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9章 初吻
    躺床上,龙息术与伏龙桩都不能练,炼骨术最佳。

    炼骨术将吐纳与观想结合,一块一块骨头观想。

    先观想呼吸,呼吸先入肺,后入丹田,再抵达脚趾,十根脚趾随着呼吸变长,变粗。

    待其发热发涨,再观想有外力挤压,十趾变小变短,变得更结实,直至发生麻痒感。

    他精神强大,练了一小会儿脚趾就发热发痒,初见成效,然后专注于胳膊与肩膀,一点一点练。

    麻药劲过去后,肩膀与双臂剧烈疼痛,炼骨术的热痒恰能克制疼痛。

    半天后,他练累了,睁开眼,李棠正坐在床边静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脸色很难看?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李棠若无其事的转开目光,脸有红晕:“难看死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不必守这儿,有护士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女朋友!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道:“李棠,这次的游戏也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这是游戏的?”李棠扭头蹙眉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是认真的!”

    “咱俩谁不知道谁,有必要说谎吗?”

    李棠拿一个苹果削皮,修长莹白的手指灵巧的旋转着刀子,很快拉出一条长长果皮:“周姐说得对,女人一辈子找不到几个能舍身救自己的男人,碰上了怎能放手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个?”方寒挑挑眉毛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还不够么?”

    方寒沉默一下,淡淡道:“我要的不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的你已经得到了!”李棠红着脸没好气的哼道。

    这臭家伙,非逼自己说出投降的话,真真气人!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以身相许只是玩笑话,别当真!”

    “谁当真啦?!”李棠嗔道: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她扭身来到一个小吧台旁,把苹果切成小块投入料理机内,按下开关,专注的看着它绞动,背对方寒,红晕从脸扩散到脖子。

    方寒暗笑,冷艳傲气的她也会扭捏害羞!

    她端果汁坐到方寒床边,拿勺子喂他,紧抿红唇一言不发,清亮眸子不敢跟方寒对视。

    方寒似笑非笑,不再刺激她。

    病房里不见师父师母的影子,师母周小钗回家做饭,师父还忙着调查。

    李棠一直陪着他,晚上在房间另一张床休息,伺候他吃喝,只在他方便的时候唤来一个中年护士。

    第二天,罗亚男王莹宋玉雅她们过来。

    三女都穿着淡粉色风衣,紧身牛仔,如三朵娇艳的花朵在病房里绽放,病房仿佛明亮了几分。

    王莹看他跟僵尸似的躺在床上,抿嘴笑道:“方寒,你该去庙里拜拜,请高僧驱驱邪,运气太差啦!”

    刚病过一场,这回又进医院,走了霉运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,宋玉雅道:“脸色倒不错,……这次是因祸得福了!”

    她说着瞥一眼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红着脸,装没看到她眼神。

    罗亚男沉默安静。

    王莹好奇的问:“怎么因祸得福啦?”

    “英雄救美,美人动心了呗。”宋玉雅淡淡道。

    王莹惊奇的看看方寒,又望望李棠,笑道:“那真要恭喜啦!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呀!”李棠嗔道:“你们是来探望病人的,还是来捣乱的?”

    “哟,恼羞成怒了!”王莹娇笑:“咱们也没说什么呀!”

    “小王莹,你找死!”李棠探手去挠她痒,王莹忙跑开,两人在病房里嬉闹开来。

    罗亚男到他床边,淡淡道:“恭喜!”

    方寒凝视她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罗亚男心中又苦又涩,脸上却挂着淡淡笑容,看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她们一直呆到傍晚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随后的曰子,方寒专注于炼骨术,双臂与肩膀热涨麻痒,痒得越来越厉害,恨不得把石膏拆下来挠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这是炼骨术生效,咬着牙更加专注于修炼,李棠一直以为他脸色难看是疼痛,越发温柔。

    白天时候,方寒睡着时她看书,方寒醒着时,两人斗斗嘴,或者听听音乐,看看电视,议论一番。

    她这才发现方寒对音乐理解很深,尤其是古典音乐,感觉他如宝藏,挖一挖就有惊喜。

    周小钗每天早晚都过来一趟,送来好吃的,王莹她们三女轮流过来陪她,送来她换洗的衣服。

    葛思壮第三天说了调查结果,确实是一场意外,司机八杆子打不着,没什么背景,那天是喝醉了。

    第七天,方寒坚持要检查一下,想拆石膏。

    拍了片子一瞧,主治大夫啧啧称奇,骨头还真长起来了,拆了石膏再静养一阵子就好。

    周小钗他们没奇怪,方寒强壮远胜常人,吃得又好,恢复得快也正常。

    拆了石膏后,他没做康复理疗,开始修炼伏龙桩与龙息术。

    两者一练,他恢复更快,内气流转,三天之后就能用劲,双臂的力量反而更强了几分。

    方寒惊奇之下,又加了一道晚课——每晚睡前炼骨术,力气益增,超过了葛思壮。

    葛思壮又拉着他去打靶,非要把他的射术练出来,方寒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白天或者上课,或者去打靶,晚上练功或者家教,如此一来,他没功夫陪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抱怨了两回,见他没屈服的意思,无奈想到一办法——陪他一块儿上课,每次上课坐他身边看书。

    方寒实在不忍,周五晚上陪她逛天府广场。

    天府广场有一条小吃街,每家小吃店都挂着红红的灯笼,天上一轮明月皎皎,两人一家一家的小吃店逛,每家都要买点儿。

    鱿鱼串,羊肉串,榴莲酥,冰糖葫芦,奶茶,还有其他小吃,方寒平时很少吃这些,嫌没营养,这次破例跟李棠一块儿吃。

    李棠很喜欢鱿鱼串,吃得不亦乐乎,脸上一直挂着笑容,在月光与灯光下娇艳如玫瑰。

    她唇边沾了一抹肉酱,方寒看着她笑容,心里充满柔情,直接伸手帮她抹去,手指无意中擦过她红唇。

    李棠顿时僵住,脸腾的红了,只觉嘴唇传来一道电流,麻酥酥的。

    方寒也觉得异样,红唇的柔软弹姓从手指传来,直透心底。

    灯光与月光下,她明眸流光溢彩,顾盼生辉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,顿生绮旎,情丝缭绕,她红着脸,拿纸巾仔细拭了拭嘴,红唇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方寒猛一下搂她入怀,吻上她红唇,幽香、柔软、弹姓,美好得让他沉醉,轻挤慢咬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李棠猝不及防,一下僵住了,“轰隆”一声,脑海一片空白,手上的小吃慢慢滑落。

    嘴唇传来阵阵电流,她像飘在云上,起起落落,晕晕乎乎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两人分开,她脸红如醉,眼波如油,高耸胸脯剧烈起伏,强烈的冲击使她忘了呼吸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