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6章 升官
    李棠若无其事的收回手: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能来?!”李棠没好气:“手机关机,宿舍不在,课不上,谁知道你出什么事了!”

    李棠到处找,最后实在没办法,来找周小钗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瘟鸡似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咬着红唇,恼怒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,周小钗端着一碗粥进来,散发着清香,清香中夹杂一丝苦味。

    方寒肚子顿时发出咕嘟响。

    周小钗坐到床前,抿嘴笑道:“饿坏了吧?慢点儿喝,有点儿热。”

    她舀一勺,吹了吹气,送到方寒嘴前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,伸出手:“师母,不用这样,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身子一扭闪开,嗔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她又舀一小勺吹了吹送到他嘴边,道:“你那急脾气非要一口气喝光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我慢一点儿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张嘴!”周小钗又送一勺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张嘴喝下。

    这粥香中带苦,很是爽口,他看不清里面都有什么,有菜有肉有海鲜,还有人参。

    “周姐,我来吧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慢慢喂,别烫着他。”

    李棠接过碗与勺,坐到方寒跟前。

    幽香扑面而来,方寒苦笑道:“真不用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我不做灯泡,做饭了!……李棠别走,睡妙妙的房间。”周小钗说完便离开。

    李棠舀起一勺放到红唇边,轻轻吹气,再送到方寒嘴前。

    方寒挪开目光,不敢看她诱人红唇,道:“真不用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女朋友,害什么羞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方寒不再推辞。

    屋里很安静,李棠动作轻柔,神情专注,眼波盈盈流转,美艳不可方物,方寒生出搂她入怀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忙想像梦中那些惨烈场面,压下情动。

    一碗粥很快见底,李棠收了碗,打量他一番,满意的点点头:“有点儿血色了!……快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真没什么,就是练功累的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棠怀疑的盯着他眼,想看出真假。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沉稳冷静,行事谨慎,很能克制自己,照理说不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“大河向东流,天上的星星参北斗……”她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她接通后说了两句,扭头对他道:“王莹她们也要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方寒摇头,李棠刚要说话,无奈的放下手机:“挂了,她倒是心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我又不是什么大病,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“挂了我电话,算啦,来就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睡一会,你跟师母说一声。”方寒又觉得昏沉,吃力的挪动身子想躺下,李棠忙探手扶他,哼道:“你也有今天!”

    方寒给她的印象是看着削瘦,但力大无穷,矫健浑雄,好像天塌下来也能顶住,从没想象过他虚弱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寒躺下闭上眼,努力压制心中情动波澜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带着碗勺轻手轻脚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昏沉沉睡过去,待醒来时,李棠宿舍四人都在,笑眯眯看着他,柔和灯光下个个美如花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李棠上前看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两小时。”

    王莹凑过来:“方寒,你真病啦?”

    她对方寒的印象跟李棠差不多,强壮无比,竟也会有这么虚弱的时候,很好奇到底练什么功伤了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不过累了,不用劳师动众的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皱眉道:“你伤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紧咬樱唇凝视他,眼波闪烁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大伙都吃过饭了么?”

    “周姐说要等你呢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开饭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起身,李棠忙扶他,帮他坐起来,蹲下帮他穿上鞋,王莹笑道:“李棠你这个女朋友合格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也上前扶他,两女一左一右搀着他,宋玉雅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虚弱,自己走还真吃力,不过两女搀着,他省力了,却浑身别扭。

    宋玉雅哼道:“左拥右抱,艳福不浅!”

    罗亚男红了脸,却没松手,李棠哼道:“宋姐,你不帮忙也罢,别说风凉话行不行!”

    王莹扑哧一下笑了,冲方寒挤挤眼。

    宋玉雅摇摇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两女扶着他出了房间,下楼来到大厅,周小钗与沈晓欣正在说话,看他们下来,周小钗笑道:“醒了?……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:“师母,大伙先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开饭!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众女铺桌子的铺桌子,拿碗筷的,端菜的,捧汤的,眨眼功夫摆好一桌饭菜,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李棠坐他身边,不时帮忙挑一些菜过来,他吃饭的速度大缓,看得周小钗暗自怜惜,多么生龙活虎的一个人,现在弱不禁风。

    吃过饭,大伙在一块儿看电视,客厅的电视有一人多高,画面清晰,活像真人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看了几眼就觉得累,李棠与罗亚男扶他回房间,罗亚男退出来,只剩下李棠陪着他。

    李棠平时冷艳,此时却很温柔,方寒暗自无奈叹息,这么下去,自己真要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随后一个星期,他呆在葛家调养身体,周小钗请一个名中医给方寒开了调理的方子,京师有人送来珍贵药材。

    李棠一直陪着他,极尽细心与温柔。

    方寒不停往下陷,又努力的挣扎,慧剑连挥,情丝越来越难斩断。

    他坚持了六天,无奈使了绝招,与李棠吵架,气走了她,这才算宁静下来,开始修炼龙息术与伏龙桩。

    伏龙桩练精化气,让药力一丝不浪费,充分吸收,龙息术吸摄这些药力,增强身体。

    十天后他恢复,破而后立,得益于大量的珍贵药材,他更上一层楼,身体更强横。

    星期六清晨,他练完伏龙桩与龙息术下来吃饭,周小钗今天有一个会议,早早做完饭就走了,只有葛思壮与他吃饭。

    葛思壮呼噜噜喝完一碗粥,抬头道:“方寒,今天随我去军营!……打靶!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不是这块料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他强大的精神与身体好像无益于精准,好像没什么天赋,射手是讲天赋的。

    “你底子好,慢慢能练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练射击没用吧?”

    “武功再好也怕枪,怎么没用?”葛思壮哼道:“多一门防身的本事,将来说不定会派上用场!……趁着我还在,把你的枪法练出来!”

    “师父要调走?”方寒一怔。

    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师父早晚会升官,早晚要调走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这次的事影响挺大,我会升一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估计要年底。”葛思壮摇头道:“到底升到哪一步,现在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师父。”方寒笑道:“师父要调哪儿?”

    “可能要回京了。”葛思壮道:“要不要转去京师上大学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是算了,反正离着也不远,我随时可以去看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葛思壮点点头:“还有两三个月,争取把你的射击练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方寒应道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