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19章 再下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李棠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呐,怎么脾气变得这么好了?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我发现在外面确实不容易,不能鲁莽。.”

    赵语诗不解的看着她,李棠道:“我亲眼见过一个女演员因为脾气不好,被人陷害被暴料被抹黑,三人成虎,她现在根本接不着戏了,真的很可怕,人缘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忍气吞声啊。”赵语诗摇头。

    李棠道:“再怎么难受,不过短短一个两个月,怎么也能挨过去,下次不再与她合作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想得开。”赵语诗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李棠成熟许多,明白这个世界不是以自己为中心的,不能事事由着自己姓子来,容忍,妥协,甚至退缩,想事事想占尽便宜,出尽风头,早晚要栽跟头。

    世界之大,强中更有强中手,随时会蹦出一个更厉害的人物,得学会夹着尾巴做人,除非你能天下无敌,名气足够大实力足够强,才能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赵姐,那邓慧茹可坏了,偏偏在大伙跟前装得很好,背后使阴招,太气人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能在这个圈子站住脚的哪一个不是人精?他们不是看不出来,只是懒得出头罢了,可能邓慧茹的做法正合他们心意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咬咬牙,哼道:“一群白眼狼,看我怎么收拾他们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是该好好正一正风气,同一个公司的人都不能抱团,姓质太恶劣!”

    赵语诗紧绷着俏脸生闷气。

    她扭头道:“莎莎,陪我出去买菜!”

    李雨莎瞥一眼方寒与李棠,知趣的点点头,两人很快离开了。

    院子一下变得很安静,方寒静静看着李棠,李棠扭过头不接他目光,紧抿着红唇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你真下定决心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棠淡淡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真够狠心!”

    李棠扭过头瞥他一眼:“你逼的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怎么求你,你也不会答应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李棠咬着红唇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:“好吧,我不逼你了!……你想走就走吧!”

    李棠扭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能拦住你的人拦不住你的心,我长相一般,嘴笨不会甜言蜜语哄人开心,像我这种男人活该被人甩没人爱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别胡搅蛮缠好不好,是你先背叛的我!”李棠没好气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双眼炯炯:“背叛?这不正是你希望的,一直所引导的吗?”

    李棠扭过头:“胡说,谁希望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千方百计的引我走到这一步,不就是想能下狠心离开我,真正抽身而出吗?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李棠淡淡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胡不胡说你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李棠扭头瞪他,嗔道:“我才没那么险恶!”

    方寒怀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爱信不信!”李棠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不是一直想离开我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就留下!”

    “才不呢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无奈叹了口气,猛的搂住她封住红唇。

    李棠用力挣扎,拍打着他胸口,却徒劳无功,很快软弱下来,挣扎越来越没有力气,最后瘫软在他怀里,香舌伸出来与他纠缠。

    方寒抱起她进了屋,放床上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棠忙推他:“她们要回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大手坚决的剥掉她衣裳,露出白玉般身体:“她们没那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啊!”

    方寒腰一挺,小方寒已经入巷,她不由自主呻吟,一边呻吟一边娇嗔他坏蛋,混蛋,欺负人,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方寒一边缓缓[***]一边吻她红唇,不分辩,她很快没了骂人的力气,只剩下如泣如诉的娇吟。

    赵语诗与李雨莎刚进院子便听到一声声呻吟,顿时面红耳赤,对视一眼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家伙,真是……”赵语诗恨恨骂一句,把袋子放到门口,哼道:“走吧,咱们出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李雨莎看一眼院子,低声道:“赵姐,咱们去哪儿呀?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能在这儿呆着!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“江夏没什么大商场,没什么可转的。”李雨莎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好风景看?”

    “好风景倒是不少。”李雨莎忙点头:“要不然剧组也不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。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忙点头,把东西放到门里,关上院门,两人悄悄离开了。

    夕阳照在窗户上,屋里光线柔和,小院很宁静。

    窗下的大床上,两人搂在一起,李棠软绵绵躺在方寒怀里,如猫一般柔顺,妩媚万方。

    方寒摸着她细腻而弹姓惊人的玉峰,面带微笑,感觉心情很好,宁静温和,世界很美好。

    李棠哼一声:“你这坏家伙就是吃定了我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呀,就死了心吧,老老实实呆在我身边多好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跟别的女人分享你一个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自己能招架得来?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!”李棠嗔道。

    一提到这个她就心虚,自己确实满足不了方寒,他强壮得不可思议,自己被他折腾两下就丢盔弃甲,无力承受,他却龙精虎猛甚至还没到热身的程度。

    他修炼有成,精关牢固,想要射出来需要强烈而持久的刺激,自己根本满足不了他。

    一两次还好,一直这样他会很难受,得不到满足的滋味她能隐隐体会出来,所以一直硬气不起来,觉得愧疚。

    她不能容忍他找记女解决,那样会觉得很脏,要是有一个情人而不动感情,倒不是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这些她绝不会跟方寒说,免得他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沈晓欣其实是一个好人选,她再漂亮也改变不了年纪大很许多的事实,终究走不到一起,对自己没威胁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他们两个在床上翻滚,她痛苦得难以忍受,恨不得自己死了,拼命的强制自己不再去想,邓慧茹找麻烦,她不但不觉得痛苦,反而有点儿痛快,自己能少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可种种痛苦与愤怒,一见到方寒,被他三两下挑逗,顿时涣然冰释,心又软了,没了恨意。

    对自己的软弱与不争气,李棠很气恼,方寒就是自己的克星,不见面还好,恨意滔天,狠心决绝,一定要分手,可一旦见了面,什么都没用了,还是那么甜蜜欢喜。

    方寒抚着她玉峰,叹息道:“这样多好啊!”

    李棠哼道:“你还有沈姐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是你,她是她,不能混为一谈,……对了,这部电影什么时候杀青?”

    李棠明知道他故意转移话题,也顺着他:“起码得一个月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决定走这条路?”方寒叹道:“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走哪一条路容易?”李棠摇头:“我很喜欢做演员,觉得很好玩,很奇妙,你不觉得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喜欢就好,什么时候不想做了可以跟赵语诗一起管理公司,……对了,我准备开一个酒厂。”

    “酒厂?”李棠惊奇的转身看他:“你怎么想起开酒厂了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写书是来钱快,但还是太虚了,还是实业最稳当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假,实力确实稳定可靠,”李棠点点头,眉尖轻蹙:“可这太费心耗神了,你有那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得找个信得过的人代我管理。”方寒道:“你是最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行!”李棠摇头:“我可不是那块料,让我演戏还好,管人不行,我也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那就麻烦了,上哪找信得过的人?”

    “王莹怎么样?”李棠笑道:“她家就是开酒厂的,有经验,还可以借光,一举两得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我不太放心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李棠很高兴,笑道:“王莹你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女人一旦结了婚,心思全在老公孩子上,我怎么能放心?”

    “那语诗呢?”李棠笑道:“她有管理经验,人品也信得过,她是个合适的人选!”

    “她已经够忙的。”方寒摇头:“不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不跟她说怎知道?”李棠笑道:“我看她挺喜欢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她不撤我的后腿就阿弥陀佛了!”

    “她听到一定气死!”李棠摇头失笑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以后再说吧,不行就找师母借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也行,让师母派个可靠的人帮忙管着。”李棠点头。

    李棠忽然“唉呀”一声,忙起身,一下露出上半身,光洁如玉,曲线惊人,她忙穿上衣裳,嗔道:“她们一定回来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回来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们一定听到了!”李棠脸红嗔道:“都怨你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情侣见面会发生什么她们猜不到?……明天去哪儿玩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出去。”李棠摇头:“一直被别人盯着看,怪别扭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适应这种生活了。”方寒道:“好吧,那就呆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回去?”

    “后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忙了?”

    “总要陪陪你嘛。”方寒笑道:“你是第一位的!”

    李棠白他一眼,嘴角却翘起来。

    赵语诗与李雨莎到傍晚才回来,一进门她就没好气的瞪一眼方寒,扭头道:“坏家伙!……出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就跟家里吃吧,别去外面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。”赵语诗道:“你们两个真能折腾!”

    李棠红着脸嗔道:“语诗你闭嘴!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你们做得出我就不能说?”

    “看爪!”李棠挠她的痒,赵语诗忙逃开,两人追逐开,笑声不绝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