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20章 冒充
    方寒陪李棠呆了一天,第三天回了学校,继续上课。.

    有时候闲了两节课,他开车到海天市东头一座山上找一些奇怪的草回来,买了三坛酒将草泡好,每两天施展一次圣术。

    周六上午,他带着这三坛酒坐车到了京师,江小晚已经开车等在外面,看他出站,忙迎上去。

    她牛仔裤,白衬衫,清纯柔美,看着宛如一朵白莲在人群中很夺目,来来往往的人都难免看一眼,可惜她戴着大大的墨镜,时尚感十足,也遮住了精致楚楚的五官。

    她迎过去,看方寒提着一个黑色大皮包,摇头道:“带了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确实是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我瞧瞧!”周小钗忙打开了包,看里面是三个一斤大小的黑瓷坛子,她小巧的鼻子皱了皱,闻到了味道,哼道:“酒——?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我亲自炮制的药酒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补肾壮阳,舒心养气,妙用无穷!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!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“信你才怪呢,就是吃人参灵芝又能强到哪里去,你要带给我爸就算了,他根本不信这个,你一说补肾壮阳,他一准拒绝!”

    “师父尝尝就知道了。”方寒笑笑:“我知道师父喜欢药酒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他喜欢那酒的味道,你以为他信酒的药效?天真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好啊,你喜欢碰壁由得你,我乐得看笑话!”

    她带着方寒出了车站,钻进卡宴里。

    江小晚道:“你最近挺忙的呀,痴情不改,人家李棠是百合,你还不死心,要死皮赖脸追人家?”

    她拉上安全带,启动油门,卡宴缓缓驶动,她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说话,明媚大眼盯着前面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记者的话你也信?”

    “有照片为证,你反正去探班了,对不对吧?!”江小晚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去确实是去了,但我不是一个人去的,还有赵语诗,记者们写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写了有的没写。”江小晚摇摇头:“五花八门说什么的都有,有的说你痴心不改,有的是说你们已经成朋友了,你看起来很洒脱,还能去探班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来小晚姐你这个副总挺悠闲的,看了不少的娱乐八卦,还挺关心我的嘛!”

    “挺有趣的。”江小晚摇头道:“你们俩的爱情故事都可以写成一本小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饶了我吧。”方寒摇摇头:“很平淡的爱情,被这些记者们一说,好像奇形怪状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奇怪?”江小晚摇摇头笑道:“分手复合,又分手又复合,最终暴出是百合,曲折!离奇!”

    她说话时双眼一直盯着前面,知道一旦转头定要被方寒唠叨,不想听他唠叨就得老老实实看前面。

    很快到了半山腰,进了别墅,卡宴直接停在树林边,江承正在树林旁练剑,剑光霍霍。

    方寒坐在车里打量,笑道:“师父的剑法大有进步啊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哼道:“你这话的语气可不像徒弟!”

    方寒失笑,解开安全带下了车,提下了一坛酒,来到江承身边,笑道:“师父,我来啦。”

    江承停了剑,看向黑坛子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亲自炮制的药酒,师父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药酒呀,好。”江承痛快的点头。

    江小晚抿嘴笑道:“爸,方寒说这酒有……”

    方寒忙打断她的话,笑道:“现在先不说有什么效果,师父就当成一般的酒喝着就是,但一次不能超过一小盅。”

    “多大的盅?”江承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就师父你平时喝酒的小盅,一天一盅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药力强劲啊。”江承笑道:“我以前也泡过药酒,效果嘛,也就是舒筋活血,总不可能比药更管用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没多说。

    他接受了江小晚的劝告,没说这酒的药效,免得师父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江小晚白了方寒一眼,道:“爸,我今晚不在家吃饭了,有个饭局!”

    “周六有什么饭局?”江承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管得真宽,方寒跟我一起!”江小晚道:“他替我挡酒,我还要开车呢,不能喝酒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江承答应了。

    有方寒在他也放下心,起码没人能欺负得了她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小晚姐,我先得去一趟师公家,还有华老那里,把酒给他们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够忙的!”江小晚哼道:“好吧,我送你去!”

    “最好不过。”方寒笑着点头:“今天就去师公家吧,明天再去华老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江小晚跳上车,方寒笑着跟江承告别。

    葛老爷子正在家里的菜园里锄草,忙得不亦乐乎,看看方寒的药酒,点点头:“行,我尝尝。”

    方寒叮嘱他别喝多,千万不要超过一小盅,葛老爷子不耐烦的挥挥手,接着忙自己的。

    方寒有些不放心,于是找到葛老夫人,跟她叮嘱了一番,要看着师公别喝多了,这酒的药姓太厉害。

    葛老夫人笑着答应,他才松一口气,跟着江小晚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从葛家出来,坐在卡宴上,方寒开口:“小晚姐,这回该说了吧,到底是什么饭局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我几个同学要聚一聚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那些家伙个个爱显摆,非要带着男朋友或老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方寒指指自己:“我要扮小晚姐的老公?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!”江小晚嗔道:“男朋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倒也是,真结婚了她们也该知道,……要不要打扮一下,买一套行头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一套足够了!”江小晚道。

    方寒身上穿的多是李棠或者周小钗买的,他身材标准,只需要中号就行,也不大用试。

    周小钗有他的尺码,很多衣服都是从合作的服装公司那边直接弄来的,档次很高。

    “要亲热一些吗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江小晚飞快斜他一眼,又紧盯着前方,哼道:“你想占便宜?……不用勉强,自然一些最好!”

    “自然……”方寒点点头:“好吧,一这不会让他们看出破绽的!”

    “有破绽也没什么。”江小晚道:“反正我跟她们说你是刚认识的,正追着我呢,还不太熟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还是小晚姐考虑周到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,这帮妞个个都是人精。”江小晚哼道:“想骗过她们可不容易,最好的方法就是九句真话一句假话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笑道:“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卡宴在夜色中疾驰,很快来到京师郊外一处会所,大牌坊很有气派,写着一方两个大字。

    卡宴在牌坊下面停了一下,保安直接放行,一进去后,两边是茂密的竹林,在灯光下随风摇曳。

    卡宴在中间宽阔的大道上缓缓而行,转过一个弯,眼前是一片湖,湖上几座楼阁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卡宴驶进湖心,到了一座楼前停下,门童是两个帅哥,一个帮忙去泊车,另一个引他们进了楼。

    一进大厅,巨大的水晶吊灯布满了屋顶,灯光明亮而不失柔和,大厅里很宁静,中央一个圆台,上面正有一帮乐队在轻吟低唱,主唱是一个高挑的美女。

    方寒看一眼这帮乐帮,他不大关注娱乐新闻,偶尔看电视时,也看到这几个人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认识他们吧?”江小晚扫一眼乐队,道:“一般人可进不来这里唱歌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这就是你们红二代的生活?”

    “红二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江小晚道:“一帮投胎技术高超的家伙罢了,她们应该到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说法别致。”

    江小晚白他一眼:“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呐?”

    “谁不羡慕嫉妒恨?”

    “各人有各人的烦恼,不比寻常老百姓好过。”江小晚道:“快走吧!”

    她脚步匆匆,高跟鞋宛如平底鞋,忽然而行仍不失优雅从容。

    方寒与她并肩穿过大厅,来到后面一间四合院,院子上方吊着四对大水晶灯,周围是一圈圈灯笼,照得四合院明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院子里飘着若有若无的歌声,正是大厅里传来的歌声,女声磁姓十足,增添了几分诱惑。

    四合院中央有一个古朴的红漆小亭子,亭子里坐满了人,男男女女一共五对,正嘻嘻哈哈的说笑。

    看到江小晚与方寒进来,他们声音一静,随后跑出来五个少女,尖叫着扑上来,江小晚也扑过去,六个人抱在一起尖叫一片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的摇摇头,女人呐。

    尖叫了一番,她们分开,然后打量彼此,叽叽喳喳说了一大堆话,方寒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江小晚这才转身过来,叫道:“好啦,姐妹们,咱们进去说话,这是方寒,我爸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……?”五双妙目盯过来,上下打量着他,带着审视意味,好像容不得一点儿瑕疵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近水楼台先得月,师弟你也下手?”一个高挑鹅蛋脸少女娇笑:“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!”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去去去,八字还没一撇呢,以为我跟你们一样迫不及待把自己嫁出去啊!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像你这么漂亮,更不急!”另一个圆脸少女嗔道:“你这丫头就是傲气,看看将来找个什么男人!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帅哥看来是有真本事的。”另一个少女抿嘴笑,她瓜子脸,一双大眼水汪汪的能勾魂。

    江小晚嗔道:“郭小英,你别乱放电!”

    “这就吃醋啦!”圆脸少女娇笑:“也太紧张了吧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