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5章 拜师
    第5章拜师

    沈晓欣起身:“吃饭了么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沈娜,拿课本卷子过来!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沈娜无精打采的答应一声,拖拖拉拉出去,好一会儿没回来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方寒喝茶还是咖啡?”

    “茶吧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起身出去,很快端进一杯茶。

    方寒接过茶道谢,是上好的雨前龙井,价格昂贵。

    “我平时不大喝茶,家里只有它,喝不惯我下次换!”

    “雨前龙井,很好了!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跟小钗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我跟葛大哥算是忘年交吧。”

    “沈娜贪玩,讨厌数学英语,请了几个家教都不成,劳你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娜有什么爱好?”

    “唱歌、跳舞、画画,还迷恋那些明星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你又说我什么坏话啦!”沈娜慢腾腾挪进来,把怀里一摞书重重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方寒拿起课本翻了翻:“所有的卷子也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要卷子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拿来就是!”

    沈娜不情愿的出去了,拿一大摞卷子进来,方寒道:“沈女士,这些卷子我先拿回去看看,周四再来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颌首: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沈娜还好,方寒研究过她的卷子,了如指掌她短板与长处。

    针对她姓格,方寒尽量讲得生动有趣,把每个知识点化繁为简,化简为繁,深入浅出。

    她很聪明,进步很快。

    他教沈娜时,沈晓欣坐旁边看文件,方寒不显尴尬,当她不存在,情有可原,换了自己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方寒明白,沈娜这么乖巧是因为被自己震住,奥数的题不是什么人都答得上来。

    周六清晨,他独自在别墅吃过饭,正犹豫要不要去葛思壮家,手机响了,葛思壮大声道:“小方,赶紧过来!”

    方寒应一声,骑自行车赶到葛家,葛思壮与一个老者在菜园里锄草。

    周四刚下过一场雨,草噌噌的长了一截。

    方寒打声招呼推开铁门进去,葛思壮与老者转身望来,葛思壮呵呵笑道:“来来,小方,这是我老爹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问好。

    这葛老爹与葛思壮五官相似,圆脸,五官英武,比葛思壮威严,浑身有一股子铁血气势。

    方寒对气势尤为敏感,知道葛老爹是上过战场,真杀过人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不错。”葛老爹点点头:“走,上去过过手。”

    “爸,让老葛动手你瞧着就是。”周小钗穿一身月白居家服出来劝阻,招招手:“方寒,小欣对你很满意,夸你聪明呢。”

    葛老爹瞪她一眼,背着手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周小钗跟上来:“爸,老不以筋骨为能,妈在电话里叮嘱不让你跟人动手!您要真动手,我可得打小报告了!”

    “哼,老婆子就爱多管闲事!”葛老爹愤愤然,瞪一眼葛思壮:“你找的好媳妇!”

    葛思壮嘿嘿笑:“爹,小钗说得有理,我动手您瞧着就是!”

    葛老爹鄙视的瞪着他:“真没用!”

    葛思壮装作听不到,老大别笑老二,他对老妈还不一样,上梁不正下梁歪!

    他笑眯眯的道:“小方,拿出真本事给老爹瞧瞧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答应。

    说话功夫三人进了练功房,葛思壮与方寒二话不说开打,一口气打了半个小时,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葛老爹一言不发的盯着方寒,待他们停手,他点点头:“嗯,确实不错!……不错!”

    葛思壮精神一振,冲方寒直乐。

    两人下楼洗澡,然后坐到客厅沙发上,品着周小钗刚沏好的茶。

    葛思壮放下茶盅,正色道:“方寒,想不想拜我为师?”

    方寒一怔,缓缓点头:“求之不得!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老爹松口了,为你破例一次!”葛思壮正色道。

    方寒知道这里面的规矩,压下沸腾的喜悦,毫不犹豫的端起茶盏,跪地双手敬茶。

    葛思壮接过茶盅,缓缓喝了,扶他起来:“今天之后,你就是我葛思壮的弟子了!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!”方寒声音透着浓重喜悦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苦心人,终于等到了这一天!

    葛老爹摸着胡子暗自点头,这个年纪能这么沉得住气,确实是奇才,值得造就!

    他绷着脸盯住方寒:“方寒,你要记着,入我葛家之门,须得遵我葛家规矩,武功绝不能外传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葛老爹叹了口气,摇头道:“我葛家武学源自三国蒙平葛家,祖上阴德庇护,一代代传了下来,要在这一代失传愧对祖宗!”

    他说着瞪一眼葛思壮,葛思壮低下头。

    葛老爹叹道:“没办法,世道如此,武学没落,方寒你与咱们葛家武学有缘,但愿别在你手上失传!”

    方寒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身为葛氏弟子,不得为非作歹,不得卖国求荣,记住这两条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你们师徒自己说吧!”葛老爹起身上楼了,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葛思壮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方寒,恭喜,如愿以偿啦!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母!”方寒抱拳微笑。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起来:“从今以后就是一家人啦,每天晚上过来吃饭!”

    “太麻烦了……主要是太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忙?”周小钗笑道:“大学生不是挺清闲的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搞研究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进军队?”葛思壮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做个科学家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呵呵笑两声:“文武双全呐!”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方寒,搞科研挺苦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这是我父亲的理想,我要替他完成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难得你小子一片孝心,好吧,有时间就过来,让你师母做好吃的,你正是需要营养的时候,听说还弄了一个家教?”

    “沈晓欣女士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沈娜是吧,很皮,不好管,该骂就骂,看在你师母的面子上,沈晓欣也说不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道:“方寒,沈晓欣挺冷淡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小钗道:“她姓子就那样,很少笑,不是针对你,……她是个画家,经营一家画廊,不食人间烟火,人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沈晓欣年纪不小,也该成家了!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周小钗叹口气:“大学时候她交了个男朋友,没毕业就去世了,大学一毕业她就有了沈娜,不想再成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了!”葛思壮摇头:“人是挺漂亮,就是太冷,我都不敢跟她说话!”

    周小钗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沈娜真是她女儿?”方寒道:“两人没差几岁吧?”

    沈娜十七,沈晓欣看起来二十六七,不可能十岁就有女儿,不过两人长得有点儿像,别人都会以为沈晓欣看着年轻。

    “……收养的。”周小钗低声道:“方寒,千万别说出去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她们还挺有母女相呢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方寒随我来!”葛思壮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葛氏心法核心是桩功,第一种是伏龙桩,你要能练好这一桩,就能达到我这水准。”

    “伏龙桩……”

    “伏龙桩是苦功夫,吃不了苦可不成,我小时候差点儿没被老爹打死!”

    “真这么神效?”

    “吃多大苦有多深的功夫!”

    “我会追上师父你的!”

    “那我拭目以待!……诀窍很简单,一共十句话,但没个把月你摸不着门,跟着我一点一点做,别急。”

    他把伏龙桩诀窍说出,一句一句解释,方寒不停的点头,听得很入迷,他对身体了解极深,远胜一般人,体悟得也深。

    他精神强,感觉敏,感觉身体极笨重,这些天切磋,他对身体掌控渐强,身体反应渐渐跟上思维。

    桩功是静功,恰好避开他短处,扬其长处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葛思壮看着方寒摆出的伏龙桩,满意的点点头:“不错,到位了,就看你能坚持多久了!”

    方寒眨一眨眼,身体不动。

    葛思壮出去拿一马扎坐到对面,方寒很快大汗淋漓,仍一动不动,甚至双眼都不眨一下,整个人静止一般。

    “方寒,刚开始站十分钟就不错了,别急,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能坚持多久。”葛思壮又提了一壶茶进来,慢悠悠喝着茶,茶香在屋里飘荡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过去,方寒汗出如浆,脸红如枣,仍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葛思壮不喝茶只盯着他,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他忽然一步蹿出去扶住方寒,方寒直挺挺往后倒,脸白如纸,身体抖动像癫痫发病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够狠!”葛思壮摇摇头,托着他慢慢放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小子,练功不是拼命!”葛思壮笑道:“别真练出个好歹来!”

    方寒虚弱的笑笑,勉强站起来在屋里走几圈,挥挥胳膊踢踢脚,片刻后赞叹:“好个伏龙桩!”

    “感觉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力量强了!”他感觉精微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今天你就练到这儿吧,练得太狠,营养跟不上反而亏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方寒终于捉到一线希望怎么会放手,摇头道:“让师母给我做点儿好吃的补补,我接着练!”

    “随你!”葛思壮瞪他一眼:“一口吃不成胖子,伏龙桩站上半小时才有效,两个小时是一道槛,两小时后才能真正增强体质,你试试看吧,别明天站不起来就好!”

    方寒狠练一番,晚上留在葛思壮家睡,成为徒弟就成一家人,不讲客气。

    第二天他下不了床,是葛思壮过来背他下床,放到餐桌旁,沈晓欣把菜端上来,很丰盛。

    “真练通了,站多久都不会累,像有气托着你,越站越舒服,浑身骨头痒,融化一样,找到这感觉没?”

    方寒正捧着一条羊腿啃,停下来想想:“有过一次,好像有东西托着,浑身轻飘飘的,我有点儿慌,动了一下就没感觉了!”

    “有点儿入门了!”

    “方寒,晚上回来吃饭!”周小钗又给方寒添一碗饭:“我让司机接你,来回不用半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理!”葛思壮点头:“晚上过来,你这么个狠练法,不吃好的身体受不住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!”方寒点点头:“不过师母,我周四周五晚上七点半家教,得早点儿!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事儿多!”葛思壮没好气的瞪他一眼:“小钗,实在不行就请个保姆!”

    “我亲自来吧。”周小钗笑道:“周四周五晚上早早吃饭,平时可能要晚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葛思壮摇头道:“小子,面子不小,身家数亿的董事长亲自下厨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多谢师母!”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道:“一家人别客气,你呀,跟你师父学武艺,别学他那些毛病,文雅点儿,不然找不到女朋友!”

    葛思壮不屑的哼一声。

    方寒摸摸头,有些不好意思: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“大学要谈恋爱的,校园爱情最纯粹美好,进了社会就不一样了!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师母,我要才没才要貌没貌的,哪个女孩子会喜欢我,我早就死了这个心!”

    “那是她们不识货,方寒你稳重成熟,又忠厚老实,哪个女人找了你可是烧了高香!”

    “小钗你就甭给他鼓劲了,他笨嘴笨舌的,长得又不起眼,确实不讨女孩子喜欢,你们女人都喜欢那些夸夸其谈,华而不实的家伙!……小子,你最好还是找个女人,伏龙桩练到后期,没女人太难熬!”

    方寒挑眉头好奇的看他。

    葛思壮嘿嘿笑:“吃饭吃饭!”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