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7章 车祸
    方寒的射击天赋很一般,身体与精神的强横无法改变这一点,枪在手上像玩具一般,可就是打不准。

    他一直找不到人枪合一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射击时,第一枪射不准,第二枪校正,第三枪就**不离十了,但射手的第一枪最关键,对敌之际往往只有开一枪的机会,第一枪不准,后面可能没开枪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葛思壮用密集训练法,让他不停的打,子弹一箱子一箱子的消失,到中午,方寒胳膊麻了。

    两人去军营食堂里吃了一顿。

    食堂的饭菜鱼肉齐全,种类也多,营养没的说,但味道实在没法与师母比,云泥之别,他吃不下去,看师父葛思壮狼吞虎咽,很是敬佩。

    两人吃过饭,他又打了一下午,回到家时,胳膊几乎抬不起来了,周小钗已经做好了饭,看他累得筷子拿不动,好一番埋怨。

    方寒左手拿叉子吃,不方便的周小钗帮他夹,总算吃饱了饭。

    他临睡前咬牙坚持练一遍龙息术,又去了十年寿命,要更努力才行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方寒起床练龙息术时胳膊恢复正常,一者是身体强,还有龙息术的精奇。

    吃过饭,葛思壮又用吉普载他进军营打了一天的靶,把他累得筋疲力尽,胳膊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枪的感觉越来越好,进步很大,葛思壮找对了方法,这么下去,他总能练得出来。

    周一下午没课,他在军营练了一下午,直到夜色遮住靶子才停手。

    周二有一天的课,他趁着下课,赶紧跑去练了两小时,如疯如魔的苦练。

    周三上午只有两节课,他下了课拔腿就走,刚一出教室就停住。

    教室门口,李棠一袭米色风衣,高领灰毛衣,正冷冷看着他,如鹤立鸡群,冷艳逼人。

    方寒暗叫不妙,见识了李棠的温柔细心,他感觉要陷进去,这些曰子一直躲着她,上次吵架把她气走后,不联系她,陷入冷战状态。

    没想到心高气傲的李棠竟主动找上门,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他沉吟一下接着走,径直经过李棠,好像没看到她,刚走出几步,李棠喝道:“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转头。

    李棠来到他跟前,冷笑道:“你就这么不愿搭理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有急事,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李棠挡在他跟前,冷笑道:“你是怕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怕了?”

    “别装糊涂!”李棠冷笑,紧盯着他双眼:“你是抵挡不住了,所以临阵脱逃!”

    “改天再说吧,我真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急事。”

    打靶这件事师父有以权谋私之嫌,自然不宜在大庭广众之下说。

    “姓方的,你拿我当女朋友吗?”李棠冷冷道。

    经过他们身边的人们纷纷投来异样眼神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边走边说吧!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……沈家?”她斜睨他。

    “军营。”

    “去干什么?”李棠暗松口气,她总感觉沈晓欣威胁巨大,他这般年纪的最抗拒不了她那样的女人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不再多说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出了教学楼,方寒拿出手机看看时间,李棠道:“到底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学射击。”方寒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用?!”李棠不以为然,他不参军,将来也不做警察,学射击纯粹浪费时间,他功夫这么紧。

    方寒边走边说,很快出了校门,李棠**修长,步子迈开能跟得上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在校门口停下:“李棠,改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“那是军营,胡闹!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是不是躲着我?”

    “胡思乱想,有功夫干点儿正事吧!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小气了!”李棠冷笑道:“不如乖乖投降,何必有这种手段,让人瞧不起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,伸伸手想招出租车,李棠撇撇红唇:“逃兵!”

    方寒瞪她一眼:“适可而止吧!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没喜欢上我?”李棠得意洋洋的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喜欢又如何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既然喜欢上了,何必跟自己闹别扭,对我好一点儿又不会死!”

    她觉得方寒拼命克制感情,纯粹自寻烦恼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懦弱,因为怕受伤,所以不敢打开心,不敢付出感情!”李棠摇头道:“你看着勇敢,其实是个懦夫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,无奈点点头:“是是,我是懦夫!”

    明知道她不喜欢自己,偏偏要付出,这不是勇敢,是自讨苦吃,两情相悦才是爱情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一个懦弱的!”李棠一脸失望的摇头,转过身去不看他,忽然瞪大明眸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桑塔那轿车从车流里拐出来,转个弯,疯狂冲向她。

    她目瞪口呆,脑海一片空白,一动不动,眼睁睁看着,像被施了定身法,轿车眨眼到了跟前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一声闷响,方寒与她都飞出去,轿车撞到写着校名的石碑上,变形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李棠落地后呆住了,片刻后闪现刚才的一幕,方寒一步抢到她身边,用肩膀把她撞飞,他被轿车撞飞。

    “方寒!”她翻身跑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撞到墙上后滑落,瘫软在墙根下,双手在身边耷拉着,看李棠冲过来,他忙道:“别动!先别碰我!”

    李棠红唇哆嗦着,手足无措: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神色如常,好像什么没发生:“慌什么!手机呢?”

    李棠忙掏出手机,方寒道:“打电话给我师父,号码是138……”

    李棠玉指哆哆嗦嗦拨了号,好容易拨对了号,把手机放到方寒嘴边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,是我,我被车撞了,……挺严重的,……在校门口,……得快点儿,晚了怕见不着我了!”

    李棠一瞬不瞬盯着他,受他镇定与从容的影响,脑子恢复了正常运转,颤声道:“不叫救护车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救护车不如师父那边快,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儿!”李棠忙摇头道:“你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皮糙肉厚,命硬得很!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李棠蹙眉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嘴巴一直在涌血,看着很吓人,这一会脸变得苍白,眼见着不太妙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棠,我救了你吧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,我就没命了!”李棠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露出一丝笑容:“救命之恩以身相报吧!”

    他脸色越来越白,眼神也有点儿恍惚,她心往下沉,忙叫道:“方寒方寒,别睡过去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放心吧,死不了,舍不得你这大美人儿!”

    “你要好了,我就嫁给你!”李棠一点儿不觉他轻佻,悲伤与恐惧像一团墨,在心里不停扩散。

    泪珠不由控制的涌出来,她不停抬头看远处,怎么还不来!

    “这么说定了!”方寒笑道:“毕业就娶你!”

    他眼神越发恍惚,随时要睡过去。

    尖厉的警笛声从远处传来,几乎一眨眼,一辆大吉普风驰电掣到了近前,警笛停下,从车里跳下三个军人,两个削瘦一墩实,是葛思壮与警卫小孙,还有一个白大褂老者。

    “方寒!”葛思壮上前。

    “葛叔叔!”李棠含着泪打个招呼,他们在葛家见过面。

    削瘦老者提一个药箱,蹲到方寒跟前,先拿听诊器听了听,皱眉道:“得马上送医院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削瘦老者收了听诊器:“不太好,得马上急救!”

    “那赶紧走!”葛思壮与小孙把方寒送到车上。

    “老何,看看那家伙!”葛思壮临上车前,指一下毁得不成样子的黑轿车。

    削瘦老者跑过去,随后跑回来钻车里,矫健得像小伙子,摇头道:“死透了!”

    “李棠,上车!”葛思壮扭头道。

    李棠忙钻进来坐到方寒身边,大吉普响着警笛呼啸着进了公交车道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功夫白练了,还能被车撞着!”看着昏迷的方寒,葛思壮恨铁不成钢的哼道。

    “葛叔叔,方寒是为了救我才被撞的!”李棠抬头道。

    她声音冷冽,直直瞪着葛思壮。

    葛思壮点点头:“怪不得呢,……怎么回事,你们站在校门口也能被车撞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啊!”李棠紧蹙眉头,眼眸含泪,恨恨道:“那人就像疯了,好好开着车,忽然拐过来冲向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好好查!”葛思壮哼道。

    大吉普拉着警笛,呼啸如风,片刻功夫到了总军区医院。

    一群人正等在急诊楼外,看到车进来,马上冲过来把方寒放到病床上,一溜烟儿进了急诊室。

    李棠与葛思壮两人都站在急救室外,削瘦老者跟着一块儿进去了。

    李棠双手交叉走来走去,脸庞苍白,浑未觉指甲嵌进肉里,只不停的望着急救室的门。

    PS:十三章原本少发了一半儿,现在修改好了,犯这种低级错误,真是惭愧死了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