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23章 孤岛
    “偷渡去哪儿?”孙明月皱眉道:“那边可没什么好去的。.”

    “要把金子藏到一个小岛上?”方寒左右看了看,往左走去,转过山崖时,不远处停着一辆面包车。

    他扭头道:“是这辆车吧?”

    孙明月走过去打量了几眼,里面空荡荡的,破败不堪,几处刮掉了漆,车牌还被一团黄泥挡着。

    “是这辆车!”孙明月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望向远处,烟波浩淼,水天一线,看不到船,扭头道:“能不能弄来船?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快艇?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,要多带些油。”方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看。”孙明月点头,打了两个电话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一艘快艇从远处疾掠过来,很快停在两人身前的海面,艇上是一个中年汉子,船着桔黄色救生衣:“是孙明月警官吗?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与她上了船,中年汉子下了船,方寒指了指方向,孙明月驾着快艇疾驰,朝着一个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坐快艇比坐车更颠簸,随着海浪起伏,艇底起落发出砰砰响,宛如车驶过一块块石头,每次都带来剧烈震动。

    方寒扶着栏杆,眯眼望着远处,孙明月转动方向盘,劲风拂过短发,她大声道:“能追上他们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够呛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是出国,那真麻烦了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一直往东的话,能到另外的国家,已经打通关系的话,真可能偷渡过去,那就没办法追了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应该不至于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孙明月道:“我宁愿他们把东藏省到岛上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快艇疾行,约摸过了两个多小时慢慢停下来,远处是一座小岛,约摸方圆十里左右。

    岛上看着树木茂密,绿茵茵的,可惜这么小的岛不适合居住,无依无凭,一旦有风雨绝难抵挡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点点头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在这儿?”孙明月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留在船上,我过去看看,先别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能行?”孙明月蹙眉道:“他们最少有六个人。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就这么定了!”

    孙明月还要再说,方寒一跃钻进海里,很久不见出来,孙明月盯着看,过了好一会儿,方寒在百米外探头,接着又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孙明月舒了口气,拿出枪,趴进船里盯着小岛,枪口紧随着方寒,随时准备掩护。

    方寒无声无息出了水面,宛如狸猫般冲进树林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……”连续的枪击声响起,孙明月一听不妙,这般密集的枪声,方寒武功再好也招架不来,忙拉响马达启动船靠近小岛。

    孙明月跳下船冲进树林,忽然“砰”一响,她大腿传来剧烈疼痛,右腿使不出力量,踉跄倒地。

    方寒宛如一阵风出现,摸上她大腿,双手撕开裤子,浑圆雪白的大腿有一个伤口,红得夺目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:“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他双手按着她大腿,轻轻一震,孙明月发出一声惨叫,子弹出现在伤口外,滚落地上。

    树林外传来马达声,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孙明月苍白的脸色变了一下:“糟了,他们抢了咱的船跑了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快追啊!”孙明月推了他一把,却如推一座山,方寒动也没动:“追不上了!”

    “都怨我!”孙明月拍拍自己额头。

    她现在明白了,树林里有一个人伏击了自己,方寒一定是在追这个人,自己倒下,方寒无暇追击,先看自己伤势,那家伙趁机抢了快艇跑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事已至此,只能这样了,下次可别再擅自做主了,要相信我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个累赘!”孙明月一脸懊恼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你知道就好!”

    孙明月白他一眼,懊恼散去,哼道:“你要真有能耐,怎么让那家伙跑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这家伙枪法很准,脑子反应也快,估计这次的抢劫就是他主持的,早晚收拾了他!”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孙明月咬牙问。

    伤口传来剧烈的疼痛,方寒道:“现在疼一点儿有好处,我也法子止疼,但会影响愈合。”

    “我忍得住!”孙明月咬着薄唇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手机有没有信号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掏出手机看了看,拨打了一下,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看来得求救了,走吧,先安置一下你。”

    他把孙明月横抱起来,孙明月红了脸:“我能走!”

    “你能走才怪!”方寒道:“得找个藏身的地方,这天气说不定要变,一旦来了风雨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里无云的天气,哪来风雨啊!”孙明月仰头看天。

    方寒懒得反驳,树林空地有一间水泥沏的房子,看着很简陋,但起码能住人,房子前面空地上躺着六个男子,眉心有洞,都是一枪致命。

    孙明月打量了一眼,点点头:“枪法越来越准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拿手机给他们照个相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打开手机一一拍了照,这六个男子都瞪大眼睛死不瞑目,看着挺吓人,孙明月却眼也不眨,她见多了死人,再者他们杀尽金楼的服务员,残忍冷酷,毫无人姓,看到他们这个下场反而感觉痛快。

    进屋一看,一个大炕,一个炉子,锅碗瓢盆齐全,墙角一堆木头,甚至还有一台电视,有人长住于此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他们打算住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一阵子躲过风头。”孙明月哼道:“也够狡猾的!”

    方寒把她放到炕上:“你先躺一会,我做个求救信号,有船过来能搭咱们离开!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岛上会不会还有人?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快去快回。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她有点儿害怕,万一真有人的话,那自己未必应付得了。

    方寒看出她的心思,笑道:“好吧,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又抱着孙明月出了屋,然后到树林外,推倒几棵树,做成一个”x”图案,以示有人。

    Sos太难弄,他没那么巧的手,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真有船经过他听得到,然后通过龙啸术也能传出去,做这么个图案纯粹是为了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做完之后,两人回了小屋,她躺到炕上,方寒忙活开了,先打开炕洞扔了几块木头生起火,驱掉寒气与湿气,再点起炉子。

    屋里很快暖和起来,孙明月脸色仍苍白,额头冒冷汗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去弄些吃的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吃力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抱着孙明月到了海边,把她放到沙滩上,然后跃进海里捉几条鱼扔上来,找了根树藤串起来,让孙明月提着,两人穿过树林时,方寒又找了几个蘑菇,还有一些野菜。

    进屋后,方寒把她放到炕上,然后开始做鱼,有伤口不能吃鱼,方寒给她做蘑菇汤,自己则烤鱼。

    屋里香气四溢,孙明月闻着鱼香肚子咕噜噜叫,却只能喝蘑菇汤,很是不忿,嘟囔了好一会。

    “好啦,吃饱喝足,看会不会有船过来吧。”方寒笑道:“起码饿不死,就怕他们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些女人是该着急了!”孙明月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把我想得太花心了,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!”

    “别谦虚了,有了李棠,现在还有沈姐吧?”孙明月指指自己妙目:“瞒不过我这双眼!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没否认,打开了电视,只能收看几个频道,竟然有海天的节目,正播一条新闻,是沈娜她们实验二中取得全国街舞大赛二等奖。

    “沈娜还真够厉害的!”孙明月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叹道:“明天要去电视台参加访谈,我是不能陪她了!”

    “这回她算出名了。”孙明月道:“想不想她进娱乐圈?”

    “看她自己吧。”方寒摇头:“这个年纪小姑娘都喜欢光辉灿烂的生活,真想去试试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李棠那样?”孙明月撇撇嘴:“你当家长的不管管,娱乐圈那是什么好地方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这个年纪最叛逆,越反对越干得起劲,难喽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多大,不过比她大两岁吧?”孙明月笑道:“有时候仔细想想,觉得挺奇妙,你们只差两岁却差了一辈。”

    方寒横她一眼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跟沈姐不合适?”孙明月道:“你这样是耽误了她的青春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劳艹心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一片好意,怕你以后后悔!”孙明月道:“女人老得很快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有我在,她老得快不了!”

    “哦,倒忘了你是一个大神医呢!”孙明月撇撇嘴道:“好吧,你就一意孤行呗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道:“你先艹心一下自己吧!……剩女了吧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孙明月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这话她听了无数遍,烦都烦死了,家里还有周围都一个劲的催自己结婚,可她觉得,没有爱情的婚姻太悲哀!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总能等到自己的白马王子,不能这么急着把自己嫁出去,一辈子就完了!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眼光太高可不行,你这样的谁敢娶?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!”孙明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炕沿,笑着拨动手指:“你长得是漂亮,但缺点炒少,一你学历高,二你职务高,三你是刑警,你说说,哪个男人敢娶你?”

    “男人都胆小怯懦!”孙明月哼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