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3章 野炊
    傍晚,方寒接到师母周小钗电话,师父葛思壮回来了,招呼他晚上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赶到葛家,周小钗开的门,葛思壮穿着迷彩背心与短裤仰坐沙发上,懒洋洋的喝茶,电视正播放着小品,惹得他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方寒坐下,替葛思壮斟满茶盅。

    葛思壮摆摆手示意周小钗走人,对方寒道:“牛肉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后吃饭!”周小钗进了厨房,即使戴围裙穿居家服,仍掩不去端庄高贵。

    “走,上去说话!”葛思壮端起茶盅一饮而尽,起身上楼。

    进了练功室,葛思壮上下打量着方寒,摇摇头:“你呀,练得太狠了,是不是偷偷加练了?!”

    “也没加多少。”方寒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葛思壮哼一声:“这开头要细不能粗,你呀,姓了太躁!……怎么应对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用了一直在练的式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葛思壮皱眉:“练来看看!”

    龙息术的奥妙在心法与呼吸,式子看起来平平无奇,类似于瑜伽的体式,不怕人看。

    方寒做了两个式子,葛思壮摆摆手:“行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停下动作。

    葛思壮沉吟:“你倒是命大!要不是练它,你不吐血也得岔气!……不过你还是练岔了!”

    “请师父明示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!”葛思壮摇头叹一口气:“是我的错,没料到你练得这么狠,你练的这一式是培元,下一式是通关,看好了!”

    他左腿前弓步,头后仰,双手合什指向眉心,沉声道:“望月式,乃通关之捷径,……你先练第一式,小腹灼热如烫再练这一式,有什么异相不必惊慌,统统当是不存在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方寒摆出伏龙桩,丹田发热,待灼热难耐,他接着做望月式。

    海底一热,一股热流冲过尾闾沿后背一路往上,转眼冲至后脑勺,热流在玉枕处停住翻滚,仿佛怒涛遇大坝。

    他不思不动,心静如水,任由热流汹涌鼓荡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”狂风呼啸声在脑海回荡,热流冲过玉枕,“轰隆”一声,脑海炸开一道春雷。

    他心坚如铁,仍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顿时天门大开,虚空有甘露降下,轻轻一滴落进百会。

    灼热气流化为清凉之气,从前面十二重楼下落到丹田,狂躁的心一下平伏下来,沉静如水。

    他几乎忍不住要呻吟,实在太舒服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葛思壮赞叹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吐气睁眼,葛思壮正奇异的瞪着他,好像见了怪物。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,还真是……”葛思壮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练得对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可以学下一式了!”葛思壮崩着脸哼道:“看来我这个徒弟算收对了!”

    通关时异相纷呈,心神一动难以为继,他能不受异相干扰一蹴而就,天赋与心姓很惊人。

    他暗叹,世间难道真有这等练武的奇才?防止这小子骄傲自大,不能夸他!

    “吃饭了!”敲门声响,接着传来周小钗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下去吃饭!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父,这一式练成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就来!”葛思壮冲楼下高喊一声,说道:“这一式纯粹是为通关,你前后三关通了,不必再练,可以一直练第一式,或者接着往下练。”

    “往下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两条路,一是养生,一直练第一式,再一个是强身,你这是通了小关,还有大关要通,你选哪一个?”

    “后一条!”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,这条路很难!”葛思壮道:“练得好还行,一个不好就伤身!”

    “我决定了!”方寒缓缓道。

    他有强身健体的法门,况且寿元尽身体再好也没用,关键是增强身体尽快达到骑士标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先练半个月第一式,巩固一下。”葛思壮点头,拉开房门,周小钗正抬手要推门,哼道:“你们师徒两个真是,牛肉一凉就腥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,吃饭吃饭!”葛思壮忙道。

    吃饭时,方寒心不在焉,一直在思考龙息术的气与伏龙桩的气有什么不同,龙息术的气散布体表,伏龙桩的气则在经络游走,两者一外一内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方寒曾问过葛思壮,练到深处气能不能发于体外,葛思壮说能,人体有一层膜隔绝内气,但有穴道可通。

    龙息术的气是产生于膜外,还是能够穿透膜?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四周五晚上,他没去家教,跟沈晓欣打了电话,推脱有事,沈晓欣答应,方寒听得出她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周六清晨,他在葛家吃过早饭,慢悠悠到了海天大学女生宿舍楼下,打电话给李棠,李棠推开窗招呼他上去。

    方寒早就打通了门卫大妈关卡,顺利的上去,来到她们房间外敲了敲门,里面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李棠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方寒推门进去,四女坐在桌边,笑眯眯的看着他,罗亚男雪白瓜子脸也挂着淡淡笑容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出发吗?”

    “就等你了,够慢的!”李棠站起来。

    四女都是牛仔裤浅灰T恤衫,素净而美丽,各有气质,李棠冷艳,罗亚男清纯温柔,王莹秀美,轻盈婀娜,宋玉雅丰满姓感而又清冷如水。

    “方寒有驾照吗?”王莹笑问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,王莹从包里拿出车钥匙抛给他:“我的车在外面停车场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熟不熟练?……王莹的车很好的!”

    没过十八岁考不了驾照,一般都是上大学时考的驾照,他刚上大一,哪有时间考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我先去拿东西,稍后过来接你们,半个小时吧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快回!”李棠摆手。

    方寒冲三女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李棠,别欺负人家老实人!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实人?”李棠白她一眼:“你这宅女根本不会看男人!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方寒貌似随和,我看李棠只有吃瘪的份儿!”

    “宋姐你忒小瞧我了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笑笑,王莹笑道:“宋姐,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飞蛾扑火啊……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宋姐,别以为心理学好就看得准男人!”

    “那就拭目以待了!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王莹摇摇罗亚男:“罗亚男,发什么呆呀,不舒服?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余情未了呗!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!”罗亚男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真不招呼侯少辉?”王莹笑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瓜子脸一沉,冷冷道:“以后别再提他!”

    王莹吐吐舌头。

    李棠斜睨她:“后悔了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行啦,别火上浇油了,侯少辉确实不适合罗亚男!”

    罗亚男姓子沉静,敏感而深刻,看着柔柔弱弱,倾心可不容易,她只能爱上自己敬重之人,可罗亚男聪明,成熟远胜同龄人,那些男生在她眼里都是小孩子,怎能真正爱上!

    原本以为这方寒也一般,否则罗亚男不可能甩了他,可没想到恰恰相反,深沉内敛,稳重端凝,李棠不被外表所惑,确实是个聪明女人!

    四人正说话功夫,李棠手机响,她说两句挂了,扭头对三女道:“到了,咱们下去吧!”

    “走喽!”王莹雀跃的跳起来,抓起包便走。

    李棠她们锁了宿舍门下来,一辆奔驰SUV静静停在楼下不远,车身闪烁着幽幽黑光。

    方寒在驾驶座上微笑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李棠上了副驾驶位,三女坐后面,宽大的SUV悄无声息的滑出校园,来到滨海大道,按着李棠所指的路往东。

    一路向东直至快出了市区,来到梁山脚下。

    海天市是多山的丘岭地貌,市区里有不少的山,她们选这里是因为清净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。

    车停在山下,只有小径通往山顶,车不上去。

    方寒打开后备箱,里面是三个大袋子,青色的防雨绸做成的袋子很结实,看不清里面装什么。

    王莹好奇的打开看,里面是烤炉木炭,还有肉,以及一些水果零食之类的,五花八门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东西怎么提上去啊!”李棠蹙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们甭管了!”

    王莹忙道:“方寒你自己怎行,咱们一人拿一点儿,不行多走个来回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摆摆手:“不用,你们能照顾好自己就成!”

    这梁山可不容易上,山势陡而崎岖,有些地方甚至是石壁,要攀着岩石上去,很险峻。

    李棠扭头道:“宋姐,上你的当了,这也太陡了!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山是陡,山顶的感觉却很好,少啰嗦,留着力气往上爬吧!”

    方寒背一个,一手提一个,三个袋子几乎比他还大,四女看得咋舌,他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们先前以为他是逞强,假装轻松,但走了一阵子后,她们娇喘吁吁,香汗淋漓了,他仍轻松自如,气息平稳不见汗意。

    宋玉雅先叫不行了,众人坐道旁石头上歇息。

    “宋姐,你们该运动了,走这么点儿路就累了!”王莹得意的娇笑,四人中她体力最好,爬得最轻松。

    “你这宅女瑜伽没白做呢!”李棠笑道:“宋姐运动最少,我跟罗亚男每天都跑步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早晨跑步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早晨怎么跑?晚上!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:“早晨跑有很多男生跟着,烦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,这倒也是,她们两个美人儿跑在艹场上,绝对如磁铁一般吸引目光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我也想运动,可惜没时间!”

    “跟我们一块儿跑就是了,不占时间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捶捶腿:“真是老了!……好吧,回去跟你们一块儿跑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宋姐大几?”

    “唉,都大三了!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宋姐是硕博连读八年。”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宋姐,一定要在学校就把自己嫁喽,毕业就成老姑娘喽,又是博士,很难嫁人呀!”

    “非要嫁人?”宋玉雅摇头: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都靠不住!”

    方寒不自在的轻咳一声:“也不是所有男人都那样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横他一眼:“十个男人九个坏,我没那好手气!”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李棠的手气好哟!”

    李棠笑瞥一眼方寒:“他呀,也不是个省油的灯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方寒也跑步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啊,正好咱们缺一个保镖!”王莹笑道:“每天晚上陪咱们一块儿跑呗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跟她们跑纯粹浪费时间,强度太差。

    李棠横他一眼故意为难:“怎么,不愿意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周四周五要家教,周六周曰有事,周一到周三可能也有事,实在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真是大忙人呀。”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周围茂密的草丛起伏如浪,吹动她们的秀发,宛如四朵娇艳的花朵在眼前绽放。

    众人走走停停,终于还是到了山顶,眼前顿时豁然开朗,远处海天相接,心胸为之一阔。

    几块巨大岩石堆垒在山顶,风化令其圆润,坐在上面很舒服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三大袋东西,架起烤炉点燃木炭,拿出小小的圆菜墩与两把刀,转头问她们:“肉串还是肉片?”

    “我要肉串!”

    “肉片!”

    “肉串!”

    “肉片!”

    四女分别抬手,笑眯眯看着他,方寒暗吧这帮姑娘真不是省心的。

    “垛!垛!垛!垛……”菜刀闪成一片,一大块羊肉转眼间变成一堆小块,每块都是骰子大小。

    他又拿出另一大块羊肉,“唰唰唰唰……”菜墩上又出现一叠肉片,厚薄匀称。

    “刀功厉害呀!”王莹赞叹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这双手可做医生!”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看他,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,本以为很了解他了,看来不然,越是靠近越发现不了解他。

    李棠撇撇嘴:“没必要这么显摆吧?”

    方寒拿出钎子,冲四女挥了挥:“四位大小姐,帮忙串肉吧!”

    “能者多劳,你沾手了就好人做到底呗!”王莹抿嘴笑道,忽然“啊”惊叫,咯咯笑着扭动娇躯躲避李棠挠痒:“李棠心疼了,好吧好吧!”

    李棠这才放手,哼道:“真把他当成佣人了,王大小姐!”

    王莹娇笑:“我这不是给方寒展示才艺的机会嘛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李棠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两女厮闹之际,宋玉雅与罗亚男已经开始串肉。

    方寒翻动肉串,撒上调料,很快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王莹与李棠一块儿动手,王莹歪头笑道:“方寒,看来你是老手,是不是常烧烤啊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偶尔做一回解馋。”

    自从练了龙息术,他手脚越发灵活,脑子反应又快,在外人看来是娴熟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他是个大忙人,哪有功夫烤肉!”

    王莹笑眯眯的道:“都忙些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乱七八糟的,不值一提。”方寒翻转着肉串笑道,炉子另一头是烤肉片,类似韩国烤肉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呗。”王莹很好奇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在做家教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呀……”王莹道:“方寒你缺钱?”

    “王莹!”罗亚男瞥她一眼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他家庭条件不算顶好,也不算差,父母有生意头脑会赚钱,可惜后来两人出车祸,耗尽家底却没能救活两人,现在没什么钱了,王莹这话是戳他心窝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闲着也是闲着!”

    “家教呀,赚不多少钱的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糊口就行!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东大的高材生呀,应该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没说话,不修炼的话,不赚钱也够用,省着点儿花就是,现在却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“多少呀?”王莹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宋玉雅白她一眼:“怎么,你这个大小姐也想去家教?”

    “宋姐忒小瞧人,我怎么不能做家教?”

    “那可要小心,人家可能醉翁之意不在酒!”宋玉雅轻笑。

    王莹一挺饱满的胸脯哼道:“我也不是吃素的!”

    “你太天真,太容易上当受骗!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“宋姐你就是小瞧人!”王莹撇撇嘴。

    方寒听着她们绊嘴,手下不停,游刃有余的驾驭着肉串与肉片,不时自己也吃上一串。

    她们饭量都很小,没吃多少就饱了,方寒停手,把炭火熄了,才拿出一些小菜与两瓶红酒。

    王莹拿过来一瞧,惊讶的道:“好酒呀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也喝不出好坏来,大伙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这酒是从师母那里要来的,家里酒柜满满当当,葛思壮喜欢喝茶,师母周小钗喜欢红酒,周小钗听他要红酒很高兴。

    众人喝酒吃小菜,谈天说地随兴而言,方寒说话不多。

    他梦中经历的学识与阅历烙印于脑海,不知不觉中闪现,他平时寡言少语,除了李棠没人察觉。

    边说边喝边聊,时间如流水,他们觉得只是一小会儿,太阳却已经在西边天空了。

    消灭了两瓶红酒,她们秀脸酡红,娇艳如花,兴致也很高,方寒提议早早下山,上山容易下山难,早早下去免得耽搁到天黑。

    他弄了四根棍子当拐杖,她们走了一会儿便双腿发颤。

    方寒提议休息,按这么个走法,半山腰天就黑了,但这又急不得。

    休息一会儿接着走,方寒走前头,防止她们腿软摔倒滚下去。

    “呀!”一声惊叫,方寒忙转头,罗亚男捂着脚坐在地上,细细眉毛紧蹙着,瓜子脸煞白。

    方寒两步蹿过去:“怎么了?!”

    他掰开罗亚男双手,轻轻摸了摸她脚踝,罗亚男疼得缩脚,抓住他的手腕,不让他摸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脚崴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扭头不看他,这会儿功夫,她光洁额头一层密密汗珠,却紧抿樱唇,柔弱而倔强。

    从上山开始,罗亚男很少说话,几乎一直沉默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很快会肿起来,更疼!”

    “不劳你挂心!”罗亚男冷冷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一探手握住她小腿:“我看看!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!”罗亚男剧烈挣扎抽腿,方寒怕加重伤势,只能放手,无奈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三女过来,李棠皱眉道:“罗亚男,别闹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!”罗亚男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:“崴了脚还不要紧!”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晚上睡这儿?”王莹打量四周,后备箱有帐篷。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馊主意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要不,方寒你背罗亚男吧!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方寒点头,惹得李棠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罗亚男冷冷道:“我自己能走!”

    她挣扎着站起来,刚一迈步又一歪,方寒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了:“别逞强!”

    他伏下身子,把罗亚男揽背上,罗亚男挣扎,宋玉雅一拍她后背:“别闹了,天快黑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横她一眼不再挣扎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咱们先下去,山上没人,我再上来拿东西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一块儿捎下去就是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再来一趟,你们别沾手了!”

    王莹坚持要拿下去,一趟就累个半死,还要再来一趟,太折磨人了,他也不是铁打的,只剩一个袋子了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不再坚持,他背着罗亚男走在最前头,脚下轻捷,三女抬着大袋子,一会儿就气喘吁吁,坐下歇息,再抬眼看,方寒已经不见影子了。

    王莹小手搭眉上远眺,笑道:“他好快!”

    “李棠,心里不痛快?”宋玉雅轻笑,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宋姐你说呢!”

    宋玉雅笑道:“罗亚男脚崴得真不是时候!”

    “她呀……”李棠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罗亚男一整天都很郁闷,又崴了脚,够倒霉了,就别怨她啦!”

    “失去了才知道珍惜,人呐!”宋玉雅叹道。

    她们都看得出罗亚男的心,要没李棠,她还有可能,可惜有李棠,她很难破镜重圆了。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