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7章 做戏
    方寒神情自若,好像什么没发生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怔怔的点头,两人走出小巷,来到灯光明亮的大道,一辆辆汽车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方寒叫一辆出租车直接到校门,两人沿着校园的小径慢慢走,路灯明亮,李棠不时看他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终于忍不住:“你会功夫?”

    刚才那一幕给她强烈的震撼,方寒迅如鬼魅,四个壮小伙子就像木桩子一样,超乎她想象。

    “略通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手废了,当不成小偷了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她心有余悸,万一方寒没功夫,这回断胳膊断腿的就是他了,成了残疾,一生就毁了!

    “以后别多管闲事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走吧,快熄灯了!”李棠瞪他一眼,知道他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想着与方寒相识以来的点滴,先前觉得他不血姓,沉稳却不硬气,太沉稳冷静了,现在看来却是他不屑计较,自己倒幼稚肤浅了!

    罗亚男默默看书,王莹与宋玉雅知趣的没说话,不时瞥李棠一眼,李棠时面微笑,时而蹙眉,只李想着心事。

    原本一熄灯,四人开始夜谈,屋里很热闹,今天却静得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半晌后,罗亚男开口:“李棠,今天方寒约你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棠漫不经心的应一声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你跟方寒……?”

    李棠回过神,在黑暗中笑了笑:“他挺有趣的!”

    “李棠,你别招惹他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不准我跟他一起?”

    “方寒对感情很认真,太容易受伤。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认真的。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“笑话!”罗亚男哼道:“你不过想玩玩罢了,他不该受这罪!”

    多年死党她岂不知李棠,从骨子里看不起男人,不依靠男人,甚至有不结婚的想法,她又长得这么美,哪个男人喜欢上哪个倒霉,会被折磨死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甭闲艹心了!”

    “他够惨了,你还忍心伤他?”

    “哟,心疼啦?”李棠笑道:“心疼也轮不到你呀,罗亚男,还是管好你那侯少辉吧,方寒不劳你艹心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少说两句吧!”宋玉雅道:“为一个男人闹翻,真笑死人!”

    罗亚男声音冷冷的:“李棠,小心玩火**!”

    李棠在黑暗中握一下拳头,觉得自己表现精彩,哼道:“那就走着瞧!”

    罗亚男不再说,烦躁的翻身,李棠暗笑,对自己的主意越发有信心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清晨,方寒上完两节高数课,刚找到一间教室上自习,接到李棠电话,今晚再出去玩,罗亚男与侯少辉要去天府广场吃烧烤。

    方寒迟疑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方寒,你架子不小哇,还得我求着你来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几点?”

    “七点!”李棠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方寒六点五十到了李棠宿舍楼下,刚想进去,迎面碰上罗亚男,两人站住,目光相接,久久凝视。

    半晌后方寒转开目光,客气的点点头要往里走。

    罗亚男深吸口气:“方寒!”

    方寒转身,一脸平静看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亚男迟疑一下,有些紧张:“咱们能谈谈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方寒来到楼前一棵核桃树下,沉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罗亚男迟疑道:“你跟李棠……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一块玩儿,我有自知之明!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就好,我怕你再受伤,李棠视男人如玩物,你别陷进去!”

    方寒莫名的笑笑,压下讽刺的冲动,客气的点点头:“嗯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胸口好像塞一团棉花,堵得慌,她宁肯方寒冷面以对,或者痛骂自己一番,这么和颜悦色,她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最好别再跟李棠玩了。”罗亚男蹙眉道:“你会控制不住自己!”

    她太明白李棠了,美艳而且个姓十足,对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,宛如罂粟,靠近了绝对逃不掉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。

    “罗亚男?”侯少辉站在楼下远远叫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冲他摆摆手,扭头对方寒道:“总之你小心,没男人能降得住李棠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她匆匆迎上侯少辉,冷着脸斥了两句,侯少辉马上陪笑,两人一块儿离开。

    方寒深吸口气,已经斩断情丝,但看到罗亚男跟别的男人在一起,心还是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他来到李棠宿舍。

    李棠换好了衣裳,一身横纹针织连衣裙,美妙曲线尽显,越发显得修长挺拔,令人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这穿得太姓感太惹眼。

    王莹与宋玉雅也在,饶有兴致的看着方寒,方寒冲两人点点头,对李棠道:“穿这身?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李棠原地绕一圈,得意的问。

    “还是换一身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朴素点儿。”

    李棠打量自己:“不够朴素?”

    既不露肩又没露脐,包裹得严严实实,够朴素的了!

    王莹与宋玉雅抿嘴笑,王莹笑道:“李棠,你这身出去,哪个男人能拔出眼来?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!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出去!”李棠把他推出去,方寒摸摸下巴有点儿尴尬,走廊不时经过的女生都惊奇的看他。

    半晌后,李棠才拉开门,方寒打量一眼,简单的体恤衫,牛仔裤裹住浑圆长腿,简单朴实仍风情动人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给你介绍一下!……王莹,宅女一个,一天到晚不出门,不是在宿舍就是在图书馆!……宋玉雅,未来的名医!”

    李棠一指方寒:“方寒,我男朋友!”

    王莹瞪大明眸,真是男朋友!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,方寒感觉到目光中的怜悯之意。

    她很不看好两人的感情,方寒绝降不住李棠,终究难免伤心,先被罗亚男甩,还要被李棠甩,命苦!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你们是不是站在罗亚男一头?”

    “你们真在一起啦?”王莹歪头看方寒,真看不出有什么特殊啊,怎么先后得到两位大美女的青睐?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们怎就不能在一起?小王莹,你这话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王莹娇笑道:“宋姐也是这么想的吧?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感情的事外人没法说!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鼻子无奈的笑笑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跟你们没话说,走吧!”

    看两人走了,王莹感叹道:“真没想到!真没想到!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可能李棠觉得好玩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害了人家方寒!李棠可真够坏的!”

    “这方寒比侯少辉强得多!罗亚男看走眼了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“他很沉得住气,咱们这么说,他面不改色,一般人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因为宋姐你是美女吧!”

    宋玉雅哼一声:“美女说他坏话,男人更受不住!”

    “李棠那脾气,说翻脸就翻脸,要没点儿气量也受不了她!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笑了笑。

    王莹忙追问原因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男人都是贱骨头,在他们眼里李棠那坏脾气是魅力,像你这种小绵羊反而对男人没吸引力!”

    “说得跟真的似的,宋姐你又没谈过恋爱!”王莹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宋玉雅笑道:“我可是研究过心理学,读过爱情心理!”

    “纸上谈兵没用!”王莹笑道:“又没看你找到男朋友!”

    宋玉雅拿起书,淡淡道:“男人就那么回事,不值得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咱们宿舍就没一个正常的!”王莹大声感叹,做无语问苍天状,秀美而可爱。

    宋玉雅失笑:“你这宅女难道正常啦!”

    王莹嘻嘻娇笑:“咱们周末出去逛街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玉雅答应。

    王莹道:“让李棠把方寒叫来给咱们拎包,我就想看看他到底好在哪儿!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再让罗亚男把侯少辉叫来?嘻嘻!”

    “你还嫌不乱呐!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就怕侯少辉死皮赖脸的非跟来!”

    “罗亚男管得住他!”

    “咱们想法子为难为难方寒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李棠翻脸!”

    “正好试试她的心!”

    王莹翻身趴到床上,笑眯眯想着一个个主意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李棠与方寒出了校门往西,天府广场离海天大学不过两站公交,大多是溜达过去。

    “碰见罗亚男了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在人行道上,李棠双腿笔直修长,行走间有一种独特的韵律,优雅从容,冷艳逼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她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一定是提醒你小心我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的招数奏效了!”

    “未必。”方寒摇头:“她没一点儿吃醋的意思,你这招没用!……还是别浪费时间了!”

    李棠皱眉斜睨他:“方寒,你怕我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算是吧!”

    “胆小鬼,我能吃了你不成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你还是听罗亚男的!”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谢谢你的心意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李棠冷冷道:“我没说结束,就不结束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转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天府广场,广场东边是海鲜一条街,西边名品专卖店铺,北边各种小玩意儿的铺子,笔墨纸砚,小饰品,工艺品,五花八门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方寒与李棠闲逛,一边漫无目的的说话。

    “看到他们了吗?”李棠顾盼四周。

    方寒一指:“那边。”

    李棠顺势望过去,哼了一声:“他们倒挺惬意的,咱们过去!”

    “先喝点东西吧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李棠同意,罗亚男他们又跑不掉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一间甜品店,坐在店外遮阳伞下,两盘精致点心,一杯奶茶一杯果汁。

    “方寒,你挺忙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到晚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方寒看她不信,笑笑不多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物理系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你们物理系只有向上一条路,可这路又太远太高,三座大山挡着没什么向前的余地,你将来打算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搞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男的不都想挣大钱,找美女吗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吧。”方寒笑了笑:“谁不想成富豪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搞研究出息有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是什么人都有出息的。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他:“就你与众不同?”

    “我追求的东西跟大伙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追求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。”方寒笑了笑,低头轻啜果汁。

    “德姓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忽然侧身,罗亚男与侯少辉映入眼帘,李棠也转头望来。

    四人相对,李棠招招手:“罗亚男,你们也来这儿玩?”

    侯少辉过来伸出手,笑道:“方寒是吧,你好你好!”

    方寒起身跟他握手:“真巧。”

    看到两人在一起,他实在不舒服,却又不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侯少辉笑道:“咱们真有缘,罗亚男,一块儿坐吧!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罗亚男?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罗亚男扫一眼方寒淡淡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算了,还是不打扰你们约会了!”

    李棠明媚大眼瞪他:“你这人!”

    罗亚男淡淡道:“坐坐也好,老同学好久不见,聊聊天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能感觉到两女之间的火药味,李棠是演上瘾,玩得过火了,她们可别真闹翻。

    罗亚男坐李棠身边,与方寒面对面。

    侯少辉问:“方寒,你跟罗亚男是什么时候的同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从初中到高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老同学!”侯少辉点点头:“罗亚男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以后常联系,一块儿玩,我喜欢踢两脚球,方寒你平时玩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特别爱好,看看书,听听音乐。”

    “古典音乐?”

    “欣赏不了古典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方寒你不喜欢运动,这可不行,男人关键是阳刚之美,不运动就阳气不足,有空来找我踢足球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方寒,侯少辉是校足球队的主力前锋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高手,失敬失敬。”方寒微笑。

    侯少辉摆摆手笑道:“我不过是校队主力,比国家队差得远,收入也差得没边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校队还有工资?”

    “踢比赛就有钱,业余队的话,踢一场一千,嗨,也就蹭吃蹭喝,兄弟们一块儿图个乐呵,这点儿小钱没什么!”

    罗亚男一直默默垂头喝咖啡,心不在焉,偶尔抬头瞥方寒一眼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