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17章 基金
    方寒忙接通了电话,李雨莎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:“叔?我是莎莎。.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李雨莎道:“婶子最近不大顺心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?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演员倚老卖老,老是欺负她。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:“她是被人欺负的?”

    李雨莎忙道:“那老女人资历老,关系多,婶只能先忍着,要不然在剧组呆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她没跟赵语诗说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李雨莎道:“婶是好强的姓子,宁肯自己咬牙忍着,也不会跟赵小姐说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订明天的票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李雨莎欢快的答应。

    方寒放下手机,沈晓欣一直在他怀里,听得清清楚楚,起身道:“李棠受欺负了?”

    “她资历浅却名气大,难免的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皱眉:“你准备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我要先问一下赵语诗。”方寒道:“看看具体情况再说,……沈姐,我明天要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他露出歉然神情,一直避免在沈晓欣跟前谈论李棠,也不在李棠跟前谈沈晓欣,但总是避免不了。

    沈晓欣摇头:“她有难处,你当然要帮忙了,……我相信你能处理好,就不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换了沈姐你,会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我?”沈晓欣想了想,摇头道:“可能跟李棠一样,忍一忍就过去了,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,风言风语的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,没再多说,重新搂她入怀,抱着她看电视。

    沈晓欣沉醉于偎他怀里的感觉,温暖安全,好像什么也不用怕,什么也不用管了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低声道:“你这几天想李棠了吧?”

    方寒没出声。

    沈晓欣仰头看他:“你瞒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你非草木孰能无情?毕竟相处了那么久,一下分开,真的有点儿想念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种想吧?”沈晓欣微笑道:“是想得不行了吧,以至于梦里唤她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他一般是用龙眠术入睡,偶尔与沈晓欣欢好,搂着她入睡时不用龙眠术,但那时她会睡得更沉,不可能听到自己的梦话。

    沈晓欣淡淡道:“我昨晚忽然醒了,听到你的梦话,骗你是小狗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想她就去看看她嘛,何必非要克制着。”沈晓欣道:“我不会生气,你要真无情我才心寒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摇摇头:“我觉得自己挺没用的!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用啦?”沈晓欣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别的男人可以游刃有余于几个情人之间,我连两个都摆不平,顾此失彼,心好像被分成两半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痛苦是因为用情太深,他们很轻松,那是没投入太深感情,不过玩玩,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碰上你们,由不得我不深情,……咱们睡吧?”

    “还早呢,娜娜没睡呢。”沈晓欣轻声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房间的隔音很好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摇摇头:“那也不行,羞死人了!”

    她还如少女一般的害羞,每次开始做时都放不开,直到后来才忘了自己,痛快呻吟。

    但第二天一醒来,想到昨天的放肆,她就觉得不自在,不敢看沈娜,怕沈娜取笑自己。

    沈娜偏偏笑眯眯的看着他们,方寒也无奈,她们母女两个是冤家,沈娜觉得机会难得,当然不能放过,一定要取笑一番的。

    偏偏沈晓欣脸皮厚不起来,每次都要败下阵来,丢盔弃甲,这时候方寒得站出来替她挡一挡,惹得沈娜不忿。

    方寒低声道:“我明天就要走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忽然生出不舍来,她不想他离开,别墅里没了他,显得空荡荡的没一点儿温馨感,他只要在,即使不说话,关着门做题或者看书,别墅也很温馨舒服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上去吧。”沈晓欣低声道:“不过不准使坏,咱们聊聊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方寒答应。

    沈晓欣没上当,哼道:“你说话算话!”

    每次她都说不做只聊天,他答应得好好的,但说着话的时候,他手不老实,东摸西摸,慢慢把她身体点燃,上热下湿,结果就是一番覆雨翻云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说话算话!”

    沈晓欣才信不过他,盯着他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眯眯看她:“这次真的说话算话,只聊天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轻哼:“就再信你一回!啊!”

    方寒把她抱起来,大步流星上了楼,沈晓欣忙道:“没关电视呢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下去关。”

    他先把沈晓欣送到床上,再下楼关了电视,拿回她的拖鞋,几步蹦回床上钻进被窝,搂住她柔软幽香的身体。

    两人低声说话,她平时淡漠清冷,对什么事都不在意不关心,跟方寒却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方寒也喜欢跟她聊天,他们很少说家长里短,多是说一些哲学方面,艺术方面的,她理解很深,方寒也不浅,两人说话很投机。

    这一晚却例外,沈晓欣让方寒讲一讲他跟李棠的事,他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,怎么一步一步成为情侣的,因为两人乍看起来不配,李棠怎能看上他,毕竟方寒长相一般。

    沈晓欣明白,自己当初对他的感觉也是一般,没有那种感觉,对他是属于曰久生情。

    她深深明白长相是很重要的,同样一个动作,两种相貌的人做出来效果截然不同,就像东施西施。

    李棠是如何才能打破相貌束缚,真正爱上他的,沈晓欣很好奇这一点,静静听方寒讲述。

    方寒讲着讲着,越发思念李棠,她美艳的脸庞一直在眼前浮现,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搂进怀里好好怜爱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清晨时候,方寒先打了个手机给赵语诗。

    赵语诗懒洋洋的声音传来,方寒哼道:“赵大小姐,没起床呢?”

    “谁像你一样,练功狂!……这么早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还能在哪儿,在家!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看李棠,你陪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,你去看李棠关我什么事!”

    “为了避免绯闻,当然得由你陪着,……李棠这部片子是诗棠娱乐的还是天娱的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”赵语诗道:“是宁导演的片子,华晨制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方寒点点头道:“记得十点的火车。”

    赵语诗忙道:“喂,我挺忙的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我九点去接你!”方寒说完挂了手机。

    他似乎能听到赵语诗的斥骂声,却不理会,她是刀子嘴豆腐心。

    练完功吃完饭,沈晓欣脸色如常,没有幽怨状,竭力不表现出依依不舍与依恋神态。

    方寒九点到了赵语诗家,赵家别墅位于绿岭山半腰,乃是真正的山间别墅,道路很宽阔,车流稀少。

    住在这绿岭山的都是大富之家,起码得在海天排得上号的富翁,一般的富翁买不起。

    他开了凯迪拉克,径直到了赵家,按响门铃。

    这座别墅很豪华气派,是方寒别墅的两个大,周围是绿茵茵的草地,二十米处是一条小河,河边有小亭,可以在这里纳凉或者钓鱼。

    “谁?”赵语诗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。

    “我。”方寒无奈回答,里面是可视对讲,她怎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哼,你倒是准时。”赵语诗没好气的道,黑漆大铁门“啪”一响,向两旁缓缓拉开。

    方寒开车进去,里面是宽阔的草地,可以打高尔夫,靠自己走需要五六分钟才能到客厅。

    他开车到了客厅前停下,走进去,赵天方正在宽大的沙发上喝茶,笑眯眯看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点头笑道:“赵叔叔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穿着宽松的睡衣,满面红光,呵呵笑道:“丫头正在上面梳妆打扮呢,女人呐,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方寒坐到他侧面,笑着打量他一眼,然后伸手摸了摸他脉门,笑道:“赵叔叔保养得很好,身体越来越结实了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笑道:“我现在是身体第一,不管遇到什么事,绝不生气绝不发火,钱嘛,挣得再多有什么用?……语诗跟你经营的马场就够她生活了,其余的生意,我不过用来打发时间,赚得多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这种超然心态更容易赚钱,恭喜赵叔叔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道:“不经过生死,哪知道生命的宝贵,我正着手准备做一个慈善基金。”

    “哪方面的?”方寒问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,准备做肿瘤,给那些治不起病的人一点儿希望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那算我一份吧,我没什么时间,只能出钱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赵天方点头:“多多益善,你准备出多少?”

    方寒沉吟一下,道:“现在我手头也紧,多了拿不出来,一千万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赵天方指指他,笑道:“还说手头紧,一千万我也要思量思量,那我谢谢你啦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是功德无量的好事,我也受益。”

    赵天方以为这是谦语,方寒说的却是实话,真能帮到别人,那就是功德,他圣力也会增加。

    他自己想搞慈善很难,这里面的水太深,赵天方则不同,他有足够的人脉与关系,还有足够的底蕴搞起来。

    赵语诗穿着牛仔裤,黑色T恤,煮熟的蛋清一般的脸蛋越发白里透红,吹弹可破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欠你们两个的!”赵语诗下楼便抱怨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表:“说吧,你再说几句,就赶不上火车了!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赶紧走!”赵语诗嗔道:“磨蹭!”

    方寒无奈摇摇头,对赵天方笑道:“赵叔叔,那我们先走一步,钱到时候让语诗转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天方笑着摆手:“快去吧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