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6章 上门
    “烦我了?”罗亚男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凝视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罗亚男冷笑道:“好啊,我也解脱了!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罗亚男,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罗亚男走到他跟前,凝视着他双眼:“方寒,你对我真没感觉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!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再回到从前吧?”罗亚男墨染般细长眉毛轻轻颤动。

    方寒看出她是鼓足了勇气说出这话,心绪复杂难言,看了她半晌,最终一声叹息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当我没说!”罗亚男扭头便走。

    方寒硬下心肠忍住挽留的冲动,目送她婀娜的背影消失,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慧剑斩情丝,慧剑斩情丝,自己的慧剑实在太不锋利,没能把情丝斩干净,空余惆怅与无奈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在师父葛思壮家吃饭,一大碗牛肉靡加上五个鸡蛋,还有一大杯牛奶。

    葛思壮早走了,这几天部队忙,他有时晚上不回来睡觉。

    周小钗穿着休闲家居服,优雅高贵。

    “方寒,那四个女孩都挺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方寒满是无奈,苦笑道:“师母,我跟她们没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还陪她们逛街?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呐,最适合你的是王莹,善良温柔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师母,我哪有这福气!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温柔如水,但外柔内刚很有主意,一般的男人驾驭不了,李棠嘛,很美,心高气傲未必能看上你,……宋玉雅更别提了,对男人的成见根深蒂固,要一辈子单身!”

    方寒埋头吃饭,不敢接话茬,再美丽高贵的女人也热衷做媒婆,一说起这个她就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轻笑:“王莹对你挺有好感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相信?”周小钗轻笑:“方寒你长得一般,但有特长呀,有特长的男生格外有魅力!”

    “师母别抬举我啦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我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就是太消极!”周小钗道:“女生要追的,你等着人家送上门,不现实!”

    方寒埋头吃饭不说话。

    周小钗嗔道:“你听没听我的话?”

    “师母,我明白啦!”方寒苦笑道:“我实在没功夫,练功,学习,学习练功,真没时间追女人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!”周小钗无奈,他是没遇上不能自拔的人,否则再忙也会展开行动。

    看他的缘份吧,实在不行,自己从公司里介绍小姑娘。

    手机铃响,方寒放下碗拿过来接通,里面传来李棠的大声质问:“方寒,你把罗亚男怎么啦?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哭了一晚上!……你敢说跟你没关系?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我今天开始不陪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撂挑子?”

    “侯少辉那边解决了,他不会再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解决的?”

    “借了李春雷的手。”

    “雷爷?你这手段实在不上台面!”

    “被逼无奈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碰上侯少辉这种人他实在没辄,手段软了没用,硬了太过,要是恶人,他偷偷废了,或者用手段让他身败名裂逃离校园,可侯少辉没那么大的罪过。

    “我的号码还在你黑名单里,你铁了心不理我,是不是?”她是借了王莹手机打过来。

    “gameover了,李棠你也是潇洒的,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不见就不见!”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方寒收了手机,周小钗正笑眯眯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李棠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又吵架了?”

    李棠怒气冲冲,周小钗在他对面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师母吃饱了?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:“男子汉大丈夫,让着点儿女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鼻子,有些尴尬:“师母,对别的女人我不这样,可对上她就控制不住,总想气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喜欢李棠的吧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方寒点点头,李棠美艳而善良,魅力十足,很难抗拒。

    “那罗亚男呢?”

    方寒挠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们男人都这样,天生的花花肠子!”周小钗没好气的哼道:“喜欢这个又喜欢那个,你倒是喜新不厌旧呐!”

    方寒埋头吃饭,知道越解释她越生气。

    半晌后,周小钗没好气的道:“既然喜欢怎么不行动?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:“我真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不努力修炼,复活不了父母,自己也寿元耗尽,生死之间有大恐怖,现在修炼时间不够,情爱只能排在第二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好吧好吧,有你后悔的!”周小钗摇摇头,他刚进大一,时间还早,大二他就会着急找女朋友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上午,他正在阶梯教室上高数,忽然一股泌人幽香飘入鼻中,眼睛余光一瞥,李棠到他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他装没看到,认真听课。

    李棠静静坐在他身边,一言不发,却牵动着教室众人的精神。

    下课,方寒逮住高波连问数题,回到座位时,大伙都离开了,偌大的阶梯教室只剩李棠。

    她上身宽松的灰线蝙蝠衫,下身淡蓝牛仔裤,大方美艳,坐在课桌前很优雅,正冷冷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有事么?”方寒不紧不慢的收拾书包,不看她。

    “你跟罗亚男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都结束了,没什么可说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结束了?”李棠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抬头:“戏散场了,你也该消停了。”

    狗咬吕洞宾的臭家伙,曰后再算帐!李棠忍住怒气,哼道:“你没欺负罗亚男吧?”

    “李棠,找个正经男朋友,好好谈一场恋爱吧,看别人的戏,不如自己亲身体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劳你闲艹心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罗亚男这次真伤心了,你到底怎么着人家了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说得重了,……没忍住!”

    罗亚男那番话散了他大半恨意,毕竟爱过一场,他不自觉的维护她,不想说实情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这家伙没好话!”李棠哼道:“走吧,出去吃!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两节课。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,哼道:“你什么时候也上英语课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逗我很有趣么?”

    “嘻嘻,是很有趣!”李棠顿时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她觉得很好玩很刺激,看他在自己步步紧逼下,节节败退,却犹自努力的挣扎,不肯落网,实在很有趣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很忙,没功夫陪你玩!……对了,你有功夫陪陪罗亚男,防止侯少辉真发疯!”

    “你还放不下罗亚男呢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看她一眼,转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!”李棠忙追过去,陪他一块上英语课。

    他心志坚定,不能完全斩断对罗亚男的情丝,是当初陷得太深,对李棠则不则,一开始就有戒心,动念则斩,严防死守,没陷进去。

    两人在食堂吃了午饭,面对面坐一起,她美艳逼人,方寒却面不改色,谈笑自如,这是李棠最欣赏之处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的美,再优秀的男人在自己跟前都难免失态,有的讷讷说不清话,有的口若悬河,都不自然。

    唯有方寒,对自己美色视而不见,不受自己影响,反而影响自己,很新奇很有趣。

    “你跟李春雷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请他帮个小忙,吓唬一下侯少辉。”

    “他肯帮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对你那么殷勤?”

    又是替他买单,又是派人过来跑腿,巴结的意思很明显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他想跟你学武?”李棠眼波流转。

    她曾查过李春雷,灰色地带的人物,嗜武成痴,醉心厨艺,方寒武功神乎其神,李春雷很难不动心。

    方寒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李棠又道:“要是他想跟你学,你教他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李棠微歪臻首:“我觉得可以啊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把他收了当徒弟,让他老实一点儿别闹事,算是替社会做贡献了,不挺好的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引火烧身!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他行事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你这点儿最恨人,不屑跟我解释,好像我多笨似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起来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笑什么,有什么好笑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自己多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狡辩!”

    方寒暗叹真不能小瞧了她,聪明得很,不过再聪明也受限于阅历,不知人姓之险恶。

    他忽然扭头,李春雷正在食堂门口处张望,身后两精悍小伙子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