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库 > 都市圣骑录 > 正文 第212章 路霸
    方寒苦笑摇头,拿了一杯水回了沈晓欣的屋,她正沉沉睡着,昨晚疯狂的痕迹犹在。.

    方寒轻轻摇摇她,沈晓欣慢慢睁开眼,她昨晚耗尽体力,但有方寒事后调理,用了圣术,睡得很深,恢复得很快。

    她脸宛如海棠,美艳妩媚,横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喝点儿蜂蜜水吧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慢慢起身,被子滑落露出雪团般双峰,她忙拿过睡袍裹住身体,脸已经羞红。

    方寒装作没看到,递上蜂蜜水,笑道:“睡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沈晓欣轻轻点头,接过水杯,目光躲躲闪闪不敢看他,昨晚的一幕好像一场春梦,她回想起来都觉得不敢置信,那个是自己吗?

    她低头喝水,不知不觉一杯水喝干了,方寒道:“先喝一杯,马上要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吃了。”沈晓欣忙道。

    “总要面对的。”方寒拍拍她香肩,温声道:“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,正常夫妻都会有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红着脸嗔道:“别说了!丢死人了!”

    昨晚的呻吟声音太大,屋子隔间再好也挡不住,他们一定听到了,自己可没脸见他们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我刚才出去了,他们没什么异样表情,好像什么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沈晓欣如水眸子望着他。

    方寒笑着点点头:“千真万确,你觉得了不起,别人觉得很自然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了不起了!”沈晓欣忙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好吧,没什么了不起,再不起来,沈娜该来不及了,今天比第几场?”

    “她们已经比完了!”沈晓欣嗔道:“今天休息一天,要不然娜娜怎能过来睡觉?!”

    方寒眉头挑了挑:“这么快就比完了?”

    沈晓欣点点头:“一天淘汰一批,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成绩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进了前十。”沈晓欣道:“有机会拿奖。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不空手而回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江小晚是怎么回事?”沈晓欣淡淡问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江师父的女儿,对我很好,她找你麻烦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沈晓欣淡淡道:“她挺热情的。”

    方寒点头笑道:“她知道咱们的关系,不是外人,当然会热情了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淡淡瞥他,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寒先拿水杯出去,叮嘱了众人一番,沈晓欣红着脸出房间后,看众人没有异样,一如平常,暗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坐到沙发上,虽说方寒昨晚用了圣术治疗,她仍有一丝不适,慢慢坐到沙发上,沈娜忙扶她坐下。

    沈晓欣拍一下她小手:“我还没老呢!”

    沈娜笑眯眯的:“我不是怕妈妈不舒服嘛,感觉还好吧?”

    沈晓欣蹙眉看着她,沈娜抿嘴笑着摇头,扫一眼窗外,坐在这里能看到院中央花坛旁的方寒。

    沈晓欣脸如红玉,狠狠瞪沈娜。

    沈娜忙摆手:“我可什么没说呀!”

    沈晓欣笃定她什么都听到了,嗔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沈娜忙跑开了,沈晓欣红着脸坐立不安,浑身滚烫,却又不能直接回去,只能硬着头皮。

    很快韩老夫人出了厨房,招呼大伙吃饭,葛老爷子与葛老夫人都不动声色,唯有沈娜左瞅瞅右看看,很好奇。

    方寒瞪她一眼,沈娜吐吐舌头低头吃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五傍晚,方寒他们坐学校的大巴车返回海天,车上众人都恹恹欲睡,提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沈娜与韩雪坐前面,沈晓欣与方寒坐她们身后。

    沈娜左扭扭右转转,一脸不忿的神情:“明明咱们能得一等奖的!”

    方寒握住沈晓欣柔软的手,笑了笑。

    沈娜扭头看一眼两人,嗔道:“妈妈,小方老师,你们还有心情笑,真是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沈娜,你们跳得确实不错,但这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够哇?”沈娜哼道:“得一等奖的明明比不过咱们!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可人家有关系,又不比你们差太多,当然能得一等奖了!”

    “走后门了?”沈娜蹙眉道:“不会吧,这可是央视啊,他们应该做到公平的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这不叫后门,是规则,你们要怨只能怨自己不够好,不能拉得他们一大截,让那些评委们珍惜羽毛,不敢放水。”

    沈娜哼道:“再好有什么用,他们还会是一等奖!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这也是规则的一部分,若你们跳得太好,好到无法忽视,就能超越这个规则,从而得到一等奖。”

    沈娜蹙眉不语。

    韩雪扭头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方寒微笑道:“韩老师嫌我教坏了孩子吧?”

    韩雪摇摇头道:“你说得很有道理,很透彻,其实我也很气愤的,听你这么一说,心里一下平静了!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凡事不要从外人身上找原因,找自己的原因,这样才能自强不息,而不是怨天尤人。”

    “受教了!”韩雪深深点头。

    方寒的话众女都听到了,纷纷点头,攥起小拳头,恨恨的叫着,一定要更好,更好。

    车厢里的气氛再次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瓜子脸少女孟敏娇笑道:“舅舅,你什么时候教咱们武功呀?”

    方寒笑道:“你们什么时候想学?”

    “恨不得马上学。”圆脸少女姜燕笑道。

    方寒道:“好吧,你们这个周末去沈娜家,我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!”众女欢呼起来,家长们纷纷摇头,女儿学点儿防身的技巧也是有好算的,不至于阻拦。

    自从她们这个小团伙成立,女儿都变得成熟了,身体也得多,身为家长都挺高兴,所以都抱着支持的态度。

    大巴车慢慢的放缓,韩雪忙上前问,很快皱着眉头回来,说道:“前面堵车,不知会堵到什么时候,最好下高速,张老师已经同意下高速了。”

    张老师坐在最前面一排,恰在司机身后,方寒他们则坐在最后面,两位老师一前一后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道:“司机认识路吧?”

    “认识。”韩雪点点头:“还有导航仪呢。”

    沈晓欣道:“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方寒摇摇头道:“没什么大事,只要认得路就好,免得天一黑更迷了路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常开车的,怎会犯这种错?”沈晓欣道。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大巴车下了高速,速度慢了下来,摇摇晃晃,路况不大好,这般走了一个小时,太阳已经落山了,暮色上涌,车外已经有灯光点起。

    “吱……”大巴车猛的刹车,众人忙扶住前面,有几个碰着头的,开始抱怨,车停得太突然。

    片刻后,车门打开,张老师与司机出去,然后外面传来争吵声,两人很快被一群人围住了。

    韩雪要下去,被方寒拦住。

    韩雪忙道:“我去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道:“遇到麻烦了,你先在这里等等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沈娜兴奋的道:“小方老师,是车匪路霸吗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看看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一块儿下去!”沈娜道:“人多势众嘛!”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蠢蠢欲动,跃跃欲试的众少女,点点头:“好吧,一块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方先生!”韩雪急忙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方寒笑了笑:“怎么?”

    韩雪道:“太危险了,先让她们呆在这儿,我下去看看!”

    方寒摇头:“真有问题,她们怎能躲过去,该让她们看一看世道是什么样子的,知道危险,知道害怕。”

    韩雪皱眉道:“有危险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寒道:“包在我身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韩雪张张嘴,想起他的身后,最终哼道:“好吧,随你的便!”

    沈娜站起来笑道:“姐妹们,咱们去看看这些家伙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众女欢呼着跟在她后面出去,外面是一些村民,他们正围住张老师与高壮的司机,推推搡搡,马上要打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像处于暴风中的小船,随时会被淹没,不敢挣扎,只能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方寒断喝,宛如晴天一个霹雳,人们一下安静,扭头望向站在车门的他。

    沈晓欣她们下去,与村民们差不多人数,不过他们多数是粗壮的汗子,她们是娇弱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张老师,怎么回事?”方寒站在车门口问道。

    张老师忙道:“他们诬赖咱们撞着人了,可是明明没撞上!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?”方寒单刀直入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两万。”张老师哼道。

    方寒扫一眼众人,好大的胃口,淡淡道:“诸位老乡,请让开吧!”

    众人围过来,人多势众胆子大,方寒中等身材,看不出雄壮的肌肉,他们根本不怕,想要好好教训他一顿。

    方寒叹了口气,摇摇头,武力是最低层的手段,但有时候就需要这种手段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他跳下地,众少女还想帮他拦一下,却被这些村民们推开,他们根本不懂怜香惜玉,只有推沈娜的汉子被她踹倒在地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方寒皱眉,恼于他们如此粗鲁,迎上前拳打脚踢,一眨眼功夫他们倒了一地,惨叫呻吟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方寒拍拍手,扬声道:“大伙上车,赶紧走!”

    少女们很兴奋,有的甚至去踹两脚躺在地上的人,然后跑回车上,司机与张老师也钻上车,大巴车飞快驶开,然后上了高速。

    车里热闹纷纷,少女们这次算是亲眼见识了方寒的武功,当初她们看到的是方寒对付空手道高手,不知道他武功究竟多厉害,如今看他一眨眼就收拾了二十几个壮汉。(未完待续。)