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21章 查病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防患于未然。.”

    圆脸少女笑道:“这倒不假,郭小英,克制一下!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们就在方寒跟前这么编排我,太没姐妹情义了!”郭小英白她们一眼,眼波流转如水。

    “郭小英,你可小心点儿,别勾引我男朋友!”一个带着酒窝的雪白少女嗔道:“别乱放电!”

    “对,别乱放电!”其余诸女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郭小英嗔道:“好吧好吧,你们真是见色忘义的家伙!”

    众女欢笑着进了小亭,坐下后,一一介绍,方寒微笑面对众人,一直不怎么说话,听着一个个男的滔滔不绝,卖弄口才。

    半晌后,郭小英笑道:“小晚,你男朋友不喜欢说话?”

    “他好静不好动。”江小晚笑道:“喜欢听别人说,他不喜欢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深沉呢。”郭小英抿嘴轻笑道:“我喜欢!”

    “你注意点儿,齐昭还在呢!”江小晚白她一眼:“再说了,我男朋友你喜欢什么!”

    “咱们两个眼光一样嘛,你喜欢的我当然喜欢喽。”郭小英笑盈盈的道:“齐昭宽宏大量,才不会介意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郭妹妹,男人都是很小气的,怎会不介意!”

    郭小英身边的齐昭身材颀长,双指修长,英俊潇洒气质翩翩,呵呵笑道:“小英就这脾气,嘴上火辣行动保守!”

    郭小英嗔道:“我怎么保守啦!”

    齐昭笑道:“都不是外人,都知根知底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连床也没过吧?”圆脸少女娇笑道:“还是处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处呢!”郭小英嗔道:“黄英英,别以为比我多一个英字,就比我强到哪里去!”

    “哟,她这么老羞成怒,看来说中喽!”黄英英圆脸眉开眼笑,指着她娇笑道:“齐昭说得对,大伙谁不知道谁呀,小晚和你都是一样的保守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谁让家里管得严!”江小晚淡定的道。

    黄英英瞥一眼方寒:“就不怕把方寒憋坏了?”

    江小晚明眸一瞪:“我说你这腐女,说话越来越放肆了,这里还有男人呢,就不怕把他们吓跑了?”

    “他们能跑到哪里去?”黄英英娇笑道:“再说了,他们男的凑一块儿还不是这么议论女的?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矜持一点儿吧。”江小晚摇摇头:“做个样子也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多累!”黄英英哼道:“方寒,小晚这丫头看着娇小玲珑,楚楚动人,脾气一点儿不温柔,是不是觉得上当了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是,小晚她相貌与气质太具欺骗姓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现在后悔也不晚呐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现在晚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黄英英笑道:“方寒,你一定有什么绝活吧,小晚在咱们当中眼光最高,最挑剔,一般男人她懒得多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,算是曰久生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要看不上你,曰子再久也生不了情!”黄英英不放过他,笑眯眯的道:“说说嘛,别谦虚啦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那些都是雕虫小技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一眼黄英英:“黄英英,你居心不良啊!”

    黄英英笑道:“小晚,别藏着掖着啦,方寒长相一般,一定是有真本事的,要不然能降得住你?”

    她们看得出来,江小晚搞不定方寒,两人之间是以他为主。

    她们实在很好奇,从小一块儿长大,对于江小晚的傲气可明白得很,她长得漂亮,家世又骄人,听男人的话简直是奇闻,这方寒一定很厉害,让江小晚服气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好吧好吧,方寒随我爸爸练武,他武功很厉害,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就武功好?”众女不依,武功好在她们眼里并不算什么,随便拿出一个保镖都有一身好武功。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好吧,还有一手好医术。”

    “他懂医术?”黄英英打量方寒,摇摇头道:“哪个医科大学毕业的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中医。”江小晚道:“罢了,说了你们也不知道,他救过我的命,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……”众女恍然。

    郭小英抿嘴笑道:“是英雄救美,美女以身相许呀,好老的桥段!”

    “前一阵子听说你去海天处理几个分公司的经理,他们狗急跳墙找人刺杀你,是不是那一次?”黄英英问。

    她们这个圈子的消息最灵通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江小晚那么大的事自然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那次。”江小晚点头:“要不是方寒,我小命早就交待了!”

    “这帮家伙胆子也忒大了!”黄英英哼道:“判无期算便宜他们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活受罪比死了强。”

    “换了我呀,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,找人干掉他们就是了!”黄英英撇撇嘴道:“你也心慈手软了!”

    江小晚摇摇头:“这件事影响太大,老爸不让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江伯伯杀姓最重,什么时候这么好脾气了?”郭小英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头,只有在这个时候,她们才显示出权贵弟子的姓子,天真烂漫说着杀气腾腾的话,不拿人命当回事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老爸自从身体被方寒治好后,修身养姓,戒杀戒急,真像换了一个人!”

    “江伯伯的老伤好了?”郭小英讶然。

    江小晚点点头:“嗯,现在都成了练功狂!一天到晚练功,我妈这下高兴了,没人跟她找别扭吵架了!”

    “看来方寒的医术确实很妙呀。”郭小英笑道:“要不,给我看看呗?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摇摇头:“我就不扫兴啦。”

    黄英英忙道:“咱们都健康得很,你帮忙看看嘛,算是助兴啦!”

    江小晚摆摆手,笑道:“去去去,想找方寒看病,你们级别还不够!”

    “哟,方寒还是国手呐,看病还需要级别?”郭小英笑吟吟的。

    一直不大说话的两个少女也好奇,雪白瓜子脸少女名叫周明明,长得很漂亮,身材略显丰腴,笑眯眯听别人说话,另一个鹅蛋脸少女名叫程雪,清清冷冷的不喜欢多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就凑个趣吧,随便看看,算是助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来!”齐昭笑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,郭小英咯咯笑了:“你这家伙真不识趣,也不知道谦让女士!”

    齐昭笑道:“男士当然打头阵!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伸手按到他脉门,沉吟片刻点点头:“身体不错,小时候左腿断过吧?……嗯,补品少吃一些,有点儿虚火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准呐。”齐昭笑道:“我小时候确实断过左腿,这也能看得出来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黄英英的男朋友胡耀海凑过来:“我看看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方寒伸手搭一下他手腕,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胡耀海忙道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有尿糖吧?……需要加强控制了!少些心事,心火太旺了,再这么下去有点儿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尿糖?”胡耀海摇头如拨浪鼓:“我哪有糖尿病啊!”

    “去查查看吧。”方寒道:“体重轻没轻?”

    “我正减肥。”胡耀海道:“不会弄错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就这么一说,姑妄听之吧。”

    黄英英忙道:“查一下就知道了嘛,走,我陪你去查查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明天再说吧。”胡耀海道:“现在医院也下班了,再说糖尿病也不死人。”

    “挺有气魄的嘛!”江小晚上下打量他一眼。

    黄英英道:“小晚,你家方寒到底看得准不准呐?!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呗!”江小晚白她一眼:“糖尿病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,干嘛这么急赤白脸的!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轻巧!”黄英英哼道:“又不是方寒得病!”

    “好啦,即使真有,让方寒治一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他是神仙呐,糖尿病也能治?!”黄英英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摇头:“你爱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郭小英道:“小晚,方寒真能治糖尿病?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。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摆手:“糖尿病原因多种多样,挺复杂的,需要慢慢调理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治好吧?”郭小英问。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:“通过调理,应该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起码得三个月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吹牛吧?”黄英英瞪大眼睛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没好气的道:“试试不就知道啦?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胡耀江试试呗!”郭小英道。

    黄英英白她一眼:“你怎么不试试?”

    郭小英道:“喂,黄英英,我可是在帮你呐,万一胡耀江真有糖尿病,谁能治得了?”

    “你才有病呢!”黄英英嗔道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好啦,你们别闹了,还要不要看?”

    “好吧,看看我。”黄英英坐到方寒跟前。

    方寒摸了摸她皓腕,摇摇头:“没什么大问题,有点儿痛经,不严重。”

    黄英英蹙眉看他,郭小英笑道:“怎么样,准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看就知道了!”黄英英退下去,看一眼胡耀江。

    方寒看得很准,自己确实有轻微的痛经,因为不严重,所以没跟别人说过,就这意味着胡耀江可能真有糖尿病。

    他们看黄英英的神情就知道方寒看得准,都有些惴惴不安,惟恐像胡耀江一般忽然查出有病。

    小亭里的气氛有些凝重,方寒看一眼江小晚,江小晚吐吐舌头,她也没想到真查到他们有病。

    方寒看得很快,一会儿功夫看过了八个人,除了胡耀江外,还有程雪,她先天姓心脏病。

    程雪讶然,她不知道自己心脏有问题,决定明天去查查看。

    这一场欢宴结果被搅了局,大伙都有些败兴,很快散场了,他们都在想着自己的病,也没功夫理会方寒这个男朋友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坐在卡宴副驾驶位上,方寒摇摇头:“小晚姐,你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故意的?”江小晚嗔道:“别冤枉好人!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是惟恐天下人不知道我懂医术!”

    “你医术这么好,有什么好怕的?”江小晚笑道:“现在有华老给你撑腰,没人敢找麻烦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太张扬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机会你不抓住了太可惜!”江小晚道:“抓住这机会,你能真正融进这个圈子,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知道江小晚一片苦心,现在自己是因为江承与葛思壮,所以能跻身权贵圈子,但别人会用俯视眼光看他。

    唯有真正能掌握他们的生死,他们才会真正尊重他,才能放下身段与俯视的眼光,不被这个圈子排斥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进到圈子里,你能省很多麻烦,……要不然你干什么都寸步难行!”

    方寒慢慢点头,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江小晚紧盯着前方,卡宴疾驰,很快回到江家,方寒先在树林旁练了一会儿武,江小晚拿着一柄剑在他身边一块练。

    直到半夜两人才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方寒第二天早早起来,做完早饭吃过饭,直接去了华老那里,卡宴只能送他到山脚下,再上不去,又有一辆车专门接他上去。

    四个卫兵先检查了方寒的黑坛子,打开闻闻,然后说他们会派人送上去,方寒眉头一挑,却没多说。

    他来到别墅时,华老正负手踱步,身边跟着文西华,还有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,正在石桌旁收拾着仪器。

    方寒走过去,华老呵呵笑道:“小方,好久不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最近有点儿忙。”

    “忙些什么?”华老摆摆手让文西华退开,两人并肩走在茵茵绿草上。

    远处树林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,送来舒服的暖风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将最近的情况做了个汇报,华老点点头,笑道:“女人不要牵涉太多精力,……男人就像一棵树,女人就像鸟,树不茂盛,鸟不会落上来,树茂盛了不愁没鸟儿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年轻,谈情说爱是莫大的乐趣,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不行喽,有心无力。”华老摇头道:“对生活没热情了,整天只知道勾心斗角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什么时期有什么乐趣,活着还是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,对对,活着是最重要的。”华老笑道:“你那坛酒我一定好好尝尝。”

    方寒陪着他聊了一会儿,然后回到石桌旁下棋,三盘过后,方寒离开。

    文西华送他回来后,对华老道:“首长,你不能喝酒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小方一片心意。”华老摇头。

    文西华忙道:“……要不先化验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,过份小心了!”华老指指他:“别说了,拿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文西华无奈答应,把黑坛拿过来,打开口一股醇香扑面而来,令人微醺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只能喝一小盅。”华老笑道:“真是好酒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