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4章 献祭
    警卫小孙在门口等他,带他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是个套间,布置得很静卧,除了红着眼的师母周小钗,还有一对老年夫妇,老者墩实,威严肃重,女的修长苗条,年轻时一定是位美人,气质优雅。

    “师母。”方寒进屋打一声招呼,望向床上插满管子的师父葛思壮,他双眼紧闭,脸像蒙了一层灰,气色极不好。

    旁边是两台监控仪,一台呼吸机。

    “你是小方吧?”老者沉声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抹一下眼睛,道:“方寒,这是我父亲,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方寒恭敬的道:“周老好,周夫人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。”周夫人点点头,叹道:“真是个好孩子!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问:“师父怎么受伤的?”

    周小钗又恨又恼的瞪一眼葛思壮:“他坐的直升飞机在军营上方出事,把驾驶员推出去,自己开着撞到山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周冰的女婿,好样的!”周父道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——!”周夫人嗔道,瞥一眼周小钗。

    周小钗沉下脸瞪父亲一眼,垂泪不止,如雨打的梨花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师父。”方寒伸手摸葛思壮手腕。

    “小方你懂医术?”周夫人温声道。

    “略通一二。”

    周冰哼一声:“你小小年纪,还懂中医?”

    中医博大精深,他这年纪能得皮毛就不错了,总不能强过顶级医院的顶级专家,他们都无能为力,他能干什么?

    方寒闭眼不说话,半晌后睁开眼:“师父是受了震动,……照理说,凭师父的身手,飞机坠落也能逃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抹一把眼泪:“医生说,他是被飞机爆炸震的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还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昨晚醒过来,他能活,醒不过来,就怕……”周小钗再说不下去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周夫人心疼的拍拍她肩膀:“小钗,生死有命,伤心也无济于事,快别哭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的命!”周冰哼道:“他是好样的,死得其所!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周小钗怒瞪他。

    “人哪有不死的,我不说死他就不死了?”周冰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!”周夫人也恼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不说话就是!”周冰摆摆手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,师父身体壮实远逾常人,伤得不重,恢复得还不错,关键是震伤了头。

    再强的身体,脑子还是脆弱的,头前骨坚硬,后脑勺却很弱,最怕从后面打击与震击。

    周夫人柔声道:“小钗,叫妙妙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,老葛他命硬,不会死的!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周夫人搂住周小钗,柔声道:“壮壮没了,你还有妈妈,爸爸,……还有妙妙要你照顾!”

    “师母,师父开颅了吗?”方寒放下葛思壮手腕,抬头问。

    周小钗点点头,周冰道:“开了脑壳,脑浆都散了,他们也没法子。”

    看方寒盯着葛思壮若有所思,周冰道:“小方,你真有办法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事到如今,只能试试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?”周小钗忙问:“你真能救你师父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试试看,……待会儿无论如何不能出声,稍有惊动就前功尽弃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你试试!”周小钗现在仿佛溺水之人,见到稻草也要抓住。

    周冰与周夫人对视一眼,没出声反对,已经这样了,试试也好,死马当活马医罢。

    “小孙!”周冰喝道。

    警卫小孙推门进来,敬礼:“首长!”

    “把住门,谁也不准进来!”周冰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再找几个人,百米戒严,我不想听到外面有声音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小孙用力敬礼,立正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周夫人道:“小方,你用什么法子救壮壮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老夫人,这法子可能有些怪,老夫人见怪别怪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你尽管试,好孩子。”周夫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老葛真能活吗?”

    方寒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罢了,你尽力就好。”周小钗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听着外面动静,听到跑步声,小孙的吩咐声,随后他们扩散,把前面左右的路都堵上了。

    他阖上眼,双手耷拉,活像一只熊站着,周冰三人不眨眼盯着他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方寒睁眼,眼睛亮得逼人,他们好像面对直射的阳光,无法直视。

    “阿尔尼八斯里咕呀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嘴里吐出一串串奇异的声音,顿挫抑扬,他们一听,精神恍惚,好像陷入梦境。

    房间的温度慢慢升高,像空调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感觉出,发热体竟是方寒,他好像一轮小太阳,发光发热,双眼越来越亮,身体越来越热。

    周冰皱眉,他身为将军,他知晓一些秘密档案,知道世间存在一些奇人异士,看来女婿收了一个了不得的徒弟。

    三人如在三伏天的太阳下,很快出汗。

    方寒嘴唇翕张吐出一串串声音,他们由恍惚变清醒,越来越清醒,比酣睡一场醒来更精神。

    “咄!”方寒断喝一声,炽热瞬间消失,好像太阳从他身体射出去了。

    他一步跨到葛思壮床前,左掌按葛思壮额头,右掌按他膻中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周小钗三人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天空一股浩荡汹涌的力量如泰山压顶,直接把他们按倒。

    嘀嘀声大响,床边的监控仪器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砰!”葛思壮一下坐起来,霍的睁眼。

    “老葛!”周小钗大喜,爬起来。

    葛思壮转头左右看看,精神奕奕:“爸,妈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方寒!”周小钗惊道。

    方寒颤抖的按着床,衣裳湿透,脸像抹了石灰,眼神恍惚像熬了三天三夜的人。

    方寒吃力的摇头:“我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他施展献祭术,瞬间抽取十年寿元,精气神一下被掏空了,若不是他精神强大,会顿时昏迷。

    “师父不宜多动,先养两天。”方寒笑笑,软绵绵的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方寒!”周小钗忙扶他,却差点儿摔倒,没想到方寒这么重。

    周冰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两人,沉声道:“小孙,招呼医生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群医生马上赶来,要去看葛思壮,葛思壮精神奕奕,摆摆手:“先看方寒!”

    他们轮流检查了方寒,对视一眼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周冰沉声道:“小马,你是院长你先说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老首长,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周冰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营养不良。”

    “营养不良?”周冰皱眉,哼道:“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马院长是个瘦高个子,神情威严,小心翼翼的道:“倒是不要紧,打打营养针,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,……再看看他吧!”周冰松口气,指指葛思壮。

    他们又仔细检查了葛思壮,惊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们是为葛思壮成立的专家组,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,没想到半天功夫,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葛营长已经无碍了!”马院长眉开眼笑:“老首长放心吧!”

    葛思壮问:“什么时候能出院?”

    马院长笑道:“为以策万全,还是住一个星期观察观察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那就出院!”葛思壮道:“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,没问题了,方寒也回去!”

    “方寒还是住这里吧。”周小钗忙道。

    “打营养针,回家打也一样。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马院长点头:“这倒是。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