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9章 第二合
    王莹上完两节课回宿舍,换上一身kitty粉色睡袍,伸个懒腰,悠闲自在,准备放音乐看书。

    “砰”宿舍门被撞开,李棠气冲冲进来,把包狠狠摔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李棠,谁惹你啦?”王莹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李棠冷着脸,哼道:“你手机呢?”

    王莹把一支精致的手机递过去:“没电了?”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这家伙耍什么把戏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她先拿自己手机拨号,里面传来“您好,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,请稍候再拨”的提示音,再用王莹手机拨号,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,哪位?”方寒从容平和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王莹耳朵尖,听出是方寒的声音,又看看李棠的手机,明眸转了转,一下明白了,嘿,方寒竟把李棠拉入黑名单了!

    两人这是闹的哪一出?怪不得李棠快气疯了,从来只有她拉别人黑名单,哪有别人拉她的份儿?!

    “方——寒——!”李棠咬着牙,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。

    “有事么?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咱们就到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结束就结束?!”李棠一下明白他是害怕了,冷笑道:“方寒,你个胆小鬼!”

    “我是胆小鬼。”方寒仍平和从容:“所以你甭理我这胆小鬼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!”李棠忙大叫,但电话“嘟嘟”响,对方已挂机。

    李棠拿起床上的抱枕,用力捶打。

    “李棠?”王莹觉得自己听了不该听的,方寒竟然甩了李棠,这个世界太疯狂了!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干嘛?!”

    王莹道:“你们闹别扭了?”

    “哼,这个胆小鬼,真是气死人了!”李棠咬牙切齿恶狠狠的骂道。

    她明白方寒害怕了,是怕喜欢上自己,情难自禁无法自拔,她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气愤。

    他真不喜欢自己,她不生气,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自己再美貌也不可能被所有人喜欢。

    可他喜欢自己偏偏要拒绝,真真的气死人!

    “怎么胆小鬼啦?”王莹更好奇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你个没谈过恋爱的小丫头,说了也不懂!”李棠摆摆手。

    王莹娇嗔:“李棠,你不也跟我一样?五十步笑百步!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她一眼:“我不是谈着嘛!”

    “哼,还不是被甩了!”王莹撇撇樱桃小嘴。

    “胡说!”李棠瞪她一眼:“我这就找他算帐!”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在通讯录里找出一个号码打过去,很快传来呵呵的笑声:“小妹,怎么想起我啦?”

    “二哥,你忙吗?”

    “刚下课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二哥帮我个忙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小丫头无事不登三宝殿,说吧!”

    “帮我查一下你们学校大一物理系的课程安排,越详细越好!”

    “怎么关心起我们学校的课程了?想旁听?”

    “二哥你真啰嗦!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遵命就是,稍等,我查一下!”

    她得意的挂了电话,哼道:“孙猴子想逃出如来佛的手掌心,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“你亲二哥?”王莹问:“东南大学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亲二哥,大我十岁,在东南大学当副教授!”李棠得意的笑道:“姓方的,看你往哪里逃!”

    她觉得有趣,忽然喜欢上了这游戏,就像猫抓老鼠,很刺激。

    手机铃响,她手指在屏幕上划动,美艳的脸上慢慢绽开笑容,拿起包便走,王莹忙问: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找他去!”

    “别跟方寒吵,听说男人都喜欢温柔的女人!”

    李棠扭头斜睨她:“哟,你懂得不少嘛!”

    “总之你得温柔,不然方寒更讨厌你!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,摆摆手:“走啦!”

    王莹看着她风风火火的离开,抿嘴笑了,李棠也有这一天,这方寒还真是厉害呢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正上高数课,坐阶梯教室第一排,小学到高中,谁都想坐前排座位,大学恰恰相反,大伙抢后排座。

    高数是大堂课,整个大一物理系都到了,阶梯教室几乎坐满。

    方寒正聚精会神听课,忽然飘来淡淡幽香,他熟悉这泌人幽香,转头望去,李棠冷艳玉脸映入他眼帘。

    李棠盯着黑板看也不看他,冷冷的,红唇紧抿,气质越发冷艳逼人。

    身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后背,恨不得烤死他,代替他。

    李棠容光照人,身上仿佛散发无形磁场,吸住了教室所有目光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没说话,继续听课。

    这位高波老师是国内有名的青年数学家,曾留学俄国,受俄语影响,语速快又有口音,再加上思维极快,听他的课很吃力。

    方寒头脑今非昔比,仍要聚精会神才跟得上,高波口才不好,但有真才实学,往往随意一句话都迸射着智慧火花,给他惊喜。

    李棠学的是新闻传播,听高数如天书,一句也听不懂。

    坚持了一会儿后,她余光瞟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聚精会神,偶尔露出会心微笑,与平时的威严深沉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自学进度很快,有很多疑问,这些疑问往往被高波三两句话解开,他如喝美酒,沉浸在数学的海洋里,越发觉得其妙趣横生,和谐完美。

    李棠一直盯着方寒看,细微表情尽收眼底,忽然一动,仔细看的话,这方寒还挺耐看的。

    方寒浑然忘我,不知时间流逝,忘了身边的李棠,下课铃声惊醒了他。

    下课铃一响,高波不管讲到哪儿都戛然而止,干净利落的说一声“下课”,绝不拖堂。

    方寒正听得过瘾,一个个疑问被扫清,他说不出的畅快,看高波要走,忙跑过去请教。

    高波耐心讲解,方寒把后面的疑问也都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方寒是吧?”高波一身夹克加牛仔裤,头发自然卷,五官英俊,络腮胡子,很有艺术家气息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,高波笑道:“你学得挺快!”

    “数学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他因为独特的阅历,经常思考世界的构成与法则,数学是两个世界通用的,有点儿永恒法则的气息,他想通过数学窥到世界的本源。

    “难得!”高波笑着点头:“这样罢,到吃饭点儿了,下午你没课吧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下午来办公室找我!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老师!”

    “走吧,你女朋友等着呢!”高波拍拍他肩膀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    偌大的教室里只剩四个人,张大江李彬何磊三人正冲着他挤眉弄眼,李棠不耐烦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李棠起身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来,手机呢?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把手机拿来!”李棠伸手摸向他裤兜,他侧身避过,摇着头把手机递过去。

    李棠摆弄一下,抬头冷笑:“果然把我拉进黑名单了,姓方的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二,怎么不介绍一下?”张大江三人挤过来,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你们就甭添乱了!”

    张大江笑道:“女朋友?”

    李棠明媚的目光一扫三人,淡淡道:“你们是方寒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叫张大江,咱们是一个宿舍的兄弟!”

    “李棠!”李棠冲三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:“只是寻常朋友,忙你们的吧!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咱们先去吃饭啦,李棠,再见!”张大江三人也知趣,看出两人在吵架。

    他们越发笃定,这就是小两口吵架嘛,一般朋友可不会这么吵。

    偌大的教室只有两人,外面轰隆隆响成一片,楼里的学生们纷纷下课去吃饭。

    “说吧,为什么把我拉进黑名单?!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胆小鬼!”

    “李棠,算了吧!”方寒摇摇头:“这么纠缠下去也没意思!”

    “你认输就结束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算是打平吧!”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方寒,你是不是男人!”

    方寒低头收拾东西,李棠夺过他的书包,紧抿着红唇,明亮的眼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成功在望你却退缩,方寒,是不是你也变心了?”李棠斜睨他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是,算我变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紧盯着他的眼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厌倦了!”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!”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追变了心的女人实在太傻,我不想浪费时间,李棠你的热闹也该看够了!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是看热闹了!”李棠毫不示弱,嗔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,你放弃的话就算输!”

    方寒想想,输就得假扮她男朋友,不认输就要接着在罗亚男跟前演戏。

    这般演戏不仅是折磨她,也折磨自己。

    看到罗亚男跟侯少辉在一起他心堵得慌,郁气难泄,罗亚男对自己余情未了又如何,不可能再回自己身边了,报复她又有什么意义!

    “方寒,说句痛快话!”

    “我当你的假男友也行,但有一个条件!”

    她既然要玩,就奉玩到底,到要看看谁先受不住,他斗志激发。

    “说!”李棠哼道:“输了还讲条件,你脸皮也够厚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再招惹罗亚男!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有意思!”李棠摇头道:“倒像你做了亏心事一样!”

    “答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李棠不耐烦的道:“但我可不会故意躲她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可以去当圣人了!”李棠满脸嘲讽冷笑,哼道: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吃饭!”

    方寒接过手机,收拾了书包走出教室。

    食堂人不多,不上课的上课的彼此错开。

    两人坐一起吃饭惹来不少目光,方寒不在意,埋头吃饭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李棠沉默了一会儿,主动开口,称赞这里的菜远胜自己学校的,名校就是名校,厨师也不一样,真是没法比。

    方寒暗自摇头,他只在中午来食堂,没法讲究口味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真的不想追罗亚男了?”李棠漫不经心的问,纸巾轻拭诱人的红唇,牙齿洁白如玉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!”方寒皱眉。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:“我就是觉得不可思议,罗亚男美貌又温柔,你真能放得下?”

    方寒低头吃饭不搭理她。

    “说说嘛,你到底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仍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小气!”李棠不屑的撇撇嘴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方寒送她到宿舍楼下,方寒要走却被李棠扯住,嗔道:“上去坐坐,给你好好介绍一下!”

    “算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就是我男朋友了,我的好姐妹怎能不认识?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!”方寒扭头便走,哪能猜不出她的用心,是给罗亚男看的。

    看着他落荒而逃,李棠得意的笑笑,扭头回宿舍。

    宿舍里三女都在,见她进来,正要躺下小憩的王莹道:“李棠,一定是找到他了,这么高兴!”

    李棠笑眯眯的不说话。

    王莹抿嘴笑道:“才两天不见就熬不住啦!……看样子你们和好啦!”

    王莹嘴快,方寒把她拉入黑名单的事宿舍的人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李棠斜睨她一眼:“小丫头没谈过恋爱,说了你也不懂!”

    王莹不服气的哼道:“李棠,就你能耐!……我没谈过恋爱怎么啦,没见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呀!”

    “跟你这没谈过恋爱的没话说!”李棠一摆手,把包扔到床上,去洗了脸后趴到床上,脸上一直挂着笑。

    宋玉雅,探出身子,一袭白绸睡衣,打量两眼李棠,摇摇头:“真陷进去了!”

    罗亚男拿着书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李棠抬头朝上铺:“罗亚男你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介意什么?”罗亚男声音淡淡的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觉得方寒很有魅力,你喜欢侯少辉那样的,我喜欢他那样的,很深沉很有内涵。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李棠,以前我小看你了!”

    李棠轻笑:“才知道!”

    宋玉雅蹙眉问:“他真有这么大的魅力?既不英俊也不潇洒,没特别的才华吧?更不是富贵子弟吧?”

    李棠歪头想想,抿嘴笑道:“可我就是喜欢他!”

    “没治了!”宋玉雅摇头。

    王莹娇笑:“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笨,我看李棠你也成笨蛋啦!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等你恋爱就知道了!”李棠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表演的很棒,天衣无缝,把一个陷入情网的女人表现出来了,她们看不出破绽,那就能骗得住大伙了!

    罗亚男一直拿着书看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宋玉雅与王莹暗自摇头,因为这方寒,罗亚男跟李棠的关系有点儿尴尬了!

    “罗亚男,你那侯少辉怎样了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应一声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嗯是什么意思啊?”李棠笑道:“他还那么狂?”

    “他就这样。”罗亚男淡淡道:“人无完人,哪有没缺点的,方寒沉稳是沉稳,但很闷很无趣。”

    李棠失笑:“那倒也是!这家伙确实很无趣,上课坐他旁边,他看也不看我一眼!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小心了!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能挡得住你这般大美人的诱惑,这人够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挺忠厚老实的呀!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哼一声:“别被他外表骗了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得意的笑:“他确实不老实!”

    她暗忖,要是王莹看到他大展神威的样子就知道什么是忠厚老实,面对百人而色不变,从容进出,若在古代就是大将军。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,人不可貌相,方寒面相忠厚,看着随和宽厚,其实傲骨峥峥,不显于外罢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经过时间消磨,对他的感情淡了没了,但再见次到方寒之后才发现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错已铸成,依他的姓格,质问自己骂自己一通,可能还有转寰余地,他这么云淡风轻的,却是再也不可能回头了。

    一步错步步错,现在没退路,只能好好走下去!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