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8章 醉酒
    第三天傍晚,她们呆在宿舍,好奇又期待。

    果然,同样时间,小思再次出现,提了两个小箱子,进了宿舍放下箱子就走,微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棠打开一看,一个箱子里是四个菜一汤,三素一荤,另一箱子是米饭馒头还有一包酱肉。

    她又拨方寒的手机,这次用自己手机,终于通了。

    她哼道:“又送东西来了,……好吧,以后都收着!……你答应他什么了?……小心点儿,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明白明白,真啰嗦,挂了!”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笑道:“好啦,吃饭!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这李春雷倒挺会来事儿的嘛!”

    罗亚男细长的眉毛微蹙:“方寒答应他什么了?这种人无利不起早!”

    “他有分寸,不用管!”李棠摆摆手,他做事很让人放心,冷静睿智,比自己强得多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就是,方寒很稳重,赶紧的吧,还热着呢!”

    她把菜都端出来,盒子里还有竹制的餐具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这李春雷还真下功夫!……有这份心思,做饭店怎能不成功?”

    四个菜三素一荤,显然是考虑了女孩子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细节决定成败嘛。”王莹笑着分发餐具,四人坐下来开动,很快吃光,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这四个菜一汤的量不多,玲珑精致,每一道都很美味,再分出四小碗汤来,暖胃润肠舒心。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春雪居又送来四菜一汤,样式不同却同样的美味。

    随后的一个月,她们每晚都收到四菜一汤,七天重复一次菜式,但搭配不重样,她们吃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晚上,方寒在一间教室做数学题,埋头忙了半个小时后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思索圣骑士之路,也在想自己的怪梦。

    他在现实醒来后,梦中经历一切如同亲历。

    他在梦中世界醒来时,现实的一切却是模糊的,隐约知道自己是什么人,其余却记不清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提醒自己确实是一个梦,偶尔会怀疑,自己到底能不能成圣骑士,还好龙息术给了他信心。

    若能在梦中记起现实,那该多好!

    现实一晚梦中一年,一年时间,他通过自学,能把高数两册都学会,这何等诱人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猜测,可能记忆清晰程度与力量有关,梦中的自己乃圣骑士,力量强横,能死而复生,所以记忆清晰,现实世界自己弱小,所以记忆模糊。

    忽然手机震动,他起身出了教室,接通电话,是沈娜打来的,让他马上过去一趟。

    方寒骑着自行车很快到了望海花园,按响沈晓欣家门铃,沈娜出来,站在小径另一头的客厅门口招手:“小方老师!”

    方寒推开铁门进去,大步流星到她身前:“怎么了?……好大的酒味儿!”

    他五官敏锐,闻到客厅飘出的酒味。

    方寒换鞋进屋,扫一眼四周,餐桌摆满了饭菜,没大动。

    沈晓欣仰躺在沙发上,真丝睡袍遮不住她波峦起伏的曲线,怒茁双峰,平坦小腹,浑圆**,这些平时都被衣裳掩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寒心跳加快,扭头问沈娜。

    “妈妈跟舅舅吵架了!”沈娜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沈娜无奈的叹口气:“舅舅让我出国留学,妈妈不同意,两人就吵起来了,舅舅走后,妈妈就把自己灌醉了!”

    “亲舅舅?”

    沈娜白他一眼:“当然啦,小方老师你想哪去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没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也没说过你有好几个女朋友哇!”沈娜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:“这话你也信?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信啦!”沈娜哼道:“小方老师你这么有本事,多几个女孩子喜欢也是正常的!”

    “太抬举我了,……你舅舅跟你妈不合?”

    “舅舅对我们很好啊,这是第一次吵架,两人争得面红耳赤的,唉……,就不问问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了!”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呢?”

    “我要做小方老师的学妹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你得努力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能考上的!”沈娜挥挥小拳头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沈晓欣呻吟一声翻身。

    方寒抢前一步按住她,她差点儿滚下宽大的沙发。

    沈晓欣睁眼,眼神从朦胧变得清醒,蹙眉看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进屋睡吧!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怎么来了?”她蹙眉,眸子黑白分明,汪汪如清泉。

    “妈,是我喊小方老师过来的!”沈娜担心的看着她:“要不要喝点儿蜂蜜水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晓欣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沈娜跑去冲了一杯蜂蜜水,沈晓欣坐起来喝了两口,蹙眉道:“娜娜,你麻烦方寒做什么!”

    沈娜无奈的道:“妈妈,我可扶不动你!”

    沈晓欣起身,晃了晃,方寒忙探手扶住,一搭手他就感觉出她身子软绵绵的,一点儿力气使不出,她确实醉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沈晓欣推开方寒的手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回卧室吗?我送你过去!”

    沈晓欣横他一眼:“洗手间!”

    方寒有些尴尬,沈晓欣确实醉了,比平时胆大许多。

    沈娜笑嘻嘻的道:“小方老师,我来吧!”

    “小心点儿。”方寒不放心的慢慢松手,沈晓欣看着很清醒,但脑子指挥不动身体了。

    沈娜扶着沈晓欣进了洗手间,一会儿出来,想扶她卧室,沈晓欣却执意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沈娜额头一层细密汗珠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沈晓欣洗过脸了,娇艳明媚,身体不是酒气,是一股淡淡幽香,方寒一闻这香味,血脉贲张,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他很奇怪沈晓欣怎会对自己有如此巨大的诱惑,看一眼,闻一下气息,都有强烈的冲动。

    李棠罗亚男四女、师母周小钗,都是难得的美女,不逊于她,面对她们却没这么一触即动。

    沈晓欣清亮眸子紧盯着他:“方寒,你说娜娜该不该去国外留学?”

    她思维清晰,口齿灵活,方寒若非刚才扶她,也会以为她没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留学好,国内也不差,我看沈娜没什么野心,没必要出国,……最关键的,该尊重沈娜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她们母子相依为命,她怎能放心沈娜出国?

    “就是!”沈晓欣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休息吧,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累!”沈晓欣摆摆手,笑盈盈的问:“听小钗说,你有四个女朋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头:“我可没这本事。”

    他看出来了,她一喝醉,笑容增多了,笑得很美,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用心无力?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这个心。”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,你们男人都是一路货色!”沈晓欣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苦笑,跟女人讲理是自讨苦吃,面对一个喝醉了的女人最明智的还是闭嘴。

    “妈妈,小方老师要是能搞定四个,那也是他的本事!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: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“妈妈,现在哪个有能耐的男人只有一个女人?”沈娜撇撇嘴:“妈妈你OUT啦!”

    沈晓欣嗔道:“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

    沈娜不服气的道:“大伙都这样嘛,舅舅还不一样?”

    沈晓欣拍一下她肩膀:“还不住嘴!”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,不再招惹她。

    沈晓欣摸摸头晃了晃,酒劲上涌,觉得四周都在摇晃,方寒伸手扶住:“沈姐,还是休息吧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休息!……不用你扶!”

    方寒强行搂着她上楼,沈晓欣徒劳的挣扎,沈娜笑嘻嘻的看热闹。

    方寒五官敏锐,越发清晰感受到她的柔软与幽香,下身坚挺如铁,无意间碰了一下她身体。

    沈晓欣这时候也格外敏感,脸红得厉害,装作什么不知道,却不再挣扎了。

    方寒扶她到床上后,忙告辞。

    回别墅后,他冲动越发厉害,他有了经验,洗冷水澡没用,直接开练龙息术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练了四遍,在第四遍结束时,忽然周身一紧,眼前骤黑,耳边似乎听到一声磅礴龙吟,似乎过了很久,又似乎一瞬,他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