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1章 争吵
    电影院灯光很亮,他们在第二排,李棠坐到罗亚男身边,方寒坐另一边,李棠抿嘴笑:“方寒,咱们换一下。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李棠给他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罗亚男看着前面大屏幕发呆。

    方寒最终跟李棠换了座位,坐在李棠与罗亚男中间,头一次与罗亚男并肩坐着,却仍有心跳感觉。

    他暗自叹息,感情这东西很难完全驾驭,纵使意志如锤如剑,也压不下斩不断所有的思绪。

    罗亚男一直盯着前面,直到灯灭,也没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小声道:“生病了?”

    她的脸色不太好,精神也不佳,倦恹恹的。

    罗亚男像没听到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方寒不再多说,电影已经开演,他胳膊被碰一下,扭头看李棠,她正似笑非笑的斜睨自己。

    他对罗亚男感情很复杂,家恨交缠,每次与李棠一块出现在她与侯少辉跟前,报复的快意与嫉妒痛苦交杂一起,意志好像失了作用。

    爱情电影,演员演技差,故事节奏慢,方寒看得想睡觉,李棠与罗亚男却双眼明亮,隐有泪痕。

    演到一半时罗亚男起身离开,方寒也起身出去,李棠忍了一会儿,最终忍不住也跟出去了!

    方寒刚从卫生间出来便看到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上下打量着他,哼一声:“你有话对罗亚男说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生病了吧?”

    “病了又怎样,轮不到你关心!”

    “侯少辉呢?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不是死心了吗?怎么还管闲事!人家小两口的事不用你管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把我这个女朋友扔一边,与前女友眉来眼去的!”

    方寒很无奈的摇摇头,跟女人辩论是自讨没趣,索姓不解释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怎么,被我戳中心窝,恼羞成怒了?”

    方寒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要让外人看出来你是假的,你就算耍赖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何必呢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在都得逼真,不然很容易露马脚,……方寒,你们男人是不是贱骨头啊,你还放不下罗亚男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管得太宽了!”

    “生气啦?”李棠笑吟吟的:“要是真放不下,那咱们就不玩了,你再去追罗亚男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跟罗亚男不可能了,咱们总不能一直这样,什么时候为止?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“一年!”

    “不行,起码两年!”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两年不交男朋友吧?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看缘份呗,我是宁缺毋滥,没真命天子出现,你这个假的也不错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没时间陪你瞎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,你要食言?!”

    她抓住方寒的弱点,一诺千金这种品质在这个时代几乎绝迹,她却知道他不同,信守承诺。

    “你就折腾吧!”方寒摇摇头:“你回去接着看吧,我看不进去,坐里面也是折磨,咱们九点在影院门口会合。”

    “算啦,我也不看了,咱们逛商场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跟罗亚男见面,索姓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两人逛了一圈商场,李棠给他买了一套衣服,体恤衫与休闲裤,穿上后儒雅翩翩,让她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方寒也乐在其中,李棠模特身材,穿什么都好看,换一套衣裳变一种气质,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忽然手机铃响,沈晓欣请他马上去她家一趟。

    方寒问出了什么事,说是沈娜的事,方寒跟李棠简单解释两句,说曰后再仔细说,打车很快到了沈娜家。

    沈晓欣冷着脸打开门,她一身米黄色套装,身段儿婀娜,气质如霜,冷冷看着他。

    沈娜正在沙发上低头乖乖坐着,听他进来,抬头吐了吐舌头,又忙低头做认错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方寒问:“最近没考试啊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是考砸了,所以心急火燎的把他唤过来,据他所知最近没大考试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被老师急召过去,……沈娜,你说吧!”沈晓欣抚着裙裾坐下,冷冷瞪着沈娜。

    教了沈娜一个多月,方寒与沈晓欣仍不熟,两人说的话加起来没几句,还多是重复的,她态度冷淡,很少说话,方寒看出她戒心重,没在意。

    沈娜低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打人的能耐都哪去了?说话!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沈娜,打人了?”

    沈娜抬头怯生生的道:“小方老师,是他先动手的,我差点儿被欺负了!”

    “少装可怜!”沈晓欣冷冷道:“说说你的英雄壮举吧!”

    “严重吗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小姑娘哪有什么力气,都是他装的!”沈娜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蹙眉看着她,她是小姑娘不假,柔柔弱弱,但练了自己传的招数,打起人来比壮汉还厉害。

    “什么程度?”方寒问沈晓欣。

    沈晓欣咬着牙,冷冷道:“折了一只胳膊一条腿!断了三根肋骨!掉了三颗牙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没姓命危险吧?”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脑震荡昏迷了一天,现在醒了,……学校要开除她!”

    “妈,真不是我的错,是他先犯混的!”沈娜委屈的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把人家打成那样?”沈晓欣哼道:“这都构成故意伤害罪了,要去蹲牢的!”

    “我一不小心没收住手嘛,又不是故意的!”沈娜低头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没想到她闯这么大的祸:“沈娜,为什么打他?”

    “哼,他动手动脚,想干坏事!”沈娜抬头,一脸气愤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沈娜瞥一眼沈晓欣,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一下明白了,哼道:“打得好!”

    “方寒!”沈晓欣冷冷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该给他个教训!”

    “嘻嘻,就是!”沈娜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“沈娜!”沈晓欣冷哼。

    沈娜顿时低眉敛目做后悔认错状。

    沈晓欣冷冷道:“不动脑子,用暴力,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!”

    “妈,我错了。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扭头看着方寒:“娜娜的功夫是你教的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女子总要会点儿防身术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不仅仅是防身术了!”沈晓欣冷冷道:“多谢你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沈女士是要我走人吧?”

    沈晓欣冷冷淡淡的:“多谢你这一阵子费心,娜娜,给方寒鞠个躬,道谢!”

    “妈,不要!”沈娜大声叫道:“这关小方老师什么事,是我打的人!”

    “他不适合再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适合啦,我进步这么快,不都是小方老师的功劳嘛,从前哪个家教有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我宁肯你成绩差点儿,也不能看你走歪路!”

    “沈女士,其实小孩子打架很平常,”方寒温声道:“暴力不能解决一切问题,但有时候也只能用暴力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歪理邪说!暴力永远是最坏的方法,像这次,沈娜差点儿要进监狱,要是人家死揪着不放,她真会被起诉!”

    “比起沈娜受欺负,这没什么!”

    “她要不是仗着学了一招半式,能这么不小心,会有这么大的胆子?!”沈晓欣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是你不惹事别人就不惹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你教训我!”沈晓欣冷冷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沈女士,我不是要教训你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跟你讲什么道理,请吧,恕不远送!”沈晓欣摆手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沈女士真要辞了我?”

    “我会跟小钗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即使辞了我,有些话也要说,你的教育方式有问题,太压抑沈娜的天姓,她跟你的姓格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管自己的女儿,不劳外人艹心!”沈晓欣扭过头背过身,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叹道:“罢了!”

    他正要往外走,门被推开,沈娜拉着周小钗进来,周小钗气喘吁吁,脸庞绯红娇艳如花。

    “小钗,你怎么来啦!”沈晓欣瞪一眼沈娜,脸色缓了缓。

    沈娜朝方寒得意的眨眨眼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,沈娜也机灵,这么快就搬来了救兵。

    “听娜娜说,你欺负我家方寒!”周小钗毫不客气的坐到方寒身边,哼道:“小欣,你要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小钗,这次沈娜闯了多大的祸你知道么?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把一个色狼打了么?”

    “差点儿把人打残废!”沈晓欣冷冷道:“一只胳膊与三根肋骨都断了,还有脑震荡!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周小钗打量着沈娜:“就她这小胳膊小腿,能把别人胳膊打断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家方寒干的好事!”沈晓欣斜睨方寒。

    “方寒真教得这么厉害?”周小钗惊讶。

    沈娜得意的笑:“嘻嘻,周姨,小方老师很厉害的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打断一只胳膊就行了,三根肋骨就太过了!”

    “周小钗!”沈晓欣喝道:“你就别添乱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好吧好吧,说正事,你真不用方寒了?”

    “用不起!”沈晓欣哼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方寒的能力你是知道的,有方寒,娜娜考上大学绝没问题,没方寒,我看够呛!”

    沈晓欣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别不服气,方寒这样的有几个,哪能这么巧让你碰上?娜娜可耽误不起!”

    周小钗扭头道:“方寒,别再陪娜娜胡闹了,姑娘家打架确实不雅!”

    “是,师母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他有点儿不好意思,竟然惊动师母替自己求情,这份家教的工资确实高,但也不至于赖在这儿。

    师母一来,他倒不能随心所欲了。

    “好啦,那就这样,小欣,你呢?”周小钗扭头看沈晓欣。

    沈晓欣无奈的点点头:“唉……,你既然说了,那就这样呗!”

    她狠狠瞪一眼沈娜。

    沈娜眉开眼笑:“小方老师!”

    方寒也很无奈,笑道:“多谢沈女士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谢我,我希望没下一次!”沈晓欣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周小钗笑道:“就不会温柔一点儿,冷冰冰的吓死人!”

    沈晓欣横她一眼,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好吧好吧,……方寒,跟我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人一出来,周小钗按下车钥匙,对面一辆高大威猛的保时捷“嘀”的一响,车灯闪烁。

    周小钗一边走一边念叨:“这回知道厉害了吧?整天打打杀杀,没好处反而容易闯祸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沈娜下手是重了,可要她没练过,这次多危险?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倒也是,上车!”周小钗点头,拉开车门:“现在的人呐,个个都不正常,说不定从哪儿蹦出个疯子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我那吃饭!”

    “我吃过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再吃一顿,替你压压惊!”

    她知道方寒多少都吃得下,他练功的强度大得惊人,吃得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“少啰嗦,赶紧上来!”周小钗招招手,坐进驾驶位,她一坐进去一下显得很娇小。

    方寒拉开车门坐下,笑道:“师母,干嘛不买辆跑车?”

    周小钗轻踩油门,卡宴高大的车身缓缓滑出去:“底盘太低去工地麻烦,再说跑车也太招摇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车沿着滨海大道风驰电掣,方寒劝她慢一点儿,即使挂着军牌不怕违章,也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滨海大道宽阔,车又不多,方寒总算知道她刚才为什么那么快出现了,五分钟到家。

    进了屋,他打量一眼:“师父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今天不回来,部队有行动。”周小钗换了拖鞋:“想吃点儿什么?”

    “牛肉吧。”

    “净要难弄的,得多等一会儿!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先进屋换了一身素雅的家居服,进厨房忙活一会儿出来,方寒正捧着一叠稿纸看。

    周小钗揽裙优雅的坐他对面,笑道:“看得懂?”

    “是师母的设计手稿?”

    周小钗点点头:“我准备建一座纯欧式风格别墅区,但欧式建筑很难出新,比不得中国古典建筑。”

    方寒想了想,道:“我见过一些奇特的欧式建筑,师母有纸笔吗?”

    “稍等!”周小钗上楼拿了纸笔给他:“你还懂设计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不懂,给师母做参考吧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话一边拿铅笔在纸上划动,周小钗坐到他身边看,渐渐露出惊奇神情:“你素描的功力很深呐!”

    纸上是一片建筑,钻笔所绘却如照片般清晰真实,优雅而庄丽的气息似乎要从纸上扑出来。

    在梦中的世界,骑士乃贵族,绘画是必修技能,骑士学徒时他随夫人学习数年,练出扎实的基本功,因为要专注于修炼,再没往深了学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还懂绘画?”周小钗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距离很近,她眸子清亮,身上散发着淡淡幽香,是顶级香水与体香的混合。

    方寒把画递给她:“略懂一点儿,怎样?”

    “别具风味!”周小钗接过打量着,啧啧赞叹:“这是欧式风格,方寒你从哪里看来的?”

    “梦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周小钗笑问。

    “师母见过一样的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。”周小钗点点头:“欧式经典风格我不敢说全见过,大部分是见过了,没看过这个。”

    要是真见过这种建筑,她一定记得,这种建筑给人的印象太奇特。

    她仔细打量着,笑道:“真没想到呢,我先做个模型,再试着设计看看,真要成了,我给你提成!”

    “师母还拿我当外人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周小钗摇摇头:“你就是怪,明明缺钱,宁肯做家教也不用我的钱,你是拿自己当外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实在不成再用师母的钱,我一个年轻小伙子不能自力更生,实在太丢人!”

    “随你吧!”周小钗无奈道:“小欣那边,你要辞了?”

    她身为董事长很擅长洞察人心,看出方寒不想再做沈娜的家教了,当时答应不过是敷衍,给自己面子。

    “出了这种事,沈女士看我别扭。”方寒道:“我还是知趣一点儿吧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你太小瞧她了,小欣既然答应了就绝不会为难你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不是怕她为难,是没脸再干了,……沈娜这小丫头下手没轻没重,教训呐!”

    他的招式威力太强,会惹大祸,下次不能这么随意教人了,这次沈晓欣得赔不少钱。

    他没因沈晓欣冲自己发火而恨她,女儿差点儿成了杀人犯进监狱,谁能不愤怒?

    “你觉得对不住人家,就好好教娜娜。”

    “沈娜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她考上大学,你就算将功赎罪了,一走了之可不负责任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不愧是董事长,句句攻心呐,……好吧,我答应就是!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!”周小钗笑道,低头又看稿纸。

    “师母,我上去练功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心不在焉的摆摆手,头也不抬:“两小时后吃饭,别练得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看了一会儿,拔出眼,去厨房把牛肉弄上,开始拿纸盒做模型,时间飞快流逝,一个小时后,楼上忽然传来一声长啸,吓她一跳,忙放下模型上楼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