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5章 身退
    逛到九点多钟,她们每人买了一套衣裳,李棠还帮方寒买一套。

    方寒毫不犹豫的拒绝,可架不住四女轮番上阵,软硬兼施,软磨硬泡,无奈的收下了。

    她的品味很不错,眼光也准,方寒穿了这一身,顿时不同,配合他威严厚重的气度,一下成熟了十几岁。

    方寒原本想驱车送她们到宿舍楼下,遭到她们反对,这会影响她们宿舍的声誉,招闲话,王莹也不想别人知道她是富家小姐。

    奔驰缓缓滑进停车场,游刃有余进了停车位,四女刚要下车,方寒道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李棠在副驾驶座上扭头问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顾盼,眼光亮如刀锋:“不对劲儿,先别动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是雷爷的人?”

    她一直担心李春雷不善罢干休,暗算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难说,我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棠抓住他胳膊,轻声叮嘱:“小心点儿!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,感受到李棠的担心与关心,摇摇头:“不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他推门下车,绕车一周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停车场只有微弱灯光,他五官敏锐远胜常人,微弱灯光与白昼无异。

    周围无异样,没人没车。

    “别藏了,都出来吧!”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如撞铜钟,在安静的停车场格外突兀响亮。

    “妈的,眼倒尖!”十几个人骂骂咧咧涌到他跟前,把他围在当中。

    车里四女都趴到车窗上,王莹叫道:“还真有人呐!……他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车窗玻璃贴着深色膜,外面看不到里面,里面看外面也有点儿暗,像戴墨镜。

    宋玉雅皱眉道:“十二个,有侯少辉!”

    “侯少辉?!”李棠咬着红唇哼道:“又是他!”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不语,她实在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十二个呀,都那么壮,赶紧报警吧!”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会武术,但乱拳打死老师父,十二个壮小伙子一块扑上来,他动也动不了,再能打也不管用!

    李棠冷笑:“不用!”

    “侯少辉恨死方寒了,会出大事的!”王莹忙道。

    李棠撇撇嘴:“小菜一碟儿!……姓侯的真活腻了!”

    “真不要紧?”王莹紧张的盯着窗外,忽然惊奇的叫道:“啊,好快!……快看快看!”

    她只觉得眼前一花,方寒像一道影子掠过十二个壮小伙,他们像被疾驰的火车撞了,直直飞出十米开外。

    她目不转睛,方寒拍拍手,到侯少辉跟前蹲下,跟他说了两句话,侯少辉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起不来。

    另外十一个壮小伙吃力的爬起来,再次扑向方寒,没摸到方寒的衣角又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爬起来后扶着侯少辉一瘸一拐的走了。

    方寒打开车门,四女出来,李棠哼道:“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三女奇异的盯着方寒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方寒,厉害呀!”

    以一敌十瞬间击飞,她们只在小说里看到,以为现实不可能有这样的事,刚才的一幕太过震撼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……”王莹张张嘴,找不出话来形容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你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侯少辉一次又一次的纠缠报复,像一块狗皮膏药,偏偏他又光棍脾气,打不怕骂不怕,又不能真打死他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道:“他应该老实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怕未必。”宋玉雅看一眼罗亚男。

    罗亚男正瞪着方寒,心下恼怒,他故意瞒着自己,生怕自己知道他的本事?!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狠狠的打,不信他不怕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这简单粗暴的法子在侯少辉身上没用,感情可以令懦夫成勇者,侯少辉如今头脑发热,死都不怕。

    宋玉雅看一眼罗亚男:“解铃还需系铃人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来想办法,时候不早了,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有什么办法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故作神秘!”李棠不满的白他一眼,也不再问,与三女提着包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提着一堆包送她们到楼下,直接去了春雪居,找到了雷爷,他说了几句话就告辞,回了别墅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随后一个星期,风平浪静,侯少辉没再出现。

    方寒一直陪罗亚男上课甚至自习,两人话不多,目光常常胶缠,仿佛重回高中时候,温柔旖旎。

    李春雷的手段有效,但人心难测,万一侯少辉真疯了,想要寻死呢?不能不防,他一直陪着罗亚男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罗亚男上完两节课后找一间教室自习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坐一起,座位紧靠,能嗅到彼此气息,教室里很安静,罗亚男伏身写东西,背脊曲线优美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拿一本厚厚的黄帝内经,他一直想弄清龙息术与葛氏心法的异同,洞彻身体的奥妙。

    两人不时抬头对视,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分开目光。

    “嗨!”忽然一声轻笑,一个白衣少女坐到罗亚男另一侧,方寒认出她是李宝如,罗亚男的闺蜜。

    她一袭白裙,优雅端丽。

    “宝如?”罗亚男惊奇的道:“你怎么来啦?大忙人!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没什么事,静心学习!”李宝如瞥一眼方寒抿嘴笑道:“我是不是来得不巧?”

    罗亚男红着脸嗔道:“死丫头别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李宝如扯着罗亚男,低声笑道:“你把李棠的男朋友抢啦?”

    罗亚男白她一眼:“别胡说!”

    李宝如轻声道:“他不是李棠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罗亚男轻声道:“这件事说来话长,你别乱想!”

    “嘻嘻,我就当什么没看到!”李宝如轻笑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书出去,两人咬耳朵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李宝如问。

    “我跟侯少辉闹翻了,他纠缠不休,方寒保护我。”

    “英雄救美呀!”李宝如小声赞叹:“他跟你到底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她上次与李棠方寒在影院遇上,便发觉罗亚男神情异样,问她什么也不说,这次见到方寒她更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老同学。”罗亚男道:“以前同桌过。”

    “同桌哟……”李宝如挑挑眉毛,一脸奇怪笑容:“就没发生点儿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是从前的事了!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?”李宝如惊奇的道:“你们有过一段儿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旧情人呀,没旧情复燃?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!”

    “我看悬呐!”李宝如笑眯眯的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白她一眼低头看书,李宝如笑道:“我还是走吧,不做灯泡!”

    罗亚男一把扯住她,嗔道:“行啦!……你生意怎样?”

    “刚做了一单,想休息一阵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太能干了,让男人没活路!”

    “嘻嘻,我是小富即安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小富婆!”罗亚男白她一眼:“胡晓光放弃了?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家伙!”李宝如撇撇嘴:“缩回去了!”

    “人家暗恋你这么久,总得给一次机会嘛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暗恋我一辈子,我也不稀罕!”

    “好狠的心!”

    “你心太软,不然也没侯少辉这回事儿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倒也是。”罗亚男叹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回来,李宝如知趣的告辞,临别之际冲罗亚男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两人在食堂吃过饭后慢慢溜达,穿过树林小径,不时看到椅子上坐着情侣,或窃窃私语,或偷偷亲热。

    “到我功成身退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听到这话一下停住,蹙眉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明天开始我就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