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15章 决心
    “你这只是怎么的占有心。.”李棠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管什么心,你就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我是自己的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你的命是我救的吧?”

    李棠怔了怔,想了起来,自己这条命确实是他救的,要是没有他,自己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所以你是我的,别想跑掉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也太卑鄙了吧?”李棠抬头瞪他。

    方寒温声道:“不管卑鄙不卑鄙,你承认这一点吧?”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好吧,我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方寒露出笑容:“这么想就对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方寒,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卑鄙!”李棠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以后慢慢发现,别再提分手了,伤了咱们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怕伤感情怎么跟沈姐在一起?”李棠没好气的捶他胸口:“你才不理什么感情不感情呢!”

    方寒把她玉手攥到怀里,轻笑一声:“好啦,别闹了,咱们上去。”

    他温柔的吻她,红唇凉丝丝,她紧抿着嘴拒绝他进入。

    方寒耐心的轻吻慢挤,她身体很敏感,唇被吻,**被大手揉搓,不知不觉张开嘴轻轻喘息,方寒趁机把舌头伸进去,勾住她躲避的**,两条舌头一个躲一个追,纠缠在一起,她喘息声更重。

    方寒横抱起她,三两步上了楼,轻轻放到**,然后压了上去,随后是一室的**无限…………

    **歇后,方寒从后面搂着她,她缩在他怀里,叹了口气:“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艳光四射,妩媚得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方寒嗅着她幽幽体香,笑道:“这一辈子你是还不清了,慢慢还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有女人吗?”她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会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棠摇摇头:“男人的贪心永远不会满足,你还会有别的女人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不管我有多少女人,你都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听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也就只有你能这么折磨我!”

    李棠抿嘴笑道:“我这还是轻的呢!”

    方寒在她**上来了一巴掌:“下次再淘气我可不客气,家法伺候!”

    一听到家法伺候,李棠顿时身子酥软,嗔道:“你就会欺负人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怕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再这样我可不过来了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跑了和尚跑不了庙!”

    “我让王莹她们帮忙,你还能绑了我不成?”李棠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那可未必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李棠把不痛快压到心底,想不失去他只能这样,况且他说得有道理,自己欠他一条命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随后的两天,李棠一直没回来,方寒猜测她的心思,回去是不是反悔了,觉得又不舒服。

    女人的心情千变万化,随时都在变,他知道她有个毛病,再生自己的气,只要见到自己,说几句话哄一哄,她就消气了,心软了。

    他于是傍晚到了她们宿舍,看到了李棠,她神情冷淡好像陌生人,看得其余三女暗自惊奇,两人又闹什么别扭了。

    她们各干各的,罗亚男趴在**写东西,宋玉雅看厚厚的医学书,王莹戴着耳机看一本英文杂志。

    一切好像方寒没出现,她们努力营造出一个自然的环境。

    李棠坐在桌边看书,眼睛一直盯着书不看他,只给他一个挺拔的腰身,曼妙的背影。

    方寒凑过到坐到她身边,她挪了挪位子,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反悔了?”

    李棠轻哼一声,仍不说话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还没恭喜你呢,听说电影演得不错,咱们一块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去看!”李棠冷冷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想我看看你在里面的风采?”

    “不稀罕!”李棠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你刚学表演,演技怕是很青涩,大伙看你长得漂亮,所以很宽容,夸你演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李棠扭头瞪他。

    三女抿嘴暗笑,这是激将法呢,方寒也够累的,每天都要跟李棠斗智斗勇,有这么个不消停的女朋友实在没办法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说实话,我真不想看你演的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李棠皱眉。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我不想你别成另一个人,觉得很别扭。”

    李棠扭头瞪着他:“好吧,那咱们一块去看电影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现在!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道:“真要去看!?”

    “你去不去?”李棠没好气的道:“难道要反悔?”

    方寒扭头看向三女:“玉雅,罗亚男,王莹,你们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宋玉雅摇头:“咱们看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再看一遍呗。”方寒道。

    李棠嗔道:“方寒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大伙一起去更热闹嘛,免得被记者拍到了乱写。”方寒笑道。

    李棠哼一声:“……我再去叫语诗!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:“对,人多热闹嘛!……玉雅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玉雅看一眼李棠,李棠道:“好啊,你们想看就再看一遍呗,正好提升票房。”

    王莹轻笑道:“挺好看的片子,再看一遍也不腻。”

    罗亚男稍一迟疑,被方寒瞪一眼,无奈道:“好吧,去就去。”

    她不情愿的放下笔。

    方寒找她们一起,就是为了让李棠有所顾忌,再多说几句话哄哄她,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找到最好方法。

    方寒开车,李棠坐旁边,赵语诗她们坐后面,开的是王莹的宝马越野,车大她们娇小,四个人坐后面也不觉挤。

    到了天府广场,五人一块儿买票进去,方寒与李棠挨在一起,赵语诗坐在另一边。

    方寒捉住李棠玉手,轻声道:“还生气呢?”

    “我的命都是你的,怎么敢生气!”李棠哼一声,玉手想挣出来,却被方寒死死握住。

    方寒柔声道:“都是我不好,我是个坏家伙,净惹你生气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!”李棠嗔道。

    方寒伸手拥她入怀,他们不是情侣座,中间隔着扶手,她轻轻挣扎:“有人呢,别胡来!”

    “好吧,等回家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李棠道

    方寒忙道:“一个人难免胡思乱想,跟我回去!”

    他轻轻唇上李棠红唇,她嗯嗯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这时电影开始了,大屏幕一亮,原本扭头与罗亚男说话的赵语诗看到他们,嗔道:“哼,注意影响!”

    李棠忙推开方寒,两人坐好,她红了脸嗔道:“看你的电影吧!”

    赵语诗道:“你现在可是公众人物了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失笑,专心的看电影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看这种慢吞吞的片子实在看不入眼,一会儿功夫就昏昏沉沉,于是一心二用,开始想别的。

    待电影散场,他们一块儿出来时,方寒还能跟她们讨论剧情,评论李棠表演的怎样。

    方寒先前还真没见过李棠演戏,第一次见,真是被惊到了,她确实换了一个人,完全没了原本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些记者的评价确实没错,她是天生的演员,天赋过人,她不是科班出身,没受过专门的训练,却能演成这样,丝毫没有青涩感,纯熟得好像她就是电影中的角色,完全另外一种姓格。

    她所演的角色热情奔放,宛如一团火般灼人,现实中的她却冷艳逼人,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方寒能理解她怎能演得那么好,她是外冷内热,看似冷漠,骨子里却灼热,演戏不过把外表去除,将内心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这并不容易,即使那些经过科班训练,解放过天姓的专业演员也未必能做到,她却能自如的做到,天赋确实惊人。

    李棠最终还是随他回了别墅,两人一晚上缠绵,再次恢复甜**。

    方寒长长松一口气,以为李棠终于想通了,没想到三天之后,他去宿舍找李棠时,却被王莹告知,李棠已经进剧组,一个月内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她竟然没告诉自己!

    宿舍里只有穿着睡衣的王莹,宋玉雅与罗亚男都不在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是她给你的信。”王莹递给方寒一封信,摇摇头:“看来你不知道她走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方寒苦笑着摇摇头,打开了信,里面却是一张白纸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看看王莹,王莹惊奇的凑过头来,拿过纸看了看,又望向方寒:“是无话可说了么?”

    方寒长长叹息一声,摇摇头,李棠终究是李棠,心高气傲,容不下与别人共享一个男人!

    “怎么办,要不要去看她?”王莹忙问。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算了,随她高兴吧!……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王莹不放心的看他脸色:“你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方寒勉强笑笑:“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去吧。”王莹道。

    方寒摆手,转身离开了宿舍,王莹打开窗户,看着他一步一步离开,摇摇头,李棠又要折腾了!

    方寒知道,这一次李棠是真正离开了,终于下定决心了!

    他不会放开李棠,但也明白,现在不能去纠缠,只会让她反感,需要时间,待她开始思念自己时再出现最好,这个火候要恰当。

    而这个火候的拿捏,需要李雨莎这个眼线,她的情报很重要。

    他这天清晨,练完功后,与沈娜一块到沈家吃早饭,看到沈晓欣心不在焉,不时走神。

    方寒看看沈娜,沈娜叹息:“昨晚舅舅来了。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吵架了?”

    沈娜看一眼沈晓欣,点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