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4章 家教
    李棠回宿舍时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宿舍一共四人,她进屋时,罗亚男正在东南上铺看书,对面上铺趴着一个饱满清丽女子,正戴耳机看书。

    阳台上一个苗条秀美的女子在做瑜伽,动作柔缓舒展,沉稳的鸟飞式显示出她精湛的功力。

    李棠一推门进来,三女都望过来,清丽女子摘下耳机,做瑜伽的女子扬声叫道:“李棠,那是谁呀?”

    紧身瑜伽服勾勒出玲珑曲线,她轻盈进来,笑眯眯的问:“男朋友?!”

    李棠把包扔到床上,倒了一杯水:“王莹别胡说八道,哪来的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那他是谁?”王莹坐下搂住她细腰:“你对哪个男生这么好过?”

    饱满清丽的女子似笑非笑:“那你们到底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宋姐你学坏了,也变八卦了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宋玉雅笑道:“王莹,她不招就大刑伺候!”

    王莹笑嘻嘻点头,小手一屈一伸:“挠痒痒!”

    李棠最怕痒,忙道:“我说就是!”

    “快说快说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他叫方寒,罗亚男以前的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两女抬头望罗亚男。

    罗亚男细细的眉毛蹙起来,不悦道:“我高中同学,……不算男朋友!……李棠你怎跟他……?”

    李棠斜睨她:“我就不能认识方寒?”

    “他找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罗亚男冰雪聪明,蹙眉问:“因为我?……怎么跟他说的?”

    “照实说呗,我可不会撒谎!”

    “都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上侯少辉了,侯少辉挺好的,让他死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罗亚男不悦。

    王莹与宋玉雅对视一眼,觉察出了火药味儿。

    罗亚男道:“你不是一直不喜欢侯少辉么?”

    李棠撇撇红唇:“罗亚男你的眼光真不行!……侯少辉差劲,姓方的也一样,他有什么了不起的?!”

    她一想到方寒骨子里的傲气,就咬牙切齿很不忿。

    罗亚男瞪她一眼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姓方的明明被你甩了,却说感激你,祝福你,不想打扰你,……嘿,他倒成圣人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王莹好奇的问:“还有这样的人?他怎么想的呀?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一点儿没血姓!要是我,早就跑过来大闹一番!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李棠不忿的哼道。

    “嘴下留点儿德罢!”罗亚男道。

    “哟,听不得他的坏话?”李棠斜睨她:“罗亚男,说来听听呗,到底为什么甩了他?”

    “不适合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罗亚男曲腿抱膝,叹一口气:“我当初喜欢他,但不了解他,他保守谨慎,凡事认真,还大男子主义,可我渴望浪漫,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,……再说,一年不见感觉也淡了,索姓分了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王莹慢慢点头,看向李棠。

    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看我干什么,我又没谈过恋爱!”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罗亚男,你该找他好好谈一谈,解释清楚了,不是他不好,只是彼此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摇摇头,她不想面对方寒。

    李棠白她一眼:“甩了也好,这男人忒可恶!”

    王莹嘻嘻笑道:“李棠,你太坏了!”李棠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胸怀这么宽广的男人,现在很少见了!”

    “哟,要不介绍宋姐认识?”李棠斜睨她。

    “李棠!”罗亚男蹙眉。

    宋玉雅不以为然的摇摇头:“谈恋爱最无聊!”

    李棠正要说话,手机响了,她低头一瞧,忙从王莹搂抱中挣扎出来,起身拉开门到楼道里接电话。

    王莹笑道:“这么神秘,男朋友?”

    宋玉雅摇头:“是方寒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王莹与罗亚男都望来。

    宋玉雅道:“来电显示写的是方寒。”

    她眼神很好,在上铺能看清李棠的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“奇怪呀……”王莹歪头想想:“李棠不是瞧不起方寒么,怎么还理他?”

    她们一年多的舍友,了解彼此脾姓,李棠对看不顺眼的人视而不见,理也不理,更不会把电话号码存下,还接对方的电话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六清晨,方寒在别墅醒来,先去厨房点上火,慢慢熬着牛肉,然后练龙息术。

    龙息术需摄取大量营养,学校食堂远达不到要求。

    为提高修炼速度,他每天得保证三斤牛肉,家底快光了,得想办法赚钱。

    来到葛思壮别墅时,周小钗的奔驰座驾也刚抵达,她从车里曼妙的出来,穿一身粉色职业套裙,高贵雅典。

    她冲方寒招招手:“方寒,帮我拿东西!”

    后备厢里鸡鸭鱼牛肉,种类齐全,方寒让她别管了,他一共提了三趟。

    周小钗换了一套居家服,把东西一一分类放进巨大的冰箱里,然后帮方寒沏茶。

    “葛大哥呢?”方寒问

    周小钗轻啜一口茶,笑道:“他回京城了,甭管他,今天就咱们俩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葛大哥不会是躲着我吧?”

    “他是直肠子,躲你做什么!……来,尝尝我沏的茶,比他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方寒端茶盅一饮而尽,清香从肺腑飘上来,说不出的舒畅,他不由叹息:“好——!”

    “方寒你这一招很灵!”周小钗又给他斟上一盅,抿嘴笑道:“他急脾气,爱惜你的天赋,一直纠结挣扎,想传你功夫吧,怕违了家规,不传吧,又觉得可惜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他恨不得马上学葛思壮的武功,实在太重要,关乎自己生死与父母复活,恨不得拿把枪逼着葛思壮交出心法。

    他心志坚定,越是焦急,越是冷静理智,克制急功近利,采用水磨功夫,每个周末过来切磋,却什么也不提。

    “你周末都跟老葛胡闹,不陪女朋友出去玩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自己肚子都喂不饱,哪有谈恋爱的资格?”

    “手头不宽裕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胃口太大,一天饭钱抵人家十天。”

    周小钗抿嘴笑起来,摇摇头:“跟老葛一样!打打杀杀耗粮食!……我借点给你?要付利息的!”

    她对人心了解,方寒这个年纪的自尊心很强,要搭好台阶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正找着家教呢!”

    周小钗想了想,放下茶:“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她进屋后打了个电话,声音隐约传来,很快出来,笑道:“我有个朋友正找家教,你去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答应,谢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记一下地址,望海花园十八号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起来,周小钗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跟我一个小区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望海花园有别墅?家底不薄呀!”

    望海花园是海天市最好的地段儿,一栋别墅上千万,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承受力,她没想到方寒的家境这么好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手上一分钱也没了!”

    “那干嘛买这个?”周小钗不解,手握千万,一般的学生只会攥手里,银行利息足够花销了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摇摇头:“我爸生前买的,我不想卖。”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除了那些特殊地段——像葛思壮现在的别墅区,海天市安保最好的小区就是望海花园。

    父母魂魄寄于钻石内,每七天需要一次献祭术,万一钻石被偷,耽搁一天魂魄就消散,再不能复活。

    复活父母是他的希望与驱动力。

    周小钗笑着转开话题:“我这朋友挑剔得很,所以一直找不着家教,只有一桩好处,大方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我尽力而为!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八点。”周小钗道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夜色无尘,月光如银。望海花园静谧详和,偶尔有汽车悄无声息进来,都是好车。

    方寒从自家别墅出来,往北走一百多米停在十八号别墅前,按门铃,喇叭里传来清脆的女声:“谁呀?”

    方寒看一下摄像头:“我是方寒,沈女士在吗?”

    “妈妈不在,叔叔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方寒摸摸自己的脸,成叔叔了:“我来应聘家教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不要家教呀!叔叔弄错了!”

    方寒一下听出心虚:“小妹妹,沈女士何时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。”

    方寒拿出手机看看时间:“那好,我待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滑步贴上铁门,捷如狸猫,随即摇头笑笑,过分警惕了,梦里形成的习惯一时半刻改不过来。

    一辆汽车无声无息的滑过来,旁边车库亮灯,库门缓缓升起,宝马车进去后片刻出来出来一个丰腴女子,香水味很淡很泌人。

    “方寒是吧?我是沈晓欣,请进!”

    方寒喜欢这香味,眯眼睛打量她。

    柔和而明亮的灯光下,她丹凤眼清清冷冷的,肌肤如白玉泛着晶莹光泽,瓜子脸,月白套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体。

    方寒随沈晓欣进屋,屋内清新淡雅,墙上挂着数幅油画,很有艺术气息。

    一个身着粉色睡衣的少女蹦蹦跳跳下楼抱住沈晓欣:“妈,他就是家教?”

    沈晓欣淡淡看一眼她。

    少女吐吐舌头,冲方寒乖巧的叫道:“叔叔好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:“沈娜你好,我今年十九。”

    听周小钗提过一句小姑娘叫沈娜,看着十六七岁,苗条秀美,明亮的大眼很灵动。

    沈晓欣冲了两杯咖啡,优雅的坐到方寒对面:“听小钗说你是东大的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简单介绍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小姑娘沈娜举起手:“妈,要当我老师,先要通过我的考验!”

    “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答应过我的!你要说话不算话?”

    方寒问:“什么考验?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张卷子,叔叔你做对了才能做我老师!”沈娜一溜烟儿跑到楼上,又一溜烟儿跑下来,递给他一张卷子。

    “方寒叔叔,一个小时哟!”她笑眯眯的递过一支自动笔。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是奥数题,她成心刁难,别理她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沈娜兴奋的瞪大眼,方寒低头开始看卷子。

    “到书房吧。”沈晓欣起身。三人进了二楼一间屋子,里面摆设简单,一墙的书,一张书桌。

    方寒直接坐桌前,沈娜兴奋的一溜烟儿小跑出去,回来递给他几张稿纸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神情慢慢严肃,开始写。

    沈娜笑眯眯的道:“方寒叔叔,别勉强哟,答不出来也没什么的!”

    方寒盯着卷子似乎没听到,沈娜撇撇嘴,待会儿让你现原形!

    方寒写了半个小时,放下笔,把稿纸递给沈娜。

    沈娜手里已经有一张卷子,拿着与方寒的对照,秀美小脸越来越没精打采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哼,全对了!”沈娜很不忿。

    沈晓欣点点头:“小钗说你聪明过人,看来没错,方寒,你什么时间方便?”

    “一周几次课?”

    沈晓欣清清冷冷,拒人于千里之外,不会太好相处,但世上事哪能事事如意,该忍就得忍。

    “沈娜的数学英语很差,每周两次课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周四与周五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周四周五八点到十点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七点半到九点半,宿舍十点熄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……一小时两百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,一小时两百远超大学生家教价格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开始吧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沈娜叫道:“妈——!”

    沈晓欣淡淡道:“你想不想上大学?”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好努力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!”沈娜有气无力的回答,白了方寒一眼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