片,微阖眼帘运转炼骨术。

    李棠身上的幽香让他躁动,他费了一番功夫凝神专志,化为慧剑斩去杂念。

    心思刚宁静,左手无意中碰到李棠凉丝丝的手指,顿时绮念纷纷,生出种种冲动。

    他凝神半晌,想要再用慧剑斩杂念,刚清静了,她小手又碰了自己一下,绮念再起。

    他心一横,探手捉住她右手。

    李棠似乎吃了一惊,忙挣扎,徒劳无功后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她咬着红唇,明眸波光流转。

    方寒盯着前面的电影,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李棠轻哼,只觉他的大手有力而火热,热量从手上传到心里,似乎要把自己融化。

    方寒握了一下就松开,免得她恼羞成怒,她看着冷傲,却很害羞,步子迈得太大会惊着她。

    李棠扭头瞥他一眼,心头怅然而空虚,恨不得一直被他这么握着手,被他融化掉。

    她变得敏感,对电影心不在焉,全部精神都放在方寒身上,感觉着他的风吹草动,既期待又羞涩,他要是再握自己的手,要不要挣扎,不挣扎的话,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豪放了?

    他会不会更大胆,像在小吃街那般不管不顾吻自己?真这么干了,自己要拒绝么?

    想到当时触电般滋味,她脸热耳赤,又羞涩又甜蜜。

    直到电影结束,方寒没再碰她,她莫名生出一丝怨气,灯一开,她马上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睁眼忙跟上。

    出了商场,来到天府广场,明月皎皎,空气透着丝丝寒意,无声无息渗入衣裳,清清冷冷。

    方寒赶上两步与她并肩,笑道: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谁生气了!”李棠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是情不自禁,别生气了!”

    李棠一听又羞又恼,知道他误会了,以为因为碰自己而生气,却不知恰恰相反,她没好气的道:“男人都一个德姓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一眼:“还以为你不一样呢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太看抬举我了,我可不是柳下惠,恰恰相反,我是练武的,血气更盛,更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,回去吧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招了出租车,在东海大学校门下车,方寒送她进去,两人经过小树林时,方寒忽然一探手搂她入怀,又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李棠用力抱着他,想把自己揉进他胸膛,迷醉于他对自己双唇的蹂躏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两人唇分。

    她高耸胸口剧烈起伏,红着脸娇喘吁吁,明眸仿佛能滴出油来。

    方寒紧紧搂着她,两人不说话,享受着柔情与宁静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回宿舍时,三女都在,穿着风格各异的睡衣,王莹已经做完瑜伽,正趴在床上翻看杂志。

    罗亚男在上铺半倚床头看书,宋玉雅在中间的桌边做题,眉头紧蹙,冥思苦想,宿舍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李棠一回来,她们齐唰唰望过来。

    王莹放下杂志,笑道:“终于肯回来啦,整天跟方寒腻着不烦吗?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坐到床上不说话,心仍被甜蜜包裹着。

    “咦,又吵架啦?”王莹看她没还嘴,好奇的道:“你们好久没吵架了啊,……自从方寒住院,你们就没吵过架,宋姐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宋玉雅抬头打量李棠一眼,皱眉道:“李棠,你嘴唇好像肿了!”

    王莹忙望去,点点头:“真的啊,又红又肿,……吃辣东西了?”

    李棠的脸腾的红了,忙转身去铺床。

    “真肿了!”王莹认真的道:“你们晚上吃什么了?”

    罗亚男探头看了看,哼道:“KISS了吧?”

    李棠扭头瞪她,冷笑道:“罗亚男你不愧谈过恋爱的,就是有经验!”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道:“我谈过恋爱,但没KISS过。”

    王莹红着脸,好奇道:“真的么?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不错,KISS了,怎么啦!”

    王莹娇羞的笑道:“你不是不喜欢方寒么?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你真没眼力劲儿,她早陷进去了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……”王莹惊奇:“李棠你真的爱上方寒啦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挺失望的?”李棠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你总算还有点儿良心!”

    “李棠,你到底是真爱上他,还是想报恩?”

    “宋姐,我当然分得清!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。”宋玉雅点点头,把书合上收到桌中央,摇头道:“不过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小心受伤!”

    李棠这会儿却听不进去,哼道:“谅他不敢!”

    “人不可貌相,方寒不是一般人,你更得小心!”宋玉雅摇摇头。

    爱情就像病毒,只会伤人没一点儿益处,可惜她偏偏一头栽进去,拉也拉不住,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“李棠,接吻是什么滋味?”王莹好奇的凑过去,盯着李棠的嘴唇:“肿得不轻呢,疼不疼?”

    李棠红着脸嗔道:“哪顾得上疼不疼!”

    “很刺激,是不是?”王莹更好奇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王莹白她一眼:“我才不要,脏死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每个男人都脏的!”李棠道:“还是赶紧找个男朋友吧!”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我哪你这么好的运气!?”

    “你虽说是宅女一个,找男朋友也容易,哪个男人挡得住你这小美人儿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稀罕!”王莹撇撇嘴:“个个肤浅幼稚,受不了!”

    “都没方寒好吧?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方寒什么都好,就是长得相差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他乍看是一般,但很耐看,越看越有味道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王莹扑哧笑了,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小王莹,我说得不对?”

    “情人眼里出西施,也怨不得她。”宋玉雅摇头道。

    李棠白了两女一眼,望向罗亚男:“罗亚男,你说,方寒长得丑吗?”

    “平心而论,只能算一般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既然这样,你当初怎么喜欢他?”

    “我不凭相貌取人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口是心非!”

    罗亚男默然不语,她其实同意李棠的话,方寒乍看一般,但很耐看,越看越会被吸引。

    李棠躺到床上,从包里拿出手机放到床头。

    “大河向东流……”手机铃响了,她飞快拿起来接通,露出甜甜笑容,低声细语,全没注意到罗亚男她们三女正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仿佛一朵娇艳的玫瑰,散发着动人容光。

    “恋爱中的女人呐……”宋玉雅摇摇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放下手机,想起李棠温暖幽香的身子,顿时血脉贲张,感觉体内一股熊熊火焰燃烧,无法克制。

    这是修炼龙息术所致,龙姓本就如此,修炼龙息术会沾染一丝龙的习姓,有好处也有坏处。

    唯有龙息术能克制这冲动,用龙息术克制也有好有坏,坏处是饮鸩止渴,如滚雪球,下次的冲动会更强烈,好处是实力精进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练了三遍龙息术,龙息术二紧之后,这三遍相当于六遍,熊熊火焰熄灭,他心宁神静体虚,如泡在温泉里,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静静的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体会着这舒服感觉,半晌后,他觉得尚有余力,又练一遍龙息术。

    刚收完功,眼前电光一闪,轰隆一声如雷声炸在耳边,随后脑海里传来浩荡苍茫的龙啸声,啸声如在山谷回荡,久久不绝。

    他不由自主张嘴一声长啸,响彻夜空,望海花园所有汽车发出防盗警报,尖厉警鸣响成一片,打乱了小区的宁静。

    一座座别墅亮起灯光,人们探头打量四周。

    方寒停止长啸,面露笑容,龙息术第三紧,能开始龙眠术了!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