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24章 收获
    “一竿子打死一船人。.”方寒呵呵笑起来,把蘑菇汤与烤鱼端到炕上,两人面对面一起吃饭,一边看电视,外面海浪声渐渐大起来。

    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越来越响,孙明月有些不安:“会不会真有暴风雨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屋子结实,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越大的风越好,最好那家伙死在海上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家伙她就一肚子火,挨了一枪,还拖累了方寒,实在太窝火!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他估计已经到岸了,好人不长寿,祸害一千年,他没那么容易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孙明月蹙眉:“就这么让他逃了?……我估计他会出国,有那么一大笔钱,够他挥霍半辈子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们抢的东西还在岛上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孙明月眼睛一亮:“他们来不及拿走的!……对了,他们的船呢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被我凿沉了,当时怕他们逃走,没想到断了咱们自己的路,真是人算不如天算!”

    孙明月低下头,再一次恼怒自己的擅自行动,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,就是没算到自己会不听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算了,你也是关心我,没什么大不了的,他就是跑到天涯海角,我也会逮住他!”

    “对,逮住他!”孙明月恨恨道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忽然一声闷响传来,屋子震颤,孙明月吓一跳,电视信号一下变差,有了雪花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果然要来雨了!”

    雷声闷响一阵阵传来,越来越密,随后是电光闪烁,方寒去把电视关上,拔掉天线。

    拨了拨炉子,让火更旺一些,屋里越发暖和。

    两人坐到炕上,通过窗户看外面,有树林挡着看不到海面,天空闪烁着一道道“Z”形电光,好像天空出现裂缝,电光从缝里透出。

    孙明月脸色苍白,抱住了被子。

    开始时,她碰也不碰这些被子,觉得沾染了那些杀人抢劫犯的气息,而且是臭男人用过的,她嫌脏。

    这会儿她毫不嫌弃的抱紧被子,嘴唇轻颤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怕打雷?”

    “谁怕了!”孙明月带着颤音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就是!打雷有什么可怕的!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随时会落到身上。”孙明月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不要借我的怀抱?”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,最终无奈的伸出双臂。

    方寒挪过去,从背后抱住她,双手放在她小腹位置。

    坐在方寒怀里,背后传来一股温暖感觉,整个人被这股暖意包裹着,恐惧与颤抖一下消失了。

    方寒下颌抵在她头顶,嗅着头发的淡淡幽香,笑道:“感觉好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她眼睛眯起来,睡意难以遏止,方寒还没等问出第二句,她已经迷糊过去,睡着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了笑,还真是放心呐,不怕被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孙明月幽幽醒过来,窗户很亮,屋里还黑乎乎的,她动了动身体,发现自己躺在方寒怀抱里,温暖而舒适。

    她慢慢适应了周围的黑暗,看清了方寒正躺在床上,自己在他怀里,双手搂着他腰,两人脸对着脸,能闻到彼此的呼吸声,嘴唇差点儿碰上了。

    她顿时差红了脸,忙挣扎着出了他怀抱。

    方寒醒过来,笑道:“睡足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了?”她从怀里掏出手机照了照,凌晨四点钟,自己竟一口气睡了一晚。

    她道:“点灯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能省则省,万一明天不见太阳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屋顶是太阳能板子,屋里能点灯看电视,是因为这两块巨大的太阳能板,造价不菲。

    “外面雨停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半夜就停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不再说话,孙明月滚到炕的另一头,与他保持距离,方寒笑道:“过河拆桥啊!”

    孙明月哼道:“刚才是刚才,现在是现在,你可不要有什么误会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误会什么?……放心吧,我有自知之明,你眼光这么高,怎么能看上我!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两人再次陷入沉默,方寒枕着双手看着屋顶,孙明月则盯着方寒看,半晌后看他没动静,问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总结得失。”方寒道:“这次我失误了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问:“什么失误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看了他们,其实应该一步一步来,慢慢的跟他们玩,不该想一口气灭掉的!”

    他暗自叹息,梦中世界的经验在这个世界运用时,往往因为武力强大而生惰姓,没那么用心,这一次算是深刻的教训,永远不要小瞧了对手。

    换了梦中世界的自己,这个人早被灭了,在这个世界却因为一点儿疏忽而让他溜了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逃出去的?”孙明月很好奇,方寒的速度她见过,如鬼似魅,真的超出常人的范畴,根本逃不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们一直保持警戒,一明两暗分成三拨,我看到了两拨,以为杀光了,没想到还有一个漏网之鱼,他身手厉害,先一步逃进树林里,一瞬间想到借用你拖住我,抢了快艇逃走,可见脑子转得多快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看来你碰上对手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嗯,他可以算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逮着他吗?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从怀里拿出一个弹头,道:“他失算就失算在给你这一枪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这弹头,你可能找不着他了?”孙明月讶然,摇头失笑:“这么说我还有功劳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要是能逮着他,大半是你的功劳!”

    “我宁可不要这份功劳!”孙明月摇头笑道:“下次他逃不掉的!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说着又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方寒起身:“我去找找看,你呆在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岛上真没人了吧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没人了。”方寒点点头:“相信我的感觉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孙明月摆摆手:“我再睡个回笼觉!”

    方寒下炕来到屋外,一脚踩在泥泞里,用力拔出脚,一脚一个坑终于进了树林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经朦胧亮,能看清周围。

    他凭着感觉,踩着林间枯叶一步一步的慢慢走,走走停停,最终停在一棵焦黑的老松树前,这棵松树又粗又老,好像被雷劈过一般。

    轻轻一推,“砰”一声,老松树倒下,露出一个石板,他拿木头撬开,露出一个洞口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他进去,下面是一个地窖,约有二十个方,里面是两堆东西,一堆金银玉器,另一堆是食物,一些腌制过的干货,腊肉,罐头,干果,还有几桶水。

    这里有电倒不缺水,海水烧开取蒸馏水很容易,这几桶水是备用的,可见他们的谨慎。

    方寒来到金银玉器跟前,有金银玉首饰,还有金条,甚至一些现金钞票,他摇头赞叹,真是一笔横财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最终抛开贪念,这些东西都是脏物,拿在手上会脏了手,惹来无穷麻烦,不如上交,能换回功德与功劳。

    他拿了几包肉干与馒头,出地窖后又走遍了小岛,意外的发现一种奇异的草,正是他炮制药酒所用的草。

    这种草是他在异世界所发现唯一与现在世界相似的植物,在异世界叫还阳草,这个世界却没名字,只唤野草。

    他用它炮过药酒,效果极好,送三坛去京师,可惜这种草周围山上很少,限制了产量,没想到小岛上遍地都是,真是意外之喜!

    他返回小屋,把地窖里的发现告诉了孙明月,孙明月讶然:“都在这儿?他们真倒霉!”

    她非要过去看,方寒无奈,抱着她来到地窖里,看着一堆的金银玉首饰跟一块块金砖,她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“方寒,咱们把这些分了吧,发财啦!”她扭头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:“你也真够无趣的,看到这么一堆也不激动,真把钱财看成身外之物了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这些东西烫手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命苦,只能看不能拿!”孙明月叹口气:“看来他们做了好几起,是惯犯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次你要露脸了,咱们海天警局也露脸了!”

    “个人二等功是跑不了了。”孙明月眉开眼笑:“我快要升官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拍拍他肩膀:“好好干,我看好你!”

    方寒用力点头:“是!”

    孙明月大笑,随后又一肃,沉着脸哼道:“先把那家伙逮住再说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他跑不了,……看够了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叹道:“只能看不能摸,真不解馋,走吧,眼不见心不痒!”

    女人看到闪闪放光的东西都没抵抗力,她已经极力的控制自己的冲动,不去抚摸这一件件漂亮的首饰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座小岛还不错,我想将来把这里租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啊,我替你办了!”孙明月道:“这地方很便宜的,什么也干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土地挺肥的,种点儿花草不错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运输成本太高!”孙明月摇头:“得不偿失,你可想好了,有钱也不能这么乱花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替我租上几十年,时间越长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租五十年的。”孙明月笑道:“可惜不能买,不如去国外买一座小岛,更便宜!”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方寒抱着她出了地窖,两人来到海边,盯着海面看有没有船经过,相信等上一天总会有船过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