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2章 异效
    三人来到楼上练功房,房间换了地板,硬中带软,是与师父葛思壮家一样的地板。

    方寒突然一个刺步,上前扼沈晓欣脖子。

    沈晓欣汗毛竖起下意识动作,一肘顶中他胃,接着扭他手臂,起膝撞脸,三个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一般人挨这三击就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歪头从容避过,一缩身子脱出沈晓欣掌控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他笑着点头,手臂间仍残留温软感觉,心头荡漾,不知为何,他对她的身体格外敏感。

    “吓死我啦!”沈娜拍拍胸脯娇嗔道:“小方老师,你吓死人啦!”

    沈晓欣也呼吸粗重,心跳剧烈。

    “沈姐,第二步也可以直接上膝,也可以砍这里。”他指了指自己脖子左侧,笑道:“这里神经密集,也有动脉,轻轻一下就能打晕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认真的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满意,她确实苦练了,形成条件反射,猝不及防情况下仍能使出来,他演示下一招。

    演示完后又当陪练,不停与她饱满柔软的身子接触,血气方刚的他便有些压不住了,不动声色的告辞。

    沈晓欣隐隐感觉到他的异样,但他平静从容,她又不敢肯定,怕是自己多心误会了人家。

    方寒回到别墅时,脑海仍闪现她明媚的眼波,丰满的身段,下身慢慢挺立如柱,冲动难耐。

    洗了凉水澡,但血气太旺,平伏不下来,练龙息术,随着深沉的呼吸,心底的躁动慢慢平息,很快进入无思无想,寂定如灭的心境。

    一口气练了三遍龙息术,忽然发现这三遍龙息术练下来,竟抵得上平时三十遍龙息术。

    他躺床上静思究竟,绝不是因为血气震荡,他在宿舍睡时,早晨起来先跑步,再练龙息术,并没这么明显的效果。

    他头脑清明,想来想去唯在于欲,想到龙姓,难道须生**,才能催动龙息术发挥最大效力?

    他的龙息术来自圣女海珞儿,乃教廷圣骑术至高之法,她没练过,不知道这一层秘密?

    第二天起床,他先回想昨晚沈晓欣的媚态与温软,令下身坚硬,血气鼓荡时,再练龙息术。

    一口气练了三遍,效果远非昨夜可比,但比平时强一些,龙息术的奥妙自己确实没摸着边。

    他皱眉想了一会儿,将疑问存于心,回学校上课,中午到海大找罗亚男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宿舍里宋玉雅不在,其余三女都在。

    李棠正躺在床上看书,看他进来,把身子一转背对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破相了?”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你解气了吧!”

    方寒装糊涂,摇头笑道:“我怎么解气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别跟我说话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今天不用陪我了,侯少辉应该找不了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侯少辉是痴情种子,为了你不怕打的。”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罗亚男暗恼,听出他若有若无的讥诮。

    王莹一身粉色宽松家居服,卡通图案,正歪床上看一本英文杂志,笑眯眯的道:“方寒,你昨天又打了他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没回答。

    昨天他克制住怒火,没在大庭广从之下下狠手,事后找上侯少辉,废了他右腿,没外伤,平时走路无异样,但使不出劲不能踢球了。

    王莹哼道:“换了是我啊,一定狠狠揍他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棠,我帮你看看?”

    王莹一拍巴掌:“对呀,上一次你一揉,罗亚男的脚就好了,赶紧给李棠揉揉吧,她都不敢出去见人啦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不用!”

    “热毛巾敷,熟鸡蛋滚,都消不去呢。”王莹道:“会不会留疤啊?”

    “乱说!”李棠没好气瞪她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一直消不下去的话,可能会留下红印呢,就像疤一样,是不是方寒?”

    “嗯,很有可能!”方寒配合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……看就看!”李棠转过身回来,一副豁出去的神情,明知是吓唬,但真有个万一呢?小心为妙!

    看到她的脸,方寒眉头皱起来,怒火再次汹涌,莹白脸庞上淡淡红印,还有点儿肿。

    “来吧。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坐到床上,合双掌,片刻后右掌贴到她左脸颊,一动不动,红晕从李棠脸颊扩散到脖子,扭头不敢与方寒对视。

    十次呼吸后,方寒放手,端量一下,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莹凑上前,瞪大眼睛:“真消了呀!”

    李棠夺过方寒递来的镜子,仔细照看,好一会儿才放下镜子,哼一声:“算你厉害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没作声,看出她在竭力掩饰自己的羞涩。

    “方寒厉害呀!”王莹好奇宝宝一般凑过来:“你真会气功?”

    “一点儿养气的功夫,就这点儿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教教我好不好?”王莹娇笑:“我要拜你为师。”

    方寒歉然摇头:“我这功夫不适合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王莹一脸失望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罗亚男起身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她们宿舍的钟。

    “早去比晚去好!”罗亚男哼道,拿起包往外走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李棠,李棠没好气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宿舍来到一间阶梯教室,只有他们两个,方寒拿出高数第二册,他已经开始学下半学期的课。

    罗亚男拿出一本小说,她文学系需要大量的阅读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安静的看书。

    闻着她淡淡幽香,方寒心宁神静。

    半晌后罗亚男开口:“李棠挨打,你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 “还能如何?”方寒道:“难不成杀了他?”

    “你不气愤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

    “只打了巴掌,”罗亚男哼道:“李棠能满意?”

    方寒恍若未闻,只盯着书看。

    “你对李棠有感觉吧?”罗亚男扭头凝视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感觉又有什么用?我对你还有感觉呢!”

    “懒得跟你说!”罗亚男扭过头,两人不再说话又陷入冷战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傍晚他来到沈晓欣家,沈晓欣已经做好了饭。

    沈娜很喜欢方寒一块吃饭,很热闹,所以一直求他过来,方寒顺势答应,周小钗厨艺不逊于大厨,沈晓欣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他曾听师母说过她们两个一起请名厨教授厨艺,专门学过三年,沈晓欣的天赋更好。

    吃过饭,沈娜两小时辅导课,然后教沈晓欣招式,难免耳鬓厮磨,沈晓欣今天没喝酒,脸却红得厉害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方寒尽量避免身体接触,即使如此,嗅着她的幽香,他仍冲动如汹涌潮水,一小时后忙告辞。

    他回家马上炼龙息术,效果极佳,女人的香气好像成了催化剂,汹涌的冲动转化为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四遍龙息术,直到效果减弱才停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天花板叹口气,月光如水,他心思缥缈,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越是接触,越发现沈晓欣的魅力,他内心深处想拥有沈晓欣,现实的差距却决定了这只是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睡去,梦里自己抱着沈晓欣,两人在床上翻滚,他深深刺进她身体,疯狂缠绵,一觉醒来却身边空空,满心惆怅,一场梦而已!

    周五,他翘了英语课,一整天陪罗亚男。

    周六上午,他去师父家练功,葛妙妙走了,这个家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他正在练伏龙桩,葛思壮有任务没回来,家里只有他跟周小钗,他在练功,周小钗在楼下打理花草。

    他正入佳境时,“笃笃”敲门声响,周小钗在外面说话:“方寒,有你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谁的?”方寒姿势不变。

    周小钗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是李棠。”她把手机凑到方寒耳边。

    方寒一动不动如雕像,内息奔涌如滔滔黄河,稍一动就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