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0章 早饭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方寒到沈晓欣家吃饭,三人围坐桌边,边吃边聊天。

    沈晓欣鬓发高挽,端庄优雅:“方寒,我大哥那人就那样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得出他很关心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呀,太着紧娜娜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他隐约猜出沈娜的身世,收养的,母女又很像,沈白又超乎寻常的关心沈娜,他岂能猜不出。

    沈晓欣忽然蹙一下眉毛,想到了昨晚大哥的逼问,问两人是不是在谈恋爱,他是不是打扰了。

    她失笑,方寒多大,自己多大,大哥也真能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当时大哥不以为然的摇头,说方寒年轻但心智成熟,最喜欢她这般年纪的,况且她又这么漂亮。

    她一怒之下赶跑了大哥,但总有几分不自在,目光躲着方寒。

    沈娜垂头丧气,蔫头耷脑,筷子无精打采的扎着碗里米饭,良久才吃一粒,吃饭如吃药。

    方寒暗自好笑,显然她被沈晓欣教训了。

    她忽然停下扎米饭的筷子,抬头笑眯眯的问:“小方老师,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呀?”

    方寒暗叹小孩心姓,烦恼来得快去得快:“没想过。”

    “知姓的,还是美艳的,温柔的,还是泼辣的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很复杂,沈娜,爱情小说不能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比你小的还是比你大的?”

    “年龄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大你十岁,你还会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沈娜!”沈晓欣瞪她。

    沈娜当没看到,笑眯眯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具体情况。”

    沈娜白他一眼:“干脆点儿嘛!行就行,不行就不行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喜欢了哪有什么条件,看来沈娜你没真正爱过一个人,所以才问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你爱过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是那个罗亚男?”

    方寒望向沈晓欣,沈晓欣心虚的瞪沈娜:“沈娜,你偷听我跟你小钗阿姨说话了?”

    沈娜缩头吐舌:“我不小心听到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太八卦了!”方寒摇头苦笑,她可是堂堂大公司的董事长啊!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她也是关心你,找我商量办法呢。”

    沈娜张嘴还要说话,沈晓欣哼道:“闭嘴,吃饭!”

    沈娜哼一声:“吃饭就吃饭!”

    她三两下把米饭扒进嘴里,重重放下碗:“我吃饱啦!”

    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沈晓欣无奈:“这丫头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娜算乖巧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越大越不听话了!”

    方寒劝了两句,发现沈晓欣目光躲躲闪闪的,不由失笑:“沈姐是不是干了对不起我的事,怎么不敢看我?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他一眼:“小钗说你有四个女朋友,真的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这话沈姐也信?”

    沈晓欣仔细盯着他:“小钗说话靠谱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净想美事儿呢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现在的女孩子呀……”沈晓欣点点头:“不过小钗不会空口白话,总有依据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一晚上,他在别墅里练完功,刚要睡觉,手机响了,是沈娜打过来的,说妈妈又喝醉了,要他帮忙。

    他暗想,沈晓欣自律很严,怎么又喝醉了?

    他先去望海花园,沈娜拿了一把宝马车钥匙给他。

    “你妈没开车?”

    “开啦。”

    “两辆车?”

    “嗯,妈妈上班开那辆小的,我们出去玩开这辆越野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车库很宽敞,他驾着宝马X3无声无息开出了小区。

    望海花园是别墅区,家家有车,出租车很少出现,这么晚打不着车。

    丽人酒吧。

    门右边竖着一个“男子止步”的铁牌子,两个铁塔似的保安分站两旁,像两尊门神,方寒道:“沈娜,你进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沈娜跑进去。

    很快一个中年女子出来,黑色套装,举止优雅,不算很漂亮,但气质温婉宜人,看着很舒服。

    她先跟方寒致歉,男子不能入内是丽人酒吧的铁规矩,只有领班亲自陪同方可进入,请他随自己进去。

    酒吧内明亮柔和,透着几分温馨,若有若无的音乐袅袅缭绕,他一眼看到了沈晓欣与周小钗。

    两女正在长长的淡粉色柜台前,搂着窃窃私语,两瓶红酒已经见了底。

    两人的淡粉色的套裙几乎一般无二,方寒猜她们是一块儿逛街,买的同一家。

    沈娜无奈的坐在一旁,看方寒进来,忙招手,跟两女说,她们抬头,方寒已到近前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来得正好,把小欣送回去。”周小钗眸子清亮,唇红如玫瑰,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师母,怎么喝这么多的酒?”

    “今天高兴!”周小钗笑靥如花,摆摆手:“我没醉,小欣她不行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娇笑:“胡说,明明是你醉了!”

    她口齿清楚,眼神清明,方寒一看她笑,就知道她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都醉了!”方寒道:“车放这里过夜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微笑:“没问题的,停车场有专人值班,很安全,停几天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师母,沈姐,咱们走!”他双手一揽,分别搭到两女腰间,扶着她们往外走。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,她刚才试着扶,却扶不动,两人身子都像一瘫软泥,比平时重得多。

    两女头脑清醒,没耍酒疯,乖乖上了车,沈娜坐到副驾驶,宝马车眨眼间滑进夜色里,周围路灯浮光掠影。

    “师母,师父不在家吧?”方寒看着路面,灯光在他脸上闪烁,沈娜盯着他瞧拔不开眼,发现他有一股说不出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小钗努力睁开眼应一声。

    “那就睡在沈姐家吧。”方寒直接开车回了沈晓欣家,等把两女安置好,夜色已深,他回了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他在别墅练完功,正要吃饭,师母打来手机,让他去沈家吃饭。

    沈娜开的门,笑眯眯看着他。

    师母周小钗与沈晓欣都在厨房里忙活。

    厨房宽敞,两人各做各菜,见他进来,周小钗道:“牛肉很快就好,小欣也加了两道菜,犒劳犒劳你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有些不好意思:“方寒,昨晚幸亏有你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两女脸色很好,没宿醉之态,看来她们喝的酒很好,她们身体也好。

    “端菜,吃饭!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帮忙端上菜,三女吃牛奶加面包,一人一个鸡蛋,四道菜都是炒给方寒的。

    她们早餐吃得简单,周小钗知道他的习惯,特意做的这四道菜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师母还算合格。”沈晓欣看着方寒风卷残云大吃,对周小钗笑道,周小钗刚起床就炖牛肉,小火慢炖了两小时。

    “方寒练武,牛肉是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吃这么多不见他胖,真羡慕!”

    她体质敏感,吃多了容易胖。

    “小欣,我拜托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往后方寒早餐就在你这儿解决吧!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沈晓欣一怔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他晚饭在我那儿吃,午饭没办法,只能在学校食堂,早饭嘛,你帮他做吧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师母,我自己能行!”

    “逞什么强!”周小钗白他一眼,对沈晓欣道:“怎么样,这点儿小事不会不帮忙吧?”

    沈娜忙用力点头:“好啊好啊,人多吃饭热闹,也吃得多!”

    沈晓欣无奈道:“小钗你也真赖皮!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方寒帮你这么多,一顿饭还不是应该的呀!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迟疑是因为大哥的疑心,她当时很恼怒,后来想想也该避嫌,可越想避嫌,越是用到方寒。

    昨晚的醉酒她本不想叫方寒帮忙,可周小钗坚持,她的理由又没法开口,只能答应了。

    随后的曰子,方寒在沈家吃早饭,沈晓欣炒四个菜,每天换一道菜。

    沈娜眉开眼笑,每天早晨跑完步先不回家,过来叫他一块儿回去,很有一家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他在沈家吃了半个月的早饭。

    周五早晨,沈娜说要方寒陪她周末逛街,方寒痛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