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7章 送礼
    “咦,李春雷?”李棠顺着他目光也看到了。

    他穿着对襟的白褂,宽松的裤子,看着有几分传统的味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来找谁啊?……不会是找你吧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!”李棠哼道,恰好与李春雷目光对上,一个小伙子在他耳边说了句话,李春雷冲李棠微笑。

    李棠若无其事的转开目光,这李春雷眼神很锋利啊!

    李春雷缓步来到近前,双手抱拳:“方兄弟。”

    方寒坐着没动,静静看着李春雷。

    李春雷呵呵笑道:“方兄弟,咱们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方寒抱一下拳:“雷爷贵人事忙,特意来找我?”

    “嗨,瞎忙!瞎忙!”李春雷呵呵笑着摇头,看向李棠:“这位是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雷爷有什么事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方兄弟仰慕以久,特来拜见。”李春雷摆一下手。

    他左侧精悍青年呈上一个紫檀色木盒,类似化妆师平常携带的手提箱,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李春雷笑道:“这是我亲手做的酱肉,不是什么贵重东西,小小一点儿心意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:“无功不受禄,心意领了,东西就不必了!”

    李春雷笑道:“方兄弟太客气,一点儿酱肉,不过百八十块钱,要不你付钱,算我卖给你的!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掏出一百块钱递过去,李春雷收下了,笑道:“方兄弟有闲来咱们春雪居吧,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“改天吧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不打扰啦,再会。”他抱拳呵呵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李棠一直看着他们离开,扭头问方寒:“他捣什么鬼啊,特意过来送礼?……无事献殷勤非歼即盗!”

    李春雷也算是大人物了,方寒没权没势的,凭什么亲自给他送礼,一定有所求啊。

    方寒“嗯”一声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能想跟我切磋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上次找了那么多人打你,还有脸说切磋?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打开盒子,里面是密封包装的酱肉,平平无奇,笑道:“你拿去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有毒?”

    “嗯,所以你先尝尝!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就做一回好人!”李棠一把夺过盒子:“下午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无趣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方寒微笑:“笨鸟先飞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这脑袋瓜谁敢说笨?”李棠白他一眼嗔道:“你想撵我走,我偏不走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:“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人吃过晚饭,送她到楼下,李棠扭头便进楼,强压着回头看他的**。

    她飞快上了楼,进宿舍后,顾不得跟她们三个说话,径直来到窗口往下看,随后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王莹穿着一身粉色kitty睡衣,在屋中央的桌子旁学习,抬头好奇的问:“谁又得罪你啦?……明白啦,方寒!”

    “就你知道得多!”李棠没好气的哼道。

    “真被我猜中啦?”王莹好奇的道:“你今天去找方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穿着碎花睡衣在上铺看书,闻言望过来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去找他替罗亚男算帐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”罗亚男翻着书,故作镇定,漫不经心的问。

    “他说自己没忍住,说了重话。”李棠抿嘴笑道:“男人都是小心眼,看来还记恨你呐!”

    “被甩是男人莫大的耻辱,忘不掉的!”宋玉雅穿着宽松丝质睡袍,掩住饱满身材,但若隐若现更姓感。

    罗亚男紧抿樱唇,松口气之余又恼怒,他这么大方干什么,明明恨自己,干什么还对自己这么好?!

    李棠又往下扫了两眼,没看到方寒,怏怏坐回床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呀?”王莹指着紫檀色礼盒问。

    “酱肉,不知道味道怎样。”李棠没精打采的打开盒子,里面是两袋酱肉。

    她打开一个袋子,闻了闻,没什么味道,真空密封得很严实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哪来的呀?”

    “春雪居,李春雷。”李棠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春雪居……”王莹歪头想想,一拍小手:“是西边那个春雪居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那家。”李棠哼道:“李春雷说是他亲自做的,我看也没什么!”

    “那个雷爷?”罗亚男想起来了,她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他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我去过春雪居两次,很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从橱柜里拿出一个精致饭盒,里面一双筷子跟一套西餐具,刀叉闪烁锃亮银光。

    把一块肉弄到饭盒里,她拿刀比划着,确认肉的纹理:“真是李春雷送的?”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就尝尝!”王莹小心翼翼下刀,切一小块送嘴里,慢慢咀嚼,秀美脸庞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不难吃吧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王莹还她一记白眼:“你尝尝就知道啦!”

    她切了一小块送李棠嘴里,李棠慢慢嚼,点点头: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?”王莹哼道:“你标准也忒高了吧,这叫还行?难得的美味呀!……充公啦!”

    她知道李棠素来大方,没必要客气,一把抢过另一包来。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问:“李棠,李春雷为什么给你送礼?”

    “给方寒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罗亚男细细的眉毛蹙得更紧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谁知道他捣什么鬼,对方寒很殷勤。”

    “礼下于人必有所求。”罗亚男沉吟道:“李春雷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宋玉雅与王莹对视一眼,心下暗笑,这方寒魅力不小哇,两个旧情人都放不下他!

    王莹娇笑道:“宋姐,罗亚男,下来呀,很好吃的!”

    宋姐道:“我吃过饭了!”

    “当作宵夜嘛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“晚饭不敢多,一吃就胖。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罗亚男瞥一眼酱肉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宋姐,吃完咱们出去跑一圈,你该多做运动啦,……罗亚男,你是怎么吃也不胖的呀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:“我不喜欢酱肉。”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!”李棠斜睨罗亚男:“是有心结吧?”

    罗亚男白她一眼:“你们不是分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分手就不能来往啦?”李棠撇撇红唇:“罗亚男,你就是拿不起放不下,事事认真!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罗亚男,一块儿下来吃,别便宜了李棠!”宋玉雅起身下床,罗亚男跟着下来了。

    王莹从橱子里拿出面包与牛奶,又将酱肉切成小块儿,每人一个牙签,很快把两包酱肉消灭。

    宋玉雅摸摸肚子,有些懊恼:“吃多了!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李棠,再弄些来吃吃呗!”

    “你个吃货!”李棠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要是天天有就好啦!”王莹赞叹:“真是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四女都回了宿舍,约了一块儿去外面吃,被酱肉养叼了胃口,食堂的饭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正要出发,敲门声响,李棠拉开门,外面站着一个十**岁的清秀少女,手提紫檀色小箱子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李棠打量她,不像是学生。

    “您是李棠李姐吧?”少女恭敬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李棠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李姐,我是春雪居的小思,雷爷让我送来这个。”少女微笑着送上小箱子。

    不等李棠说话,她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王莹换好了衣服过来,笑道:“不会又是酱肉吧?”

    李棠关上门把箱子放桌上,拿起手机,刚想拨号又停住,恨恨道:“臭家伙!……王莹,手机!”

    王莹笑嘻嘻递过手机:“打给方寒?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,低头拨号。

    手机通了,传来方寒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姓方的,你要一直不接我电话?……胆小如鼠的家伙!……怎么没事?有事!……李春雷送东西到我宿舍了!……我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她歪头把手机夹在肩膀上,打开了箱子,里面是四袋酱肉。

    “酱肉!比昨天还多了两包!……那我就收下啦,味道很不错,你不过来尝尝?……就你时间紧,挂了!”

    她气冲冲挂了手机,粉脸带霜。

    三女对视一眼,王莹吐了吐舌头,笑道:“也怪了,李棠每次跟方寒说话,都一肚子的气,偏偏还非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王莹闭嘴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把它们灭掉吧!”

    王莹娇笑道:“你是把对方寒的气撒到它们身上啦,再好不过!……咱们去食堂吃罢!”

    酱肉美味但不能当主食,提胃口不错,食堂饭菜辅以酱肉也能入口了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