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16章 攻克
    方寒无奈摇摇头,这件事还真无能为力,对沈白既不能打,又不能骂,什么招数也使不出。.

    生活中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如自己主意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观念与想法,偏偏他们又非恶意。

    沈娜吐吐舌头,小声道:“两人吵得可凶了,妈妈都气哭了!”

    方寒皱眉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舅舅也气坏了,拿头撞墙,快疯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叹道:“因为我?”

    沈娜点点头:“当然喽,妈妈跟舅舅还从没这么吵过呢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都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沈娜撇撇嘴哼道:“还不是那一套!……舅舅怕将来妈妈痛苦,长痛不如短痛,又说了几句你的坏话,妈妈就不干了,反驳他,然后又扯出一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,越吵越凶,……最后妈妈哭了,舅舅气跑了!”

    她摊摊两手,做无可奈何状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你还是装不知道吧。”沈娜低声道:“反正也没办法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。”方寒摇头:“你舅舅固执,我说服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,谁能说服得了舅舅呀!”沈娜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物降一物,总有让他听话的……”方寒沉吟道:“你舅妈呢?”

    “我舅妈?”沈娜歪头想想,点点头:“舅舅是听舅妈的话,不过嘛,舅妈那人也不容易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带我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沈娜歪头道:“舅妈脾气不好,说翻脸就翻脸的,说不定会给你脸色看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傍晚我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沈娜点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加快速度,吃完饭后,亲一下沈晓欣光洁额头,急匆匆上课。

    两人当初在京师捅破那层纸后,一下宛如老夫老妻,没那么多浪费,却很温馨亲昵。

    沈晓欣一直心不在焉的,直到方寒离开才醒过神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你就是方寒?”一个中年美妇坐在沙发上打量着方寒,圆脸清清冷冷的,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正坐在一间中式别墅内,周围打扫得一尘不染,窗明几净,夕阳照进来,照得屋内很柔和。

    对面的中年美妇戴着围裙,偌大的房间是他亲自打扫的。

    沈娜坐她旁边,方寒坐她侧对面,微笑点头:“丁姐,我是方寒。”

    眼前这位正是沈白的夫人丁婕,圆脸甜美,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儿,身上透着一股精明干练的气质。

    方寒一看这种气质就知道她是当官的。

    丁婕点点头:“听老沈说过了,你今天过来是……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我是来求丁姐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帮上你什么?”丁婕淡淡道:“直说无妨,我能帮的一定帮,起码你对小欣与娜娜有恩。”

    “沈哥极力反对我跟沈姐。”方寒摇头道:“现在沈姐夹在中间很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弃就是了。”丁婕道:“你要是为小欣好,还是放弃吧,趁她现在陷得不深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为什么要放弃?”

    “你们年纪相差太大了。”丁婕道:“要是你们姓别颠倒过来,我一句话也不多说。”

    “舅——妈——!”沈娜嗔道:“你这是待恩人的态度嘛?!”

    “胳膊肘往外拐的丫头!”丁婕白她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丁姐,我不觉得年龄有什么关系,这样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丁婕看一眼沈娜,无奈的摇摇头道:“我跟老沈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我现在都不敢跟他一块出去,他越活越年轻,我越显得苍老,好像两代人似的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丁姐,我们不会出现这种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比男人老得快,她现在年轻,过几年会迅速变老,像我一样。”丁婕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丁姐不显老。”

    “皱纹一大堆还不老?”丁婕摸摸眼角的鱼尾纹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丁姐知道我是练武的,还会点儿医术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听说你医术还挺厉害的,治好了娜娜。”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我最擅长调理身体,有我调理,年轻十岁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丁婕歪头看他。

    方寒自信十足,微笑道:“丁姐要不信,就试试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试?”丁婕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方寒伸出手:“我先把个脉吧。”

    丁婕递上右腕,**的皮肤,不过皮肤有点儿干燥,缺少弹姓与柔嫩,与沈晓欣的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运起一丝龙元,从手腕钻进体内,很快绕了一周,龙元附着他一丝精神,清晰看到她体内一切。

    片刻后他松开手腕,点点头:“左臂骨折过,骨盆受过伤,气郁难舒,肝气肺气都不旺,所以会多愁善感,又强自压抑,……丁姐是不是觉得生活无趣,人生空虚苍白?”

    丁婕精致的眉毛动了动:“还真有几分本事呢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丁姐你的子宫太小,导致不能怀孕是吧?”

    丁婕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方寒装作没看到,沉吟道:“这个倒是可以调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能治好?”丁婕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刺激一下,让子宫重新生长,这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过不少药,不行的。”丁婕摇摇头:“属于先天畸形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丁姐想不想试试?”

    “怎么治?”

    “每天要运一次针。”方寒道:“估计一个周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丁婕笑道:“不是哄我开心吧?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,也不分辩反驳。

    沈娜道:“舅妈,小方老师从不说大话,说能治就能治,再说试试又不会掉块肉,只是针灸而已!”

    丁婕道:“我可没听说过针灸这么神!”

    沈娜不耐烦的道:“你真啰嗦,到底治不治?!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试试。”丁婕白她一眼:“在外人跟前你也不给舅妈留面子!”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小方老师又不是外人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,一看就知道丁婕把她宠坏了,也难怪,她自己没孩子,两家只有这么一个宝贝疙瘩,怎能不宠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今天就开始吧,明天也要这个时候,……最好别超过二十四小时,这是猛针,时间很关键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去娜娜家。”丁婕道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丁姐放松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来到丁婕跟前,撮指成鹤嘴状,从她头顶一直到小腹,前后各点了十六下。

    从方寒动手到停手,不过数次呼吸,丁婕额头一层密密汗珠。

    “好舒服!”丁婕微笑着叹息。

    “很舒服吧?”沈娜笑道:“很神奇吧?”

    “很神奇,我现在有点儿相信了。”丁婕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感觉浑身浸在温泉里一般,尤其是子宫,麻酥酥,**,热乎乎,感觉很奇异。

    方寒抹一把汗头的汗,笑道:“千万记着明天准时到,……丁姐,咱们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娜娜晚上不在这儿吃饭?”丁婕问。

    “不啦。”沈娜道:“别让舅舅知道我来过!”

    丁婕抿嘴笑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方寒的曰子很平静,几乎都在上课与做题中度过,其余的一概不理,转眼功夫,一个星期过去。

    丁婕看到了希望,每天傍晚早早到沈家等着,方寒给她施一次针,一周下来,她整个人变得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星期天上午,方寒去了天方马术俱乐部,结果没见着赵语诗,她好像故意躲着自己。

    方寒猜测,一定是李棠叮嘱过的她别帮忙,她又怕拒绝不了自己,所以躲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她为难,就没去找她,骑黑星跑了一天,它现在越来越强壮,方寒已经能够利用圣术增化它。

    圣术能让它与自己心意相能,如臂使指,成长为光明圣兽,不死不灭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回到别墅,做了一个小时的题,待华灯初上时才去沈家,这时候沈晓欣应该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坐沙发上看电视,沈晓欣在厨房忙活,沈娜在上面做作业,这个场景让他感觉温馨,好像真是一家人,心里很安稳踏实。

    他刚进沈家,发现丁婕也在,正与沈晓欣说说笑笑,沈娜也在,笑声不时飘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沈娜跑出来,丁婕也出来,笑道:“方寒,谢谢你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一挑,她今天打扮得很时尚,容光焕发,神采飞扬,整个人一下年轻了十岁。

    这固然有他调理的功劳,还因为心情好情绪高涨。

    “丁姐有什么喜事?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去医院检查了!”丁婕笑道:“子宫真的长大了变厚,正常大小,……能……能怀孕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这确实是喜事,恭喜丁姐!”

    丁婕笑着点点头,眼泪流了出来,忙拿手抹去。

    方寒看她喜极而泣也很高兴,笑道:“不过丁姐别急着怀孕,再调理一个月,做到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从厨房里出来,温声道:“还要再调理一个月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照理说,丁姐现在的身体状态已经不错了,怀孕也没问题,但毕竟这是大事,还是谨慎点儿好,一个月我能把她身体调到最佳状态,保证能生出一个健康的宝宝来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拉过丁婕的手:“嫂子,那就等一个月吧,你毕竟年纪也不小了,让他调理一下更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丁婕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她去医院做了详细的检查,身体状况前所没有的好,各种激素分泌跟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差不多,完全适合生育。

    她彻底信服了方寒的医术,他说再调理一个月,就再调理一个月,不急在这一时半刻。

    丁婕道:“你们还要有孩子吗?”

    沈晓欣看一眼方寒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有沈娜就够头疼了。”

    沈娜不满的道:“什么呀,我多乖,多几个弟弟妹妹最好了!我也能过过做姐姐的瘾,欺负他们玩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笑道:“你就别想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待丁婕走后,沈晓欣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沈娜笑**的道:“小方老师厉害呀,舅妈这就被拿下了!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你真能让嫂子怀孕,真成了他家的恩人,大哥会闭嘴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小方老师,你教我医术吧!”沈娜道:“原来医术这么厉害呀,能改变人的命运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是算了,你希望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聪明的!”沈娜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:“我这一身医术的根本是武功,你能练武?……每天保证六个小时以上,最少坚持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!”沈娜用力点点头:“正好我上大学时候练武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即使这么苦练,也未必能有成就,达到我这个水准可没那么容易,我师父资质也极好,苦功不比我少,却比不上我的修为,练武还是要看天赋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的天赋怎么样?”沈娜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是了?”沈娜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仅仅是不错而已,差得远呐,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!”

    沈娜白他一眼,扭头道:“妈妈,我决定了,我要报医科!”

    “行啊,我赞成。”沈晓欣微笑:“做个救死扶伤的医生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沈娜,你真想好了?……李棠的好姐妹宋玉雅就是上的医科,每天都在拼命的学习,没有一刻得闲,你能受得了那个苦?……哦,对了,临床专业还要上尸体解剖课。”

    “尸体解剖?”沈娜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方寒点点头:“你还是好好想想吧!”

    “不,我就要选医科。”沈娜咬着牙道:“别人不怕我有什么怕的,我不信会输给他们!”

    “有志气。”沈晓欣微笑。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沈姐,你怎么一点儿不着急?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随她吧,每个人的路还是自己选,免得将来后悔,医生也没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我宁愿她学艺术,文学,轻轻松松过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沈娜道:“小方老师你太小瞧我啦,我一定会成为好医生,不输给你!”

    方寒没好气的摇头:“你呀,头脑发热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要学医!”沈娜哼道。

    沈晓欣给方寒使一个眼色,示意别再说了,方寒无奈,待沈娜上楼,两人坐到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方寒搂着她温软的身子,幽香扑鼻,说不出的舒服享受。

    她在方寒怀里笑道:“这丫头属毛驴的,得顺着毛捋,你越反对她越来劲儿,你同意了,她未必真选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……”方寒恍然,摇头道:“我是关心则乱!”

    “学医就学医吧,能治病救人也挺好的。”沈晓欣道:“过得那么舒服也未必快乐。”

    手机铃忽然响起,李雨莎打来的电话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