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7章 挨打
    回到宿舍,三女都在。

    王莹正在床上做瑜伽:“李棠,失恋了不成,没精打采的?”

    “王莹你猜中了!”罗亚男在上铺放下书,看一眼李棠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忽然觉得很解气,先前看李棠与方寒在一起,又嫉妒又恼怒,压得她无法呼吸,现在终于畅快了。

    王莹翻身下床,抱住李棠:“不会吧,真失恋了?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什么失不失恋的!”

    “哪个男人能挡住李棠?!”王莹笑嘻嘻听道:“李棠失恋也是把人家给甩了!……那方寒稳重踏实,挺好的,你不会真甩了人家吧?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睡你的觉吧!”李棠推开她:“没谈过恋爱的家伙,哪知道男人好坏!”

    “又闹别扭了?”宋玉雅探身出来,她看出来了,这两人是冤家,在一块儿就消停不了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李棠,真分手了?”

    “分就分,有什么大不了!”李棠白她一眼:“这回趁你意了吧!”

    罗亚男没好气:“挨着我什么事,你们的问题别扯上我!”

    知道两人是假扮的,她一下就恢复平常心,能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“真分手了?!”宋玉雅问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方寒还不错,唯一的短板可能就是相貌了,不够帅气,丢在人群里不显眼,但很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分手了!分手啦!”李棠不耐烦叫道:“哼,姓方的有什么了不起,我就不能分了?!”

    王莹惊讶的问: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合不来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方寒多好脾气啊,你还合不来,真是服了你了!”王莹摇头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他脾气未必好,是心胸宽阔不一般见识,李棠,你是不是做了错事?”

    “宋姐,你到底是哪一头的?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笑道:“说实话,你们真分了?”

    “真的!真的真的真的!”李棠没好气的叫道,把自己扔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可惜了!”宋玉雅摇摇头,缩头不多问了。

    王莹推推她:“到底为什么分手呀!……哦,是不是把他拉黑名单的缘故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李棠懒洋洋的道:“行啦王莹,结束了,一切都结束了,我不想再提他!”

    “真可惜呀……”王莹满脸遗憾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觉得好,去追吧,我支持你!”李棠忽然笑起来。

    王莹一下红了脸,又羞又恼,伸手去搔她痒,李棠不示弱的反击,两人咯咯笑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宋玉雅摇摇头,碰上李棠这没心没肺的,算方寒倒霉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五晚上,方寒来到沈晓欣家。

    沈娜开的门,她穿着白T恤,牛仔短裤,蓬勃的青春气息扑面而来,看看他身后,惊奇的道:“小方老师,你女朋友呢?”

    “她今天有事不能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娜失望的“哦”了一声,两人进客厅,沈晓欣从厨房出来,沈娜叫道:“妈妈,小方老师的女朋友没来!”

    沈晓欣穿着灰色职业套装,戴着围裙出来,晶莹明亮的眸子透出疑惑。

    方寒歉然道:“她临时有事,实在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“妈妈还想露一手呢!”沈娜笑道:“可惜没来!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就多做了两道菜,……咱们开饭吧!”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开饭开饭!”

    他已经吃过饭,但五脏六腑经过龙息术锻炼,食物一入胃里,一个小时就消化干净。

    三人热热闹闹吃过饭后,他上楼教沈娜,沈晓欣则拿着文件坐一旁看,一言不发,方寒习惯了。

    沈娜成绩提升很快,基础稳固了,方寒正查遗补缺争取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沈娜连续做一个小时的题,手腕酸麻,不停的揉着手腕。

    “沈姐还要练武?”方寒抬头问。

    沈娜忙道:“妈妈要学几招呀?”

    “三招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也教给我吧!”沈娜雀跃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练好那三招就够用的,贪多嚼不烂!”

    沈娜不是专修,招数多了,对敌之际反而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沈娜不死心的道:“我看看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三人进了旁边一房间,墙是新芽般的嫩绿色,南墙正中嵌着五十多英寸的液晶电视,地上铺着蓝色瑜伽垫与跳舞毯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跟妈妈的健身房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简单而生机勃勃,很高明的布置。

    三人脱了鞋,沈晓欣换一身宽松运动服,扎马尾辫,宛如女大学生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正中:“我先演示两遍。”

    他缓慢演示,沈晓欣一看就会了。

    沈晓欣平时做运动,柔韧姓很好,很快学会,方寒细细讲解每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沈晓欣这才知道每个动作乍看简单,关窍竟那么多,没他指点,绝想象不出。

    她暗自感叹,这个浮躁的时代,能真正沉下心来练武的人很少,方寒年纪轻轻有这么深的武学修养,委实不易。

    方寒做她的陪练,练了一个小时,沈晓欣香汗淋漓,两人动手难免身体接触,方寒才发觉她的丰腴与姓感,她平时一直掩饰自己的姓感身材。

    平时清清冷冷的,加穿的衣服刻意掩饰,有了身体接触才能发现她惊心动魄的曲线。

    沈晓欣抹着汗坐下休息,沈娜手痒,缠着方寒切磋,她很有天份,而且也下苦功练了,对付两三个青壮没问题。

    沈晓欣歇过来后,起身去做夜宵,让方寒吃过宵夜再回去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你家真在这小区?”沈娜脸红扑扑的,娇艳妩媚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呗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空房子有什么看的。”

    沈娜知道了他身世,体贴的没提父母的话题,笑道:“我想看看小方老师住的地方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比你家差多了,没什么可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嘛。”沈娜摇他胳膊。

    方寒忙点头:“好吧,吃过夜宵再去。”

    今天是星期五,明天要去师父家,从望海花园去师父那里更方便。

    忽然手机铃声响,方寒拿起桌上手机。

    “李棠?……嗯——?要不要紧?……我马上到!”

    沈娜看他沉了脸,忙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出点儿急事,我得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啦?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告诉你。”方寒到楼下厨房,沈晓欣正戴着围裙炒菜。

    方寒跟她说了有急事,沈晓欣从容沉着,招招手:“娜娜,拿我的车钥匙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沈娜一溜小跑拿来车钥匙。

    沈晓欣已经解下了围裙,拿着钥匙往外走:“走吧,我送你!”

    方寒没推辞,沈娜也钻进车,沈晓欣横了她一眼没赶她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后面,脸沉如水不说话,沈娜一直看着他的脸,觉得他沉下脸很有男子汉气概,很威严。

    她从小没父亲,觉得自己要是有父亲,应该是一位儒雅翩翩,又气度威严的男人,眼前的方寒正符合她所想。

    宝马五系轻盈的滑行,一会儿功夫到了海天大学校门口,方寒下车匆匆进了校门,很快来到李棠宿舍,敲敲门。

    李棠拉开门,四女都穿着睡衣,王莹宋玉雅坐在桌旁,罗亚男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方寒?”王莹好奇的看着他,她穿着kitty图案的粉色睡裙,秀美可爱,宋玉雅一身朴素的真丝睡袍,透着姓感。

    方寒冲两女点点头,望向罗亚男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罗亚男按着白毛巾捂左脸,不悦的瞪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是我招呼他过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你真多事!”罗亚男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松口气,看来没什么大碍:“我看看!”

    罗亚男把手一松,毛巾落下来,一个红掌印在莹白如玉的瓜子脸浮现,清晰如烙。

    方寒目光陡的一凝,沉下脸,四女的心不由一提,竟有惴惴之感。

    方寒精神力强大,平时温和看不出异样,一旦情绪变化,周围难逃他影响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