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18章 出气
    方寒看着前方,神情严肃。

    赵语诗扭头看看他:“你跟我爸说什么,什么一千万?”

    方寒盯着前方,漫不经心的回答:“你爸要办一个慈善基金,我拿出一千万算是赞助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呐,你还真是大方!”赵语诗哼道:“你的贷款还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没到期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着到期再还,万一没钱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第二本书该出版了,应该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自信的嘛,书就一定能赚钱?”

    方寒笑笑,他还是有这个自信的,因为几部书一脉相承,仿佛一个系列,只要喜欢前面的,后面一定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一千万?”

    “嗯,上一本书卖得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你真是败家子,李棠跟着你要受苦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她现在要撂挑子,想逃跑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无奈的摇摇头:“我说你们能不能别闹了?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我不想闹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想闹,就别做她会生气的事。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说吧,这次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李棠没告诉你?”

    “她不说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那更不能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这是你们两口子的私事,那能不能别扯上我啊?我可是很忙的,没闲功夫跟你们过家家!”赵语诗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送佛送到西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我上辈子一定欠你们的!”赵语诗往后一仰,有气无力的靠到椅背上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知道不知道李棠受欺负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?”赵语诗一下坐直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看来她没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欺负她了?”她蹙着眉尖,冷冷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太清楚,去问她吧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翻了个白眼:“怪不得你要叫上我呢,是不是要我出头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来文的我来武的,咱们双剑合并,天下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合并啊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的别墅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的别墅!”赵语诗哼道:“放心吧,月底让你住进去!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会员增加了不少,我准备驯几匹好马,可惜这些马越来越强壮,野姓也大,驯马师不大够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让我帮忙驯马?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股东嘛。”

    “去讲几个驯马师就是了!不缺这点儿钱吧?”

    “能省则省嘛。”赵语诗笑眯眯的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的钱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还是请驯马师吧,我没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时间看李棠,就没时间驯马?”

    “能花小钱解决的问题,干什么偏偏找我?”方寒摇头道:“你还没有管理者的思维,赤搏上阵怎么行!”

    “你反正就是麻烦!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:“全天下就你最忙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要是有马病了,我会出手,这些小事还是别麻烦我了!……增加了多少会员?”

    “二十几个。”赵语诗撇嘴道:“还不是看我爸的病好了,所以见风使舵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指望商人重情重义纯粹是自讨没趣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赵语诗点头。

    到了高铁车站,方寒找了停车位停下,两人进了车站,取了票登车,一个多小时后到达了江夏镇。

    李棠的剧组就在这个城市,两人下车后,李雨莎正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三人坐上车,方寒没怎么说话,赵语诗则问起来,李雨莎交待,那欺负李棠的女人叫邓慧茹,三十多岁,也是个名角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在剧里当女二号,不忿李棠是女一,所以处处找麻烦,李棠一直强忍着没发作。

    剧里有几个人与邓慧茹合作过几次,关系不错,李棠被孤立了,过得很难,却一直咬牙忍着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赵语诗咬牙切齿:“欺人太甚,我倒要瞧瞧她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“她看起来挺和善的,笑眯眯的,却是个笑面虎!”李雨莎恨恨道:“外人都被她的外表欺骗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李棠习惯冷脸,也难怪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这些家伙都是见风使舵的,给他们点儿厉害瞧瞧,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天娱的演员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有几个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,扫一眼赵语诗。

    不遭人嫉是庸才,没想到同一旗下的艺人们也看李棠的热闹,演艺圈的人心可见一般。

    赵语诗忙道:“看我怎么收拾他们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装不知道吧,现在不宜动手,……今天你请大伙吃饭吧,替李棠收买人心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赵语诗哼道。

    他们赶到剧组时,李棠正在拍戏,与一个女演员对手戏,她左脸红肿,厚厚的粉底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李雨莎一指,那女演员就是邓慧茹。

    方寒脸色如常,眼神却冷冰冰的,以前在电影上见过此人,所演的角色都是端庄优雅贤淑,给人好感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!”赵语诗咬咬牙,强压怒火。

    李棠又挨了两次耳光,导演是个大胡子,怒气冲冲喝了两句,终于算是过了这一场。

    李棠左脸已经肿起来了,她却浑不在意,微笑冲众人道歉,李雨莎忙过去递上水与毛巾。

    李棠喝一口水来到椅子边想休息,看到了方寒与赵语诗。

    方寒深深看着她,她强忍扑到他怀里的冲动,扭头看向赵语诗,赵语诗过来抱抱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李棠低声问。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这个家伙拖我过来的,说什么怕传绯闻,非要我跟着一起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李棠笑笑。

    方寒盯着不远处的邓慧茹,看了好半晌。

    赵语诗跟李棠说了一会儿话,去跟导演说话,李雨莎知趣的躲开,去拿东西了,周围人们各忙各的,只剩下两人。

    方寒静静看着她,直到她粉脸飞红云,才微笑道:“李棠,我说过你逃不掉的!”

    李棠百感交集,却不知说什么,看到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,只有满心的欢喜与激动,强忍着冲动,不在人前失态,不被他看轻。

    大胡子导演拍拍巴掌,大声道:“听好了,大伙中午去镇江饭店,这位赵小姐替李棠请客,有一个算一个,都去!”

    众人大声欢呼,吃腻了盒饭,能去改善一下生活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李棠转过头扭一把眼泪,越不想失态,眼泪越止不住。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什么时候杀青?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,方寒笑道:“有困难是不是?”

    李棠仍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叹口气:“做哪一行都不容易,碰上这种人是难免的,挨一挨就过去了,别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走过来,挽起李棠胳膊:“走,咱们出去说话!”

    李棠随着她离开,方寒则来到邓慧茹身前,笑道:“邓姐,你好,我是你的粉丝。”

    邓慧茹长得美貌,肌肤白嫩,一看就知道精于保养。

    他微笑着伸出手,邓慧茹打量他一眼,伸手跟他轻轻握了一下:“你好,你是李棠的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算是朋友吧,她给大伙添麻烦了,毕竟是刚入行的,很多地方不太懂,还请多多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咱们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,大伙都能体谅。”邓慧茹抿嘴笑道。

    她语气温柔平和,端庄大方,实在不像是能欺负人的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大伙能这么想最好,中午这顿饭算是给大伙赔罪的,略表一点儿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李棠太客气了。”邓慧茹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好,我不就多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他友好的笑笑,转身离开了,邓慧茹摇摇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镇江大酒店是江夏最好的酒店,饭菜很昂贵,赵语诗花钱不眨眼,这一顿饭就花了五万,一个剧组杂七杂八的人加起来足足一百人,摆了十几桌。

    方寒与赵语诗还有李棠一桌,陪着导演,邓慧茹也在座,李棠的脸被方寒用手抚摸了两下,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大胡子导演姓胡,也是圈里有名的大导演,站起来敬了大伙一杯酒,于是众人纷纷嗨起来,各自找人敬酒。

    方寒到处找人喝酒,一杯见底很豪爽,酒这个东西对于人际关系作用甚大,方寒如此豪迈,大伙很快接纳他。

    他挨个儿把工作人员敬个遍,四瓶酒见底却面不敢色,有人怀疑他的酒有问题,拿过来倒了一杯一尝,确实是真酒,顿时惊为天人。

    “啊!”忽然一声尖叫吓了众人一跳。

    众人忙看去,邓慧茹发了疯的撕扯自己衣服,不停的抓挠,很快外衣脱去,露出内衣与白生生的胳膊大腿。

    “有蛇!有蛇!”她脸白得像纸,不停的尖叫着撕扯衣服。

    她的助理是个中年女人,正在远处吃饭,看到这种情况忙跑过来,想拦住她发疯,却被她一把推开,拼命的撕扯自己衣服,想把内衣也脱了。

    胡导演一看不妙,忙道:“快快,上去两个人按住她!”

    两个小伙子上去按倒邓慧茹,邓慧茹端庄的脸庞变得扭曲狰狞,剧烈挣扎着,想撕扯自己内衣。

    她助理忙摸了摸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马上送医院!”胡导演大手一挥,于是几个人拥着邓慧茹离开了,人们纷纷议论,不知道她忽然发什么疯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叹息,李棠横了他一眼,没动声色,她心下明白一定是方寒动的手脚,看着确实解气。

    众人接着吃饭喝酒,半小时左右,两个小伙子回来,跟胡导演报告了邓慧茹的情况,不明姓皮肤过敏,很难治疗,这里的医院条件不够好,需要到大型皮肤病医院查诊。

    胡导演忙问她什么时候能治好,两小伙子摇摇头,这病挺难治的,属于疑难杂症,可能需要静养好一阵子,这部戏怕是要泡汤了。

    胡导演的脸色变了,咬咬牙,终于忍不住开始破口大骂,娘的真是不顺,都演到这里了,却要换演员,浪费了多少胶卷,预算绝对超标了!

    众人无奈摇摇头,这种情况确实难办,先前拍过的戏要重拍,原本拍的全成了废品,浪费胶卷不说,还浪费他们的时间。

    半晌后,胡导演无奈的道:“大伙先歇一天,我去找演员!”

    众人轻松下来,能歇一天最好,这种氛围下再接着拍确实不明智,看来胡导演需要去拜拜佛了。

    他们接着大吃大喝起来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四人回到一户人家,像是家村的小院,李棠租了人家一个月,给了不少的钱。

    这里胜在清静,不用跟大伙一块儿挤在宾馆。

    一进院子,赵语诗迫不及待的问;“方寒,是不是你搞的鬼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“哼,别想否认,除了你还有谁!”赵语诗撇撇嘴,哼道:“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也就是你会用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摇头,懒洋洋坐下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我觉得挺解气的,真痛快,午饭多吃了一个馒头!”

    赵语诗白她一眼,扭头道:“说吧,到底是不是你干的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既然知道了,还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你?!”赵语诗瞪大眼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她会怎么样?”赵语诗问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痒上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“一阵子是多久?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问:“赶紧说清楚,别挤牙膏似的,我问一句你答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说的?”方寒摇头:“一点儿小伎俩罢了,不登大雅之堂,也就是出一口闷气,……怎么样李棠,出气了吗?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赵语诗哼道:“出气还不行,要杀鸡儆猴,不给他们一点儿颜色看看,还以为李棠好欺负呢,这个圈子就是人吃人,你不强硬就要被人吞了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折腾她一两年没问题,……好啦,李棠你也累了,好好睡一觉吧,明天去逛逛这边。”

    李棠摇头:“这个城市很小,没什么好逛的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讶然道:“刚来就撵咱们走?”

    她横一眼方寒道:“要走你先走,我陪李棠几天。”

    李棠道:“语诗你也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你一个人在这儿我不放心!”

    李棠笑了笑:“有什么不放心的,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困难也不跟我说!”赵语诗很不乐意的道:“早知道这样,我过来好好收拾她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你拿她没什么办法的。”李棠摇头:“多一事不如小一事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邓慧茹不属于天娱,也不属于诗棠娱乐,赵语诗在海天能呼风唤雨,到这里就不行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