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8章 雷爷
    方寒道:“既享受乐趣,还能赚钱,真不错,不像我做家教挣辛苦钱!”

    “嗨,没什么,我从小喜欢足球,也有点儿天份,可惜老妈死活不同意我走职业这条路,只能玩玩。”

    李棠一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看得侯少辉心潮澎湃,谈兴极浓。

    罗亚男觉着他的话分外刺耳,自吹自擂,蹙眉问:“方寒,你家不是有钱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花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侯少辉忙问。

    罗亚男不悦的瞥一眼他。

    侯少辉莫名其妙,却知趣的闭上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其实没什么,都过去了!”

    他暗觉惊奇,罗亚男很强势呀,她与自己在一起的时候,可是温柔如水,没这么厉害!

    他接着说道:“我父母是做生意的,当初也赚了一些钱,可惜后来出了车祸,花了不少钱抢救,最终人财两空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真不知道。”侯少辉忙致歉,伸手拍拍他肩膀:“唉……,不过男子汉大丈夫,没翻不过去的火焰山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人生在世谁能长生不死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瞪他,对情敌还这么客气,真是没救了!

    从前只觉得这侯少辉有点儿得瑟,轻浮,也不是没一点儿长处,信心十足,很强势很有男子气概。

    今天跟方寒坐一起,侯少辉的自信与强势变成了虚张声势,显得可笑,这回罗亚男真走眼喽,丢珍珠捡玻璃球!

    四人正说话,两个精悍小伙子忽然过来:“方寒是吧,咱们雷爷有请!”

    方寒早就察觉两人,他们手腕有一小块闪电刺青,应该是某帮派的标志。

    侯少辉沉声道:“哪个雷爷?”

    “一边呆着去!”一个小伙子冷冷瞪着侯少辉。

    侯少辉道:“我倒是认识一位雷爷,一块儿喝过酒!”

    “你与咱们雷爷有交情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,李春雷雷爷吧?”

    “恕咱们眼拙了!”两个小伙子脸色缓和,看看方寒:“咱们雷爷请他过去一趟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误会吧?”侯少辉问,看他们神气就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李春雷是海天一霸,一身厉害武艺,加上精湛的厨艺,领着一帮手下开饭店,混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他不算混**的,也不能算白,开饭店赚钱,有人敢欺负到他们头上,那就是一顿好打。

    他们行事有分寸,只守着自己的饭店,不主动惹事也不怕事,道上的人也很少招惹他们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侯少辉道:“方寒,你哪里得罪了雷爷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不认得什么雷爷。”

    “连咱们雷爷也不知道,瞎了你的狗眼!”

    “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架子不小!……趁咱们好声好气的说,乖乖的随咱们去,别敬酒不吃非吃罚酒!”

    侯少辉忙道:“两位兄弟,要不,我随方寒一块儿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们儿你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侯少辉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伙子掏出电话,低声说了两句,冷冷瞟侯少辉两眼,哼道:“雷爷只请方寒!”

    侯少辉心虚,他跟一个喜欢踢球的老板去雷爷饭店吃过一次,雷爷过来敬一杯酒,自己认得雷爷,人家未必认得自己!

    李棠猜出这帮人的来历了,应该是上次被方寒打的那四个家伙。

    她事后想过,方寒提前两站下车是为了隐藏身份,没想到他们这么快识破了!

    方寒起身:“好吧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跟你一块儿去!”

    侯少辉站起来:“李棠,你和罗亚男回去,我跟方寒一块去!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人多了也没用,不用报警!”

    罗亚男凝视他,李棠紧抿厚软红唇:“我要去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李棠,我不要紧的,你去了反而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,倔强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好了没?赶紧走!”两小伙子不耐烦。

    方寒对罗亚男侯少辉道:“今天先到这儿吧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:“方寒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他妈废话!”两小伙子不耐烦的推方寒一把。

    方寒转头淡淡看两人一眼,他们动作不由的一顿,一股寒气从尾骨蹿上后脑勺,浑身汗毛一下竖起来。

    方寒扭头冲罗亚男笑笑:“真没什么大事,你们接着逛街吧!”

    罗亚男蹙眉担忧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转头对两小伙子道:“请吧!”

    两小伙子不再嚣张,一前一后出了甜品店,来到道旁一辆别克商务车前,拉开门让他进去。

    车停在一间饭店前,两小伙子左右跟着他:“进去吧,雷爷在里面!”

    方寒打量四周,眼前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面,古色古香,很有雅趣,上书“春雪居”三个俊拔的大字。

    进门是宽阔的大堂,古色古香的屏风形成一个个隔间,饭店空荡荡的没人。

    “上楼吧!”两小伙子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上楼,一眼扫过二楼,东西两侧各四个包间,中央一座假山,流水潺潺,清幽宜人。

    “雷爷,方寒到了!”两小伙子快走两步到了一间屋子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声如洪钟。

    方寒缓步进屋。

    屋子中央一张紫圆桌,正坐一短发青年,中式短褂,摇着折扇,沉着脸冷冷瞪着方寒。

    两边各站六个青年,黑缎子练功服,横眉冷目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这雷爷,三十来岁,相貌普通,瘦矮,不像能震慑一方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是他吗?”雷爷折扇一指方寒。

    旁边两青年忙不迭点头:“是他!是他!”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两人:“偷穷困重病老人的救命钱,良心被狗吃了!”

    两人大声叫道:“胡说八道,是你小子在美女跟前逞英雄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雷爷摆摆手,冷冷看着方寒:“果然是英雄出少年!……方寒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方寒。”方寒抱拳静静看他。

    雷爷用折扇拍着掌心:“小偷小摸是不对,废两胳膊太过了!”

    方寒冷冷道:“真被他们得手,老人姓命难保。”

    本就贫苦,又有病,救命的钱被偷,老人很可能禁受不住这打击。

    “很有正义感呐!”雷爷扇子拍打着手心,笑道:“听说你武艺很好,倒要见识一下!”

    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打架从不单打独斗!”雷爷“唰”甩开折扇,笑眯眯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雷爷一摆手:“上!”

    两排十人冲过来,他们显然经过训练,围攻有套路,人多而不乱。

    方寒轻哼一声迎上去,身如鬼魅,冲进人群如狼入羊群,几下功夫十人躺下,呻吟惨叫。

    两个被他废了的青年悄悄靠近,方寒好像后脑有眼,头也不回的出拳,两人被打飞到墙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“砰!”

    水晶灯晃了晃,灰尘飘落。

    两人软绵绵从墙面滑落地上,一动不动,雷爷面不改色的一合折扇:“好功夫!”

    方寒拍拍手,静静看他。

    雷爷扫一眼十人的伤势,都是皮肉伤,一时半会动弹不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果然好功夫,佩服佩服!”雷爷抱抱拳:“在下李春雷,今天开始,前面的帐一笔勾销!”

    方寒挑挑眉毛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些混社会的个个心硬手黑,绝没这么容易说话。

    雷爷笑道:“只要你今天能走出春雪居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好!”

    他不从窗户跳,反而走正门,一步跨出包厢,外面站着密密麻麻的人,两层楼全是人,一百多个。

    “打——!”有人高喝,众人涌过来。

    方寒踏前一步冲进人群,手快得看不到影子,对方刚要动就飞出去,挨不到他衣角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砰!……”连绵不绝的闷响声中,壮小伙子们像割倒的麦子,一片一片的倒下。

    李棠站在对面的酒店一间房里,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她心“怦怦”跳得厉害,方寒好像面对一群蚂蚁,一下被淹没了,他武功再厉害怎么能逃得掉!

    她心几乎跳出来,却又落下去,但见他大步流星往前冲,每走一步倒下数人,一会儿功夫就来到楼梯口。

    楼梯上挤满了人,方寒一个横扫腿,一群人滚下楼梯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他接着沿楼梯往下,凡过处无一合之敌。

    几次呼吸功夫,方寒到了春雪居门口,停身扭头看向二楼,李春雷倚栏杆笑着鼓掌。

    方寒淡淡点头,转身疾奔到一条灯火辉煌的大道,拦一辆出租车回到学校。

    他刚下车,身后一辆出租车停下,李棠跑出来,上前扶住他:“方寒,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方寒浑身汗出如浆,衣衫贴身上露出匀称的肌肉线条,脸色煞白,一点儿血色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歇会就好!”方寒摇摇头:“你还是跟着去了!”

    “反正他不认得我,我在远处看着呢。”李棠拿出纸巾帮他拭汗:“你真不要紧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:“累着了!”

    自己体力还是不过关,打这么几个人就累成这样,与梦中的自己天差地远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很轻松啊。”李棠轻柔的拭着他额头的汗:“那么多人都沾不到你的衣角!说出去都没人信!”

    要不是亲眼见到,她不会信。

    “侥幸!”方寒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看再来一百人也没用!”李棠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他手下留情了!”

    “一百个人还手下留情了?!”李棠撇撇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们要拿着家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不一样?”李棠哼道:“反正他们打不着你!”

    方寒出手太快,对方有没武器结果一样,方寒笑着摇摇头,汗止住了,脸色仍煞白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要紧?”李棠摸摸他额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棠起身扶他,要搀着他走,却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方寒看着瘦,却这么重,好像一座山,一下就能把自己压垮。

    两人进校门,经过小树林时,罗亚男忽然从树林阴影里出来,忙问:“方寒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她:“你在这儿等咱们?”

    “我也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巧呐!”李棠哼道:“没什么,就是累的,歇一晚就好了,方寒,走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先坐下歇一会。”

    三人在树林旁一张长椅坐下,他长出一口气,树枝遮掩路灯有些昏暗,显得格外宁静。

    “我听侯少辉说那雷爷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。”方寒笑道:“虚惊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惹到那种人了?”

    “一场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误会?”罗亚男目光灼亮,想看到他心底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真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不回来我想报警的!”罗亚男摇摇头:“侯少辉说雷爷行事有分寸,看来他没说谎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李棠冷笑一声,姓侯的就是嘴皮子功夫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快熄灯了,你们先回去,我自己坐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李棠皱眉:“我们先送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东南大学与海天大学一墙之隔,但宿舍楼隔得远,李棠担心他现在的状态走不回去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真不用,我歇一会儿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坐中央,李棠与罗亚男一左一右,可惜他一点儿没有左拥右抱的绮念,一个是假的,一个移情别恋了。

    “罗亚男,你是专门在校门口等他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骗谁呢!”李棠扭头看她:“还放不下方寒吧?”

    罗亚男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是不是后悔了?”

    罗亚男没好气的道:“你少说两句吧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罗亚男,要是你后悔了,我就把方寒让给你,错过今天,我可不让啦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李棠!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!”李棠白他一眼,哼道:“罗亚男,你想好了,错过这村没这店了,以后可不准你再有非分之想!”

    罗亚男冷冷道:“我没你那么洒脱,男朋友让来让去!”

    她说着匆匆离开,心下骂着自己,罗亚男,你这是在干什么啊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看着罗亚男匆匆的背影,方寒摇头:“李棠,何必呢!”

    “就差点火候,再熬熬她就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“别浪费时间了,她的姓格我知道,后悔了也不会回头,算了!”

    “我说方寒,你也太不男人了,半途而废!……要是她真放下你了,对你没感情了,今晚怎么会等在这儿?!”

    “即使是老同学,碰到这情况也难免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!”李棠摆摆手:“她的心思我不信你看不出来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你们女人的心思我真看不出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听我的,别动不动就撂挑子!”

    “我怕才跳出一个坑,再跳进更大的坑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:“那你就别往下跳!”

    两人都明白对方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无奈的笑笑:“我看他们两个挺好的,侯少辉对她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他——?哼!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罢!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:“嫌我碍眼了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他对罗亚男有感情,不时会想她,但感情已经变了,爱中夹着恨,即使破镜重圆也只会彼此折磨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顶多报复一下罗亚男,却可能喜欢上李棠。

    她刚才与罗亚男的一席话,彻底让他清醒了,李棠对自己真的没别的心思,与其越陷越深,不如断然斩去妄念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