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5章 探望
    方寒昏迷之中打了两瓶营养针,醒来时,发现躺在师父家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周小钗坐床边,在柔和的灯光下读文件,一绺秀发散落,她轻轻拨到耳后,优雅美丽。

    “师母?”他声音干涩。

    周小钗忙放下文件,露出笑容:“醒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一下,周小钗道:“要不要水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轻轻扶他倚到床头,他完成这动作已然一头虚汗。

    周小钗递上一杯水:“熬了参粥,待会儿再喝。”

    温水滋润了喉咙,他好受一些,声音恢复正常:“师父呢?”

    “回部队了!”周小钗恼怒的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方寒,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都这样了还不要紧!……好罢,一家人,感谢的话我也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……我睡了多久?”方寒把杯子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两天两夜了。”

    “学校……”

    “请假了!……要不要告诉李棠?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一下,摇摇头:“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告诉她一声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不想她知道这事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点头:“方寒,你用的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先前的一幕神乎其神,她一直在想,这绝不是医术,也不是武术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师母就当作气功吧。”

    “气功还是挺神奇的。”周小钗点点头,不再多问,气功可没这么神:“你这次伤了元气,要好好休养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不要紧了吧?”

    “生龙活虎,好得很!”周小钗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献祭术神妙,自己这十年的命没白费,不过要更拼命了,成就圣骑士的时间更紧迫。

    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震动,周小钗拿来一瞧:“小颀的。”

    “沈娜的课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小颀你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接通了手机:“好,就开门。”

    她往外走:“她过来探望你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沈晓欣穿着银灰套裙,优雅素淡,关切的看着方寒,笑道:“方寒你也会生病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沈姐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上下打量他:“脸色确实不好,感冒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周小钗道:“身子壮实的,平时不得病,一病起来不得了,他得好好养几天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娜的功课……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正好让她放松一下,别绷太紧了,……她吵着非过来看你,我没同意,她太闹腾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,沈娜活泼好动,一刻不得闲,确实很折腾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方寒,你再睡会儿,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看着做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小颀帮忙,咱们多做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沈姐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摆摆玉手:“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两女离开房间,来到客厅,周小钗沏了茶,两人准备喝了茶开始做饭。

    “小钗,方寒到底什么病?”沈晓欣放下茶盏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没什么,是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练功太狠了?”

    周小钗沉吟一下,摇摇头:“他是为了救老葛,……这回没他,老葛就没命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沈晓欣忙问。

    周小钗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沈晓欣摇头:“你家老葛还真是命大,偏偏收了方寒做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。”周小钗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沈晓欣好奇的问:“他气功真能治病?”

    周小钗摆手:“运气而已,差点儿把自己的命搭上!”

    她不放心,在方寒昏过去时,让医院做了个仔细检查,结果是他元气伤得太厉害,起码减寿十年,得精心调养。

    这种治病法子是搭上自己的命啊,以命换命,绝不能再用,所以不能说出去,别人有病来求,治还是不治?不治就落埋怨。

    “方寒本事倒不少。”沈晓欣笑道。

    “沈娜上了大学,你可要好好感谢一下方寒!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沈晓欣摇头笑道:“绝不会亏待他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也真是,太傲气,非要自己赚钱!”周小钗无奈的叹气。

    老葛是少校,将来要做将军的,几乎花不着自己的钱,她赚的钱一辈子花不完,多个人没什么关系,他还是太见外!

    两人正准备做饭,门铃又响。

    沈晓欣起身按可视对讲,扭头笑道:“方寒的女朋友来啦!”

    “李棠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晓欣抿嘴笑道:“前两天娜娜非拉着方寒一块逛街,碰上李棠,她可能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让她进来!”周小钗忙道,抿嘴笑道:“看来她还很在乎方寒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沈晓欣按下大门开关,笑问。

    “李棠跟是方寒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她明明说是方寒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分分合合是常有的事,说不定看到你跟方寒在一起儿,她吃醋了,想起方寒的好了,所以想复合呢!”

    “吃醋?我——?”沈晓欣惊奇的指指自己,失笑道:“我什么年纪,方寒多大,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跟方寒差不多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你没劳心劳力,显年轻,我就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!”沈晓欣白她一眼:“你看着比我还年轻!”

    “这话我可不信,我比你大,岁月不饶人呐!”

    “你当初那么早有妙妙,占了大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周小钗笑着点头,当初在高中就有了妙妙,曾后悔过,花季少女足呀,现在想来占了大便宜,远比同龄人显年轻。

    她一拍巴掌:“快去迎李棠!”

    两人刚推开客厅的门,李棠已经站在台阶下。

    米色风衣与紧牛仔裤让她修长挺拔,冷艳逼人,看得两女呆了呆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容满面:“李棠,快进来!”

    这般美貌动人的女子才配得上方寒嘛,男才女貌!

    李棠露出笑容:“周姐,沈姐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招手笑道:“不是外人,快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在么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“在。”周小钗道:“他病了,下不了床。”

    李棠心一沉,皱眉道:“病得很重么?”

    “差点儿没命。”周小钗叹道:“快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顾不得多说,忙上了楼进到方寒房间。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她吓得脸都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确实关心方寒。”周小钗笑吟吟的:“有门儿!”

    “你这做师母的太迫不及待了吧?皇帝不急太监急!”沈晓欣摇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我不能让方寒重复我的遗憾!”

    她年纪轻轻就当了妈妈,上大学也不能像人家一样谈恋爱,想起来就失落,很羡慕沈晓欣。

    她虽说大学恋人猝然离世,毕竟风花雪月一场,回味无穷,不像自己小小年纪跟老葛稀里糊涂闯了祸,早早成了妈妈。

    “这话让老葛听了,他一定翻脸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她一眼:“他嫌我唠叨,……男人都一个德姓,没娶是宝,娶回家是草!”

    李棠来到方寒床前,他昏睡未醒。

    她坐到床前仔细打量,脸色苍白,眉头微皱,很有几分威严肃重的气势,不同于平时的温和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周小钗说方寒病重,她咯噔一下,心翻了起来,现在看到方寒,她心才落地,看着方寒苍白憔悴的脸,怜惜在心头飘荡,伸手想抚平他眉头。

    玉手刚一碰到他眉毛,方寒睁开眼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