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0章 打靶
    方寒练了四个小时,与众人一块吃午饭。

    下午周小钗带着两个小姑娘去逛街,方寒与葛思壮在家里切磋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进步得挺快!”葛思壮赞叹,方寒的力量与速度都增了一截。

    他对这个弟子很满意,现在的年轻人骄生惯养吃不得苦,能偷懒就偷懒,方寒这般尤其可贵。

    “师父,下面还是桩功?”方寒擦着汗问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伏龙桩是练精,下面还有两桩,龟鹤桩,飞龙桩,一个练气一个练神。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能练?”

    “等伏龙桩没效果了,再练下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点点头,倒不急着往下练,这个气与圣骑士的气不同。

    葛思壮挂上毛巾,笑眯眯的道:“打靶去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不会用枪啊!”

    “军训没摸过枪?”

    “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,前年军训出了事。”葛思壮点点头:“去年开始海天市所有大学的军训就取消了打靶,……走!”

    方寒刚关上大门,葛思壮驾吉普缓缓过来,不等车停,方寒利落的钻进副驾驶,轻松自如。

    吉普车驶出小区沿滨海大道往东,十分钟后,在两边站岗的军士肃然敬礼下,吉普车钻进了军营。

    军营里面很宽阔很热闹,一排排的士兵正队列训练,吆喝声此起彼伏,阳刚之气十足。

    吉普车沿着林荫大道往东穿过训练场,里面士兵或翻墙,或跑单木桥,或匍匐游走,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最终来到一座小山下停住,葛思壮熄了火:“下车!”

    方寒跟着下车,进了靶场。

    “咱们先打打平地靶,等练熟了再进山!”葛思壮带着他来到一片平坦宽阔之地,对面是笔直的山壁,好像被刀削过,山壁前竖着圆环靶子。

    两个士兵过来,敬了一礼:“营长,什么枪?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想来哪个?”葛思壮扭头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不懂的,师父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先来八一!”葛思壮扭头吩咐两句,两个士兵很快拿来两支步枪,一箱子弹。

    葛思壮趴下做示范,讲了要领,他对方寒的聪明深有体会,只讲了一遍便让他试试。

    方寒趴下打了一匣子弹后,很快摸着诀窍。

    他感觉敏锐,用心与枪合一,寻找人枪合一的感觉,打得越来越准,但离神枪手的水准还差了一截。

    葛思壮端枪站着打,又快又准,两人把一箱子弹打光后,葛思壮带他去打活靶。

    活靶是在迷宫中行走,忽然某处会跳出一个靶子,或是人质或是匪徒,要在最短时间内正确判断击毙匪徒。

    方寒枪法勉强算准,但判断准,反应快,没放过匪徒也没误伤人质,最终的成绩很好。

    时间飞逝而过,方寒觉得一眨眼,已经是傍晚了,两人离开军营返家。

    “方寒,想没想过当兵?”葛思壮坐在副驾驭位上笑呵呵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开着吉普,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你很有射击天赋,再加上你的武功,兵王啊!”

    方寒眼望前方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葛思壮一脸失望:“可惜了你一身绝艺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,现在是和平年代,当兵没用武之地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和平年代?”葛思壮哼道:“这世界就从没和平过,平民老百姓被堵住耳朵挡着眼睛,不知道罢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新闻是经过审查才能播出来,不想让老百姓知道的,谁又能知道?

    “真不来军营?”葛思壮斜眼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我想搞学术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好吧,凭你这脑袋瓜,搞研究也能出息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打靶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周末过来吧!……你小子有天赋,多练一练,说不定关键时候能派上用场!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!”

    “好好练,别负了你这一身天赋!”葛思壮摇摇头,人比人气死人,自己这徒弟聪明又有悟姓,干什么都一点即通,偏偏想文不想武!

    两人说几句话功夫,到了家,周小钗她们已经回来,沈娜已经离开,葛妙妙与周小钗一边择菜一边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进来,周小钗迎出来,笑眯眯问方寒打靶怎么样,方寒笑着说很好玩。

    葛妙妙很文静,面对方寒仍羞涩。

    四人吃过晚饭后,方寒要走,他平时在这儿住,但今天葛妙妙回来,他不想打扰,却被葛思壮喝斥了两句只好留下。

    他吃过饭后去周小钗的书房看书,一小时后练武,练累了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们四人去附近的明山玩,葛妙妙从小在京师长大,对这里觉得新奇。

    葛妙妙文静,但毕竟少女姓情,很快活泼开朗,与方寒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方寒刚升大学,与葛妙妙虽有代沟还能沟通,葛思壮与周小钗却不行,说不到一起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她一直跟方寒说话,讲一些学校里的趣闻闲事,还有遇到的烦恼,方寒宛如兄长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星期一,方寒翘了上午的英语课,梦中世界说的是英语,英语几乎成了他的本能不必再学。

    他到李棠宿舍时,王莹正在阳台做瑜伽,宋玉雅不在,罗亚男正要走,见他来了,蹙眉瞪着他。

    李棠正在打扫宿舍,白他一眼:“再晚来一会儿罗亚男就走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八点上课吗?”

    “早点儿不行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对罗亚男道:“咱们走吧?”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道:“你真要跟着我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大惊小怪!”罗亚男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罗亚男,少啰嗦,小心无大错!”

    王莹穿着紧身瑜伽衣进来,外面披一件外衫挡住曲线:“方寒来啦,罗亚男是不是又要反悔?赶紧的,别让人家方寒久等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罗亚男瞪两女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宿舍,默默并肩走,半晌后,方寒开口:“罗亚男,你一点儿没变!”

    “你变了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人最脆弱,很容易被环境改变,身不由己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遇上什么事了?”罗亚男蹙眉道,她很敏感,方寒变化太大了,仿佛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来来往往的学生步履匆匆,两人在人群里不紧不慢的走。

    “不想说就算了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复读的曰子很枯燥,真没什么可说的,你的鼓励支持帮我撑住没倒下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默然不语,能感受到方寒的孤独,心下酸涩而复杂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:“你恨我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方寒道:“不过不管怎样,这份恩情总要还上的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爱恨分明吧?!”罗亚男心里冒火,原来是还人情的,自己倒是自作多情,她冷笑:“真难为你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叹口气:“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,何必再来见我!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:“那倒也是,这件事过去,我不会再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罗亚男淡淡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两人不再说话,陷入冷战。

    罗亚男坐在最后一排,方寒坐她身边,拿出高数,他对高数很痴迷,感觉摸到世间的规则一般。

    他在梦中一直想理解圣术的奥妙,圣女海珞儿曾说,要理解圣术要先理解世间的规则,别无他途。

    他一直试着去理解世间规则,可惜没什么收获,直到遇到数学,体会到数学之妙,跨越现实与梦境都适用,这才是真正的法则。

    罗亚男两节英语课后去图书馆,再去食堂,方寒一直跟着,两人几乎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罗亚男抬头淡淡说道:“我下午没课,你不用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呆在宿舍?”

    “嗯,跟王莹做伴也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有事随时打我电话。”方寒轻颌首:“我先送你回宿舍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大惊小怪!”

    方寒懒得多说,只是做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食堂漫步在校园的小径上,肩膀偶尔相撞,看着似情侣,却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到了宿舍楼下,她转头看他一眼,直接进去了,方寒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罗亚男回宿舍时,李棠三个都回来了,笑眯眯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!”罗亚男白三女一眼。

    “有骑士保护的感觉怎样?”李棠凑过去笑吟吟的搂住她。

    罗亚男没好气的道:“很烦!”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!”李棠撇撇嘴:“得了便宜又卖乖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独来独往惯了的,多一个人真的别扭!”

    跟侯少辉在一起时,不过偶尔出来吃吃饭,不像别的情侣一样一直腻在一起课,上图书馆,上食堂,侯少辉在身边会觉得烦。

    跟方寒坐一起却不同,时间过得太快,但一想到方寒的话,她黯然而恼怒,自然不会多说。

    “方寒没趁火打劫?”李棠笑眯眯的问。

    罗亚男白她一眼:“你净胡思乱想!”

    “他也太没用了吧!”李棠哼道:“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利用!”

    “人家方寒是正人君子,哪像你!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追女生还讲正人君子,纯粹是找死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,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!”王莹嘻嘻笑道:“明天他什么时候来呀?”

    罗亚男若无其事,故作冷淡:“下午吧。”

    “侯少辉说不定被他吓住了呢!”王莹笑道:“我打听了,侯少辉那天被他打成了猪头,脸肿得很厉害!”

    “他真动手了?”宋玉雅讶然。

    王莹用力点头:“差点儿被他骗了,还以为他没动手呢,真没想到,他看着文质彬彬的,打起人来这么狠!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失笑:“文质彬彬?”

    他平时的样子还真能蒙住人,看着温和没脾气,好像只讲道理不会骂人打人,谁能想到他打人那么厉害?

    “他脾气可不好!”罗亚男哼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王莹好奇的道:“我可没见过他发火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那是因为他不在乎,他太傲,懒得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王莹嘻嘻笑道:“罗亚男你还挺了解他的嘛!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了解他,所以不想跟他在一起!”罗亚男看向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蹙眉道:“他强侯少辉百倍千倍!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不适合,在一起最后也要分手,与其如此不如早早了断!”

    “自以为是!”李棠哼道:“你不试过怎知一定会分手?看看你选的侯少辉吧,还这么自信?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也料到了结果,但没想到他这么偏激!”

    “玩火**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你不珍惜方寒,将来一定会后悔!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罗亚男上了床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宋玉雅与王莹看两人争论,对视一眼摇摇头,方寒够倒霉的,被甩一次不够,连着被甩了两次。

    王莹想到这里就觉得不忿,哼道:“李棠,你真坏!”

    “王莹是不是喜欢上了他呀?”李棠笑眯眯的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王莹顿时脸红,哼道:“你别胡搅蛮缠,明明你是不对,不喜欢人家就别招惹他!”

    “利用人家做挡箭牌,确实够坏的。”宋玉雅附和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那是当初打赌,怪不得我!”

    “算啦算啦,懒得跟你说!”王莹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哟,胳膊肘往外拐啦!”李棠笑眯眯的:“小王莹,你要真喜欢他,我帮你一把如何?”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!”王莹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外面忽然传来大喊:“罗亚男!罗亚男!”

    李棠皱眉道:“是侯少辉!”

    罗亚男忙推开窗,侯少辉正捧着一束玫瑰在楼下,扯着嗓子大喊,看到她探头,挥动玫瑰大吼:“罗亚男,我爱你!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