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6章 教训
    第6章教训

    周二下午,方寒在图书馆时,李棠打来电话,语气不满,让他傍晚去她宿舍。

    方寒这才省起,沉迷伏龙桩,这两天忘了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进入伏龙桩妙境,每次站桩,咬牙捱过酸麻后妙不可言,浑身酥酥软软,飘飘欲飞。

    每次站完,他都能感到强大一丝,这种不停变强的感觉让他上瘾,恨不得每时每刻都站桩。

    葛思壮见他练得太狠,严格规定每天不能超过四小时伏龙桩。

    每天早晚练一小时龙息术,再加上四小时伏龙桩,六小时就没了,还有两天要家教,每天睡觉前还要给李棠打半个小时的电话,时间很紧张,前两天就忘了。

    两人打电话多是方寒听,李棠说,今天上了什么课,碰上什么奇怪的事,方寒偶尔言简意赅的点评两句,一针见血,两人再争论一番,半小时都不够用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海天大学十二号宿舍三零六,李棠换了牛仔裤与蝙蝠袖的网格长衫,双腿更显修长笔挺。

    王莹正翻一本英文杂志,笑道:“李棠,要见男朋友?”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,走到窗口往下看一眼。

    宋玉雅在上铺看书:“王莹说中了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你们两个少管闲事!”

    “宋姐,真让我说中了啊!”王莹仰头笑道:“李棠真有男朋友喽!前几天晚上一直悄悄打电话呢!”

    宋玉雅比她们大一岁,她读的是医学院,硕博连读八年,今年大三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王莹道:“请进!”

    方寒推门进来,吓了她们一跳。

    李棠迎过去:“你怎么上来啦?!”

    王莹忙披上外衣,她穿的是紧身练功服,曲线毕露。

    方寒目不斜视:“走吧?”

    李棠笑道:“灭绝师太怎么放你上来了?”

    楼下传达室的大妈号称灭绝师太,对男生绝不留情,谁也甭想溜进来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送了一条烟。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她不收礼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是没送对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打听过了,楼下阿姨的老公是学校的仓库保管员,老烟鬼一个,他送了一条好烟,她果然装看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吧,咱们走!”李棠转身道:“宋玉雅,王莹,你们见过吧?”

    方寒冲两女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走啦!”李棠朝两女摆摆手,扯着方寒出去了。

    门“砰”一关,两女回神。

    王莹惊奇的道:“李棠真有男朋友啦!”

    “是方寒?”宋玉雅皱眉。

    王莹摇摇头:“真没想到呢,李棠跟他谈朋友?”

    她们都了解李棠的脾气,心气高,且不说他貌不惊人,更着急的是,罗亚男甩了的男人,她绝不会去招惹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同乡吧。”宋玉雅道。

    “每晚跟她打电话的就是方寒!”王莹哼道:“我认得他声音!”

    “真要出大事了……”宋玉雅摇摇头。

    罗亚男知道了,两人能不闹别扭?

    她郑重叮嘱:“别跟罗亚男说!”

    王莹迟疑:“真不跟她说么?……还是说吧!……要不问问李棠?”

    宋玉雅稍一沉吟,纸哪能包住火,摆手道:“算了,实话实说最好!”

    王莹刚点头,罗亚男忽然进来了,吓了两人一步,脸色也变得不自然,赶紧各忙各的。

    罗亚男很敏感,觉出异样:“李棠呢?”

    王莹犹豫一下看宋玉雅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王莹,你说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莹无奈的道:“罗亚男,李棠的男朋友好像是……是方寒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?”罗亚男蹙起细长眉毛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王莹忙道:“刚才他还来宿舍接李棠,每天晚上给李棠打电话的就是他!”

    罗亚男脸色难看,宋玉雅道:“李棠真喜欢方寒?我看未必!”

    “他们挺聊得来!”王莹看到李棠每晚上打完电话都眉开眼笑,她没恋爱经验,也知道两人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会亲自问她!”罗亚男上了床,一声不发的拿起书看,一晚上一直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咱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在校园里,保持了距离,一看就知不是情侣。

    “看电影吧,最近有部国产大片挺火!”

    “好,看电影!”方寒答应,两人出校门打车,往西约五里有一座购物广场——天府广场。

    两人买了票就到进场时间,这部国产爱情大片最近炒得很热,观影多数是年轻人。

    电影很快开演,他们在第三排中央,前面是一对男女情侣,电影开演之后一直窃窃私语,说话声音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方寒敲敲前面椅背,竖起食指:“嘘——!”

    前面年轻人一脸横肉,扭头怒目瞪方寒:“干什么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两位请小点声。”

    “你管得着嘛!”年轻人冷笑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不说话了,对李棠道:“咱们换个位子吧。”

    影院空着一半座位,两人到后面的位子。

    李棠给了方寒一记白眼,他倒能忍,换了别的男人早就骂开,无论如何要打掉那小子的嚣张气焰!

    不过想想,现在年轻人个个心浮气躁,意气用事,他不够强势,却也沉稳让人放心,反正他不是自己的男朋友,做个朋友还好。

    她这般一想就平心静气了,很快进入电影里。

    电影结束后,李棠与方寒出来,才八点半,方寒要带她吃宵夜,李棠拒绝了,要坐公交早早回去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,车上人多,方寒找到一个靠外位子让李棠坐下,他站一边挡住她外侧。

    两人默默看着车窗,窗外是辉煌的灯火流光溢彩,公交车穿梭在都市的繁华与喧闹中。

    这一切会让人觉得自身的渺小,自己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,灯光变幻,心绪随之翩翩起浮。

    人慢慢多起来,大伙挤成一团,方寒被挤得贴着李棠,他感觉又敏锐,幽香与温软从手臂处传来。

    车猛的一刹,人们如潮水汹涌,他忙微蹲身体,自然站出伏龙桩,稳稳扎住身形。

    他皱眉,忽然踏前一步,捉住一光头青年的手,把他手里一个布包夺下,塞回前面老者怀里。

    老者六十多岁,衣服寒酸,满是皱纹的脸布满愁苦。

    他看着方寒,张张嘴却说不出话来,方寒摇头笑笑,那小伙子则恶狠狠瞪了方寒一眼,直接下车。

    李棠蹙眉看他,方寒笑笑,静静看着车窗,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。

    三站后方寒拉李棠下车,车内外温差大,海天市又是海洋气候,秋天白天热晚上凉。

    李棠缩缩身子:“那是小偷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提前下车是怕他报复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伸手招一辆出租车,拉开门让李棠进去:“我还有点儿事,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棠按住车门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去一个朋友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李棠斜睨他:“不准再忘打电话!”

    方寒忙点点头,待她进去后关上门,拍拍车身,出租车一溜烟儿走了。

    另一辆出租车停在他跟前,下来四个小伙子,打头的正是车上偷老头钱包的光头青年。

    “小子,挺横啊!”这小伙子一脸的精悍,冷笑着朝方寒逼近。

    方寒往左右看看:“这里不太方便,进去说吧!”

    旁边是一条小巷,里面路灯坏了,也没监控摄像头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知趣,走!”四个小伙子围着他往里走到巷子最里头,是个死胡同,灯光昏暗,与小巷外好像不是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偷小摸没什么,可那老人贫寒,又得病,这笔钱是看病救命的,你偷了去,让他怎么活?!”

    “哟,小子还挺正义感!”四人冷笑。

    一个小伙子冷笑:“多管闲事要出人命的,哥几个把你捅了也白捅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盗窃与杀人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没人知道!”带头的小伙子冷笑:“只怪你多管闲事,大伙动手吧!”

    “真要捅了他?”

    “先打断他狗腿再说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四人朝方寒扑去。

    方寒如两个滑步四个肘击一瞬间完成,他们懵懂中倒地,剧烈咳嗽拼命喘气,胸口剧痛。

    “啊!”“啊!”“啊!”“啊!”四道惨叫声中,方寒一一踩过他们胳膊,走出小巷。

    “有种的留下名号!”他们抱着右手嘶声大叫。

    方寒面色沉肃,眉毛动了动又转身回来,一一踩断他们另一胳膊,才慢慢的离开,走到一半忽然停住。

    李棠正站在巷口静静看着他,明媚大眼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自己警惕太差,竟没发现李棠在,看她眼神就知道她看到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