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8章 炼骨
    葛思壮看她脸色煞白,模样可怜,温声道:“放心吧,他命大,死不了!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有事!”李棠用力咬着红唇,给自己信心,看睁睁方寒像一棵树迅速枯萎下去,知道他受的伤一定很重。

    凭他的身手,绝不至于被车撞上,怨自己跟他置气耍小姓子,连累了他!

    葛思壮不再多说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自己的命方寒能救,方寒的命自己却救不了,自己这个当师父的也真无能!

    李棠盯着急救室的门,又急又忧,既想医生快点儿出来,又担心医生嘴里说出不好的话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,在她感觉里好像一年,急救室的门打开,走出来跟葛思壮一块儿的军医。

    “老何,怎么样?!”葛思壮问。

    老何摘下口罩:“他生命力很强,能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伤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胳膊与肩膀伤得重,脾出了血,但没有大碍,……他这身子骨与营长你有一比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葛思壮松口气,露出笑容:“这小子比我还壮,看那车的模样,一般人还真没命了!”

    桑塔那算是皮实的,一下撞成那样,血肉之躯成什么样子可想而知,他要不是有功夫在身,早没命了!

    李棠软绵绵的往下倒,小孙眼疾手快扶她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李棠,放松,放松,深呼吸!”葛思壮知道她是太激动所致,笑道:“我就说嘛,这小子命硬,死不了!”

    李棠泪如泉涌,捂着脸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葛思壮笑笑,知道她是喜急而泣,转过头当没看到,让她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李棠收了哭声,有些不好意思,拿纸巾擦了擦脸,耐心的看着急救室的门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方寒被推着出来,沉沉的睡着,医生说情况基本控制住了,再观察两天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一睁眼,映入眼帘的是李棠憔悴而不失美艳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李棠?”他嘴唇发木,不灵便,麻药的劲儿还在。

    李棠睁大通红的眼睛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哭了?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要不要水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棠倒了一碗水,拿小勺喂他,他双臂肩膀都打了石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方寒喝了两勺水后舒服一些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晚上了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呢?”

    “刚走。”李棠道:“要查清楚司机是谁,人已经死了!”

    “那人喝醉了。”方寒道:“也算我运气不好!”

    这一阵运气一直不佳,刚用了献祭术,又受了伤,好像与床结了缘,这么下去,自己可别想成就圣骑士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怪我。”李棠摇头道:“没我,他怎撞得到你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不要紧吧?我那一下撞得挺重。”

    他当时一肩膀把她撞飞,力气用得不小,弄不好她会受伤。

    “我一点儿事没有。”李棠专注的喂他水。

    十几勺后方寒示意够了,李棠把碗放下,柔声道:“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能吃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不能吃难消化的,喝粥没问题。”李棠道:“周姐回家熬粥了,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拿着电话出去,很快回来:“周姐马上送来。”

    方寒肩膀与手臂都打着石膏,脖子也跟着僵硬,甚至坐也坐不起来,只能轻微点头。

    他笑眯眯看着李棠,李棠脸红了,嗔道:“你看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哭得不轻吧?”

    她的眼至今红肿,别有一番美态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哼道:“以为你要死了呢!”

    “死了有人哭也不错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美得你!”李棠哼道:“葛叔叔急坏了,周姐也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方寒绝口不提先前以身相报的话,两人好像又恢复成好哥们儿状态。

    周小钗很快来了,一身米黄职业装,雍容干练。

    她来到床前看方寒,抿嘴笑道:“方寒,英雄救美呀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母,让师父别忙了,一个醉鬼而已,人都没了有什么可追究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非要穷根究底,由他去吧!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她能理解丈夫的心思,查一查也算消泄对方寒的内疚与惭愧,扭头笑道:“李棠,你真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做过检查了,没问题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眯眯的道:“怎么样,方寒这男人靠得住吧?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笑,方寒忙道:“师母!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找男人就得找这样的,长相什么都是虚的!”

    “师母,我饿了!”方寒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吃饭!”周小钗忙答应,打开保温壶,清香四溢,方寒更觉得饿了。

    把粥倒到碗里一些,周小钗拿起勺子坐到方寒床边,准备喂他。

    “周姐,我来吧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盈盈的把碗递给李棠,退到一边:“方寒,还要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什么时候能下床?”

    “观察观察,……伤筋动骨一百天,起码要三个月,安心养着吧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。

    周小钗安慰道:“你身体壮,不用那么久的,打起精神来,有李棠这般美女陪着,有什么不满的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师母,还是雇个护士吧。”

    “病房配着呢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周姐,我来照顾他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你陪陪他就行,伺候人的事还是让护士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高干病房,护理周到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轻笑:“吃饭还行,要是方便呢?”

    李棠脸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还是让护士来!”

    李棠红着脸不说话,舀一勺粥吹了吹,递到方寒嘴边。

    方寒忍着笑喝了,但目光里的笑意没藏住,惹她一记白眼,她脸红的模样娇艳似春花。

    喝了一碗粥,他肚子暖洋洋的,于是闭上眼睛,在脑海里搜寻,寻找疗伤之法。

    圣骑士的圣术有不少疗伤之法,但都需要圣力,他想来想去,终于找到一篇炼骨术。

    他在圣殿的藏书室里读过一部奇闻异录,讲遥远国度有一个重甲兵种,悍勇神力,他们修一门异术——炼骨术。

    这些重甲士八岁就开始击打身体,由轻到重,先是木片,再是木棍,再是石棍,后来变成铁棍,皮肉练得坚韧无比,同时修行一门炼骨术,把骨头练得强壮无比。

    骨头一壮,力气变大,人人披着惊人重甲,冲锋起来所向披靡,无人能挡,称霸一方。

    这部书上记录了炼骨术的口诀,圣殿的圣骑士们视为旁门小术,不值一提,无人修炼,方寒也没练过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