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3章 打赌
    来到练功房,两人没说两句就开打。

    葛思壮速度快力量大,皮厚抗揍,方寒招式精妙,两人棋鼓相当,一口气打了半个小时,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到楼下冲了澡,坐下品茶。

    葛思壮嗜茶,茶艺极好,方寒现在也喜欢上了,大汗过后几盅清茶下腹,浊气尽除,周身清虚,别有一番妙滋味。

    “方寒,听小许说,你想学我的功夫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我功夫是家传,有家规,传子不传女!”

    “不能通融?”

    葛思壮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把玩着茶盅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葛思壮叹口气:“我只有一个女儿,眼见着功夫就要失传了,也挺着急,可家训不能违,没办法啊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“打完了?什么时候吃饭?”周小钗从厨房出来。

    葛思壮道:“开动吧!”

    周小钗觉察气氛不对,方寒低头沉默,葛思壮也没了平时的笑嘻嘻,她眼波扫过两人,没多问。

    方寒进厨房帮忙端菜,六道菜一个汤摆上桌,周小钗提前醒了一瓶红酒。

    她厨艺确实极好,方寒也不客气,与葛思壮一块儿把菜吃得精光,周小钗笑晏晏看着他们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这六菜一汤都是上好的食材,有海参有鲍鱼,虾鱼牛羊肉,还有珍贵的菇类,对身体大补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方寒就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怎么啦?”周小钗收拾着碗筷,漫不经心的问。

    葛思壮摇摇头:“小方想学我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哼,又是家规!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传给小方,这小子是奇才,可家规不能违!”

    “你就死守着那老掉牙的家规吧,就那破功夫,失传了更好!”

    葛思壮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你不懂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不懂!”周小钗白他一眼进了厨房,葛思壮烦躁的走来走去,叹了口气重重坐下。

    随后两周,方寒仍来切磋,好像没有先前那番对话,两人打起来很痛快,都能感觉到彼此的进步。

    周小钗都在家,每次都做一大桌好菜,方寒不拿自己当外人,风卷残云的大吃。

    周小钗调查过方寒,怜他孤苦,嘘寒问暖,葛思壮常笑着跟方寒说,女儿不在身边,她一腔母爱落在他身上了。

    方寒能感受到周小钗的真心关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三傍晚,方寒正离开图书馆去食堂,手机响,停自行车接通。

    “老二,到天水阁!”张大江洪亮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方寒皱眉,他不想去天水阁。

    “我请客,少啰嗦,赶紧过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!”

    方寒踏进灯火辉煌的大堂时,目光一扫,大厅所有人尽收眼底,眉头轻皱。

    “老二,快来!”张大江挥手大喊,半个大堂的人齐齐望过来。

    张大江浑不在意众人眼光,用力挥手。

    方寒忙招招手,快步过去,余光瞥一眼不远处桌子,脸色平静如常。

    那桌一共五人,四女一男,罗亚男、李棠,还有两个美貌女子,再加上侯少辉。

    张大江这一嗓子,罗亚男看到了方寒,她也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桌边,宿舍三人加上一个女生,圆脸,杏眼柳眉,很妩媚。

    “来来老二,介绍一下,我女朋友张雨瑶。”张大江揽着她香肩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方寒冲张雨瑶点头微笑,又冲张大江摇头:“又一朵鲜花插在那什么上!”

    张大江得意的嘿嘿笑:“老二,这就叫本事!”

    张雨瑶白他一眼,羞涩的低下头,不大好意思看方寒。

    张大江圆滚滚的貌不惊人,可姓格风风火火,一张嘴能把死人说活了,很擅长交朋友,加上家里有钱出手大方,得美人儿心不算稀奇。

    何磊笑道:“老三别得瑟了,赶紧点菜!”

    “今儿个高兴,可劲儿的点,别给我省钱!”张大江豪气的一挥手。

    方寒不让罗亚男影响自己,冲何磊与李彬笑道:“好啊,咱们也甭客气啦,我来!”

    他招招手,服务员拿来五份菜单,他不看菜单,如数家珍一口气点了十个菜,何磊与李彬听着方寒报的菜名,看着菜单上的价格,摇头直笑。

    张大江翻白眼:“我说老二,你还真不客气呐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给你在美女跟前表现的机会!”

    他曾抗议老二这个称呼太不雅,何磊李彬都改叫他名字,就是张大江死不改口,老二老二叫得欢实。

    李彬笑道:“方寒是这儿的熟客啊。”

    张大江深以为然的点头:“看点菜这麻利劲儿,不是一两次了!……说说,请哪位美女了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,他还真不愿来这儿。

    菜上得很快,众人开吃,方寒如风卷残云,他们见怪不怪,筷子飞快,顾不得在美女跟前的风度,气得张大江直叫一帮吃货,太不给自己长脸了,张雨瑶抿嘴笑个不停,觉得很有趣。

    方寒正低头猛吃,张大江他们四个却停了筷子,方寒觉察有异,嗅到淡淡的幽香,扭头看,李棠站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她一袭淡黄色连衣裙,亭亭玉立,正冷冷瞪他。

    她冷艳逼人,容光压得张雨瑶黯然失色,他们都被镇住,怔怔看着,一向伶牙俐齿的张大江也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方寒起身:“你也在。”

    “过得挺不错呀!”李棠冷笑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打扰你们了?”

    李棠一听这话就冒火,太不男人太窝囊了!换了一个男人还不冲过去,闹个痛快!

    她压着火,哼道:“过去坐坐吧!”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方寒能忍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方寒一眼扫过去,与罗亚男目光相遇,罗亚男倔强的与他对视,方寒暗自叹口气。

    曾经,两人不必说话,目光与目光相接就涌出柔情蜜意,满心喜悦,如今再相望,却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良久,旁人都觉出异样。

    方寒缓缓转开目光,对李棠摇头:“算啦,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李棠似笑非笑:“怎么,还没放下呢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:“就算是吧!”

    李棠冷冷道:“你这样的,哪个女人能跟你?!”

    方寒仍不动怒:“这就不劳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对阵之际无所不用其极,用语言攻击干扰对方,乱其心,自己便多几分胜算,他梦中经历得多了,如今言语扰不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李棠深吸一口气,压下恼火,哼道:“那咱们出去走走吧!”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发呆的张大江他们,点点头:“好吧!”

    张大江他们目送两人离开,惊奇的对视。

    张大江叫道:“好个老二,深藏不露啊!”

    何磊与李彬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张雨瑶好奇的问:“她是谁呀,好漂亮!”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也算个美人儿了,但跟李棠一比,简直变成丑小鸭了,这般绝色美人儿太少见。

    张大江哼道:“老二这家伙,回去得好好审!”

    “两人好像不太对付。”何磊道。

    李彬点点头。

    张大江哼道:“不怕不对付,就怕客气,依我看呐,她对老二有意思!”

    何磊与李彬都摇头,换了一个美女他们还信几分,李棠,他们一点儿不信,她太耀眼,两人不般配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人出了天水阁,穿过滨海大道来到海滩上,踩在细细的沙滩听着海浪的声音。

    半晌后,李棠开口:“方寒,其实你挺有希望的,争取一下吧!”

    方寒望着大海,摇摇头:“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真够无情的!”李棠冷笑。

    她这一段时间翻来覆去的想,揣摩方寒的心思,他到底是怎么想的,真能放得下?很不对劲儿!

    开始时觉得方寒窝囊没用,不像男子汉,琢磨到后来,慢慢品出不一样的味来,好个方寒,他这是傲气冲天,是狠毒无情!

    “你真要放弃罗亚男?”李棠问。

    方寒看着大海:“她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!”

    “哼,无情无义!”李棠冷冷道:“从前觉得你挺老实忠厚的,没想到你是这种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不想再提她了!”

    李棠蹙眉。

    她本来有一肚子的话,想告诉方寒罗亚男现在挺犹豫的,稍一努力就能把她夺回来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很感激你的好意,不过世上比我不幸的多的是,这点儿磨难没什么大不了!”

    他知道李棠这么帮自己是可怜自己的遭遇。

    李棠艳光四射,姓格不好,但心地善良,他隐隐担心自己会动心,爱上这种女人是自虐,斩断妄念,免得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李棠明亮眼波扫他,轻哼道:“我有一招,一定能夺回罗亚男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“不信?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找个女人扮你女朋友,罗亚男见了一定受不了,乖乖回你身边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:“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!”

    “我了解罗亚男,自从看到你后她一直不开心,很纠结,……你一追,她就顺水推舟回到你身边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他也了解罗亚男,即使后悔也会一条路走到黑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!真让人上火!”李棠没好气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咱们说点儿别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相信我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棠咬了咬牙:“方寒,敢不敢跟我打赌?”

    “怎么赌,赌什么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赌我的法子有没有效!……没效果算我输!”

    “赢了如何,输了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输了,给你找个女朋友,包你满意,……我赢了,你假扮我男朋友,挡住那些烦人苍蝇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话不对,你赢的话,罗亚男回我身边,怎能当你男友?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,我会跟罗亚男说!”李棠挥挥手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一个大男人这么不痛快,敢不敢赌,一句话!”

    “好,赌了!”方寒笑起来,李棠美艳无比,跟她在一块儿,倒是没了烦恼,陪她玩玩也挺好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不过我上哪儿找人扮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没一个女姓朋友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方寒摇头,他这一个多月一直闷头学习,周末去葛思壮家,宛然一宅男,跟班里的女同学都没搭上话,哪里认识女姓朋友。

    “你做人太失败!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不语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李棠想了想:“要不,我扮你女朋友吧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?”方寒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李棠沉下粉脸,冷冷道:“我配不上你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罗亚男不会信啊。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不要紧。”李棠哼道:“她会疑神疑鬼,绝对受不了!”

    她越觉得高明:“女朋友是我,她更受不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会坏了你们的交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臭丫头也该治治了!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十几年的交情岂是说没就没了,吵两句过几天就和好,两人从小到大,打打合合不知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李棠冷下脸没好气的道:“你这人真不爽快,我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怕的!”

    方寒望着远处的海面沉思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犹豫的?!”李棠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这不成你赢了吗?”方寒摇头失笑,先做了她的挡箭牌。

    他一拍巴掌:“……好吧,那就试试!”

    李棠笑眯眯的道:“方寒,提前说好了,咱们可是假扮的,绝不能假戏真做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抢了我的话!”

    “哼,臭美!”李棠撇撇嘴,又抿嘴笑了:“我帮你,你也能帮到我,做挡箭牌挡住那些苍蝇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那我吃亏了,追求你的不泛那些富二代,官二代吧?我岂不是要倒霉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东南大学的,怕他们做甚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不以为然的摇头,东南大学也不是净土,他武功再强也强不过权势的力量。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那你到底干不干?”

    “试试吧!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想了想:“那好,今天开始,晚上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方寒挑挑眉毛。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总要有一个过程嘛,太突兀了她不会信,这丫头还是挺聪明的!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星期六到宿舍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得瞅个她不在的时间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

    “这叫欲盖弥彰!”

    “……有道理。”方寒笑了,李棠的心计倒不少,挺会算计人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,找个机会让她看到咱们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厉害!”方寒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