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9章 入门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他一进李棠宿舍,她们围上来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摇头:“我劝了他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劝?”李棠皱眉:“没好好揍他一顿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我看他不会轻易放弃,罗亚男还是小心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小心呀?”李棠蹙眉道:“咱们不是一个系的,不在一个地方上课,要不,你来陪罗亚男吧!”

    方寒瞥她一眼,李棠笑道:“知道你学习为重,可这不是没办法么,罗亚男单独出去,万一姓侯的纠缠,咱们帮不上忙啊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不用!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个疯子,谁知道会干出什么来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紧抿着樱唇,神情倔强:“我自己能行!”

    方寒暗自叹口气:“罗亚男,我跟你一起上课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罗亚男冷冷拒绝,看也不看他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,对方寒道:“甭理她!”

    她拉开桌子抽屉,拿出一张纸递给方寒:“这是罗亚男的课程表。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扫一眼,记住了。

    罗亚男嗔道:“李棠!”

    李棠坐下,拿出笔来在课程表上勾画:“古典文学赏析可以不去,选修的这几门也可以不去,也没几节课嘛!”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把学习看得很重,想省省他的时间,放下笔把课程表递给方寒:“没几节课重复吧?”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:“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侯少辉绝不是隐忍之人,心一动马上会实施,不会拖太久。

    他看罗亚男还要拒绝,郑重说道:“罗亚男,别小瞧了侯少辉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罗亚男轻轻点头,众女松口气,王莹笑道:“方寒,你真没打侯少辉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没回答,众女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下手把握好轻重,别真打坏了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真因为打坏了人而坏了前程,这种事情没少发生,人生无常,有时候一件小事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告辞,她们大失所望,埋怨的瞪他,还想听他说怎么收拾侯少辉的,过一过瘾呢。

    他离开海天大学回了自己冷冰冰的别墅,偌大别墅空空荡荡,他没钱没时间,只布置了一间练功室。

    伏龙桩两小时,任督二脉内息涓涓如河,温润平和,然后又练龙息术。

    龙息术深奥,他一边修炼一边摸索,仅得皮毛。

    龙息术乃至静之术,动作时要求心如止水,没有一丝波澜,能够感受到身体每一个部分的细微变化,心不静则功效无。

    他强大的精神隐约感觉,这绝不是龙息术的真面目,自己的层次还太浅,修炼时,他清晰感受到每一处变化,丹田中的内息随着龙息术缓缓流转,不走经络,而在血肉中流转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练了三遍龙息术,先前只能做一次,伏龙桩小成后他至少能坚持三遍。

    可惜伏龙桩妙则妙,但与圣骑士不是一路,龙息术是成为圣骑士的根本,伏龙桩只能为辅。

    自伏龙桩入门,任督二脉通,他呼吸越发深沉,龙息术的奥妙在呼吸,呼吸越深越妙,如今的龙息术效果更强。

    三遍龙息术后,他精力犹盛,于是开始第四遍,做到半途,身体陡的一紧,丹田生出巨大吸力,周身血肉与精气神一下被扯进去。

    他眼前一黑,耳边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龙吟,随后清醒。

    眼前的世界焕然一新,色彩鲜亮,生动活泼,身体紧凑而轻盈,如脱胎换骨,世界格外的美好。

    方寒大喜过望,龙息术至此真正入门!

    他感叹,没想到这么快入了龙息术的门,在梦中世界,再天才绝艳的人物,至少五年才能摸到龙息术门槛。

    龙息术乃圣骑第一法,乃教廷护教神法,极妙但入门难。

    因为太过刚猛,小孩不能练,成年人耐不下姓子慢慢练,更要命的是,并非练了就能入门,没极高的天赋与悟姓,没强大的精神力,纯粹白费功夫。

    踏入龙息术大门,圣骑士之路大跨一步,这一切还得归功于伏龙桩!

    美美睡了一觉后,他来到葛思壮家,直接按了密码进去,刚一到院里便听到里面咯咯笑,除了沈娜还有一个少女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师父,谁来啦?”他进了菜圃问葛思壮。

    葛思壮穿着迷彩背心,蹲着锄草:“我闺女,葛妙妙!”

    “师妹来了?”方寒笑道:“怪不得师父你嘴合不拢!”

    “叫妙妙就行!“葛思壮眉开眼笑:“赶紧干活!”

    方寒拿了一张锄在另一陇蹲下:“妙妙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想她妈了!”葛思壮一边锄草一边摇头道:“小钗这个月没过去,她就跑过来了!”

    “妙妙回来上学多好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她爷爷奶奶不放!”

    “师父你倒无所谓,师母受苦了,每星期都跑一趟京师。”方寒叹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横他一眼:“我怎么无所谓了?我难道不想闺女?!”

    “师父你一天到晚在军营,哪有功夫想妙妙?”方寒笑道:“师母就不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想就过去看,一两个小时的功夫!”葛思壮哼道。

    海天与京师有直飞航班,一个小时就到,很方便,而且还有军用机场,她能搭顺风机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呢,周小钗从屋里探头出来,招招手:“方寒,别跟你师父瞎忙,进来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是,师母!”

    他冲葛思壮笑笑,离开了菜圃,葛思壮没好气的跟着一块出去。

    沙发上两个小姑娘更闹成一团,方寒一进屋两女分开了。

    沈娜牛仔裤与淡紫T恤衫,另一个少女牛仔裤与墨绿T恤衫,衬得肌肤越发白皙,圆脸杏眼,眉毛细长,很美很媚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别闹了!”周小钗摆摆手:“妙妙,这是方寒,你爹的徒弟,你叫哥哥吧!”

    “方大哥!”葛妙妙摆摆小手,抿嘴微笑,透着一丝羞涩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妙妙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昨晚出了什么事呀?”沈娜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没什么,一个朋友出了点儿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小事儿。”方寒笑道:“你下周一要考试,准备得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——师——!”沈娜嗔道:“别这么扫兴好不好,这是周末,周末啊!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妙妙,娜娜现在班级第六啦!”

    葛妙妙惊讶的望向沈娜,沈娜一昂头,得意的道:“一般般啦,这次的目标是全校前十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呀?”葛妙妙上下打量她:“全校前十?”

    沈娜上的学校可是重点高中,海天市最好的高中,全校前十定能考到清华北大。

    沈娜洋洋得意:“小意思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,周小钗笑道:“娜娜,你妈说得没错,翘尾巴啦!……你真能考全校前十,我跟你妈带你去野营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沈娜兴奋的扭向方寒:“小方老师,你要一块儿来,带上你女朋友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就算啦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真有女朋友啦?”周小钗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周小钗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没时间陪她,感情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师徒啊,都一个毛病!”周小钗摇头叹道:“练武就那么让人痴迷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很过瘾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下去怎能找着女朋友!”周小钗没好气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父不也找到师母你这大美人了么!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一眼葛思壮:“我们从小一个院里长大,也不在乎他忙不忙。”

    “妈,方大哥这么年轻,急什么!”葛妙妙轻声道。

    她说话柔声细语的,很有大家闺秀的气质,方寒很喜欢,他笑道:“妙妙说得对,我还年轻呐!”

    “大学不谈一场恋爱,会很遗憾的!”周小钗叹口气:“好吧,等等看,过了大一你还没女朋友,我就替你介绍!”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,先答应了再说。

    现在伏龙桩龙息术都入门,身体能够支撑更久的修炼,随着伏龙桩的进步,修炼时间会更久,没时间恋爱。

    他告别众人,上了二楼的静室,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目送他上楼,周小钗摇头:“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!”

    “方大哥挺好的。”葛妙妙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白她一眼:“练功狂,跟你爸臭味相投!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妙妙,小方老师是我见过最聪明的!”

    “难得呀!”葛妙妙轻笑:“你沈娜还有服的人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沈娜道:“你想什么他一眼就能看穿,你想一步他能想十步,太厉害,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夸张吗?”葛妙妙笑道。

    沈娜撇撇嘴:“他平时话不多说半句,好像没什么了不起,跟他相处久了才知道他的厉害!……葛妙妙,你这样的,十个也斗不过他!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是吃过亏吧?”

    “败在小方老师手下是我的荣幸!”沈娜昂头挺胸很得意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没看出来他这么厉害呀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披着羊皮的狮子!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葛妙妙笑眯眯的道:“看来爸爸收了一个了不起的徒弟呀!”

    沈娜白她一眼,这个葛妙妙显然没把自己的话放心上,哼,曰后她就知道厉害了!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