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2章 走火
    周小钗来到练功房,轻轻推门,但见方寒半蹲在屋中央,眯着眼,手一前一后虚按,啸声从他喉咙发出,低沉而悠长,像是风啸。

    他双腿像树根扎地,身子一动不动,啸声不停。

    周小钗略通武学常识,不敢打扰他。

    啸声悠悠舒缓最终散去,方寒头顶热气蒸腾。

    周小钗看他脸庞渐渐涨红,身体轻轻颤动,知道不妥,轻声问:“方寒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声音干涩:“快叫师父来!”

    周小钗忙道:“你师父有任务,电话不通!”

    “师母你快离开这儿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控制不住自己,师母你先躲躲!”方寒声音颤抖,脸上肌肉起伏像蚯蚓游走,红得像醉酒。

    周小钗忙问:“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“快走!快走!”

    周小钗忙出去,却又不放心,耳朵贴门上听里面动静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一连串的闷响吓周小钗一跳。

    很快又安静,听得到呼呼喘息声,周小钗想了想,下楼找电话打给葛思壮,没人接。

    她咬着薄嫩唇瓣想了想,又拨了一个电话,里面传来浑厚威严的声音:“小钗?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爸,老葛哪去了?”

    “执行任务,规矩你不懂?”

    “我有急事找他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人命关天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时间多说,赶紧找他回来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爸——!”

    “他在外地呢,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算啦,我自己想办法!”周小钗挂了电话,咬着唇瓣想了一会儿,又上了楼,里面传来粗重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她轻轻推开门,只见方寒两手都是血,身子摇摇晃晃随时会倒,偏偏如不倒翁,就是不倒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这一阵子伏龙桩站得很紧,一有闲暇就站,隐约觉得身体里有一股力量蠢蠢欲动,破土发芽。

    趁牛肉还没炖好,他到练功房站伏龙桩,很快进入状态,破土而出的感觉尤其强烈。

    站着站着,涌泉热如灼烧,猛的蹿出两股热流,瞬间冲至海底,汇合后化为一团火熊熊燃烧,他身子一下酥软几欲瘫倒。

    片刻后,这团火一蹿,一分为二进了两肾,耳边传来狂风般的呼啸,跟着“轰隆”一声雷响,两肾热气一下钻进丹田。

    丹田滚烫,灼热中有酸涨,下体一下坚硬如柱,顿生力量无穷之感,好像一拳能把楼打穿,强烈的破坏欲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觉出不妙,努力保持清醒,不让这强烈的破坏欲控制自己,偏偏这时候周小钗进来,关切的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她声音本就好听,此时更格外的美妙诱人,他强烈的**化为扑上去蹂躏的冲动,忙不迭把周小钗支开。

    周小钗离开后,他松了口气,如怒海小舟般保持清醒,若非强横的意志力,早被**吞噬了。

    堵不如疏,他不时往墙上砸几拳,勉力维持清醒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小钗又进来,看他双手流血,惊道:“方寒,出血了!”

    “师母快出去!”

    “好好,……你师父今晚回不来,你得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行,师母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看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师母在,我不能静心!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好吧,我在楼下,有事就叫我一声!”

    周小钗看他摇摇晃晃,但头脑清醒,松了口气到门外。

    灼热的丹田源源不断生出力量,身体像鼓起的皮球,再不发泄出去就要爆炸。

    他骑士修炼时没碰过这种情形,师父葛思壮也没讲过伏龙桩会这样,他努力维持清醒,想其始末与原因,难道是因为龙息术缘故?

    灵光一闪,他动作一变,伏龙桩顺势演成龙息术,龙息术最累,他做一遍都感吃力,第二天会神清气爽,身体变强一分。

    丹田源源不绝的力量散到四周,他轻松无比的练完一遍龙息术,灼热减弱一分,破坏欲也少了一丝,又练了两遍龙息术,慢慢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沉思片刻露出微笑,接着站伏龙桩,很快灼热感再临,催动着他又轻松练了一遍龙息术。

    龙息术数遍他仍不觉得累,反而神清气爽,滋味极好,想要再站伏龙桩接着练龙息术。

    “方寒?”周小钗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看他神采奕奕,双眼明亮,她松口气:“看来没事了!”

    “师母,不要紧了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下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我再练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身大汗,歇一歇再练罢!”周小钗把毛巾抛过来:“赶紧的!”

    “师母,我这是关键时候……”方寒接过毛巾。

    “少啰嗦,赶紧下来吃饭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好吧!”方寒无奈的擦擦汗,下楼洗澡,他也饿了,这几遍龙息术消耗极厉害。

    他隐隐明悟,伏龙桩将吃的饭转为精气,龙息术利用精气增强身体,慢慢超越一般人的极限,朝着骑士的层次迈进。

    伏龙桩对修炼的帮助极大,原本一天只能练一次龙息术,有伏龙桩的帮助,可以修炼数次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原本成为骑士需要三年,现在大大缩短,甚至一年即可,圣骑士虽渺茫,也有了一丝希望,让他精神陡振。

    他洗澡完出来,周小钗已摆好饭,牛肉香气飘荡,他肚子顿时雷鸣般轰响,周小钗抿嘴笑着招手:“快吃吧!”

    方寒一屁股坐下拿起筷子:“师父怎么不回来?”

    “执行任务!”周小钗哼一声:“他啊,指望不上!”

    “师父是做大事的,保家卫国。”方寒拿筷子指指牛肉:“师母也吃呀!”

    “我不吃,会发胖。”周小钗摇头:“哼,保家卫国,先保家才能为国,他倒好,家里什么也不管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可一点儿不胖!”

    “好女不过百,我一百零二斤啦!”

    “师母高挑,身材再标准不过!……我就不客气啦!”

    他大朵块颐,牛肉炖得酥烂郁香,手艺很不一般,笑道:“师父也真好福气,凭师母这手艺,去五星酒店做大厨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少拍马屁,赶紧吃你的吧!”周小钗抿嘴笑,看方寒埋头大嚼,她按捺不住好奇:“方寒,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方寒抬头,拿起纸巾拭拭嘴角:“伏龙桩小成,可惜师父没在,差点儿走火!”

    “这么危险?”

    “我练得太猛了,……师父一直告戒我慢点儿练,我没听进去,差点儿出了岔子,还好人品不错!”

    “吓死人了!”周小钗瞪他一眼:“老葛啊,用不到的时候在眼前晃,用到他的时候,往往不在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往后支使我就行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……还要吗?锅里还有!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饭量比你师父还大。”周小钗又盛一盘牛肉过来,笑道:“偏偏不见你胖,羡慕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消耗得太大,……师母不练练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这功夫,一天到晚忙得抬不了头!”

    “钱赚不完,师母也别太拼了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叹道:“倒不是钱的事,上千张嘴要吃饭,哪能偷懒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身为大集团董事长,责任确实很大,钱已经够用了,可责任逼着只能往前。

    方寒吃了两大盘牛肉,才觉得肚子充实。

    饭后他看电视,周小钗在一旁看文件,半个小时后,方寒关了电视,到练功房接着练伏龙桩与龙息术。

    周小钗也没再劝,回房睡了。

    方寒练了两遍龙息术,才回房睡觉,这里有他的单独房间,里面布置得很精致,是周小钗亲手布置。

    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容,终于看到一线复活父母的曙光,精神振奋,恨不得不停气的练功。

    第二天他早早起来练了两遍龙息术。

    吃过早餐,周小钗送他到校门口,叮嘱他按时去沈晓欣家,才驾着保时捷越野走了。

    他穿过体育场时,侯少辉跟几个小伙子穿着运动衫说说笑笑迎面走来,看到方寒,侯少辉摆手让他们先走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