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1章 义气
    “该死的家伙!”李棠恨恨骂道:“还没完没了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紧抿着樱唇,白皙的瓜子脸罩一层寒霜般。

    王莹吐吐舌头:“被方寒料中了,挨打都不怕!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摇头:“难缠!”

    李棠转身出了宿舍,下楼到侯少辉跟前,冷冷瞪着他:“姓侯的,你还有脸过来!”

    周围有十几个看热闹的,看到冷艳的李棠,个个瞪大眼睛,没想到是这般美女,不由恨恨瞪侯少辉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

    侯少辉阴沉着脸,哼道:“李棠,你别管闲事!”

    李棠冷笑:“我不管闲事,罗亚男要被你打死!你一个大男人下得手打女人,还有脸皮过来说爱,人渣!”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失手,再说这是我跟罗亚男之间的事,不关你事!”

    “你这种垃圾,看着就烦,赶紧滚得远远的!”

    “李棠,别以为我不敢打女人!”

    李棠踏前一步:“怎么,你也要打我?”

    侯少辉怒火越来越旺,就是这李棠在中间搅和,自己跟罗亚男才不安宁,可恨可恶!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敢打你!”

    李棠又踏前一步:“好啊,我倒要瞧瞧你是不是男人!”

    “你别找打!”

    “你个垃圾,真下得了手?”李棠一脸讽刺不屑。

    “啪!”侯少辉一巴掌落下。

    李棠挨了一巴掌却面不改色,好像挨打的不是自己,瞪着他冷笑:“狗改不了吃屎,你打女人打成习惯了!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瞪着侯少辉,这般美艳的女人他竟下得去手,实在太差劲儿!

    侯少辉一巴掌下去,怒火反而更盛,大声吼道:“你该打!谁让你多管闲事,再多管闲事,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李棠又踏前一步,冷笑道:“来啊,接着打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?!”侯少辉挥手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清脆响亮的声音中,一巴掌落在侯少辉脸上,他旋转着飞出十多米,“砰”的重重落地,一时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不满的瞪着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你再不来,我被他打死了!”

    这会儿功夫,她脸颊变红,莹白的肌肤下,掌印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方寒阴沉着脸,又心疼又恼怒,恼她强出头,不待在宿舍等自己过来,沉声道:“你这是何必!”

    “哼,不能让他败坏罗亚男的名声!”李棠不屑的瞪一眼倒在地上的侯少辉:“让大伙看清他的真面目!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义气!”方寒不以为然:“我碰巧在校门口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他接到李棠电话忙赶过来,脚下如飞,还是没来得及,这侯少辉真是疯了。

    侯少辉摇摇晃晃站起来,围观人们议论纷纷,指指点点,再怎么说打女人也不对,太不爷们儿了,况且是这般冷艳逼人的美女。

    方寒面无表情走到侯少辉身前,甩手一耳光,侯少辉又飞出十米外。

    他对李棠挥挥手:“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上来啊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!”

    他不等李棠说话,转身走了,看也不看远处的侯少辉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也上了楼。

    周围人们不屑的看着慢慢爬起来,表情狰狞的侯少辉,也散了。

    李棠一上去便被围住,盯着她的脸。

    罗亚男嗔道:“李棠你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李棠笑笑:“看他这回名声臭不臭!”

    “你也够狠的!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弯细的眉毛攒在一起,摸摸自己左脸:“疼不疼啊?”

    “火辣辣的,倒不怎么疼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哼道:“明天早晨会疼得厉害,快拿热水敷敷!”

    她说着用暖瓶的水浇热毛巾,按到李棠脸上,没好气的道:“敷不好明天要遭罪!”

    两人从小一块长大,这种事没少发生,李棠的义气既让她温暖,又觉得生气,自作主张!何必非用这种自残手段!

    “知道啦。”李棠按住热毛巾。

    王莹探头瞧瞧,撇撇嘴:“方寒也真是的,怎么不好好收拾一顿他,得来点儿狠的!”

    宋玉雅瞥一眼王莹,摇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忙道:“宋姐怎么啦,换了我是方寒,看李棠挨打,一定会把侯少辉狠狠揍一顿,不把他揍个半死才怪呢!”

    “他刚才那两巴掌不狠?”宋玉雅摇头道:“我可从没见过一耳光能把人打那么远!”

    “他看来是气坏了。”王莹抿嘴笑道:“再怎么说,他也是喜欢李棠的,不过他还真能忍呢!”

    “大庭广众的,他真把侯少辉打得太狠,说不定会惹大麻烦。”宋玉雅道:“他这份心姓了不得,能成大事!”

    王莹叹口气:“他这人是挺特别的,不像小伙子,倒像老头!”

    “他养气的功夫很不一般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他这家伙!”

    她摸清了方寒的脾气,情绪影响不了他的行事,始终能保持冷静,这很酷,但有时候也很气人,会给人窝囊的感觉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王莹,你帮我看看侯少辉走没走。”

    王莹凑到窗前,扭头娇笑:“走啦!”

    罗亚男舒口气。

    “罗亚男,你看男人的眼光实在很不准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白她一眼:“行行,我不跟你吵,毛巾别放下!”

    李棠趁势躺到床上,呻吟一声,哼道:“你会后悔的,我肯定!”

    “你呢?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李棠一怔:“我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你甩了他,不后悔?”罗亚男明眸灼灼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他不是我的菜!”

    “哼,我看未必吧!”罗亚男白她一眼:“自欺欺人,我看后悔的是你!”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!”李棠转过身不想再说了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。

    罗亚男一夜没睡好,她知道李棠也没睡好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晚上,方寒刚一按沈家门铃,沈娜便跑出来迎接,打开铁门一把抱住他胳膊,娇笑道:“小方老师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考得不错?”

    周一沈娜有一个摸底考试,是高考模拟考试,每个月一次,成绩记入档案。

    “嘻嘻,一般一般,全校第九!”沈娜得意的娇笑。

    两人踩着鹅卵石小径进屋,沈晓欣从厨房出来,一身休闲家居服,戴着围裙,淡雅宜人,清冷脸庞挂着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给小方老师泡茶!”沈娜欢快的忙起来。

    “方寒你先坐会儿,我还有一个菜!”沈晓欣又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方寒稳坐沙发,看着沈娜沏茶:“难度怎样?”

    “挺难的,不过都做出来啦,小方老师的方法很管用!”沈娜得意的笑:“我是班级第二呢!”

    “第一是谁?”

    “李斯礼,全校第一!”

    “很厉害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书呆子,一天到晚只知道学习,偏偏脑瓜又好使,保送清华!”

    “天才。”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嘻嘻,比小方老师你差远啦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真比人家强,就不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你高考成绩很好呀,为什么偏选东大?”沈娜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妈妈已经查过他的高考成绩,状元呐,东大虽好,比清华北大还是差一点的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喜欢海天的气候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沈娜端给他茶盅,嘻嘻笑道:“不会是为了女人吧?”

    “一天到晚净想这些!”方寒没好气的哼道,当初确实是为了罗亚男才选这里,可惜一场空。

    他轻啜一口茶,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娜眉开眼笑:“我特意跟周姨学的茶艺,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不错!”方寒赞叹,手法比师母差一点儿,但已经很好,是下过功夫的,凭着这份心意就值得称赞。

    “娜娜,摆桌子!”厨房传来沈晓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来——喽——!”沈娜跑了过去,她活泼好动,在家里一直是蹦蹦跳跳,不好好走路。

    沈娜摆好菜,方寒坐桌前,沈晓欣解下围裙,拿了一瓶葡萄酒,笑道:“咱们今天喝点儿酒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姐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小方老师别扫兴,一定要喝酒庆贺的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少喝点儿助兴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要喝酒,是放下了戒心。

    沈娜喝果汁,沈晓欣与方寒喝红酒,说说笑笑品酒闲聊,说起沈娜小时候的糗事,笑声不时响起。

    沈娜也很高兴,家里从没这么热闹过,一直太安静了,像一潭水没有波澜。

    吃过饭,方寒给沈娜上课,沈晓欣坐旁边。

    她娇艳如玫瑰,顾盼之际眼波如泉水,方寒不敢直视怕失态。

    沈娜兴致未尽,恨不得一直这么热闹,缠着他不想放他走,说上次刚教了妈妈一招,还有两招呢。

    方寒说天太晚还是明天,沈娜不依,沈晓欣笑道:“方寒,那就再教我一招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她在外面清冷如霜,拒人于千里多外,穿着打扮保守,在家恢复本来面目,美艳饱满,如熟透的蜜桃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