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3章 受伤
    两人出了小区并肩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大道宽阔车辆稀少,周围是郁郁森森树林,空气清新,幽静深远,如身处深山。

    两人不说话,一步一下往下走。

    山脚下是大海,倾斜的海面随时会当头压下一般,山与海隔着一条东西向的滨海大道,车水马龙,喧闹无比,与山上的安静截然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海边漫步沙滩上。

    天高气爽,阳光明媚,凉风与明媚阳光相合,很舒服。

    李棠抱着双臂,行走间自然流露出优雅。

    李棠一直远眺大海,忽然扭头道:“每天四菜一汤,他要送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李棠皱眉看他:“一个月?”

    “不够?”

    “嘴都被养叼了。”

    “接着送?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。”李棠摇头:“无功不受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饭店的菜不宜多吃,一个月应该过足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答应李春雷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切磋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再点拨两句。”

    李棠皱眉:“那岂不是助纣为虐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武功再好也比不过枪,强身健体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数就好。”李棠点点头:“方寒,你真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喜欢,未必将来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她不屑说谎,知道方寒喜欢自己偏偏抗拒,这很好玩很有趣,最想看他挣扎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寒哼道:“你倒诚实!”

    他暗叹,李棠人美心美,难得一见,每次见了面都要慧剑斩情丝,压下悸动与冲动。

    跟她在一起,阳光明媚,空气清新,一切都那么美好,时间过得格外快,一眨眼就到晚上要分开,他得用意志镇压万般不舍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方寒,你对自己没信心?”

    “没信心!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你稍一努力,我就会喜欢上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真没功夫陪你胡闹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冷笑,哼一声:“方寒,你对罗亚男还有非分之想吧?”

    “别胡搅蛮缠,关罗亚男什么事!”方寒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瞧你气急败坏的样子!”李棠笑眯眯的道:“你怕自己爱上我是不是?……真没用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盯着她,她也笑眯眯迎上来,眸子油白黑亮,顾盼之际撩人心弦,美得让人惆怅。

    盯着她美眸,无明之火熊熊燃烧,这李棠欺人太甚,吃定了自己一般!

    “……好,你是我女朋友了!”方寒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!”李棠抚掌笑道:“婆婆妈妈太不男人,早就应该如此!”

    她说着挽上方寒胳膊。

    幽香而温软钻进心头,方寒身子一僵,随后放松下来,她越是这般亲密,越说明对自己没感觉。

    爱就是爱,不爱就是不爱,爱情这东西玄妙莫测,方寒知道,自己纵有天大本事,也无法勉强别人爱上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要做的是斩断情丝,别爱上她就是胜利,锻炼心志,磨砺慧剑,也算修行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二晚,他只身前往春雪居。

    春雪居灯火辉煌,大厅热闹而不喧躁,他打量几眼,应该是装修材料与设计有静音之效。

    李春雷迎下楼,抱拳呵呵笑道:“方兄弟!稀客稀客,快请!”

    方寒抱拳,随他上了三楼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这间屋子很宽大,家具摆设古朴典雅,字画悬壁,仿佛回到三四十年代,让人莫名的心静。

    李春雷摆摆手,两个精悍小伙子离开,他亲自沏茶端到方寒跟前:“方兄弟大驾光临,实在喜出望外啊,请——!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茶轻啜一口:“好茶!”

    这是上好的大红袍,一般人喝不起,味道虽不如师父家的,入嘴甘冽已经是上品。

    “方兄弟喜欢茶?”李春雷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附庸风雅而已,李老板,我今天是来道谢的。”

    李春雷摆手笑道:“小意思,不值当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老板是想跟我切磋武功吧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”李春雷忙点头:“方兄弟武功实在是高,我实在佩服!能讨教几招,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他平生两好——武功与厨艺,所有时间都花在这上面,自负武功精深,厨艺不差。

    可见到方寒后,他才知道武功竟然能练到这般境地,以前只以为是小说糊弄人的。

    天下间竟有这么神奇的武功,他心痒如挠,恨不得拜方寒为师,学到这一身绝艺。

    他调查过方寒,思来想去,想打动方寒只能用诚意,可他油盐不进,于是给李棠献殷勤,每天四菜一汤,用心调理,只盼精诚所至金石为开。

    “咱们切磋几招,算以武会友吧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请请请!”

    他引方寒来旁边房间,是一个练功房,中央是四面围绳的拳击台,周围摆设各种器具,软地板,拳击手套,沙袋,木桩,棍棒,还有一整套健身器材。

    李春雷问:“咱们换上行头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两人站到拳击台中央。

    “我一动手就全力以赴,方兄弟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李春雷毫不犹豫的拼尽全力,低吼一声,猛虎下山般冲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一闪到他身后,肩膀一嗑,李春雷飞了出去,撞到绳子上反弹落地。

    李春雷一个鲤鱼打挺起来,精神抖擞:“好!……再来!”

    他这回稳打稳扎,不敢扑得太猛,仍被方寒一抖震飞。

    他在方寒跟前毫无还手之力,动辄飞出去。

    李春雷感受到方寒力道小,是借自己的力量,这才是真正的借力打力,四两拨千金。

    十几个跟头之后,李春雷身体疲惫,却双眼放光:“方兄弟这是太极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没练过太极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身本事皆是梦中得来,是圣骑士的战技,梦中的世界战技传承数万年,体系严谨周密,是无数天才的智慧结晶,威力更胜太极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“……雷手吧。”方寒临时取了个名字,这是圣殿的入门拳法,用以锤炼身体,本无名字。

    “雷手……,厉害!”李春雷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传你一式,算是一个月的饭钱。”

    “方兄弟太见外了!”李春雷摆摆手,嘴却咧得合不上,呵呵笑道:“还吃得惯吧?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一个月足以解馋,别送了,……这一式最简单不过,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做了一个简单的箭步冲拳,李春雷只觉眼前一花,不由咋舌,这么快的速度谁能反应过来?!

    方寒细细解说这一步一拳的要点,一口气说半个小时,李春雷像认真听课的小学生。

    他边学边练,方寒在一旁纠正。

    “这雷手的妙处你以后能体会到,关键是循序渐进,今天一百拳,每天增加十拳,加到一千拳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只能加到一千拳?”

    “一千拳内强身,过了一千拳损身。”方寒道:“注意加强营养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他告辞,李春雷挽留,要好好一展厨艺,方寒摇头,很坚决的离开。

    刚出了春雪居,手机响,里面传来周小钗嘶哑低沉的声音:“方寒,你师父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师母很有气度,看来师父伤得不轻:“伤得重吗?”

    “一直没醒。”周小钗吸口气,叹道:“就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四零五六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过去。”方寒挂了手机,伸手招一辆出租直奔四零五六医院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