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5章 再赌
    送李棠回宿舍,顺便看看罗亚男的脚,已经无碍,他的正骨术学自圣女,其效如神。

    晚六点半,方寒准时来到临海花园小区,按响沈晓欣家门铃。

    沈娜一身粉红短袖短裤,欢快的跑出来:“小方老师!”

    她要挎方寒的胳膊,方寒脚步轻挪,避开了。

    沈娜不满的瞪着他:“小方老师——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妈妈呢?”

    “正做饭呢!”沈娜嘻嘻笑道:“秀一秀厨艺,给你赔礼道歉呢!”

    方寒往里走:“你不闯祸我就感激不尽了!”

    “嘻嘻,您老人家受委屈啦!”沈娜一把抱住他胳膊,搂得紧紧的不让他挣开:“要没你教我的功夫,这回就惨啦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,两人进到屋里,沈晓欣戴着围裙从厨房迎出来:“方寒来啦,……沈娜,还不去沏茶!”

    她面带微笑,气质温煦像换了一个人,发髻高挽,脸庞光洁,玉颈修长,白玉一般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沈娜沏了一杯茶,双手端到方寒跟前:“小方老师,尝尝我沏得怎样!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,沈晓欣微笑道:“方寒你先坐坐,还有俩菜,马上开饭!”

    “沈女士,太客气了。”方寒欠欠身。

    “叫我沈姐吧。”沈晓欣笑道:“小钗是你师母,咱们也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沈姐也别客气。”方寒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听小钗说,你饭量很大。”

    方寒呵呵笑两声,沈娜咯咯笑道:“小方老师不是一般的能吃!”

    “娜娜你好好呆着,别折腾人。”沈晓欣横她一眼回了厨房。

    方寒暗舒一口气,她笑脸相迎,他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嘻嘻,我妈妈是不是很热情?”

    “嗯,为什么?”方寒笑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救了我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妈妈查了那小子,有前科,糟蹋过女同学。”沈娜撇撇嘴不屑的道:“我真是瞎了眼!”

    “你还小,别这么急着找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玩玩呗。”沈娜笑道:“妈妈这次真吓坏了!”

    方寒恍然点头:“你没练到家,太容易闯祸。”

    击正部位,一下就把人打晕,他当初怕沈娜闯祸,特意训练她击打几处部位,打晕而不致伤残。

    “人家不是生气嘛……”沈娜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扬声叫道:“娜娜,摆桌子!”

    “来喽。”沈娜轻盈跑过去。

    方寒轻啜茶茗,悠然自得,正宗的龙井,根根竖如旗,嫩绿娇人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灯火通明,方寒沈晓欣沈娜三人围桌而坐,十道菜两个汤,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沈晓欣肌肤散发着白玉般光泽,宛如一尊玉美人儿坐跟前,方寒的目光总被她吸引。

    灯光下的她更美。

    沈晓欣端起葡萄酒杯,对方寒道:“方寒,那天我失态了,你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,换了谁都难免的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娜娜有可能坐牢,我吓坏了!”沈晓欣横一眼沈娜,道:“现在想想,亏得娜娜能打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!”

    “我敬救命恩人一杯!”沈娜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与两女碰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沈晓欣不再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,显示出了良好的修养,三人说说笑笑,融洽和谐。

    方寒现在最需要营养,顾不上客气,十个菜两个汤几乎全进了他肚子,沈晓欣母女吃得很少。

    一顿饭三人吃了两小时,说笑中时间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沈晓欣暗自惊奇,这方寒沉稳厚重,见识眼光都超人一等,实在不像学生,怪不得小钗那般推崇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接着教娜娜吧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轻拭嘴角,看着方寒,眼波柔和而沉静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给你涨薪,一小时三百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!”方寒道,现在正缺钱,不是客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娜娜有翘尾巴的架式,”沈晓欣看着沈娜摇摇头:“取一点儿成绩就不得了,真丢人!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可是进了前十啦!”

    “班级前十有什么好得意的,有能耐的进年级前十!”

    “还是杀了我吧!”沈娜倒在椅子上:“妈妈你太贪心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娜很聪明,未必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——!”沈娜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方寒,娜娜要能进年级前十,我重重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辆君威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:“还是算了,我骑自行车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车更省时间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,是不是师母她的主意?”

    “你看出来啦?”沈晓欣抿嘴笑道:“小钗也是一片苦心,你没必要跟她客气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没把师母当外人,可现在我真用不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那换一个吧,娜娜能进年级前十,一万的红包!”

    “那就却之不恭了!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喝了几杯葡萄酒,沈晓欣脸颊酡红,明波明眸,抿嘴笑道:“方寒,有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改天带来给沈姐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女朋友?”沈晓欣笑道:“小钗还张罗着想给你介绍一个呐!”

    “师母呀……”方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那好,你下次带过来,我看看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“沈姐答应我一个条件,我就带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别告诉师母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沈晓欣笑盈盈的:“小钗比你还急,她知道你有女朋友,指不定多高兴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们刚开始,我怕师母吓着人家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你呀,太小心了!……现在社会,没必要把物质跟爱情分得太清楚!”

    她猜到方寒的意思,周小钗家的条件太好,可毕竟是师父家,并不是自己的,不想因为这个影响女朋友的判断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她确实冰雪聪明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!”沈晓欣笑道:“我见见吧!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的女朋友一定很漂亮!”沈娜笑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摇头:“漂亮不漂亮不重要,关键是心姓!”

    “沈姐说得是,善良是根本,姓情要相合,漂亮不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赞赏的点点头:“再美的女人,都会变老变丑,关键还是心姓好。”

    沈娜撇撇嘴:“哼,反正我找男朋友头一条是帅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还不吃教训!”沈晓欣摇头。

    “妈妈放心吧,凭我的本事,再帅的帅锅也得乖乖的!”沈娜把小拳头一攥,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你呀,还得栽跟头!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女人还是得温柔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!……不过放心!我手段多着呢,吊足他胃口,不给他好脸色,男人就是贱骨头!”沈娜哼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皱起黛眉:“这乱七八糟的都跟哪学的?!”

    “电视,书上都有哇。”沈娜得意的道:“再加上我的实践,绝错不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皱眉叱道:“闭嘴!真听不进去了!”

    “妈妈,对男人的了解,我比你强多啦!”沈娜得意的笑:“你一天到晚闷在画廊里,也不交男朋友,哪知道现在的男人是什么样呀!”

    沈晓欣沉下脸来:“沈娜,大学毕业前不准交男朋友,听到没?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沈娜惨叫一声:“妈呀,这都什么年代啦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年轻不懂事,不懂看人。”

    沈娜不服气的道:“你跟爸爸不是大学恋爱的么?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这么说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你后悔跟爸爸认识喽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狠,好吧好吧!”沈娜无奈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听周小钗隐约提过,沈晓欣大学时有一位男友,车祸死了,从此之后再没谈恋爱,与沈娜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姐,师母鼓励我大学期间谈一场恋爱,说不谈一场,会一生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男孩子,女孩子不一样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摸摸自己脸:“男孩子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笑道:“在我眼里,你跟娜娜一样,都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沈姐多大了?”

    “妈妈三十。”沈娜抢答,嘻嘻笑道:“小方老师你不该问女人的年纪,一看就知道没经验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经验未必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有见地!”沈晓欣笑道。

    沈娜撇撇嘴:“没经验就要吃亏!”

    沈晓欣哼一声:“娜娜你根本不懂感情,计较太多,怎能得到真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太傻了!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叹了口气:“你们这一代人呐,玩世不恭,都不懂感情!”

    沈娜岔开话题:“妈妈,你也跟我练功吧!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头笑笑:“老胳膊老腿的,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?”沈娜得意的道:“只有三招,我才练了几天呀,收拾那些臭男人很给力!”

    她扭头望向方寒:“小方老师,妈妈能学会吗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教妈妈,怎么样?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。

    沈娜忙问:“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沈姐平时做什么运动?”

    “瑜伽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想了想,道:“沈娜身子轻灵,注重步法,我看沈姐你手更灵活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是画家,当然心灵手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容我好好想一想,下次过来再教沈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方寒你了。”沈晓欣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身为弱女子,确实需要防身术,方寒教的很厉害,能学会再好不过,这次沈娜的事给她很大教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我不去!”李棠想了想,最终摇头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两人正坐在海天大学一座松树林旁的长椅上低声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说了他的想法,让李棠跟自己见一见沈晓欣。

    当初答应带女朋友过去,一是为了打消沈晓欣的疑虑,二是为了让师母死心,别总想给自己介绍女朋友。

    一直当李棠的挡箭牌,这回轮到她当一回挡箭牌了,本以为她会一口答应,没想到她会拒绝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她,李棠不甘示弱的瞪着他:“将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就说分手了。”方寒道:“见一面没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挺想见她,可不是这种情形。”李棠摇头,越发坚决:“你找别人吧!”

    “太没义气了吧!”方寒皱眉:“我找谁?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呀!”李棠低头弯腰捡起一松球,抛上抛下,漫不经心的:“她会帮忙的!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方寒没好气的斥一句。

    “反正罗亚男跟侯少辉分手了。”李棠白他一眼:“她对你余情未了,好好说说,她一定会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净出馊主意!”方寒明白她又想看好戏。

    “打赌呗!”李棠收回松球,歪头笑吟吟看他:“要是她答应,算我赢,不答应,算我输!”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吧!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一下,道:“我赢了,不做你的挡箭牌,输了,再加一年!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李棠竖起白生生手掌,方寒轻拍一下。

    李棠收掌,白他一眼:“你就这么不情愿当我男朋友?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假的有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哼,别做美梦啦,咱们就是玩玩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明白!……你帮我约一下罗亚男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跟她说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方寒痛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两人起身离开,各自回宿舍。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,方寒打电话给李棠,他明白是自己赢了,李棠要是赢了早就打电话过来了。

    电话不通,提示占线,方寒十五分钟后又打一次,仍占线,他眯了眯眼,笑了起来,被拉进黑名单了!

    他径直去海天大学,来到李棠宿舍,敲敲门,王莹开的门,宿舍里只有她,李棠她们都不在。

    “方寒?”王莹穿着紧身的瑜伽服,曲线毕露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平时穿着保守,方寒才发现她身材如此劲爆,细腰蜂臀,腰脊笔挺透着优雅气息。

    她似乎发觉了方寒目光的灼热,忙套上一件蝙蝠衫,遮住火爆身段,请方寒进屋坐。

    王莹红了脸,不敢看他,方寒也有一丝尴尬。

    王莹红着脸问:“方寒你找李棠吧?”

    “她呢?”

    “跟罗亚男一块儿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刚走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王莹你帮我打个电话,看看她在哪儿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王莹惊奇的问:“她不见你?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摇头:“黑名单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呀……”王莹抿嘴笑起来,想起前一阵子李棠气得跳脚,就是因为方寒把她拉进黑名单。

    她拿出电话拨通:“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“方寒找你!……我不说,你自己说吧,他过去你亲自说!……嗯嗯,明白明白!”

    她放下电话看看方寒:“你怎么得罪李棠了,她要我赶你出去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莹一头雾水:“你们真吵架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她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天水阁。”王莹道:“跟罗亚男一块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送啦。”王莹摆摆小手。

    方寒到了天水阁,一进大厅就看到李棠与罗亚男,侯少辉竟也在,正一脸笑容的跟罗亚男说话,罗亚男垂头,秀发遮住脸庞看不清神情。

    李棠不耐烦的瞪着侯少辉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看到侯少辉就别扭,缓步走了过去,李棠抬头,明媚而冷冽的大眼顿时一亮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