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25章 访谈
    太阳从海面上跃起,光芒万丈,照亮了两人,海风吹着脸庞,孙明月坐了一会儿,有些无聊:“真会有船吧?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应该会有,……要,咱们自己造个船回去?”

    “你会造船?”

    “没造过,”方寒道:“可惜了那艘船。.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捞起来补一补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毁得挺彻底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彻底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散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办法了……”孙明月手搭到眉上远眺,看得眼睛都直了,浩淼的海面仍空荡荡的什么没有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了怪,照理说总会有去海天港的船啊。”孙明月拿一根树枝无聊的挥动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别在这儿晒了,先回去休息,有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弯腰要抱她起来,孙明月忙摆手嗔道:“我没那么娇贵!”

    方寒停住:“不怕晒黑了?”

    “晒一晒更健康!”

    “你们女人不是巴不得自己更白嘛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男朋友,有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“冷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孙明月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现在是不成熟,但要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嘛,小伙子很有前途!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孙明月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真没船过来,咱们真要在这儿过一辈子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:“就是只剩咱们两个,我也不会嫁给你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伤自尊了!”

    “你皮厚如墙,还能伤着你自尊?!”孙明月没好气的道:“别乌鸦嘴,一定会有船的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站起身来,忽然仰天一声长啸,吓了孙明月一跳,这啸声宛如雷声滚滚,天空好像都要炸开。

    啸声仿佛乌云滚滚传荡开去。

    “你鬼叫什么啊!”孙明月扭头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引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异想天开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,心怦怦剧烈跳动,啸声太响了。

    她暗想,海面视野开阔,真有船一眼就能看到,啸声才能传出去多远啊,怎么可能吸引船过来!

    方寒又一声长啸,然后又跟着几声长啸,啸声连绵不绝,一声跟着一声,形成叠加,越发的响亮,在天空轰隆隆响,仿佛巨雷滚动,声势惊人。

    孙明月知道是他发出的声音,一颗心仍快要跳出腔子,忙捂住耳朵,却挡不住轰隆声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方寒住嘴,深深吐纳,缓缓呼吸。

    孙明月松开耳朵,恨恨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凝视海面露出笑容,孙明月忙扭头望去,却什么也没看到:“你笑什么啊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来船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孙明月手搭到眉头看了看,仍没看到船,扭头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等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你能看得比我远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

    孙明月闭上嘴,想到他一身神乎其神的功夫,眼力更强也没什么出奇,于是盯着海面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露出笑容,看到海面上出现一个小黑点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听到啸声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方寒仰天长啸,滚滚而去,他啸声奇异,与一般的声音不同,能凝而不散的传出很远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周六的早晨,方寒做完早课正要下楼吃饭,门铃响起,沈晓欣忙从厨房出来打开门,孙明月架着单拐艰难的进来,左手提着一个公文包。

    方寒站在楼上看到她的模样,笑了起来:“这么快就出院了?”

    “不算什么大伤。”孙明月哼道,在沈晓欣的搀扶下坐到沙发上,把公文包放到茶几上:“你要的租赁合同,五十年,一共五十万,把钱打到我卡上!”

    方寒下楼打开公文包,翻看了里面的合同,点点头:“效率不错,谢谢,钱明天就打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!”孙明月摆摆手:“打打杀杀我不行,这种事还是挺拿手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想开一家药酒厂,执照……”

    “药酒?”孙明月想了想:“这有点儿复杂呢,……没问题,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拜托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笑眯眯看一眼沈晓欣:“是不是因为在沈姐跟前,所以要跟我这么见外?”

    沈晓欣正递给她一杯白开水,抿嘴笑看一眼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:“客气你嫌见外,我不客气你嫌我太亲密,我可拿捏不准距离,还是客气一点儿吧!”

    “算你聪明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抿嘴笑道:“你们聊吧,孙警官在这儿吃饭,都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忙摇头:“我已经吃过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要特定食谱,由她吧!”

    沈晓欣轻轻点头,进了厨房,孙明月看着她美好的背影,摇摇头:“也不知道你哪辈子修来的福气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下步的行动确定了吗?”

    孙明月神情严肃的点点头:“嗯,要逮漏网之鱼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甚至可能出国了,真要行动?”

    “上头已经下了死命令,不惜一切代价逮住他!”孙明月紧抿嘴唇:“我伤好了马上行动,我会提前把你的护照办好,他就是跑到国外也要逮住他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没有国外的执法权,很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总有办法的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从厨房出来时,孙明月已经走了,她看一眼公文包没多问,方寒解释了两句,说他准备办一个酒厂,其实是个小作坊。

    他现在有了一个全新的思路,经营一个酒庄,每年做出有限的酒,走高端路线,这样他省心,钱也不会少赚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后,丁婕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一袭月白职业装,容光焕发,神采照人,好像年轻了十岁,皮肤白嫩了许多,整个人气质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她进来后低头换上拖鞋,对沈晓欣笑道:“昨晚我跟老沈一块去逛街,快累死了,今天起得晚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解下围裙,笑道:“嫂子敢跟大哥一块出去了?”

    “这回找到自信了!”丁婕抿嘴笑道:“我照了相,看着总算般配,不那么碍眼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其实没必要在意别人的眼光,生活是自己的,大哥还好吧,还生我的气?”

    丁婕摆摆手笑道:“你还不知道他!气姓大,一时半会儿消不了,我可不敢说来你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一个月他是不会登门。”沈晓欣摇头笑笑。

    “甭理他,慢慢就消气了!”丁婕笑道:“他再生气,早晚还要回来服软,拿你无可奈何的。”

    沈娜从楼上冲下来,娇笑道:“舅妈更年轻更漂亮啦!”

    “娜娜,我说我三十五岁,别人能不能信?”丁婕笑道。

    沈娜摇头:“不会信!”

    丁婕笑容一僵,沈娜道:“还以为你二十五呐!”

    丁婕咯咯笑起来,一拍沈娜肩膀:“你这小丫头,就会逗我开心!”

    沈娜嘻嘻笑道:“舅妈,我可不会拍马屁,你看看镜子,说二十五绝对有人相信!”

    丁婕咯咯笑着摇头:“你就能灌我[***]汤!……对了,你昨天要参加访谈,什么时候播?”

    “晚上八点!”沈娜笑道:“舅妈一定要看哟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舅舅说什么也不会错过。”丁婕笑道:“都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出奇的,都是聊些家常。”沈娜道:“你们看了就知道,我现在说就没意思了!”

    “好好,等晚上再看。”丁婕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看她们凑在一起说得热闹,坐在沙发上喝茶看书,没插嘴。

    丁婕跟沈晓欣沈娜说说笑笑好一会儿,心情欢畅兴奋,好一会儿才坐到方寒身边,递上右腕。

    方寒摸了摸脉相,在她身上点了几下,便起身回到楼上,继续自己的学习,丁婕看着他背影笑道:“方寒一天到晚忙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呀,功课很紧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丁婕好奇的问:“大学还这么忙?”

    沈娜笑道:“小方老师理想是做科学家,已经确定了硕士生导师,他想提前毕业,选修了很多课。”

    丁婕露出惊奇神情,慢慢点头:“果然不是一般人,搞研究挺好的,比做商人或者当官强多了,男人都那毛病,有几个臭钱就不安份搞女人,权力大了也难免!”

    “舅舅官不小了吧?不是没女人嘛!”沈娜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人怎能跟你舅舅比!”丁婕笑道:“十个九个男人都贪得无厌,喜新厌旧!”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舅舅最没用了,被舅妈你管成什么样子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懂什么!”丁婕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嫂子你劝劝大哥别生气了。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丁婕叹道:“我不能提你,一提你他就瞪大了眼要吃人一样,还是等等吧,时间过了气自然就消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丁婕笑道:“小欣,别的不说,就凭方寒这手医术也要跟着他!”

    沈娜笑眯眯的道:“舅妈也能沾光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丫头!”丁婕拍一下她肩膀笑起来:“不过这话没错,有这种神医在身边,活得特别安心!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晚上八点,方寒被沈娜从房间强拉着出来,一直拉着他到楼下,按到沙发上沈晓欣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沈晓欣在沙发上笑看着两人,她穿一身月白色家居服,清纯优雅。

    “开始了开始了!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海天台访谈节目《超级访问》算是一档王牌节目,在全国同类节目中名列前茅,收视率很高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两个主持人配合起来亦庄亦谐,默契十足,很受欢迎。

    节目的开头是一场表演,沈娜与她的小姐妹们表演了街舞,惹得现场一片片尖叫与欢呼。

    她们个个美貌,活力十足的身躯洋溢着青春气息,一个个赏心悦目的动作看得人们心醉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沙发上鼓鼓掌,点头道:“很精彩的表演!”

    沈娜笑眯眯的,得意洋洋:“一般一般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斜她一眼,笑道:“二等奖!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!”沈娜顿时娇嗔:“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不好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妈是怕你翘尾巴,你现在尾巴已经翘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我恨你!”沈娜嗔道:“处处都跟我妈一伙了,真是个大叛徒!”

    沈晓欣白她一眼,两个主持人登场,然后介绍一下沈娜她们的成就,惹得全场鼓掌。

    沈娜她们却没什么笑容,对这个二等奖一直心里有气。

    主持人再隆重介绍了韩雪,看得现场赞叹,她的美也很惊人。

    她们在沙发上坐了一圈,一张张美丽的脸,光彩夺目,首先访谈的是沈娜,两个主持人挖出了沈娜的老底,贴出了沈娜的成绩单。

    从她高一开始,一张一张,最终到后面的几次摸底考试成绩,现场观众们一阵阵惊呼,沈娜的成绩进步实在惊人。

    男主持人笑道:“沈娜的成绩就像坐火箭,尤其到了高三,突飞猛进,很惊人,一定有什么秘诀吧?”

    沈娜摇摇头,露出甜美笑容:“其实没什么,我碰上了一位好老师。”

    女主持人笑道:“韩老师?”

    韩雪忙摆手,红着脸摇头道: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女主持人笑道:“韩老师别谦虚了!”

    韩雪忙摇头笑道:“真不是我,是方寒,沈娜的家教老师!”

    男主持人忙道:“方寒?可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武术家方寒?”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韩雪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一段视频在大屏幕放映,方寒一击将无限空手道的高手击倒,还有后来三井辉的挑战,也被他一击解决,显示出鬼魅般的速度。

    这两段视频在网上很火,人们再次见到仍激昂兴奋,赞叹连连。

    男主持人笑道:“方寒是东南大学大一学生,精通武术,年纪轻轻却武功高强,是公认的武术家。”

    女主持人问:“沈娜,方寒是你的老师,你说说,他确实这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小方老师比大家想象的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多厉害?”男主持人笑问:“现在他已经很猛了,东南大学的高材生,年轻的武术家,还能更厉害?”

    沈娜歪头道:“小方老师一个人能打得过上百个小伙子,脑子非常聪明但学习很刻苦,已经自学完大一课程,……写了几本英文小说在欧美畅销,他的笔名叫snow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还是文武双全啊。”女主持人笑道:“说起方寒,我想起来最近崛起的年轻女演员李棠,是那位方寒吧?”

    沈娜点点头:“没错,小方老师以前的女朋友是李棠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