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8章 教训
    罗亚男拿起毛巾又捂上,平静的道:“没什么大不了,一巴掌而已。”

    方寒深吸一口气,压下汹涌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我真看错了侯少辉!”王莹忿忿不平:“没想到他这么坏!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曰久见人心,爱越深恨越深!”

    “再怎么说也不能打女人啊!”王莹哼道:“亏得跟他分手了,不然以后可受苦!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够受的!”宋玉雅看一眼方寒:“侯少辉这人心胸不宽,很偏激,绝不会这么算了!”

    方寒恼怒的瞪一眼罗亚男,她的聪明劲儿哪去了,挑来挑去就挑了这么一个差劲的!

    罗亚男转头不看他,淡淡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他现在就是个疯子,方寒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用他管!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少啰嗦,你能治得了姓侯的?”

    “报警吧?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其余三女摇头,小两口吵架动手太常见,警察不会管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方寒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,示意要好好想想,他恨不得直接把侯少辉打个半死,可简单粗暴不能从根子上解决问题,反而坏事。

    既要出气,又让侯少辉不再纠缠罗亚男。

    “还想什么呀,狠狠揍,看他还敢不敢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你真够磨矶的!”

    方寒不理她。

    遇问题用武力解决,简单明快,长此以往却是灾难,形成惰姓,动辄出手,在这个法制社会,无异于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武力是最危险的手段,也是最低层次的手段,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动武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方寒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:“他平时人缘怎样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想想就知道,他这般傲气,人缘怎能好?”

    “你问这个做甚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万一他到处乱说,罗亚男的名声就毁了。”

    名声很重要,名声不好,长得再漂亮男人也往往会知难而退,这会影响一生的幸福。

    他要教训侯少辉,但不急在一时半刻,这点儿控制冲动的定力他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四女都愣了一下,她们真没想到这个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想好后手就贸然打人,逞一时痛快后患无穷,万一逼得他狗跳墙怎么办?”

    情之一物能把人刺激得走极端,为情杀人并不罕见,侯少辉是个偏激之人,不能不防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事儿多!”李棠哼道,一个学生有多少心机,打一顿就老实了,费什么心思!

    她丢一眼白眼: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容我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他有很多想法,借刀杀人,或者逼其离开,这些手法太狠辣,说了反而惹她们反感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咱们大伙去找姓侯,狠狠骂他一顿!”王莹道:“他打女生太过份了!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他恨死罗亚男了。”宋玉雅叹了口气:“因爱成恨呐,感情就是麻烦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打他一顿出出气再说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先给罗亚男出气!”王莹连连点头:“别以为咱们好欺负!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鼻子:“好吧,我会教训教训他!”

    这时手机铃响,罗亚男放下毛巾拿出手机,看一下却没接,铃声响个不停,她抬头道:“是侯少辉的!”

    “给我!”李棠伸手。

    罗亚男递过去,李棠对着手机冷冷道:“侯少辉,你还有脸打电话来?……道歉,哼,我杀了你再道歉行吗?!……不用说了,罗亚男不想再看到你!……求我没用!”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看着她,王莹好奇的凑过耳朵,李棠白她一眼,接着说道:“你是不是觉得罗亚男好欺负?!瞧你那出息,打女人,你还是男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爱等就等吧!”李棠哼一声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王莹撇撇嘴:“先前威风哪去了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宋玉雅问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陪礼道歉呗!”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罗亚男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不想再见他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说在天水阁等你,你不去他一直等!”

    “苦肉计啊!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“罗亚男,你真厉害,挑来挑去找了这么一个极品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没好气的白她一眼:“到底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说呢?”李棠转向方寒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方寒怒火汹涌,脸上却云淡风轻:“我跟你一块儿去!”

    李棠她们都能感觉得到他的怒火,胸口憋气,好像有块石头压着。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道: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她很恼李棠,干什么把他叫过来,挨一巴掌没什么大不了的,可她不想让方寒看到!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罗亚男冷冷道:“不用你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一股邪火蹭蹭往上窜,方寒冷冷道:“你是怕我打他?”

    “方寒!”李棠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深压下怒火,语气放缓:“他再动手怎么办?”

    罗亚男看着柔柔弱弱,文静温柔,一旦发起火来,说话字字诛心,能把人气得发狂。

    罗亚男冷冷道:“不劳你艹心!”

    李棠忙道:“罗亚男,你就别气他了!……还是让他跟着吧!”

    她能理解方寒的心情,为了这么一个不堪男人的甩了自己,还挨了他的打,方寒能不愤怒吗!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自己去就好,不用他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姓侯的什么做不出来?”

    宋玉雅与王莹都劝,方寒要是不去她也别去,无奈之下,罗亚男终于答应,李棠跟着一块儿去。

    罗亚男先走,方寒与李棠过一会儿再过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与李棠出了宿舍,默默走在校园的小径上。

    李棠打破沉默:“心疼了?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,没说话。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要不,你把罗亚男抢过来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罗亚男对你余情未了,你加把劲儿就能追到手!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“算了?”李棠有些恼了:“咱们先前种种努力,终于走到这一步,再往前两步就能达到目的,却要放弃?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破镜难圆。”

    李棠撇撇嘴:“追到手再说!……你这种想法,根本找不到女人!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就找不到吧!”

    他所有心思都在修炼上,女朋友随缘即可,父母复活,自己的寿元,两座大山压着,他要不是为了更好的修炼,也不会跟李棠胡闹。

    龙息术与众不同,苦行僧一般寂灭心态阻碍进境,需要一个灵动万方的心态才最好,阴阳相吸,女人是最好的调心之方。

    李棠是不管瓜甜不甜,先扭了再说,他却想要甜瓜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对付侯少辉?”

    “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最大的缺点就是太冷静!”

    她能感受到方寒的愤怒,这般情形下还忍着不动手,何必呢?打就是了!

    “越愤怒越不能动。”方寒道,这是他在梦中世界形成的习惯,愤怒之下的举动绝对有害无益。

    “算你厉害!”李棠不赞同他的做法,可也佩服他的养气功夫,这绝不是一般人做得到。

    “你打电话给王莹,让她开车过来,等着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“小心无大错。”方寒担心侯少辉料到有人替罗亚男出头,找来一群人,自己难免照顾不到,踢足球的这帮人最喜欢闹事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李棠白他一眼,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两人到了天水阁,在大厅一个角落看到罗亚男,侯少辉正滔滔不绝的说,罗亚男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两人坐到侯少辉背后一桌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!”侯少辉急切说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沉默,侯少辉又道: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

    罗亚男仍不说话。

    侯少辉道:“没你,我活着也没意思!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,别离开我!”

    罗亚男叹了口气:“很多女人喜欢你,有比我更漂亮的,何必非要吊在我这棵树上?”

    “我只喜欢你!”侯少辉忙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轻轻摇头:“没用的,你知道我绝不走回头路,无论怎样,咱们已经分手了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侯少辉大声道:“我不答应!”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不会再见你,你也不必给我打电话了!”

    侯少辉瞪着她,咬牙道:“罗亚男,你真要这么绝情!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绝情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侯少辉指着她,猛的挥手扇向她精致脸庞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只手忽然出现,抓住侯少辉手腕。

    “姓方的,又是你!”侯少辉瞪向方寒。

    李棠一把扯起罗亚男,冷笑道:“人渣,走!”

    罗亚男临走之际扫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“罗亚男你别走!”侯少辉大急,起身想追,方寒横一步挡在他跟前,沉着脸,双眼灼灼。

    侯少辉看也不看他,看两女离开,急得跳脚,忙伸手推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闪身避过,转身便走,侯少辉匆匆跑出天水阁时,李棠与罗亚男已经到了马路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罗亚男你别走!”侯少辉大喊。

    李棠一边走一边打电话,刚挂断电话,一辆奔驰越野停在两女身边,她们上了车,奔驰滑走,一眨眼消失在车流里。

    侯少辉转身,红着眼大吼:“你管什么闲事!”

    方寒冷冷看着他,侯少辉道:“你凭什么管我们的事!……姓方的,你是不是也看上罗亚男了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方寒淡淡道。

    侯少辉一巴掌扇过来: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便走:“不可救药!”

    “姓方的你别走!”侯少辉在后面追。

    方寒朝海边走,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“有种的别跑!”侯少辉吼道,他一腔怒火无处可泄,迁怒于方寒,要把方寒狠狠揍一顿出气。

    天水阁与海边隔着滨海大道,方寒转眼穿过滨海大道到了海滩上。

    海浪露出几分暴烈,猛的涌上沙滩,撞上礁石,哗哗响。

    方寒停住,侯少辉疯牛般冲到跟前,一拳捣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两声脆响,侯少辉捂着脸,吃惊的瞪着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平静看着他,刚才两巴掌好像别人打的。

    “姓方的你……”侯少辉脸火辣辣的疼,烙铁烫过一般,一眨眼两边脸都麻木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不说话,只是平静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替罗亚男出头的?”侯少辉咬着牙问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微微一笑,探手把侯少辉拎在空中,“啪啪啪啪……”十个巴掌扇过去,侯少辉的脸一下红得像猴屁股。

    “砰!”他飞到两丈外落地,挣扎着站起来,疯牛一样冲向方寒:“我杀——了——你——!”

    方寒一脚把他踹出十米外,落进海里。

    侯少辉摇摇晃晃站起来,如落汤的鸡,然后像疯牛般冲向方寒,眼睛里布满血丝。

    方寒待他的手碰到自己才动脚,又把他踹进海里。

    侯少辉挣扎起来,又扑上来,再次被踹飞。

    第五次冲到方寒跟前时,方寒侧身一让,伸脚一绊,侯少辉飞出去,以狗啃泥姿势重重落到沙滩上。

    方寒缓步到他身前,蹲下,平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看了他好一会儿,最终叹了口气,摇摇头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姓方的,有种的打死我!”侯少辉脸已经肿得看不出原样,朝着方寒的背影嘶吼:“我绝不放弃!”

    方寒转身冲他笑笑,温和的道:“不知断了腿,还能不能踢球!”

    “姓方的,我跟你没完!”侯少辉嘶声大吼,方寒头也不回,只是摆摆手,大步流星而去。

    PS:先要道个歉,昨晚没更,状态实在不好。

    当初构思这本书时,大伙都说转型必仆街,劝我别乱来,我知道自己不能例外,一直写武侠玄幻,顺手了,不会写都市文。但实在想写一本都市,硬着头皮写,不想把都市小说夹着武侠味儿,遣词造句硬生生转变,写起来很艰涩困难。

    果然被大伙说中,成绩很差,收藏推荐一塌糊涂,让我信心全无,写起来动力不足,好像在白忙活一样,但事已至此,是自己选的路,不能再回头,只能更努力的写,很渴望大伙拉我一把一个收藏,一个推荐,都是对我莫大的鼓励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