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9章 沈白
    上次的一紧,五脏六腑都轻盈清虚,好像渣滓尽去,这一次截然不同,身体沉重,肌肉似变成铁质。

    他吃力的迈一步,这一步用了平时的两倍力气,他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龙息九转,化凡为圣,他现在已经第二转,成为圣骑士希望大增,能这么快进入第二转,一是伏龙桩,二是沈晓欣。

    她能令自己血气沸腾,隐约触到龙息术的深层奥秘,伏龙桩是积累,沈晓欣导至量变化为质变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他练了两遍龙息术便觉吃力,感觉像练了四遍,知道是昨夜的第二紧之功。

    龙息术的玄妙显现,现在练一遍龙息术,效果是从前的两遍,省了时间,自己总算能松口气了。

    他刚吃完牛肉羹,手机响了,罗亚男约他见面。

    方寒答应了,慧剑斩了情丝,可罗亚男毕竟是初恋,不忍拒绝。

    天府广场的星巴克咖啡店内音乐悠扬,方寒进门目光一扫而遍。

    罗亚男坐在一个角落里,宽松的粗细灰毛衣,苗条娇小,她正凝视窗外,阳光映照下沉静如玉雕。

    他坐到罗亚男对面,伸手招来服务员点了一杯拿铁,静静看着罗亚男。

    罗亚男静静看他,两人对视,直到咖啡端来才收回胶在一起的目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“没事我不能找你?”罗亚男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侯少辉没再找麻烦吧?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:“是李春雷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罗亚男蹙眉:“他求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又是帮他摆平侯少辉,又是送吃的,李春雷不是一般人物,这么做绝对有事求方寒。

    她很反感李春雷这种人,不想方寒与虎谋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说给我听?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没什么,他这人喜欢练武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练武?”罗亚男恍然点头,细弯的眉毛蹙起,沉吟道:“那他想……他想拜你为师?”

    她听李棠提过方寒的武艺超乎想象,她没亲眼见过,但李棠绝不是夸大其辞的人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还是那么聪明!”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:“那你答应他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不会收徒弟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舒口气,又蹙眉:“那还收他的礼?每天都往我们宿舍送菜,咱们的嘴都养叼了!”

    “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少来往,沾一身腥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你今天找我就是为这?”

    “你跟李棠真分手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沉默下来,方寒静静看着她,阳光下她脸像羊脂白玉,唇如粉红樱桃,他总有一股亲吻的冲动。

    罗亚男很保守,两人在高中相恋时,多是目光相接,只牵过一次手,他至今清晰记得那触电般感觉。

    方寒那时青涩稚嫩,有亲吻的冲动却没敢实施,苦苦压抑,回想起来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两人无语相对,轻柔的音乐在耳边缭绕。

    喝了两杯咖啡后,方寒狠下心:“咱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垂下目光,轻轻叹息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: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在怪我,是不是?”罗亚男抬头凝视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可能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恨我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忽然笑了,盈盈起身:“再见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看着她婀娜的背影消失,摇头叹口气,女人心海底针,猜不透她到底想什么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晚,他到沈晓欣家时,沈晓欣开的门,一身休闲家居服,鬓发高挽,优雅端庄。

    他换了鞋:“沈娜呢?”

    平时沈娜早就冲出来抱住他胳膊了,今天没动静。

    “她一个同学过生曰,要晚点儿回来,咱们先吃。”

    周三周四的晚饭,她们等方寒一块儿吃,开始是沈娜强烈要求,后来形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“过生曰……”方寒笑了笑,现在的孩子就是讲究,不像自己,常常忘了自己生曰。

    饭菜端上桌,两人对面坐下开动,沈晓欣提前醒了一瓶红酒,她跟周小钗经常交流红酒。

    “方寒,昨天谢谢你。”沈晓欣端起酒杯。

    方寒与她碰杯:“沈姐不必客气,其实沈娜的事不急,考上大学后再留学更好。”

    她轻抿一口酒:“嗯,我跟大哥说好了,看沈娜考得怎样,考得好,出国读硕士,考不好,出国读大学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。”方寒颌首。

    方寒看她神色如常,暗松一口气,就怕她有了戒心,故意疏远自己。

    “叮咚……”忽然门铃响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起身看对讲屏幕。

    “不是沈娜?”方寒看到她脸色变化。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:“……我大哥。”

    她看看方寒,面露迟疑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躲一躲?”

    沈晓欣咬着水润的嘴唇想想,摇摇头:“算啦。”

    她按一下打开外面铁门,很快进来一个儒雅翩翩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他进来直接低头换鞋,进屋后一怔,目光落在方寒脸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是方寒。”沈晓欣道:“我大哥沈白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微笑,沈白微笑着伸出手,两人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白转头看看:“娜娜呢?”

    “同学生曰,还没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!……我去接她!”

    “她同学父亲会送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真够放心的!”沈白不以为然的摇摇头,冲方寒微笑:“方寒,沈娜有这么大的进步,全靠你帮忙,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。”方寒微笑。

    沈白风度翩翩,说话恳切,很真诚。

    但方寒能感觉到他目光在饭桌上逡巡,隐隐审视自己,显然误会了什么,他很可能是官场中人,城府很深。

    “大哥吃饭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块儿吃罢。”沈晓欣拿了一套碗筷与酒杯,倒上酒。

    沈白端起酒杯:“我一直想当面谢谢方寒,今天终于见面,我先干为敬!”

    他一饮而尽,沈晓欣蹙眉:“大哥,收起你那一套!”

    沈白摆摆手:“你别管。”

    方寒也一饮而尽,微笑道:“沈先生太客气了,关键是沈娜聪明,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嘛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沈白笑道:“娜娜很聪明,可太顽皮,一直不肯好好学,你能让她认真学习,很不简单!”

    沈晓欣不耐烦的打断他:“大哥,你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哦,随便过来看看。”沈白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嫂知道你过来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沈晓欣点点头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功夫,沈娜回来了,抱住沈白欢快的叫舅舅,脸颊红扑扑的,眼睛明亮。

    “沈娜,你喝酒了?!”沈晓欣沉下脸。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:“小喝了一杯,大伙都喝了呢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答应我的?!”沈晓欣玉脸像挂了一层霜。

    “妈妈,大伙都喝,我总不能搞特殊吧?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!”沈白忙打圆场:“娜娜也算成年了,喝点儿酒不要紧,只要不喝醉就好!”

    “大——哥——!”沈晓欣嗔瞪他。

    沈白双手合什拜了拜:“看在我面子上,就饶娜娜一回!”

    沈娜忙用力点头,可怜巴巴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沈晓欣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欣!”沈白没好气的道:“当着方寒的面,这么不给我面子?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一个女孩子喝酒,迟早出事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沈白点点头:“沈娜,你不该喝酒!”

    沈娜娇嗔:“妈——!都是女同学,要不然我也不会喝的!……小方老师,你说呢?”

    方寒一直在旁边没插嘴,觉得不掺合为妙,笑道:“你妈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沈娜白他一眼:“见色忘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喝了酒,还能学习?”

    “当然能喽,我清醒得很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开始上课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沈娜笑眯眯答应,小方老师这是救自己呀。

    沈晓欣白一眼方寒,却没反对,要等上完课再找沈娜算帐。

    沈白笑道:“方寒,我在一旁听听,介不介意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