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10章 传授
    星期五晚上,方寒骑自行车来到师父葛思壮家,一进大门沈娜便跑过来:“小方老师!”

    她穿着一身鹅黄连衣裙,苗条俏丽。

    方寒跟她一块进屋,葛思壮正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喝茶,客厅飘着淡淡的菜香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方寒坐到葛思壮旁边,接过茶盅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咱们先活动一下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沈娜眨着大眼看看葛思壮又看看方寒,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方寒来啦?”周小钗戴着围裙从厨房出来,一身粉色家居服优雅闲适,笑道:“你们爷俩今天消停消停,沈娜在呢!”

    “沈娜又不是外人!”葛思壮道,几天不动手,骨头痒筋肉僵,浑身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菜好了,马上吃饭!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“师母,吃饭前运动一下也好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啰嗦啦,你赶紧去洗手,马上开饭!”周小钗明眸一瞪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看一眼葛思壮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好吧好吧,饭后再活动也不迟!”

    “饭后方寒要给沈娜补课!”

    葛思壮瞪她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了:“好吧好吧,等方寒给沈娜补完课,你们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!”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忒多事!”葛思壮哼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,方寒笑着进厨房帮忙端菜,沈娜也跟进来帮忙,很快摆好一桌丰盛的菜肴。

    沈娜跟周小钗家很熟,跟自己家一样,一顿饭吃得很热闹,周小钗很高兴,她很喜欢热闹。

    吃过饭去小区散步,小区里绿树郁郁,空气清新远超外面,呼吸时感觉每个肺泡都舒展开。

    回来后,方寒指点沈娜作业。

    这时,周小钗一手端果盘一手提包袅袅进来,放下果盘坐下,从包里拿出文件夹,笑眯眯的道:“我答应小欣,要看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也真是的!”沈娜撇撇嘴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笑笑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谁让方寒你是男的呢!”

    “沈女士戒心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天下父母心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小欣要不是顾着我面子,不会用你!”

    “我妈就是个老封建!”沈娜哼道:“这都什么年代啦!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娜娜你这年纪最容易出事!”

    沈娜撇嘴:“我有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这有什么奇怪的,我们班谁没男朋友呀!”

    “学校不是禁止早恋吗?”

    沈娜不屑的道:“谁听那一套!”

    “你男朋友是谁?”

    “嘻嘻,校篮球队的队长,很帅!”沈娜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妈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傻!”

    “我要告诉你妈!”

    “周——姨——!”沈娜忙跑过去摇晃周小钗胳膊:“她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!”

    周小钗捉住她手:“娜娜,恋爱我不反对,像方寒,我还鼓励他恋爱!……可你现在是关键时期,一旦分心考不上理想大学,是会后悔一辈子的!”

    “分什么心呀!”沈娜撇撇嘴:“谈着玩呗!大伙都有男朋友,我要是没有,太丢人啦!”

    “谈恋爱还攀比呐!”周小钗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算啦,我看沈娜心里有数!”

    “还是小方老师了解我!”沈娜眉开眼笑,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看一眼方寒:“小欣用你,一是你聪明,二是你长得不俊,我看她这番苦心是白费了!”

    沈娜捂嘴嘻嘻笑:“小方老师嘛,也不算丑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谢夸奖!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是内秀,聪明绝顶,比以前教我的那些什么教育专家强多啦!一定能找到漂亮女朋友的!”

    “借你吉言了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方寒,听到了吧,娜娜都这么说了,所以拿出自信,别在女孩子跟前缩手缩脚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师母,我真没心思谈恋爱!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周小钗道:“大学不谈一声恋爱太可惜了,将来有的你后悔,听我的!”

    “我们物理系就是寺庙,没那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找外系的呀!”周小钗道:“不行,我得帮你一把!”

    方寒忙摆手:“多谢师母,我先试试看!”

    “半年内没女朋友,我就帮你找!”

    “是是!……沈娜,这两道题错了,重做!”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!”周小钗笑着拿起文件,她看着看着,笑容慢慢消失,严肃庄重,一派女强人气势。

    方寒教完功课,葛思壮早就等不及,沈娜跟进去观瞧。

    一番切磋,两人倒在地上粗重的呼吸,方寒进步极大,葛思壮想胜他越来越吃力。

    沈娜殷勤的递水递毛巾,笑眯眯的看着方寒:“小方老师,教我两招呗!”

    方寒用毛巾抹着大汗,摇摇头。

    沈娜不死心,讨好的笑:“小方老师,人家是美女,很容易遇到色狼的!”

    “你的防狼喷雾更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候来不及嘛!”

    方寒只是摇头,沈娜受不了这苦,白费功夫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——师——!”沈娜不顾他赤身与大汗,摇他胳膊撒娇,一幅不答应就不放手的架式。

    “方寒,教她两招吧。”葛思壮抹着汗笑道。

    沈娜忙不迭的点头:“就是就是,葛叔叔的话你不听吗?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那好吧,先教你一招,真能下苦功练再说!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!”沈娜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方寒传了她一招。

    葛思壮下去洗澡,方寒则给她喂招,这一招很简单,左手一扳右拳一捣,但要练好也不易,关键是发力技巧,要练至熟极而流化为本能。

    方寒练伏龙桩身体曰壮,但胃部连续挨她三十几拳也够受的,直到她香汗淋漓手脚软了才罢手。

    看她四仰八叉,不雅的仰躺地板上,方寒点点头,她很有天分,一拳比一拳重,摸到了发力窍门。

    这一招看似简单其实玄妙,她一个女孩力量有限,这一招能集毕身力量于一点,如锥子破布袋,威力极大。

    方寒叮嘱道:“沈娜,这是杀招,不到关键时候别用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……”沈娜娇喘吁吁,吐着舌头:“你都说十遍啦!”

    “我后悔了!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哟,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,我不会乱用的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”方寒摇摇头:“下去洗个澡,明天胳膊会疼,睡前让师母按摩一下。”

    沈娜答应了,他下楼洗澡。

    第二天晚上,教完课后,他又拉着沈娜练了半天,直到拳捣到身上觉得疼,她能打倒一般人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六早晨,他刚站完伏龙桩,燃气灶上的牛肉汤香气扑鼻,手机铃声忽然响起,他关上油烟机,擦着汗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是李棠打来的,又到周末,他这个男朋友该履行任务了,今天去天府广场看电影。

    李棠不等方寒拒绝先挂了电话,她摸透了方寒的习姓,有时间宁肯呆在教室里自习也不想去玩。

    方寒到李棠宿舍时松了口气,罗亚男不在,王莹与宋玉雅上下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冲两女笑笑,她们各有各的美,都很养眼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行了啊,矜持点儿!”李棠白一眼两女。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,宋玉雅摇摇头,实在没看出方寒哪点儿出彩,能把李棠迷住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不说话。

    李棠挽起他胳膊出了宿舍,方寒浑身紧绷,幽香与温软像电流般从手臂直传到心头,他莫名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这么紧张做甚?”李棠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必要这样吧?”

    “真老古董,这都什么年代了!”李棠哼道,把他胳膊搂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,他感觉格外敏感,李棠的温软与幽香包裹着自己,天地好像都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他暗自提醒自己不能迷失,她纯粹是好玩,就看自己的定力了,就是战争,谁的心先陷落谁是失败者。

    这般心思一起,圣骑士的心法运转,斩断了绮念。

    李棠挽着他胳膊慢慢走,出了校园溜达到天府广场,来到一家小吃摊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说不吃这些,口味不错,营养太差,方寒现在吃饭第一位是营养,再是口味。

    “你真扫兴!”李棠白他一眼,最终去一家烤肉店。

    方寒烤肉很娴熟,火候恰到好处,两人吃得很尽兴,结帐时,服务员说帐单已经结了。

    方寒问究竟,服务员说是雷爷结的单。

    李棠蹙眉打量四周:“他还不罢休么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甭管他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恶意。”

    李棠也从罗亚男那里打听了雷爷的底细,撇撇嘴:“他这是秀肌肉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礼下于人必有所求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甭跟他沾关系。”李棠哼道,李春雷这种人路子不正,是亡命之徒,还是少惹为妙。

    方寒很笃定,李春雷耳目灵通,不会不知道师父葛思壮,绝不敢胡来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烤肉店时,一个小伙子迎上前:“方爷,李女士,我是小寥!”

    方寒脚下不停,这小伙子年纪与自己差不多,一脸忠厚微笑,很让人信任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寥先生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!……方爷,雷爷对上次的事很抱歉,一直想赔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小寥恭敬的说:“雷爷说,自己没什么本事,就人多,派我过来替两位跑跑腿,有什么杂事尽管吩咐,我一定尽力办妥。”

    李棠张嘴欲说,方寒摆摆手,温声道:“小寥,回去跟雷爷说,好意心领了,改天我请他喝茶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寥点头。

    他很会看眼色,躬身一礼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看电影去!”李棠长出一口气大声道。

    两人买完电影票,找地方歇息时,却碰上了静静坐着发呆的罗亚男,月白体恤小衫,半长的牛仔裙,素雅清纯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皱眉看李棠,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明白方寒一下看穿了自己的计谋,这家伙一副老实木讷相,却聪明绝顶。

    “罗亚男,真巧!”她挽起方寒胳膊来到罗亚男跟前。

    罗亚男惊醒,抬头看,目光瞥一下李棠挎在方寒手臂上的胳膊,淡淡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侯少辉呢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,你男朋友?”一个白裙少女过来,惊奇的望着方寒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宝儿,你陪罗亚男来的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叫宝儿的女孩点头,上下打量着方寒:“真是男朋友啊,介绍一下呗!”

    她一身白连衣裙,身段儿苗条轻盈,面容姣好,虽稍逊李棠与罗亚男,也是美人儿一个,气质精明,目光灼灼要把方寒看透。

    “方寒。”李棠道:“我老同学,东大物理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东大物理系?”宝儿抿嘴笑:“李棠你打自己嘴了吧,不是说理科男生都是榆木疙瘩嘛!”

    “那也比文科那些油嘴滑舌的强!”

    “好赖话都让你说了,……方寒你好,我叫李宝如,见到你很高兴!”她伸出小手。

    方寒握一下就松开,微笑点头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一听物理我就头疼,真是佩服你能学得进去。”李宝如笑道:“我更佩服你,能降伏李棠!”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!”李棠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李棠,就你这脾气哪个受得了?”李宝如笑道:“我看呐,只有那些鬼迷心窍的男人才受得住!”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我脾气也是分人,对那些苍蝇我何必好脾气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李宝如轻笑。

    罗亚男一直盯着方寒看,方寒神情平静,客气而疏远。

    “罗亚男,怎么不说话?”李宝如笑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脸色不好看,“嗯”了一声:“走吧,别当灯泡了!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呀,李棠,坐多少号?”李宝如笑问。

    李棠笑吟吟的,似乎没看到罗亚男的脸色,从包里拿出电影票,:“二十三,二十四,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巧了,二十一,二十二。”李宝如笑道:“咱们还挨在一起的,方寒,说说呗,怎么追上的李棠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水到渠成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?”李宝如歪头看李棠:“我说李棠,不是你倒追的人家吧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李宝如瞪大眼睛,摇头笑道:“说出去谁信呀!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影院门打开,人群出来,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