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22章 劫金
    方寒与江承在树林边练功,探讨倏忽剑。.

    江承现在也开始练,短短时间已经超过原本境界,进入新的层次,也变成了探索者,方寒走在他前头,反而要向方寒求教才行。

    江小晚则回去补觉,昨晚没睡好,精神不振,练了两下剑便跑回去睡觉了,说睡不好是女人最大的杀手,一定要补足了觉再开始练剑。

    江承摆摆手让她赶紧走,在这里反而碍事,不能尽情的讨论。

    两人练到中午,江小晚气冲冲的跑到方寒跟前。

    方寒打量她一眼,笑道:“谁惹小晚姐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这个黄英英,真气人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是胡耀江的事?”

    “他们去医院检查了,说一切正常,没什么糖尿病,说你是冒牌的神医,抱怨吓了他们一跳!”江小晚忿忿然。

    方寒沉吟,片刻后摇头:“他一定有糖尿病,医院不可能检查不出来吧?”

    “医院不可能骗他吧?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换一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未必肯换!”江小晚道:“谁都听不得坏消息,非要他换一家,好像非盼着他得病似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那就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蹙眉道:“真真气人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糖尿病瞒不了人的,现在还没太明显,过两三个月就差不多了,不急。”

    “黄英英的嘴可不饶人!”江小晚摇头:“行啦,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她气哼哼的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江承问怎么回事,方寒说了,江承叹道:“这个丫头还真是心急,方寒你也不用急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难得小晚姐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她做事还欠稳妥,艹之过急难免出事。”江承摇头道:“这件事的火候不够,你还上着学呢,不急不急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头,两人接着练剑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他便要离开,去高铁站坐车,刚到车站,广播里传来声音,请他去三号入口处,有人找。

    方寒过去一瞧,江小晚与黄英英,还有英挺的胡耀海,三人站在那里焦急的左右打量。

    周围人来人往,江小晚与黄英英两位美女加上胡耀海一个帅哥凑在一直,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江小晚身穿牛仔裤与黑T恤,清纯柔美,黄英英则身着职业套装,精明亮丽,胡耀海则一身西装。

    看到方寒过来,黄英英忙跑过来,方寒笑道:“黄妹妹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方寒,你一定得帮老胡。”黄英英漂亮的圆脸带着焦急。

    方寒看向胡耀江,他正无奈的冲方寒点点头:“要劳烦方兄弟了,还真是尿糖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你现在就要回去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道:“半个小时后的火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帮胡耀江调理一下吧。”江小晚道:“他是家里的独子,宝贝疙瘩,不能出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每个星期六来一趟江家,调理试试看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多谢多谢。”胡耀江点头。

    就冲方寒比医院更灵敏,他们检查不出来时,他都能看得出来,就觉得方寒技高一筹,可以试一试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在胡耀江胸口拍了两下,胡耀江忽然剧烈咳嗽起来,脸红得像枣,黄英英吓了一跳,瞪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笑,胡耀江忽然“噗”的吐出一口黑痰,一下不咳嗽了,喘息着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他摸摸胸口,惊奇的看向方寒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别抽烟,别喝酒,下个星期见吧。”

    胡耀江摸了摸自己胸口,一脸见了鬼表情,只知道点头,已经进了剪票口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黄英英问:“老胡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胡耀江摇摇头:“真是奇怪!”

    “什么奇怪呀?”黄英英忙问:“你刚才怎么会那么咳嗽,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方寒还真是武术高手。”胡耀江道:“他有内力,一股热流冲刷身体,喉咙痒得厉害,就咳嗽了,现在舒服多了!”

    “真这么神?”黄英英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胡耀海点点头:“真的很神奇,现在热流还在呢,你摸摸。”

    他拉过黄英英的手按到自己胸口上。

    黄英英按着不动,一会儿摇摇头:“没什么感觉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胡耀海道:“真的有一股热流,奇妙,真是奇妙!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你呀,想治好就得听方寒的,不准喝酒不准抽烟,下个周六来我家!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!”胡耀海忙点头:“小晚,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知道就好,不像某些人!”

    黄英英白她一眼道:“我怎么不知道啦,行啦行啦,老胡要真好了,我一定好好谢谢你们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,不准赖皮!”江小晚指着她哼道。

    黄英英道:“绝不赖皮,说吧,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在归元山庄的别墅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真治好老胡,那别墅就是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江小晚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朱扒皮!”黄英英哼一声,挽起胡耀海的胳膊:“走吧,人都不见影子了还有什么可看的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刚回到海天,当天晚上在沈晓欣家里吃饭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市电视台要找我做个采访。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她穿着清凉的家居服,露出白生生的大腿,青春动人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她对面,沈晓欣坐他身边,能闻到淡淡的幽香,心情很放松舒服,笑眯眯的道:“因为街舞比赛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娜道:“还请了韩老师,大伙一块儿去,你要不要去?”

    方寒挑了一块排骨送到嘴里,肉与骨头一块儿咀嚼,摇头道:“你们采访,我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你才是最大的功臣嘛!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功劳都是你们的,不管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提醒咱们跳舞,还有请来教练,咱们瞎练一气,怎么可能去京师比赛嘛!”沈娜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娜娜说得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喜欢抛头露面,这一阵子够麻烦的了。”方寒摇头苦笑:“你们甭提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那就不去吧。”沈娜笑眯眯的道:“我还是头一次上电视呢,挺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谨言慎行,什么话先在脑子里过一遍再说出来。”方寒道:“要不然被逮住话柄,麻烦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”沈娜摆摆小手,推开椅子:“我吃饱了,上去睡觉了,什么也听不到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!”沈晓欣顿时瞪眼。

    沈娜娇笑着跑上楼。

    方寒笑笑,看向沈晓欣,她白玉脸庞已经红了,知道待会是怎样的情景,一想到那个浑身发热,双腿间变得湿润。

    方寒正要说话,门铃响起来,他走过去一看,顿时锁起眉头:“孙警官,又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急事,快开门!”孙明月急促的声音从喇叭里传来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开了门。

    沈晓欣一听是孙明月来,顿时失望,知道又有正事,她见过方寒的枪,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孙明月穿着一身警服大步流星进来:“方寒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什么事慢慢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金阳金楼被人抢了。”孙明月道:“死了六个人,上头又是限期破案,需要你出马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急在这一时,你坐下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递过来一杯水,孙明月谢过,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光了,深吸口气:“今天晚上,金阳金楼要关门的时候,冲进来四个匪徒,手上有枪,制服了金楼六个店员,把柜台的金子洗劫而空,临走时又杀了所有人,逃之夭夭,……上头大发雷霆,这件事情太恶劣,一定要严厉打击,限期七十二小时破案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都杀了?……够狠的,监控呢?”

    沈晓欣哼道:“都蒙着脸,车牌也蒙上了,他们好像知道街上摄像头的位置,躲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他们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有子弹壳,还有一个包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站在一边听,忙道:“他们都有枪,只有你们两个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找到他们,等人手足了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道:“就会糊弄我,你的脾气能忍得住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方寒是神枪手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眉尖轻蹙着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道:“沈姐,无论如何我不能袖手不管的?”

    “你凡事都要管,不想想自己,不想想我?”沈晓欣紧盯着他:“万一你有个好歹,我们怎么活?”

    孙明月无奈道:“沈姐放心吧,咱们有防弹衣呢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打到头上呢?”沈晓欣摇头。

    孙明月道:“他们杀了六个人,罪大恶极,他们还会杀更多的人,孙姐,生死有命,别想那么多!……况且方寒也是国家的人,命令下来不能不从。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点头。

    沈晓欣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,拍拍她香肩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孙明月开着陆虎,无奈的道:“也难怪沈姐担心,这一次确实危险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能击毙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孙明月点头:“只要能找到金首饰,可以击毙,这次老板可是真的气坏了,今年忒不顺,大案一桩接着一桩!”

    方寒轻轻点头,指了指:“往东拐!”

    孙明月顺势打方向盘,往东而去,却是到了海边,方寒皱眉道:“他们出海了!……怕是要偷渡出去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