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4章 疗伤
    方寒背着罗亚男,履山间崎岖小径如平地,轻快迅捷。

    罗亚男搭他肩膀,一股安全温暖的气息包裹着自己,郁结与恼恨顿时消散大半,很温暖,很舒服。

    方寒一口气到山脚下,把她轻轻放进车里,罗亚男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我给你揉揉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擦点药水就行。”罗亚男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明明恨自己,还这么温柔,是对自己的报复么?

    方寒暗自叹息,自己喜欢过的女人呐,还是这般迷人!

    罗亚男冷漠的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方寒张张嘴,却发现无法可说,最终化为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罗亚男扭头看他:“你真喜欢李棠?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冷艳聪慧,脾气差点儿却很善良,这种女人谁不喜欢,可惜自己一厢情愿,李棠视为一场游戏,并不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自己很平常,有一身武功没什么了不起。现在社会武力无用,杀人偿命,顶多做个保镖而已,远不如好好学习,成为社会精英人士。

    罗亚男冷笑:“李棠那么美,哪个男人不喜欢!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你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扭过头去:“我想一个人呆着。”

    “关好车门,谁来也别开,有事打电话。”方寒温声叮嘱。

    罗亚男冷着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既内疚又隐隐快意,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他到半山腰时,三女娇喘吁吁叉腰站着,秀发飘洒,夕阳下,暮蔼如雾般缭绕四周,如轻纱笼罩群山。

    “方寒,厉害呀!”王莹竖起嫩白手指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背着三个袋子,大气不喘,她们三个一块抬着袋子,走几步就累得够呛,这才知道他的厉害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们还能走吧?”

    “咱们又没崴脚!”李棠白他一眼哼道。

    王莹与宋玉雅抿嘴笑,李棠吃醋了!

    方寒接过袋子,轻飘飘的浑若无物,看得三女摇头,他削瘦的身体竟蕴含这么惊人的体能!

    四人一块儿下山,方寒深沉少语,但他身上有一股莫名的气质,很难忽略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下山比上山累得多,王莹与李棠撑得住,宋玉雅却不成了,浑圆大腿颤抖个不停,步履艰难。

    方寒要背她,她宁死不肯,非要自己走下去,她走得越来越慢,天色漆黑了四人才下山。

    车开到她们宿舍楼下,方寒把罗亚男背进宿舍,放到李棠床上。

    宋玉雅在李棠王莹帮忙下艰难爬上床,瘫软不能动,长长叹口气:“要死了!”

    王莹与李棠也筋疲力尽,在中间的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方寒,喝茶吗?”

    “他就喜欢茶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王莹给方寒沏了一杯茶,方寒点头谢过了,沉吟道:“我还是给罗亚男揉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里有红花油,明天去看医生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有气无力的道:“不用看了,吃三七片就行,养上半个月,让侯少辉帮忙吧!”

    男朋友这时候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:“我跟他没关系了,以后别提他!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,你跟侯少辉真吹啦?”王莹好奇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我跟他不合适!”

    方寒心绪复杂,既有轻松喜悦,又有恼怒,早知如此何必当初!

    他斩去杂念,温声道:“我给你治一下,不然会越来越疼,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头,李棠皱眉瞪她一眼,朝方寒道:“甭听她废话,赶紧治,快熄灯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王莹笑道:“现在嘴硬,到时候睡不着怎么办,……方寒你真会治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他坐到床沿,捉住罗亚男右腿,罗亚男挣扎,李棠没好气的瞪她一眼:“老实点儿!”

    罗亚男抿着唇不再动,扭头看别处。

    方寒脸沉下来像换了一个人,威严沉肃,宿舍里的空气似乎都变了,她们不自觉的放轻呼吸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他双手轻抚脚踝,罗亚男只觉一股滚烫气息钻里骨头里,原本的酸疼一下减去大半儿,很舒服。

    越来越烫,她忍不住舒服,不由呻吟一声,脸腾的红了。

    三女吓一跳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方寒你轻点儿!”

    王莹惊奇的道:“快看她的脚!”

    这一会儿功夫,肿得馒头似的脚踝恢复了白嫩光洁。

    宋玉雅探头过来看,惊奇的看一眼方寒,她是学医的,知道这多惊人,再好的药也达不到这效果。

    李棠竖指唇前示意别打扰,她们闭嘴看方寒,再次生出喘不过气来的压抑感,他沉下脸这么吓人!

    半小时左右,方寒停手。

    李棠吐口气,忙道:“好了?”

    方寒收手问罗亚男:“如何?”

    罗亚男轻轻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两手像烙铁,仿佛按在自己心口,说不出的舒服,懒洋洋的想睡觉,手离开后,脚踝仍缭绕着暖流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睡一觉,明天就好了!”

    三女胸口一畅,压抑感觉消失。

    他又道:“车钥匙明天送来。”

    王莹忙道:“方寒你先用吧,平时我不开车,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,离开了宿舍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王莹吐口气,拍拍饱满胸脯,对李棠吐吐舌头:“李棠,他发火一定很可怕!”

    这方寒平时看着温和,令人如沐春风,一拉下脸简直能吓死人。

    李棠也没见过方寒这一面,他几乎没发过火,一切浑不在意,一切尽在掌握,头一次见他这么严肃。

    宋玉雅摇摇头:“这方寒可不是简单人物,李棠你得小心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小心什么!”李棠不服气的哼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你降伏不了他!”

    “宋姐,你总把男人当敌人,他喜欢李棠,这就够了,干什么要对付他!”王莹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天真!”宋玉雅摇头: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宋姐说得是!”罗亚男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斜睨她:“方寒也不是好东西?罗亚男你可真够绝的,人家刚帮你,你就说坏话!”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道:“他也是男人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棠她们睁开眼时,罗亚男正坐在桌边吃早饭。

    “什么饭呀?”王莹懒洋洋问。

    “豆花肉夹馍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,又是豆花!”王莹叹息一声,她刚坐起来就呻吟:“啊!啊!昨晚该做完瑜伽再睡的!”

    她肉酸筋涩,身子像生锈。

    “咦,罗亚男,你脚好了?”王莹忽然惊奇叫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漫不经心的点头:“嗯,好了!”

    “还真神了!”王莹下床看罗亚男白皙的脚踝,赞叹道:“方寒的按摩真管用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李棠也醒了,哼道:“你这没良心的!”

    王莹嘻嘻笑道:“凭这一手绝活,他还做什么家教呀!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谁知道他怎么想的,喜欢藏一手,现在的人都唯恐别人不知自己的能耐,他倒好!”

    她想到了方寒教的人家,那位沈女士一定是美人,一定找机会看看!

    四人正说话功夫,李棠电话响,她接了后说道:“我们当然起床啦!……你自己上来送!”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对三女哼道:“他送钥匙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他时间紧,坐公交太浪费时间,我那车闲着也闲着!”

    “王莹一天到晚宅在宿舍,用不到车。”宋玉雅笑道:“咱们有事时,他要当司机!”

    “这主意好!”王莹拍手,笑道:“方寒很给人安全感呢,车开得稳,力气又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得美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胳膊肘这就往外拐了!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李棠,咱们有什么事不都一起嘛,他怎能不来,开车也是顺便的嘛!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你们还是死了这份心吧,别跟他提这个!”

    她了解方寒的脾气,功夫紧,不可能答应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,李棠拉开门。

    方寒进来,把钥匙递给王莹:“车洗过了,停在原来的车位,……脚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他望向罗亚男。

    罗亚男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:“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莹凑上前,兴奋的问:“方寒,你真会按摩?”

    淡淡幽香扑鼻而来,方寒笑道:“瞎蒙的,好了就好!”

    “过份谦虚就是骄傲!”宋玉雅在上铺俯看他:“你这手法可不一般,练过气功?”

    气功在一般人眼里神秘,在医生眼里却很平常,涉及到中医的按摩与针灸时,多数中医都练气功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略通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体力这么好。”宋玉雅点头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有些气功修炼者确实有奇异本事,他力气大体力好,超出普通人范畴,是修炼有成就。

    方寒对罗亚男道:“少活动,别搬重物也别剧烈运动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方寒你学过医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:“一点儿皮毛,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饭了吗?”李棠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上午有课?”李棠又问。

    “去图书馆自习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去图书馆干什么呀,呆在宿舍多好!”王莹不以为然:“安静又自由,想坐就坐想躺就躺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方寒跟你一样宅?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李棠忙道:“我上午也没课,一块儿去!”

    她说着忙收拾包,王莹抿嘴笑道:“李棠,你还没吃饭呢!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!”李棠把包一拎,挎着方寒左胳膊离开了。

    宋玉雅看他们离开,摇摇头:“李棠是真陷进去了!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就说嘛,李棠的眼光能低到哪里去!”

    “王莹今天不出门?”罗亚男问。

    王莹摇头:“今天没课,不出去,你也歇着别再弄伤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有课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一起吧!”王莹忙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罗亚男点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王莹想借车给你。”两人走在林间小径,周围清幽,李棠挎着他胳膊,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好车!”好车如好马,强劲有力,舒缓自如。

    “王莹家挺有钱的,”李棠道:“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自行车够用。”方寒摇头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:“在学校里还行,出去呢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无功不受禄,还是算了,浑身疼吧?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罗亚男伤了脚,瞧你心疼的!现在还能想到我,真是受宠若惊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再刺激罗亚男了!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跟侯少辉分手了!”李棠得意的看着他:“我的妙计成功了,方寒你的机会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真分手了?”

    李棠笑眯眯的点头:“这还有假,罗亚男做事一向利落,说分手就分手,侯少辉怎么求都没用!”

    她又道:“你想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们分手不关我事。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!”李棠没好气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算啦,我不想再提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,这是最好的机会,要不,我成全你,去跟罗亚男说咱们分手了?”李棠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觉得她能信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!”李棠道:“恋爱中的女人最笨了!”

    方寒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听到罗亚男跟侯少辉分手,他确实生出欢喜,可这欢喜只是一瞬,很快被理智压下,自己与罗亚男的缘份早就尽了,再回头只会更辛苦,最终结局还是分手,何必再浪费精力!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这时候趁虚而入,一定能把她拿下!”

    “不说她了,聊点儿别的!”

    “方——寒——!”李棠跺脚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看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急死人!”李棠嗔道。

    他笑笑不再多说,两人进了图书馆。

    李棠盯着他看,他浑然不觉,很快达到忘我状态。

    撩拨了方寒半天,没什么反应,受他认真专注的影响,李棠躁动的心也静下来,认真看书。

    方寒下午有课,李棠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李棠终于挨到下课,让方寒一块儿出去玩,方寒忽然接到电话,放下电话后,抱歉的看着她,沈晓欣打过来的,请他吃饭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瞪着他,方寒歉然的笑笑:“不能不去,咱们周一晚上去看电影怎么样?!”

    李棠最喜欢看电影,方寒一直觉得浪费时间,只陪她看过两次电影,被李棠埋怨了好几回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谁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沈女士让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她倒是热情!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为了上次的事,说不定真要辞了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更好!”

    她巴不得李棠被辞了,这沈女士一定是个美人儿,让她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我只能喝西北风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我嘛!”李棠拍拍自己胸脯:“饿不着你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失笑,努力不看她巍巍颤动的胸脯:“好啦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!”李棠无奈的点头。

    她虽恼怒,却也明白这是大事,每小时两百块,这对于一个学生是极高的价钱了,况且他又缺钱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